罗残依旧是如生常一般在远处就给她一个大大的笑容,只不过比起以往,现在的他笑容中多了一抹苦涩。

    “乐乐,你来看骄骄吗?”他靠近她,站在她面前轻声询问。

    康乐乐点点头,“嗯,我给她熬了汤,不过……”盯着看着罗残手中的,她调侃着:“似乎你这个更有吸引力。”

    “乐乐!”罗残上前一步,想要解释,却被康乐乐适时制止。

    “罗残!”她笑的很自然,也很歉意,“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会烫到骄骄,还有,谢谢你照顾她,虽然这是应该的,但毕竟我才是罪魁祸首,请原谅我无法亲自照顾她。”

    “没……”突然,罗残一低头,神色变的紧张起来,“你的脚怎么回事?”

    脚上虽然已没有最开始那黄黄的药膏,也的确按明赤璀说的换成了肉色的药,但医生却给她裹了一层纱布,所以罗残才会如此担忧的紧张。

    “我没事,一点小伤而已,你快进去吧,待会儿骄骄醒了可能会饿。”

    说罢,她转身想要离开。

    罗残却抓住她的手,“乐乐。”

    “还有事吗?”她说的平静,故意不去看罗残眼里的痛心。

    “我们之间,非得这么陌生吗?”这句话,卡在他的喉咙已经好久好久,他一直想问,但却一直问不出来,这一次,终于问出来了。

    对此,康乐乐不在意的爽朗一笑,“罗残,我们其实并没有陌生,我们只是改变了一点相处态度罢了,我们是朋友,普通朋友。”

    “真的是……普通朋友?”

    这四个字,似乎给了他一把枷锁,永远无法打开的枷锁。

    “嗯。”她重重的点点头,本来还想说什么,但走廊的另一头突然传来怒喝声。

    “康乐乐,你是不是还舍不得死回来?”

    向着声音看过去,罗残的脸有点惨白。

    而康乐乐却不知道再说什么,只得接受现实,“罗残,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线,可以一辈子一起前行,但却永远不会有交集的时候,所以,适合我们两个的关系,只有朋友,普通朋友!”

    留这句话,康乐乐向明赤璀走过去。

    此时医院的走道就只属于他们三个人的一座桥,这头是罗残,那面是明赤璀,三位主角,两男一女,显然,中间的女主角向着那面的人走过去。

    而这边的罗残,只有独自神伤的推开面前的病房走进去。

    云湾别墅。

    诺大的客厅里,进口的真皮沙发上,一个身穿运动鞋装的男子坐在上面,翘着双腿,手中拿着报纸,因为遮面,并看不到他的长相,但从他修长白晳的双手以及那双大长腿,便能猜想出男子被遮住的精致面容。

    在他面前的不远处,有一处长发批肩的女人正拿着拖把进来,男人用他漂亮的单凤眼淡淡的瞟了女子一,然后继续看报,只是身体略微的向一边移了一点。

    女子一脸臭臭的走过去,有点发脾气的把拖把在地上轻轻一摔,只见原本放脚的地方有一团褐色的水渍,很显然,女人是来清理这里的。

    并且,她是非常不满的!

    更让她不能忍受的是,男人的脚有意无意的要去踩那团水渍,然后面积溅的更开,看起来也更脏,来回几次,女人怒了,端起桌上那杯未曾喝完就洒掉的咖啡直接往男人脚倒。

    男人立刻就蹦了起来,对着女人怒目遏视,“康乐乐!”

    “怎样!”康乐乐不服的昂起头回瞪回去,向男人举起手里的咖啡杯,“你不是觉得踩着这些咖啡好玩吗?一点不好玩,我再帮你多倒一些,你该感激我的。”

    “你是往地上,还是往我裤子上倒呢?!”明赤璀抬起脚,只见他的运动裤脚上印了不少咖啡印,看起来,还真是和他有点不搭的脏啊。

    要知道,他越不爽,她就越开心,至少她解气不少啊。

    “不好意思明总裁,小的不是故意的,本来是见你玩的开心,想让你更开心的。”

    “康乐乐!!”

    他气的咬牙切齿,脸都绿了,这个该死的女人,胆子也太大了!

    “回主上,小的在。”恭敬的话,配上九十度鞠躬,诚意满满啊。

    “你知道,一个女人最能让男人满意的是什么吗?”他勾着笑,一步步的靠近她,眼里色彩加重,康乐乐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禁有些后悔。

    一边后退,一边补救,“总裁大人,在我看来,将咖啡倒在你脚你随意踩就是让你最开心的事情了。”

    因为那样能折腾她搞卫生,他不高兴才怪呢,当然,这个原因她自然不会说出来告诉他。

    他不以为然,继续逼进,“我并不认为那是对我最好的方法。”

    倏地——腰上一股大力,一秒,康乐乐被他推向沙发,并被她压在沙发上。

    “明赤璀,你干嘛!”她试图去推他,可是推不动分毫,反而被他压的更紧。

    “你说我要干嘛?”他温热的气息几乎将她掩盖,而他也在不停的靠近自己,那张俊脸在面前不停的放大再放大,以至于,她就快只能看到他的眼。

    “康乐乐,这是你自找的。”

    吻,这刻落。

    比起他冰冷的唇,今晚的他滚烫的火热,能感觉要被那双性感薄唇灼烧,他依旧是主导着,快速的游走于她领地的每一处。

    熟悉而又陌生的薄荷香就像电流,如雷闷般击上了自己,让她毫无反抗之力的麻木,唯一的感观就是瞪大双眸,忘了反抗。

    许久,只听他传来命令,“呼吸啊,笨女人。”

    真是的,也不是初吻了,这个该死的笨女人到现在仍不会呼吸,一张脸被憋的通红,害他不得不中途叫停。

    “嗯?哦……”

    还在游离的某人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夸张的猛吸几口气,通红的脸这才慢慢的缓过来。

    突然,康乐乐瞪大双眸,不可置信人看着某处,然后再瞪紧明赤璀,那个混蛋,竟然用东西抵着自己!

    “明赤璀,把你的东西拿干,滚蛋!”

    娘的,竟然又在莫名其妙的情况被他吃豆腐了,太傻逼了!

    “滚蛋?”

    明赤璀不但不退离,反而更加靠近一分,邪魅的笑着,“女人,你要知道这可是一个男人的正常反应,照理说,解决我的需求可是你的责任,但你却让我独守空房这么久,你不觉得,只是这样的程度,你该感到幸运吗?”

    “混蛋!”

    他那样,凭什么是自己的责任?

    被某东西抵的生疼,康乐乐死命的却推明赤璀,却不知,这对男人来说,对故意克制自己的男人来说,是一层多大的考验。

    “女人,你要是再敢动一,信不信我就在这里要了你?”明赤璀沙哑着声音,很显然,自制力很强的他也有快撑不住的时候。

    特别是自己一直想得到的女人在他面前,哦不,身!并且伸手推他的时候,某个东西就快要破壳而出。

    再笨也能感觉到明赤璀的变化,康乐乐的手只能僵在原地,一脸苦色,“明赤璀,这里是大厅,你到底想要怎样?”

    “你的意思是,这里不行,卧室行?”他拼命的克制自己,说话都有点停顿,双眸更因康乐乐的话而变成耀眼的血红。

    康乐乐完全被吓住了,还好大脑没有让她停止思考,她连连摆手:“不是这样的,我是说,你能去吗?这样影响多不好,而且等欢欢醒了楼来……”

    “别老是拿欢欢来当档箭牌,你别忘了我才是这里的主人,只要没有我的允许没人可以出现在这大厅,所以……”明赤璀的视线在康乐乐的身上挨着扫去,最后停在两栋高档上,眼神充血。

    康乐乐赶紧伸手挡住,逼自己恢复冷静,“明赤璀,你先去!!”

    她真的不习惯这样的姿势,而且……她真的被他抵的好疼,好不舒服啊。

    最重要的是,她很清楚,她的身体如果被他操控,完全就会超出自己的控制范围,那一定不会是她想看见的。

    “要我离开也可以。”话讲到这里,他停住了。

    康乐乐却激动的不行,当是解脱,“快点走开啊!”

    “女人,我为你守身这么久,你也知道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现在不是你说要离开就离开的,你至少得给我一个安慰。”

    守身?

    很抱歉,当康乐乐听到他说这么久都没那啥的时候,整个人惊呆了。

    她想,这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听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并没有和别的女人……那种愉快的心情吧?

    甚至,她的耳根竟然发红,染起两朵红晕。

    “吻我。”

    明赤璀突然伏在她的耳迹,沙哑着声命令她,并且熟练的顺着她的耳垂一路上上,轻轻摩擦……

    只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在明赤璀面前,康乐乐整个人也紧崩的快忘记了反应,她的动作被他看在眼里,嘴角勾起抹胜利的微笑。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心里是有他的。

    他再度命令,“快吻我,这是你该给我补偿,当然,如果不,那你也别想今晚离开这个沙发。”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