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刚落欢欢就拉着明赤璀的手走向门外,她今天还没怎么跟妈咪说上话呢,好不容易今天爹地没有逼着她看书,这样的好时光她最喜欢和妈咪腻在一起了。

    在公园走了一圈也没见康乐乐的影子,欢欢有些着急了,难道妈咪又和爹地吵架离开这里了?

    停住脚步欢欢仰起头看着明赤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爹地你是不是和妈咪吵架让她离开这里了?为什么我们走了一圈也没有看见妈咪?”

    她失落的眼神被明赤璀看在了眼里,心里有些闷闷的。

    孩子现在是需要爹地和妈咪的关心和爱,虽然欢欢很懂事,可是他知道她心里是很难过的,尤其在选择爹地和妈咪的时候!

    他多么希望事情事情不是那样,那么,欢欢就可以继续这样幸福的过去。

    伸手抱起欢欢温柔的吻着她的额头,轻声安慰着,“爹地没有和妈咪吵架,可能是你妈咪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一进门扑鼻而来的香气让人胃口大开,欢欢咽了咽口水看着眼前的明赤璀,“哇,好香啊,欢欢好久都没有闻到家常菜的香味了。”

    正在摆碗筷的康乐乐听见欢欢的声音抬眼看着他们父女俩,“欢欢你们回来啦,快点去洗手吃饭了。”

    欢欢就像泥鳅一离开明赤璀的怀抱跑到康乐乐的身边张开双手抱着她的大腿委屈的开口,“妈咪刚才欢欢没有找到你还以为你离开这里了!”

    她带有情绪的声音让康乐乐一愣,放手中的筷子蹲着身子看着欢欢,温柔的安慰着她,“妈咪不会离开欢欢的,不要多想了,快去洗手吧。”

    看着眼前的母女明赤璀一直保持着沉默。

    等两人说完话他走到欢欢的面前拉着她的小手,“走,去洗手!”

    看着眼前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欢欢已经快要垂涎三尺了,在爹地家的时候基本上每天都是西餐,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普通的家常菜了。

    赵婶把最后一道菜放在桌上,看着笑的开心极了的欢欢,一脸慈祥,“这些菜可全部都是你妈咪做的,我都很佩服她呢。”

    欢欢抬起头崇拜的看着康乐乐,“妈咪你什么时候手艺这么好了?”

    她的样子让康乐乐无奈的笑了笑,“闭上嘴巴安静的吃饭吧。”

    说完眼光看向主位上的明赤璀,心里有些忐忑,她都是按照他们父女俩的口味做的,不知道明赤璀会不会喜欢吃这些菜。

    明赤璀看着桌上的食物心里有些惊讶,什么时候康乐乐竟然有这样的厨艺了?只是好看,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她来别墅很少做饭,只是偶尔给欢欢做早餐,今晚她亲自厨做着一桌子的菜是什么意思?转移目光吗?

    还是说,做贼心虚?

    简单的吃完东西明赤璀站起身看着欢欢,“爹地要处理一些事情,你吃完就和妈咪玩吧,爹地空的时候来看你。”

    说完转身上楼,也没有再看一眼旁边座位上的康乐乐。

    他的背影让康乐乐再也没有食欲,明赤璀是不喜欢吃这些么?可是她都是按照他们俩喜欢的菜做的啊。

    明赤璀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一回来就感觉到他不对劲,虽然他每天都不对劲,可是与往日相比他今天真的太过于安静了,尤其是对她。

    平时有事没事的时候他都会欺负她和她斗嘴,今天他的态度却是冷漠,难道她做了什么事情让他生气了?

    康乐乐好像想到了什么,心里有些烦躁,再也没有了食欲,放手中的筷子静静的坐在欢欢的身边。

    走进书房,明赤璀关上门愤怒的用拳头砸在了墙壁上,有些懊恼自己今天的举动。

    他觉得自己今天应该是疯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找康乐乐问个明白。

    可是如果事情真的是康乐乐的话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样,他不敢去想,如果那人真的是她,他该怎么办?

    他更不想象,一而再的被自己心爱的女人背叛那是什么样的感受,何况她还是为了别的男人,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让他心里有些挫败,从来不知道的害怕,他现在却是深有体会。

    明赤璀,你何时变的这么优柔寡断?

    为何不找她直接挑明问清楚?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从另一面了解整个事情,“查一康乐乐在竞标前一天给了罗残什么资料,又跟罗残说了些什么,一个小时后我要知道答案。”

    挂掉电话,明赤璀疲惫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床上已经洗完澡的欢欢和康乐乐舒适的躺在床上,康乐乐轻轻拍打着欢欢的背,哼着她喜欢听的摇篮曲,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

    手机突然响起让差点睡着的康乐乐惊醒,小心翼翼的调整好欢欢的睡姿起身拿着手机走出门外。

    看着来电显示康乐乐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接,她曾说过,他们之间不要联系了,陌生人,是他们之间最好的关系,那样子,她才不会再连累到她,可现实却似乎总出乎意料。

    铃声一遍遍的响着,康乐乐接起了电话,“罗残有什么事情吗?”

    还以为她不接,正准备挂电话,却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听见她的声音罗残的嘴角不知不觉的勾起一抹笑容,很温柔。

    “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

    即使在电话里和罗残通话她也感觉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康乐乐愣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现在还没有休息,准备睡觉了。”

    此时站在她身后的明赤璀一动不动,每天在欢欢睡觉的时间他都会过来看看,可是没想都刚好让他碰到了这一幕。

    在康乐乐接起罗残电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她的身后,只是静静的不发出声音,他迫切的想知道罗残会和康乐乐说些什么。

    犹豫了一他上前走到康乐乐的身边抢过她的手机,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把手机放在自己的耳朵边上。

    另一端的罗残毫不知情,根本就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见康乐乐说完以后他轻吐了一口气,“乐乐,那天还要谢谢你帮忙,要不是有你,我恐怕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真的很谢谢你!”

    听到他的话明赤璀脸已经黑的不行了,挂掉电话把手机扔在了地上,冷眼看着康乐乐,“你果然让我失望了康乐乐。”

    他牙咬切齿的声音让康乐乐心一紧,罗残到底在电话里说了什么让明赤璀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虽然心里有些紧张但是她表面却是非常的安静,看着明赤璀好不认输,“我做什么让你失望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呵呵,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到这个时候她还在装傻,本来他还抱有一丝希望觉得康乐乐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现在听罗残亲口说出以后他愤怒的想要杀人。

    伸手紧紧的捏住康乐乐的颌,讽刺的看着她,“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你装傻这一套已经没用了。”

    他的力道很大,捏的她很疼。

    而他的怒斥声让康乐乐有些生气,这个男人在发什么疯?

    现在欢欢刚睡,他是想把欢欢吵醒么?

    虽然她的颌被明赤璀捏得非常疼,可是脸上却是冷静,丝毫没有皱起眉头,“明赤璀你要发疯请你去别的地方发去,不要在欢欢的房间门口闹,她现在刚睡着。”

    明赤璀虽然生气但还不至于失去理智,看了一眼康乐乐,他脸上的讽刺扩大。

    放开她的颌紧紧抓住她的手腕离开欢欢的房间。

    他用力的拉着康乐乐让她踉跄差点摔倒,生气的想要挣脱明赤璀的手,“明赤璀你放开我,抓疼我了。”

    没有理会她的声音明赤璀一直紧紧的拉住她往前走。

    很快来到了明赤璀的房间,打开门的一瞬间明赤璀用力的把康乐乐甩了进去,直接用脚带上门反锁。

    康乐乐一个不小心摔在了地上,手腕的疼痛让她有些龇牙咧嘴,这个男人今天发什么神经?

    “明赤璀你是不是有病啊?”仰起头怒瞪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好不容易正常了几天,现在是神经病又发了吗?

    听见她的怒骂明赤璀嗤笑了一声,蹲着身子嘲讽的看着她,“我有病?我还真是有病竟然还会相信你这样的女人!”

    他到底是怎么了,居然一而再的相信这个不止一次出卖自己的女人!

    康乐乐忍着疼痛站起身看着眼前的明赤璀,心里却觉得好笑,他总是这样,可以看心情的来欺负她。

    心情好的时候无视她的存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欺负一,从来不体会别人是什么心情,他是把她当宠物了吗?

    不想理会他,康乐乐迈开步子越过他想要离开,可是手还没有触碰到门就被明赤璀拉了回来,把康乐乐推到墙壁上贴着,让她没有反抗的余地,一只手紧紧的捏着她的颌。

    “康乐乐话还没有说清楚就想这样离开是不是太便宜你和罗残了?”明赤璀气的咬牙切齿,“我告诉,就算你把东西给了罗残我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