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就吻!

    早晚是死,反正吻他也不是第一次了,鼓足勇气,康乐乐直接就向他靠近,显然,她又想错了男人的话,特别是明赤璀的话。

    当他抢回主导权,并且不发不可拾而她推也推不掉的时候,才明白,男人的话简直就是天大的谎言,特别是在这种事了!

    更重要的是,经过这个事她明白,在男人那什么的时候,一定不要答应他任何要求,不然结局就是对方失去控制,从而做出超出范围的事。

    当他冰冷的手攀上其中一栋高楼时,康乐乐整个人完全僵住,同时也像被人抽了一鞭子,立刻惊醒过来,拼命的去推他,“明赤璀,你是不是疯了,住手!!”

    “我疯了,早就疯了,在看到你的那刻起,我已经为你发疯了!”

    他不但没停,反而加上动作,并且再将覆上她的吻。

    “唔……唔……”

    她的所有话都被堵在嘴里,想说,却说不出口。

    而他的手,占领的地方越来越多。

    她彻底崩溃,身体也渐渐的出卖自己,就在她以为自己快不能控制身体而沦陷时,大门开了,并且一道怒喝声也随之响起。

    “你们在做什么!!”

    明母扶着明老爷子站在玄关处,很显然,他们被眼前的景象吓住,简直就是气到发疯,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仍能感觉到明老爷子全身颤抖。

    明母黄雪芳就更不用说了,本来就不喜欢康乐乐,再看到他们两人是这种情况,气的脸都绿了。

    而此时,明赤璀依旧从容的趴在康乐乐身上,要将他推开却无济于事,更上她崩溃的是明赤璀居然还当着明老爷子他们替她把凌乱的衣服整理好。

    “宝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否帮我冲一杯咖啡,两杯茶?”

    显然,明赤璀的咖啡,明母和明老爷子的咖啡,知道明赤璀这是在为她找借口离开,康乐乐迅速收拾好情绪起身离开。

    不过,刚走两步就被明老爷子叫住,“康小姐,你是有多不能见人,我们一来,就要着急躲掉?”

    “……”

    康乐乐简直不崩溃,就算明老爷子再不喜欢自己也不用如此吧?

    她瞪了明赤璀一眼,见他挑眉给她一个无辜的表情,康乐乐怒了,一扭头,直接坐在沙发上。

    她本来是想说他们一家三口有话说,她走掉也好,没想到好心没好报,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呢?

    明母扶着明老爷子一路瞪着自己向大厅走过来的,那目光,如果不是康乐乐坚强,估计早就被杀死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在这种目光坐出理直气壮的。

    发她所料,他们坐在她对面,用着各种有射伤她的目光瞪着她,她想躲掉,但还是勇敢的迎了上去。

    此时,刚听到明赤璀话的赵婶去准备了四杯饮料过来,明老爷子他们是茶,明赤璀是咖啡,而自己的则是她爱喝的橙汁。

    她没想到赵婶会准备她的,当杯子递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就知道完了。

    “赵婶。”

    黄雪芳冷冷的盯着赵婶刚放到康乐乐面前的咖啡,一脸不悦。

    在明家做这么久的事,赵婶自然知道黄雪芳这是什么意思,但乐乐又是欢欢的母亲,而且少爷也说了,把乐乐当夫人对待,这样子,她好难做,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有些木讷的盯着黄雪芳,“夫人……”

    “我不记得这个别墅里住着一个女主人。”

    黄雪芳的视线淡而不屑的扫过康乐乐,继而看着赵婶,意思是给康乐乐的饮料竟然和他们的一起,也就是说,不知何时起,康乐乐俨然成为这别墅的女主人。

    这样的情形,不管怎么说,赵婶都不知所措,两边都是主人,她不知道怎么办,只有紧张的站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

    康乐乐真的是看不过去,正要伸手去碰面前的咖啡,却被明赤璀突然抓住,并握在手心,一瞬间,黄雪芳的眼神更犀利了,盯着紧握的双手。

    明老爷子并没有多大表情,准确的是说他的脸上没有多大表情,但是如刀般锋利的双眼让康乐乐知道,老爷子是赞同明母这种做法的。

    康乐乐瞪着明赤璀,想要收回手,但被他抓的更紧。

    可恨的是,明赤璀那个混蛋,不但不说话,也不说放开她,别提她现在有多想赶紧消失,他们这家人,真的是让人受不了了。

    好半晌,还是明母忍不住,主动开口了。

    “赤璀,你不没有什么要向我和你爷爷解释的吗?”

    “解释什么?”明赤璀一脸不以为然,“我觉得不应该是我解释,反倒是你们这么晚了来我这里有什么事?”

    “你这什么态度!”黄雪芳怒不可遏,一直以来,自己儿子对她态度淡然也就罢了,可现在,他几乎是无理,全然不把她这个当母亲的放在眼里,讲到底,绝对和这个康乐乐有关。

    她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康乐乐进明家的,她不能因为同意这个女人而彻底的失去儿子。

    想到此,她的愤怒也就止不住,“明赤璀,你现在是为了一个风尘女子跟你母亲顶嘴吗?为了她,你连这么多年学的规矩也没有了吗?”

    “规矩,什么规矩?”轮廓分明的脸瞬间被怒气掩盖,勾人的单凤眼不积上一层冰,就像万千利箭一般,直接扫向明母。

    黄雪芳心中大骇,就算以前明赤璀对自己有何不满,也不可能用这种眼神看自己,此时对上他眼里的冷意,黄雪芳不觉得有点心寒。

    然,明赤璀的话,却在此时毫不留情的说了出来。

    “从小到大,你有哪一个时候是让我觉得你是我妈,你又有什么时候做过一件让我感觉到母爱的事情,过去的也就过去了,我不会再提,但如果你每次非要用母亲的身份来压我,那真是很抱歉,我怕我会无理。”

    “你!!”黄雪芳气的一张脸刹白,这就是她的儿子,她的儿子!!

    “你不用生这么大的气,还有一件事我要郑重的告诉你们,这里是我的房子,别在这里指手画脚,还有!康乐乐是我女儿的母亲,也会是我妻子,我不想要再听到你每一次对她的责骂,别让我觉得你除了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连合格的奶奶也不够。”

    “明赤璀!!”

    黄雪芳气的站起身来大声喝斥,但明赤璀却毫不在乎的侧过头去,黄雪芳没办法,气的眼都红了。

    康乐乐看在眼里,心有不忍。

    她不知道为何明赤璀和他母亲的关系这么僵,甚至是感觉没有一点感情,但毕竟是他母亲,看到黄雪芳眼里的痛,康乐乐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心里一疼,忍不住开口。

    “明夫人,其实你误会了,我……”

    “闭嘴!”

    话没说完就被黄雪芳大声制止,并且无情的斥责,“你别以为这样我就可能接受你,我不想看到你,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明夫人!”

    真的是不识好歹,亏她第一次去明家还觉得明母虽然冰冰的,但至少是个有素质的豪门太太吧,谁知道她又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别叫我,你的声音会让我觉得恶心,滚出去,滚!”

    “你也别这样对着我说话,我听着你的声音才叫恶心,我走可以,但我不会滚,你非让我滚,你可以先滚给我看看,我看了会了,心情好了,就滚了。”

    “你!!!”

    没想到康乐乐会顶嘴,而且还是这样毫不掩饰的顶,黄雪芳气的胸口不断起伏,就好像句话说不出来要被憋死的感觉。

    “这就是你一心想要娶的女人?”明老爷子有点苍老却无比严肃的声音打断此时康乐乐和黄雪芳的战火。

    老爷子的话显然是对着明赤璀说的,很明显,他是在质问明赤璀自己刚才的作为。

    康乐乐不是说仗着明赤璀刚才有和明母顶嘴她还顶的,而是她三番四次的被人骂,她也有忍不去的时候,而且,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嫁给明赤璀,既然如此,凭什么要被他们骂?

    她康乐乐又不是傻子,就算是长辈,也得分是哪个人。

    仅管如此,老爷子的话让她恢复冷静后多少觉得还是有些尴尬。

    意识的,跟着明母的眼神看着明赤璀。

    他会怎样回答?

    她期待着。

    不管怎么说吧,她刚才说的话的确是顶撞了他的母亲,就算感情不好也不会容忍她说吧,康乐乐也是豁出去了,对他的回答也不报希望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爷爷,你想说什么?”明赤璀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情绪,完全和明母对话时不一样,想想也差不多,听说过明赤璀算是明老爷子一手带大的,对明爷子自然在乎不少。

    “你不明白我要说什么?还是你故意装不懂?”明老爷子略微提高了音量,但没有之前暴怒的样。

    “好,爷爷,今天我们就把话说个明白,我再说一次,我的事我自己知道怎么做,不管是您,还是谁,只要伤害康乐乐,我都不会坐视不管。”

    “所以,你已经决定了,要娶这个女人为妻?”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