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恼的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有些气结,“你快让开,我要去看看欢欢,晚上她睡觉会踢被子的。”

    她已经没有理由只好用欢欢做挡箭牌,可是面前的明赤璀一点反应都没有!

    明赤璀只是紧紧的盯着她一言不发,现在知道自己走不了了,就想用女儿当借口?

    每次她们俩睡觉的时候总是她最喜欢踢被子,反而欢欢睡得很安静,她现在还好意思说这样的话!

    看着明赤璀的眼神,康乐乐感觉从头凉到脚了,不禁打着哆嗦!

    他现在的眼神让她一点也不敢对视他,看着他的眼睛就像一个漩涡要把她卷进去一般。

    她的表情让明赤璀有些讽刺的看着她,动作却是十分的亲密,他把嘴唇贴近康乐乐的耳朵轻声开口,“我女儿睡觉很乖的,就算踢被子也有人去照顾她,今晚你就不用瞎操心了,好好的在我这里舒服的……睡一觉!”

    虽然这句话是他对她第一次这么温柔,可是康乐乐听了却觉得这句话让她不寒而栗,阴森森的。

    不安的看着明赤璀,她真想现在把她的右手甩出去打在明赤璀那张妖孽的脸上,那样才解气。

    该死的明赤璀这样玩儿她,把她当宠物了么?

    因为憋屈康乐乐气的满脸通红却是不敢激怒眼前这个男人,谁叫她现在无家可归的只能呆在他这才能看着孩子?

    康乐乐啊,你何时变的这么悲哀了啊!

    对着明赤璀只有硬生生的忍着怒气,这种快要内伤的感觉,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停止?

    趁明赤璀不注意她伸手用力的推开他,快速的握住门把,可是扭动了几也没能把门打开。

    而她身后的明赤璀却是黑着一张脸,阴沉的看着正努力想打开门的康乐乐。

    这个女人就这么想离开他么?

    想着康乐乐对罗残的态度和对他的态度明赤璀心里一肚子的怒火。

    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拉住康乐乐的胳膊冷眼看着她,声音中明显的不满,“康乐乐你别白费力气了,门我已经反锁了没有钥匙打不开的,你也不是第一次在这里睡觉有什么好矫情的?”

    明赤璀的话让她满腔怒火!

    md!

    他什么时候反锁门的她怎么不知道?

    现在她才知道明赤璀把她拉进房间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捉弄她了,想想心里更加的生气。

    转身怒瞪着明赤璀,“你什么意思?快点放我出去!”

    她越是这样明赤璀心中的怒气就增加一分,脸也变得更黑了。

    该死的康乐乐!

    对待罗残的时候她可不是这样的态度,现在他什么事都没对她做她就这样百般不愿意想要离开这里。

    脑海中回荡着刚才罗残对康乐乐说的那句话,他蹭的一站起身子走到康乐乐的身边。

    伸手用力的捏住她的颌讥讽的看着她,“康乐乐在我面前装什么?你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清清楚楚,现在不必在我面前装得这么清高矜持,这样的把戏对罗残那个傻子倒是有几分作用。”

    他的话让康乐乐的身子猛地一僵,随后却是一脸的嘲讽。

    在他明赤璀的眼中她就是这样的女人吗?

    她一直都知道不管她做什么明赤璀永远都不会把她往好处想,他说她什么都可以,可是罗残是无辜的他凭什么要这么说罗残?

    她用力的挣扎着想要摆脱明赤璀的手,可是她越挣扎他的力气就越大,让康乐乐疼得紧皱着眉头。

    康乐乐毫不示弱的与他对视一字一句的开口,“明赤璀你说我可以但是你不可以说罗残,罗残又没有惹你,你凭什么要这样说他?”

    一句话已经触碰到明赤璀的底线,再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愤怒,捏着康乐乐颌的手更加用力,“我凭什么说他?我说他可以不用任何理由,他本来就傻,不仅傻而且还是一个懦夫!用一些卑鄙的手段使自家公司翻身,你说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让我不要这样说他?”

    颌传来的疼痛让康乐乐的额头冒出汗珠,她死死的忍住不喊一声疼,手紧紧的握着拳头指甲深深的掐进了肉里。

    尽管现在疼得已经快要疯掉她还是一脸淡定的看着明赤璀,不管怎么样罗残都是她的好朋友,以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罗残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帮助她,现在听见明赤璀这样说罗残她自然应该替他打抱不平。

    对不起罗残的人是明赤璀,是他害得罗残家公司破产,也是他害得罗残受重伤,现在他还有什么资格这样说罗残?

    康乐乐的身子有些轻颤,她努力的对着明赤璀开口,“罗残不是懦夫,你没有资格这样说他!要说别人之前请先看看自己。”

    “看自己?”她的话让他勾起一丝嘲弄,“你的意思是要说,罗残家的公司陷入危机是我害的,今天他反将我一军也是理所当然,对吗?”

    “难道不是吗?!”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将他一军是什么意思,但康乐乐还是靠本能的反应回答问题,“你和罗残本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可最后你都能大力打击他的公司害的他们家差点破产,到现在为止,你是不是还想出手至他们于死地?”

    “康乐乐!!”他怒吼打断她,这个该死的女人,还真是毫不掩饰对别人的关心。

    “我听的到,你吼什么!”

    康乐乐也是倔脾气,他真当她是小猫吗?

    一次次的在她面前提打击罗残家的事还理所当然,她不是傻子,她也有情绪!

    “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不要以为我现在对你忍耐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在我面前说话这么放肆,你越是护着罗残我就越不会让他好过,所以你说话之前想清楚你的言词!”

    都到这个时候自身难保了她还这样护着该死的罗残,他此时愤怒的想狠狠地惩罚眼前的康乐乐!

    现在竟然这样毫不顾忌的在他面前和他争执,口里说的全都是罗残,她就真的这么喜欢那个男人么?

    愣了一看见康乐乐依然毫不示弱的眼神他放开了自己的手,转过身不再看她一眼。

    颌一时轻松让康乐乐的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努力的调整着已经僵硬的颌,心里愤怒的骂着明赤璀。

    该死的王八蛋!

    如果再被他那么捏一会儿的话,估计她颌都要脱臼了,这个男人永远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吗?

    不对,怜香惜玉这个词也许明赤璀这个混蛋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还不滚出去真想在这里睡一个晚上?”

    正在她想得入神的时候明赤璀那冰冷的声音让她瞬间回神。

    他让她滚出去?

    忍!

    她忍了!

    为了能安全的待在欢欢的身边不管他对她说了什么她都必须忍着。

    看着明赤璀的背影康乐乐淡定的开口,“我会从这里走出去,但是我不会滚,现在请你把门给我打开!”

    背对着他的明赤璀没有搭理她,康乐乐也不急,正对着门也不看明赤璀,就那样呆呆的站着。

    她还就不求他了,大不了她就在这里站一晚上,一直提罗残,大家弄个鱼死破也得把他气死先。

    明赤璀也没动,过了好一会儿,直到康乐乐感觉脚都站麻了,明赤璀才终于伸手拿一边的摇控器把房门打开。

    康乐乐二话不说直接冲出了他的房间。

    一路小跑着回到欢欢的房间关上门,康乐乐喘着粗气,背靠着门缓缓的坐在了地上!

    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起她的就就像被针扎了一样隐隐作疼。

    虽然她不知道明赤璀今天为什么会对她说那些话,但是她敢确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是跟她有关系的,所以才会让明赤璀这样对她。

    可是会是什么事情呢?

    一直没有睡熟的欢欢听见房间传来微微的叹息声,她坐起身子打开床头柜的灯,朦胧的看见门口坐在地上的康乐乐吓了一跳,“妈咪你怎么坐在地上啊?”

    欢欢的声音让想得入神的康乐乐吓了一跳,抬起头才看见是欢欢,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康乐乐站起身走到了欢欢的身边,双手紧紧的搂住欢欢。

    “欢欢妈咪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是不是妈咪把你吵醒了?”

    刺眼的灯光让欢欢一时睁不开眼睛,只是眯着眼睛看着她,把头靠在她的怀中,“不是妈咪吵醒我的,是欢欢一直没有睡熟,妈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敏感的欢欢察觉到了康乐乐的不好的情绪,担心的看着她。

    看着怀中的欢欢康乐乐心中的怒气和烦恼已经消散了一大半,伸手轻抚着欢欢的头发轻声安慰着她,“妈咪没事的,只是刚才脚滑不小心摔跤了,妈咪肉多一点都没摔痛呢!”

    没有再听见欢欢的声音,康乐乐低头看着怀中已经睡着的欢欢。

    嘴角勾起笑容,轻轻的把欢欢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已经是深夜她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轻手轻脚的走到窗前,看着外面漆黑一片,康乐乐忽然觉得心里好疲惫,好迷茫!

    一大早,餐桌上三人和谐的吃着早餐,明赤璀和康乐乐谁也没有和对方说话,两人都只顾着孩子。

    这个的场景看起来又温馨又诡异!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