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话让明老爷子气得语无伦次了,“你……你存心想气死我是不是?”

    万万没想到,等了半天,等到的居然是这混小子这样的回答,明老爷子差点没气背过气去。

    站在老爷子身边的明母看见老爷子生气的样子,赶紧走到明赤璀的面前埋怨他,“赤璀,你怎么可以这么跟爷爷说话,爷爷身体不好你就不知道少说两句吗?”

    明赤璀低头不语。

    明母只得无奈轻声宽慰明老爷子,“爸,有什么事情好好说,您别生气了,要是气坏身子就不好了,赤璀这个臭小子的脾气您也是知道的,刀子嘴豆腐心,你别和他一般计较。”

    她就知道俩人见面肯定就是这样的场景,所以她才急急忙忙跟着老爷子过来的,要是俩人有什么分歧她在中间说说也总比矛盾加深的好。

    “哼……你看看你们养的好儿子,成天就知道气我!”说不过明赤璀,明老爷子干脆把怒气转架到明母他们身上。

    对此,明母只能咬牙应,“是是是,都是我们不好,您不要生气了!”

    她现在除了当炮灰好像就没有其他的作用了。

    不再理会她,明老爷子看着一直沉默的明赤璀心中的怒火难平,“你要是不想做决定我帮你做好了,今天就让康乐乐收拾东西滚出别墅,那几亿我就当是给她照顾欢欢的赔偿好了,不和她计较,但有一个条件,收拾一间好的房间让琳达搬过去,你们提前培养培养感情。”

    他的这句话终于让明赤璀有所反应了,呵,讲半天,又是因为这个。

    抬起头冷眼看着他,明赤璀眼里全是失望,“爷爷,我真的不知道你三翻四次提这件事有什么意思,你非要我把话说的很明白你才懂?还是说,就算我讲的特别明白,你也当没听懂?”

    “我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告诉你,我的婚姻我做主,你不要用逼我的方法!我是你一手带大的孙子,你应该知道,我和你的脾气并没有差多少,我不愿意的事,就算你拿把刀架我脖子上,我也不愿意,换言之,如果我觉得该娶她了,我自然会娶,不然,就没的讲!”

    他的事情还没到他们任何一个人来给他做决定的时候!

    他坚定的语气让明老爷子一时语塞,感觉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没想到他努力这么久,他给自己的答案仍是这样。

    一瞬间,心里万千思绪,他只觉得对不起林老爷子,对不起他这么多年的誓言,感觉一口气堵在胸口出不来,只能伸着手指指着明赤璀。

    好一会儿的时间才缓过劲来,“你……你这个不孝子,现在爷爷的话你都不听了,今天这件事情我还管定了,你要是不忍心我可以出面帮你解决了,反正琳达你是必须娶的,至于康乐乐有多远就让她滚多远,我明家大门她这辈子都别想踏进一步!”

    明赤璀看着生气的老爷子依然坚定自己的想法,只是不想将怒气激化,故而语气稍平淡一些,“爷爷,就算你们再不喜欢康乐乐,她也是我女儿欢欢的母亲,所以请你们说话的时候客气一点,尊重一孩子的母亲,至于其他事情以后再谈,沈氏我也会想办法拿过来的。”

    他的话说完明母就担心的看着明老爷子,谁都知道老爷子的脾气非常急又暴躁,赤璀倒好,偏偏说一些老爷子不爱听的话,要是气出个好歹该怎么办啊?

    还没等老爷子开口说话她便插嘴先开口,“赤璀,爷爷说的也没错,你看人家琳达多好,那个康乐乐能跟琳达比吗?就算她是我们家欢欢的妈咪,那她也是一个低俗的女人,这个事情是改变不了的,琳达不也是很喜欢欢欢吗,对欢欢就像对自己亲生的一样,所以没有康乐乐我们家欢欢一样能过得很好,孩子现在还小,等过了三四年不让她见康乐乐自然就能把康乐乐这个女人忘得一干二净了。”

    明母说完以后小心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老爷子,见他脸色缓和一些才渐渐松口气,只是她忘了,她是一个母亲,而且还是明赤璀的母亲,但她的话却像一把尖刀刺向明赤璀,让明赤璀本来就冷着的脸现在变得更加冷漠。

    明赤璀听完明母的话心里的怒火渐渐燃起,看明母的眼神也更加的冷漠,从小到大,她做的最多的就是讨好爷爷。

    他能理解,她嫁到明家来想要在这个大家庭里生存,只能无条件的尊重一家之主,可是她忘了,她还有一个儿子。

    她总是在哄爷爷开心的时候忘了,他曾经也是需要母亲呵护的孩子!

    他们为了让他娶琳达就这样伤害欢欢,伤害康乐乐?

    不管怎么样她们母女俩都是无辜的,她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现在他们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

    冷眼看着眼前的明母,明赤璀的冰冷的声音响起,“既然你们这么乐意干涉这件事情我也可以听你们的,你们想琳达嫁进明家不是不可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明老爷子和明母惊喜又高兴的看着他,他们就知道赤璀不会这么不听话的,现在松口答应这件事情就是好事。

    明母还没等老爷子说话就着急的开口问他,“赤璀,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没有理会她的问题,明赤璀换换开口,“你们真想她嫁进明家可以,反正我现在不想结婚,你们要是喜欢的话就找个明家人娶她不就好了!”

    本来还高兴的俩人听了他的一番话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随后却是愤怒,明家现在除了明赤璀还有谁能娶?

    言外之意就是让琳达要嫁也可以,但娶他的人不会是他,只能是明老爷子或者是明父。

    明老爷子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站起身走到明赤璀的面前举起拐杖,“你……你这个逆子,这样的话你都能说出口!”

    拐杖落,明赤璀灵活的移动了一身子。

    “爷爷,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要是没有其他事情就回去吧,我现在很忙没空听那些无聊的事情。”

    不再看眼前的俩人他直径走到办公桌前坐,拿着刚才没有看完的文件继续看了起来,留明老爷子和明母站在原地生气的看着他。

    明老爷子此时气的胸口不断地上起伏,拿着拐杖的手不停的颤抖。

    他甩开挽着他的明母走到明赤璀的面前用拐杖用力的敲打着他的办公桌,怒斥道:“明赤璀你现在是不是连我说的话都不放在眼里了?今天你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我事后自己去解决康乐乐那边!”

    他的话让明赤璀不得不抬起头看着他,他知道爷爷是说到做到的人,只要能达到他要的目的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康乐乐是欢欢的母亲,即使他和康乐乐之间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他也不希望有任何人去伤害欢欢的妈咪,因为他的女儿现在很需要妈咪才能健康成长。

    放手中的文件他站起身坚定的看着明老爷子,有些无奈,“爷爷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怎么把沈氏的事情解决了,你和妈咪先回去,这些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他的声音缓和让明老爷子松了一口气,他就不相信他的孙子能这么倔强忍心气他这个老头子!

    “事情你最好是处理得干净一点,以后那个康乐乐最好是一辈子都不要见面,断绝一切来往,我们家欢欢也不可能认她这样的妈咪。”

    他可不想以后赤璀和琳达结婚以后康乐乐还会出现,要是真的是这样就不要怪他狠心了。

    明赤璀站起身心里有些不舒服,“不管怎么说欢欢是康乐乐生的这是一辈子都不能改变的,你们什么都不要说了!”

    提到康乐乐,明母心中无缘故的就想发火,那个女人就那么好吗?让他这么护着。

    “你这么护着康乐乐,那琳达呢?琳达对你的心意你不是不知道,那个康乐乐有什么地方能跟琳达比,就算你和康乐乐之间有什么琳达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委屈,你这样对琳达公平吗?”

    明母的话说出了明老爷子的心声,他杵着拐杖走到明赤璀的面前执着的开口,“我不管你怎么处置康乐乐,反正我要的就是让她一辈子都不要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欢欢的妈咪是琳达不是她,我会选个日子让你和琳达尽快的完婚!”

    两人一唱一和让明赤璀感到非常头疼,伸手揉了揉眉心无奈的看着俩人,“琳达是很好,谁愿意娶她那是别人的事情,我现在还没有这些想法,我自己的事情我知道做主,爷爷你们快点回去吧,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你……你真的不听爷爷的话和琳达结婚?”

    明老爷子使劲的跺着拐杖生气的看着眼前的明赤璀,本以为他已经松口了,但是提到琳达他还是这么执着。

    想着琳达对他们的种种事情明老爷子心里更多的是愧疚,是他们家对不起琳达。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