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老爷子的视线看过来的时候,康乐乐的心漏掉一拍,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明赤璀!!

    “爷爷……”

    明赤璀不知道是要解释,还是想要确定,明老爷子突然很平静的打断他的话,“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是不是确定了要娶她,日子是否已经定了,哪天!其余我不想听。”

    一而再的重复让回答这个问题,哪怕是他最敬重的爷爷,明赤璀也有抵触心理,直接将头一侧,不理会。

    “明赤璀,我的话你可以不理,难道你连爷爷的话也不理了吗?”

    一看明赤璀的表情,黄雪芳就知道他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意思,黄雪芳把这一切当做是因为有康乐乐在的原因,心中万分恼火,看康乐乐的目光眼不能将她就地处死。

    看着眼前的老爷子和母亲,明赤璀紧皱着眉终是不耐烦的开口,“你们没事就可以回去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我不想在我家回答不想回答的问题。”

    “你!!”

    他的态度让明老爷子生气,但却只能憋在了心里。

    他清楚的知道明赤璀的性格,今天来也是找他有事情要谈,虽然他很尊重自己,但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孙子,他比谁都清楚,只要是他不愿意的事,他逼他并一定会有什么好的结果,而且正如他所说,今天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也不是这样,想了想明老爷子只能把怒气往心里咽。

    恰在此时,他看到明赤璀的手突然环住了康乐乐的腰,眼神一凌厉,伸手指着她看着明赤璀,“这个女人值得你用这样的口气跟爷爷说话了?她到底有什么地方好的,跟琳达简直就是没法比!”

    什么叫躺着也中枪,康乐乐算是彻底的理解了。

    她就呆呆的站在角落即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连表情也故意板着,总之她已经故意让自己不起眼了,可还是中枪。

    明老爷子的话让她心里有些委屈,虽然刚才他们看到了那一幕,可那是并不是她的本意,而是该死的明赤璀的恶作剧!

    她确定他是故意在明老爷子生气的时候用手环她腰的,这个混蛋,是想要做什么!

    最可恨的是,明明人家骂的是她,可是她却只能保持沉默,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话才好,要是她开口准成炮灰了。

    明赤璀看了一眼身后一直沉默淡然的康乐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转头看着明老爷子,“她是没什么地方能跟琳达比,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没事就回去了吧,我现在没空!”

    没空?

    难道刚才和康乐乐那么亲密的样子就是他说的没空吗?

    明母还没等老爷子发话,几步走到明赤璀的面前有些生气的看着他,“赤璀,你怎么能这么跟爷爷说话呢?”

    “你为了这个贱女人就可以这样对长辈吗?”明母扭头怒指着康乐乐。

    一句贱女人让康乐乐猛地抬起头看着明母,她什么都没说怎么事情又扯到她的身上了?

    看着明母怒瞪的样子她轻声开口,“伯母,我知道您一直都非常的讨厌我,可是不管怎么样请你懂得尊重别人,我并不是你口中说到的贱女人,请您以后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好了!”

    听完她的话明母更加生气了,一个卑贱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开口说话?就算她是欢欢的亲生母亲也改变不了她是卑贱的人。

    明母不再理会站在她面前的明赤璀,而是慢步走到康乐乐的面前好笑的看着她,“你算什么东西?像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不配在我面前说话知道吗?”

    话音刚落明赤璀伸出一只手把明母拉到他的面前严肃的看着她,“你说够了没有?带着爷爷回去,我现在没空听你说这些!”

    他的话让明母用力的甩开他的手,气愤的看着他,“好啊,你为了这个女人就可以这样对爷爷和妈妈了是吗?”

    看着开始哭闹的明母,明赤璀只觉得头疼得不行,不耐烦的看着她,“你能不能安静一点?我不是都说了吗,今晚还有些事情要办,有什么事情的话等我空了再说吧!”

    这就是他的母亲,外人面前大方得体的豪门太太黄雪芳,私里只要遇到类似的事,得不到解决,每一次只要他妈出现在他面前准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的把戏他已经看得厌烦了!

    他的表情都被明老爷子看在了眼里,用力的跺了跺手中杵着的拐杖严肃的喊着明母,“好了,不要闹了,也不怕别人看了笑话。”

    虽然此时他的心里也非常的生气,可是再生气也不能把重要的事情忘了,康乐乐那个女人以后有的是时间来让她滚出这里。

    他的话果然有用,让本来还在闹的明母成功的安静了来,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康乐乐,恨不得冲上去给她几巴掌才能解气。

    这个女人还真是太小看她了,居然还登堂入室了。

    大厅里突然变得安静起来,一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明老爷子慢步走到沙发上坐着,抬起头看着明赤璀,“我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明赤璀眼神深邃的看着明老爷子,心里明朗,他不会真的心为老爷子他们来只是为了在看到康乐乐的时候羞辱一番。

    瞟眼看到一边的小女人正百般无聊的坐在那里发呆,明赤璀嘴角一勾,邪邪的笑笑,这才越过明母他走到老爷子的面前冷声开口,“老头,现在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

    他开口了以后让老爷子松了一口气,只要他回答他就证明今天谈的事情应该会有着落了。

    老爷子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明赤璀,声音变得缓和,不像刚才那般僵硬,“现在沈氏集团的股票一直跌,我让人查了一目前的沈氏很多董事会的人都与国外一些不正当的公司勾结,他们公司的资金一点点的流失,现在发现已经太晚了,因为十几亿的巨资已经被挪走,现在内部已经乱成一团了,这次是很好的一次机会,我们可不能白白的浪费了!”

    他的话让明赤璀瞬间就能懂他的意思了,沈氏集团也是和他公司一样在全球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这次的事他还抱着观望态度,却没想到老爷子的胃口倒是不小,恐怕他早就已经在打沈氏的主意了吧,只怕他在暗中也没少做一些事情。

    他走到老爷子的对面坐在沙发上缓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开口,“你的意思是想收购沈氏?”

    他的一点就通的样子让明老爷子的脸上终于有一丝笑容,也很欣慰,不愧是他明家的人!

    看着明赤璀的眼神也不像刚才那般冷漠,反而有着烈鹰般的敏锐,明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对,现在就算我们不收购沈氏也会有很多集团打沈氏的主意,所以你现在告诉我有没有把握沈氏收到雷鸣的旗?”

    “既然爷爷开口了,我自然会去跟进这个事情,只……”

    “你的意思是,现在你不能给一个我要的答案?”明老爷子很不耐的打断明赤璀的话,一脸不悦,他可以忍受明赤璀因为康乐乐在这里不愿意谈论琳达,但现在连工作也不愿意谈,他不能接受。

    听见老爷子说的一番话他只觉得心里非常的不耐烦,如果刚才他们来的时候不说一些让他反感的话也许他现在会考虑考虑这件事情,可是他现在一点都没心情听这些。

    冷眼看着眼前的老爷子,他缓缓开口,“今天我不想谈工作的事情,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您和我妈可以回家了,我明天要早起,所以就不陪你们了!”

    说着话的时间他已经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严肃的明母和老爷子走到康乐乐身边,准备揽着她上楼。

    他无所谓的样子让明老爷子非常生气,刚才还在心里夸他一番,转眼就是这样的一副模样,要知道现在沈氏多少人在慢慢伸手靠近,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竟然毫不在乎,晚一分钟就等于错失掉一点好时机,他等可能没有等到他明确答复的时候就离开?

    “站住!”明老爷子叫住刚转身的明赤璀,语气坚定。

    自己从小就被爷爷带大,可以说他有今天完全是爷爷一手培养,正因如此他很是了解爷爷为人,在部队呆了一生并辅助爸爸将雷鸣越做越大的爷爷绝对是一个超高的领袖人物,就算是对自己的家人他都不可能先软语气,对于他此刻的愤怒,明赤璀并没有愤怒,心里很清楚,爷爷没有要到他的答案不可能就这样转身离开。

    他缓缓勾起唇,面无表情,“还有什么事情?”

    明老爷子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生气的朝着他大吼,“什么叫今天不想谈工作的事情?不管你想不想谈今天必须把这件事情给我落实了,你现在是雷鸣的总裁就有责任为雷鸣做出贡献,你现在这个样子像话吗?”

    “爷爷,是不是非得我今晚给你答案就算是落实这件事了了?”明赤璀一脸冷漠的接着往说,“现在说什么也不能改变我的决定,您和我妈还是现在回去吧,一两天的时间没有人能拿沈氏,爷爷您在慌什么?是不是害怕沈氏的人查出来你做了什么手脚?”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