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乐急匆匆的吃着早餐,转头看着身边的欢欢轻声的交代着她,“欢欢,妈咪今天不能接送你上学了,因为妈咪今天有点事情会耽搁所以不能接你了!”

    “妈咪没事的,欢欢会乖乖的跟着保姆阿姨回家的,欢欢在家里等爸爸妈妈回家!”欢欢永远是那么体贴,只要是自家妈咪说了的,她都不会反对。

    她的乖巧懂事让康乐乐的十分的欣慰,有欢欢这样一个从小就不会让她操心的女儿她觉得让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主位上的明赤璀听见康乐乐的话表面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静静的吃着早餐。

    心里却是不满,这个女人她能有什么事情要办的?

    放手中的刀叉优雅的拿起桌上的丝巾擦着嘴角,看也没看康乐乐就冷声开口,“午不用你操心,我会去接我女儿!”

    他的话让本来在吃东西的康乐乐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随后却是了然。

    她只是没想到明赤璀会在这段忙碌的时间里抽出时间去接欢欢放学,既然他已经说了她也没什么好说的,欢欢也很希望她爹地会有时间接她回家吧!

    吃完早餐目送欢欢离开后康乐乐小跑着上楼开始简单的收拾着,一会儿的时间就穿着一套休闲装楼。

    无意间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明赤璀心里有些疑惑。

    他今天不上班么?

    都到这个时间了还有心思坐在沙发上看新闻,平时早上他可是都和欢欢一起出门的,今天算是列外了!

    撇了一眼后康乐乐再也没有看他,只是拿着包包出门了!

    听见关门声明赤璀才放手中的报纸,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沙发上。

    好一会儿的时间才站起身拿着公文包出门,一路狂飙到公司。

    康乐乐坐着的士车匆忙的赶去了医院,脸上写满了着急。

    因为司机送欢欢上学去了,让明赤璀送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只好打的到医院,可是现在这么慢的速度让她心都揪起来了。

    看着前面的司机她焦急的开口,“师傅麻烦你再开快一点好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她的话让前面的司机表示深深的无奈,“小姐我现在已经够快了,现在是上班高峰期很容易堵车,你着急我也着急啊!”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康乐乐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知道医院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门口,康乐乐匆忙的付钱以后一路跑着进了医院,如果不是华强打电话给她,她可能到现在还置身世外毫无知觉。

    想想,她真是不孝!

    一路疾走找到病房,康乐乐快步冲了进去,看着躺在里面闭着双眼正打着点滴的中年女子,眼里不知不觉的积满泪水!

    悄悄的站在那里,康乐乐看着爸爸有些苍老的背影,心里难受得不行,康父背对着门口坐在床边守候着康母,小心翼翼的替她整理着被子边缘,在他身后,康乐乐听到康父无声的叹息,心里更是一疼,眼泪也是止不住。

    “爸,我妈怎么样了,怎么突然就进医院了?”

    她的声音很突兀,康父身子一僵,继而抬起头瞪了她一眼,“你来这里干什么?出去!”

    “爸,我只是想要看看妈妈。”

    康父严厉的声音让康乐乐一阵心酸,酝酿了好一会儿才克制住想要哭的冲动,她知道,爸爸不能原谅她的做法,以至于妈妈生病了也不告诉她。

    她做了很多惹爸妈生气的事,她明白,可是……她真的,真的很想和爸妈一起好好的生活,她不想这样,妈妈生病了她过来,爸爸却要赶她走。

    看着康父额前的白发,还有憔悴的面容,心疼得让她觉得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爸,我知道您还在生我的气,可是现在您一个人在这里照顾妈妈身体吃不消,您先回去休息休息,这里我看着就行了。”

    她说的话一点也没有让康父改变主意,反而更加的冰冷,“这里没有你的爸妈,你不要乱喊,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我一点也不想看见你!”

    “爸,你就让我看看妈吧,我没有别的意思!”康乐乐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她知道,爸爸对自己说出这番话心里肯定也不好受。

    是她的错,是她让局面走到现在这样的。

    如果不是她做错太多事,爸爸也不可能到这个时候了也不让她接近妈妈,她想靠近康母一些,但被康父强硬的拦住。

    “这里是病房别逼我发火,如果你还记得躺在病床上的是谁你就悄悄的离开,她不想看到你。”

    她不想看到你……

    这几个字就像一把尖刀刺进自己心头,妈妈不想看到她?

    不,不可能!

    妈妈最疼她了,怎么可能不想看到她?

    康乐乐努力的压抑着心里的苦涩,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此时,她要做的就是冷静,必须保持冷静。

    她要看妈妈,这是她现在的唯一的目的。

    看着康父生气的样子她站在原地没有再和父亲直接说什么,而是转身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康母,华强说妈妈是因为这段时间太过劳累心情又很压抑吃不东西拿到的营养不良,即使打着点滴,但母亲的脸色看起来仍十分苍白虚弱。

    一直以来,母亲经常告诉她的一句话就是,不管你的生活怎么样,千万不要让自己饿着肚子,无论发生什么,都没有填饱肚子来的重要!

    妈妈,我还记得你说的话,可是你自己怎么可以不吃东西呢?

    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从眼眶滚落出来,无法冷静的走到床边看着康母,握着她冰凉的手小声的呼喊着她。

    “妈,你醒醒!”

    她多么希望,妈妈能在此时睁开眼看她一,可是还未有个反应时间,康父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两步冲到她身边,用力的拉开她。

    “谁是你妈,你认错人了吧,现在病人需要修养我让你马上滚出去你听见没有?”

    康父还没等康乐乐开口,伸手抓住她的手往门外拉!

    “爸,你干什么?”顾不得心痛,康乐乐拼命的挣脱开康父束缚,“你快放开我,现在妈妈没醒我是不会离开的,不管您说什么我也不离开,等妈妈醒了以后你再赶我走好不好?”

    她不能在现在离开,她不能离开妈妈,她不能这么不孝,即使爸爸会不停的轰她走。

    她苦苦的哀求着康父,希望康父能让她留来照顾生病的康母。

    可是康父就好像没有听见她的话一般,只是用力的拉着她往门外走,狠狠的把康乐乐推出了门外。

    “滚,我永远也不要再看见你,以后我们是生是死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快滚!”

    康父生气的把门反锁,不理会外面一直敲门的康乐乐。

    “爸,你开门,让我进去,我想陪妈妈,我知道错了,爸……”

    怕吵到病床上的康母,康乐乐只能轻轻的拍着房门,透过门上的玻璃去看里面的情况。

    转头看了门外满脸泪水的康乐乐,康父狠着心走到沙发边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毯子就往门口走。

    看了一眼仍然敲门的康乐乐他想也没想,拿起毯子挂在了门的窗口上,让外界再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他这样的动作让康乐乐哭得更加的伤心,不断的敲打着门希望康父能让她进去。

    “爸爸,你开开门让我进去看看妈妈,就一会儿的时间好不好?爸爸。”可是不管她怎么喊里面也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外面再也没有传来敲门的声音康父转头看着门口眼里满满的都是忧愁和哀伤!

    在康乐乐看不到的病房里,康父略显疲惫的脸上布满伤感,双眼直直的盯着房门,两行心痛的泪水终是没忍住夺眶而出。

    他知道,康乐乐有今天也和他有强势有一定的关系,他也想过好好和她相处,可是她做的事的的确确让他们太伤心了。

    明明可以有平静的生活,可是她却在主动提出和小强结婚后再度和明赤璀上关系,他们不知道未来她的生活会怎样,但他们已经无法再承受一次女儿再度一声不吭的消失几年。

    更何况……唉!

    侧头看着依旧昏睡的老伴,康父无声的叹息,如果女儿一直在,那么她就会一直操心,可是她的身体已经无法再撑去。

    好一会儿,没有再听到敲门声,康父这才起身缓缓走到门口,把毯子掀开一个小角确定康乐乐没有在门外的时候他才收起毯子。

    望着空空的走廊,眼里竟是纠结的神色,失落,放松?

    主治医师办公室,康乐乐安静的听着医生对她说康母的情况。

    “康小姐,你的母亲有高血压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她会昏迷是因为最近心情起伏太大引起的,病人现在情况没什么大碍,醒来以后在医院观察一天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可以出院静养了!”

    听完医生说完她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情况是稳定的,要是妈妈真的有什么事情她一定会自责死的。

    妈妈心情起伏太大也是因为她,况且她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都是自己把她害成这个样子。

    微微露出笑容,康乐乐感激的看着医生,“医生真的很感谢您,谢谢!”

    回到病房外,康乐乐透过窗子看着里面的情况,她不敢再喊康父。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