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话让明老爷子气得直跺拐杖,身体轻轻颤抖,胸口不断地上起伏,他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一生叱诧风云,还怕别人查出是他动的手脚?

    尔虞我诈本来就是商场的生存法则,这点明赤璀知道的并不比自己少,他这样说无非就是故意要这样,明老爷子气的脸色铁青,举起手中拐仗怒斥,“你……你是不是存心想气死我?”

    明母看到老爷子的样子赶紧几步跑了过去紧紧的抓住明老爷子的拐杖,虽然她现在很生赤璀的气,可是也不忍心看着老爷子打自己的儿子,要是这一拐杖去不知道多疼呢。

    “爸,您何必这么生气呢,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急忙的说完以后明母看向了眼前一脸淡定的明赤璀,生气的怒斥他,“还不给爷爷道歉,你看看你今晚都做了些什么,怎么可以这样跟爷爷说话呢?”

    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康乐乐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冷眼看着他们一家人的闹剧。

    明母看着冷眼沉默的明赤璀有些着急了,这个臭小子是想找打吗?明明知道现在老爷子很生气为什么不说话了?

    “你倒是说话啊,快点给爷爷道歉,你看看把爷爷气成什么样子了!”明母为了不让老爷子打到明赤璀,她站在中间手紧握着老爷子抬起的拐杖。

    见明赤璀始终不说话她着急的转身看着生气的老爷子,讪讪的笑了笑,“爸您别生气了,赤璀就是这样的性格他并不是存心想气您的!”

    明老爷子僵持了一会儿生气的放手怒瞪着明赤璀,“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听不听我刚才说的话?”

    他强硬的态度更是让明赤璀感到不耐烦,同时看着老爷子的眼神变得更加冷漠,“我说过今天不想谈工作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你……好……好啊,现在你翅膀硬了谁也管不了你了,你要是不把这个项目给我拿你以后也不要进明家的门了。”老爷子不断的用拐杖跺地,气得身上轻颤。

    明母看着态度坚硬的明赤璀心里又生气又急,他怎么不能顺着老爷子的意呢?

    看着气得不行的老爷子明母赶紧伸手轻轻顺着他的背让他缓气,“爸您要注意身体啊,别跟这小子一般见识,回头我好好教育教育他。”

    她的话一点都没有让明老爷子解气,反而更加的生气,甩开明母的手狠狠的瞪着她,“教育?现在这样就是你教育的好儿子,哼……”说完头也不回杵着拐杖向门口走去。

    明母瞪着明赤璀伸手拍打着他的肩膀,“看你干的好事,要是把你爷爷气出好歹你看我不找你算账!”

    骂了他两句明母赶紧去追明老爷子,经过康乐乐的时候停顿了一,恶狠狠的看着她有些牙咬切齿,“康乐乐以后的日子可要过得小心一点!”

    小声的警告过后明母用力的撞了一她就离开了别墅,她的动作让毫无防备的康乐乐踉跄差点摔倒。

    眨眼间就听见门口传出引擎声音,一会儿的时间便再也任何动静了!

    明赤璀站在原地看着依然一脸淡然好似毫不关心这一切的康乐乐,心里也有不爽!

    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挑起她的巴冷眼看着她,“看戏看够了吗?你还真是好本事,能把我妈气成那样,有长进啊。”

    “关我屁事,明明气他们的是你。”康乐乐也是一肚子气没处发,偏偏明赤璀又来找她麻烦,憋不了的一口没好气。

    明赤璀一愣,“可我记得,他们生气的源头在你,我是在保护你的时候气到他们的,你却如此淡定,女人,你说,该怎样补偿我呢?”

    他的手指不断的扣紧,妖孽般的脸不停向她靠近,直到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气息,想到她被骂的一切源头就是因为刚才在沙发上……康乐乐身子敏捷一侧,躲开明赤璀。

    “很晚了,我去看看欢欢睡了没。”

    “想逃?”

    说话间,他长手一挥,又将康乐乐揽进怀里,巴抵着她的头顶,暧昧的道:“你不要老是拿女儿当借口,你可是我的妻子,顾女儿的同时也该适时的想一我这正常的男人的需求。”

    他的身子向前一倾,看不到的背后,康乐乐感觉到了什么,脸瞬间红透,拼命的去挣脱,“放开我,明赤璀你放开我!!”

    这个混蛋!

    简直就是色魔,恶心死了,一点也不知道害臊。

    “为什么要放开你,放开你去房间吗?”

    头埋在她的脖颈处,感受到她酌红的脸颊,不由露出会心的笑容,原来这个女人害羞起来是那么的迷人,就像开心剂,扫掉了他心底的所有阴霾。

    “明赤璀,你是不是有分裂证啊!”刚才对着自家的母亲和爷爷还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人一走,就成这副流氓的样。

    拜托,你要变,也得让姐做好准备吧!

    “要不要我真的分裂给你看看?”

    明赤璀再度捏着她的颚从身后转到前面正对着她,换了刚才的痞气,一脸认真,这让康乐乐有片刻的失神,难道这男人还真的有分裂症了?

    看着他的模样没有说话,刚才那样的场景她也不是看过一两次了,明赤璀这么高傲的男人此时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心里不免有些难受,她知道明家没有一个人喜欢她,即使她是欢欢的妈咪也不能改变他们心里对她的看法。

    她也没有想过能让明家人改变对她的看法,不知道为什么她听见老爷子说明赤璀和琳达婚事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像被针扎一般难受。

    明赤璀看着走神的康乐乐,手中的力度不由变重,这个时候他在问她话,她却走神,刚才发生的一切她毫无感觉吗?

    “女人,你是不是气完了我妈现在又要来气我?”

    颌传来的疼痛把康乐乐拉回了现实,冷眼看着眼前的明赤璀,“我并没有气你妈,是她找我麻烦,我只是在保护我的尊严!”

    她毫不在意的表情让明赤璀生气,是不是只要是关于他的事情,她都可以这样无所谓好似一点也没感觉一样?

    是不是明明他的心情受影响了,她都一点也不在意?

    面无表情的看了康乐乐一会,他突然放开她的颌,明赤璀没有在说话,只是安静的上楼了,留康乐乐一个人站在原地。

    转头看着明赤璀的背影她的心里闷闷的,就像心口被什么东西压着了一样让她快要喘不过气。

    是她无法走进他的心?

    还是他真的人格分裂了,让她不管怎样做都做不好?

    很显然,答案是前者。

    她无法走进他的心,就像他经常说她是他的妻子,可他从未真正且明确的拒绝过明老爷子他不会娶琳达,他也没有向他们明确的表明,他要娶的只会是她。

    好像有说过,只是……

    呵呵,罢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在大厅站了好一会儿的时间康乐乐才缓缓走上楼,轻轻打开房间。

    走到床边看着熟睡的欢欢她嘴角才勾起一抹笑意,伸出手轻抚着欢欢的嫩滑的小脸康乐乐心里觉得无比的满足。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能让她和欢欢在一起她什么都不介意,哪怕天天听见明母的讽刺讥笑!

    ***

    雷鸣集团,明赤璀看着手中的数据脸色越来越冷,让站在他面前的几人大气也不敢出。

    好一会儿的时间他用力的把文件摔在桌子上抬头看着面前的几个人,“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负责人颤颤巍巍的走出来小心翼翼的开口,“总裁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方案我们都是按照你给的办的,一点也没有泄露,也不曾告诉过谁,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泄露的!”

    明赤璀冷脸看着他们一言不发,他越是这个样子就越让几人感到害怕。

    他们一直都知道总裁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失败过,只要决定做的事情都百分之两百漂亮的完胜,可是这出难以预料的事情发生,只怕他们几个也等着收拾东西滚蛋了。

    明赤璀站起身走到窗边伸手轻揉着眉心,他一直都很相信眼前几位公司元老级别的人,可是为什么方案会被泄露呢?

    是哪里出问题了,还是谁不小心暴露出去了?

    这个收购案好几家国内外的有实力的大公司都有参与,即使如此他仍有把握最终会是雷鸣获胜,但他没想到,竟标会上,罗氏竟然在他前面拿出了一份他的策划案,真是天大的讽刺,罗氏是被他打压去的,现在却在竟标会上将他打压去。

    这真是天大的讽刺,他不是怕输,但他不能忍受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出卖,罗氏竟然还是用他的方案而取胜的。

    想他明赤璀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这件事,他一定要调查清楚!!

    转身看着眼前的几人冷声开口,“你们先去吧,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

    办公室只剩他一人,他走到办公桌面前打电话叫来了叶青!

    来的路上叶青已经知道了发生的事情,他急匆匆的走到明赤璀的办公室,这件事情没几个人知道怎么就泄露出去了,难道是哪里出纰漏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