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您别生气了!”

    明母小心的抚着明老爷子的背,希望他不要被明赤璀给气到。

    明知道老爷子这段时间身体有点问题,明赤璀还不知道软一点,明母也是气的不行。

    “你还要说话气爷爷是不是?你不要忘了你是跟着谁长大的,不管你今天答不答应,琳达成为我的儿媳妇都是不能改变的事情,你要是真的不想娶琳达这些事情交给我办就好了,到时候你只负责出现在婚礼上就行了。”

    她强势的态度让明赤璀也彻底的失去耐心。

    “你那么想让她成为你儿媳妇不如你再生一个,或者去认个干儿子!”

    “明赤璀!”

    自己的儿子对自己一直来表现的就很平淡,现在还这样顶撞她,明母一阵委屈,豆大颗的泪珠说着就要掉来。

    一旁的明老爷子身体不断的轻颤着,很明显也是被气的不轻,拿着拐杖的手一直抖个不停,想要说什么,但却因为脸色惨白而不能讲完整。

    “你……你……”

    明赤璀心里一沉,吓的赶紧冲出办公桌,“爷爷您怎么了?”

    此时明老爷子一直喘着粗气,样子十分的痛苦,一旁的明母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明赤璀看着情形不对赶紧抬起头看着一旁呆愣的明母,“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他的声音把明母拉回了现实,慌张的拿出手机打电话。

    ***

    医院。

    手术室的灯已经亮了好几个小时已经没有任何动静,明赤璀和明母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等着里面的消息。

    天已经渐渐变黑手术室的门才打开,明赤璀赶紧站起身走到医生的面前,“我爷爷怎么样了?”

    摘口罩医生恭敬的向他鞠躬以后缓缓开口,“明少,明老爷子心脏病复发,虽然我们现在抢救过来了但是情况非常的糟糕,现在还是陷入昏迷,如果恢复的好的话应该会很快醒来,如果恢复得不好什么时候清醒就……”

    后面的话医生没有再说出口,只是静静的站在明赤璀的面前看着他。

    听见医生说的一番话明赤璀心里有些愧疚,爷爷心脏病复发都是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才会这样!

    “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我爷爷健康恢复!”

    看着他阴沉的脸医生不敢再多说什么,要是明老爷子在这里真的有个什么好歹这家a市最有名的医院会不复存在了吧!

    刚才的话都被明母听在了耳朵里,她站起身生气的看着明赤璀,“都是你,要不是你这么气你爷爷他能晕过去吗?要不是康乐乐那个贱人能让你爷爷气成这样吗?”

    本来已经够烦躁的明赤璀听见明母的一番话心里更加的烦闷,十分不耐的看着眼前哭泣的明母,“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他的话让明母更加委屈的哭了起来,“现在爷爷昏迷不醒你是不是就满意了?你爸也不在家,我们都拿你没有办法,你根本就没把我当成过是你母亲,心情好了就叫一声妈,心情不好就当没我这人。”

    明母哭的伤,讲到这些,心里越发的委屈,话也是止不住的蹦出来,“琳达这么好一个女孩儿你不要,你偏偏要康乐乐那种女人,你不是存心想要气我们是什么,反正我死活你不关心,但是你爷爷你怎么可以气他,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

    “你非要跟我讲这个吗?”

    对于这个母亲,明赤璀已经不能用失望来回答,他更不想在此时跟她讲这个他根本就不会答应的事。

    明母却不当回事的继续往讲,“我们是坚决不同意的,一会儿我就去你那儿让康乐乐收拾东西走人,一辈子也不准出现在我们面前!”

    明赤璀冷眼看着她,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有心思说这些话,无非就是借着爷爷这件事情逼他娶琳达进明家。

    “你说够了吗?”他冷眼看着不停哭泣的明母,眼里全是不耐。

    他的话,他的眼神,都让明母无法控制自己早已升起的怒气。

    “你别忘了我是你的妈!你怎么可以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我说错什么了吗?我什么都没说错,康乐乐她根本就不配进明家,沈氏的事情也是她搞的鬼,现在住在你的眼皮子底都能背叛你,她是不会对你一心一意的,你留她只会让她害了,雷鸣害了你!”

    明赤璀正想阻止明母说话就看到明老爷子从手术室推了出来,他赶紧走了上去。

    看着病床上昏迷的明老爷子,他的心情变得复杂,有些愧疚!

    要不是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爷爷现在也不会躺在病床上了。

    ***

    “妈咪,都这么晚了爹地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欢欢躺在康乐乐的怀里有些失落的开口。

    她本来以为爹地会像平时一样很早的就回来陪她,可是她今天等了好久到现在也没看到爹地回来。

    康乐乐看着一脸失落的欢欢,无奈一笑,这鬼丫头,现在真的是对明赤璀感情越来越深了。

    她越是这样,她就越矛盾。

    “这段时间会很忙的,你爹地可能是因为工作走不开所以就不能早一些回来陪欢欢了,你要体谅爹地知道吗?”

    她的话起了一些效果,欢欢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她,“那爹地这段时间忙完是不是就能每天很早回来陪欢欢一起玩了?”

    看着欢欢眼里的期盼,康乐乐又高兴又心酸,想说什么,却只能忍心中的疑问,认真的回答她,“是啊,你爹地有时间就会陪欢欢的,因为爹地和妈咪一样都很爱很爱欢欢!”

    “嗯,那欢欢就乖乖的等爹地不忙。”

    讲罢,欢欢主动钻进被子里,没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看着已经睡着的欢欢,康乐乐小心翼翼的给她盖好被子起床看了看时间,都到这个时候了明赤璀也没有回来。肯定还在忙吧!

    拿着被子走到大厅,刚准备接水就被赵婶喊住,“康小姐!”

    “赵婶现在还没有休息吗?”

    这么晚了,赵婶还在,她有些意外。

    “还没有呢,刚才少爷来过电话了,说今晚有事不回来了!”

    今晚不回来了?

    不回来也好,省的他看见她就吵架!

    虽然心里这样想,可是还是有些想要知道得更多一些。

    “他有什么是什么事情吗?”

    话一出康乐乐就恨不得咬断舌头,她干嘛要问明赤璀的情况,他就算是死在外面了也跟她没关系啊!

    “少爷没说是因为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呢!”

    赵婶一点也没有看出康乐乐有什么不对劲,只是本能的回答着她的问题,“乐乐,很晚了,我去睡觉了,你也赶紧去睡吧,这天挺凉的注意些别感冒了。”

    “好!”

    端着杯子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康乐乐怎么也睡不着觉,这样的感觉让她十分的抓狂,明赤璀今晚不回来?

    他去干嘛了?

    会不会和琳达在一起?

    一个个的想法冒出来压抑的康乐乐踹不过气,翻来复去都睡不着,心里警告自己不要去想明赤璀,管他要不要回来,无论他和谁在一起,都和她没有关系。

    ……

    抱着这样的想法,强逼自己不去想,然后不知何时,渐渐的进入梦香。

    第二天。

    一大早。

    明赤璀很早就去了公司忙碌,昨晚在医院守了一个晚上的他看起来有些憔悴,仅管如此,他还是表现的十分淡然。

    反倒是一个晚上爷爷一点要醒的样子都没有,这样让他想起了医生说的那些话,心里的愧疚更增加了几分。

    他不想结局变成这样,可是爷爷却总是很强势的逼着他去做选择,他没想到爷爷会这么在意,非要在这段时间给出一个答案,他以为缓一些时候,爷爷慢慢就会改变想法。

    可惜,他错了!

    以至于,爷爷怒火中烧心脏病发,是他差点害了爷爷,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可能表达对爷爷的关心。

    想了一,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赵婶今天让人给我带一套到医院,做一些有营养对病人有好处的食品过来。”

    赵婶听了他的交代后,有些紧张,“少爷发生什么事情了您生病了吗?”

    “不是我,一切按照爷爷的口味来做。”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按老爷的口味做好吃的带去医院的。”

    虽然赵婶在明家也是老佣人了,但明家分工很明确,明老爷子和老夫人的日常生活不该她过问,所以相比之,赵婶紧张明赤璀一些,加上明老爷子年龄在那里,前段时间又刚做了手术,赵婶只当明老爷子是身体表些不适。

    刚刚楼的康乐乐听见赵婶说要带什么食物是医院,这大清早的,难道是明赤璀生病了吗?

    看见赵婶挂掉电话她想也没想就开口,“赵婶怎么了?”

    “乐乐啊,你这么早就起来啦。”

    见是康乐乐,赵婶也显得比较自然,围着围裙和她打完招呼就要向厨房走去,故意没有回答康乐乐的问题。

    毕竟老先生对乐乐怎么样她也看在眼里,看乐乐这样少爷肯定没有对她讲,既然如此,她也就没有必要讲出来添堵了。

    不过,康乐乐却误会了那通电话里的病人。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