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婶,我刚听你接电话说去医院,谁生病了?”明赤璀昨晚没有回来,难道是他?

    也不对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唉。”赵婶见不得不说了,就挑一些重点讲:“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少爷只是吩咐我让我给他带一套衣服去医院,然后做一些有营养的补品。”

    康乐乐一愣,明赤璀让人带医院去干什么?

    不可能是他生病了,他那身子比牛还壮怎么可能生病了!

    而且,如果是他生病了,为什么没有像以前一样叫她了呢?

    难道说,这一次他已经让琳达照顾他了吗?

    也是!

    人家本来就是未婚夫妻,凭什么要叫她啊!

    而且,他又为什么要告诉她住院了啊?

    呵呵。

    既然他都不想她知道,那她又何必自讨没趣呢?

    “赵婶,那你去忙吧,我等照顾欢欢吃早餐就可以了。”

    ***

    整整过了一天明赤璀依然没有回家,这样康乐乐本来淡定的心感觉有些闷闷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她不愿意去承认自己为何如此,自当是在家呆久了才会如此吧!

    “妈咪为什么今天爹地还是没有回来,你不是说爹地忙完就会回来陪欢欢吗?”正在康乐乐发愣的时候欢欢走到她的身边难过的看着她。

    她今天满心期待爹地能早一点回来像往日那样陪在她身边,虽然爹地有时候很严厉,可是她还是希望爹地能一直陪在她身边!

    听见欢欢的声音康乐乐低身子抱住欢欢宽慰着她,“你爹地今天很忙妈咪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要不然你给你爹地打电话问问他吧?”

    伴着私心,康乐乐还是用别墅的座机拔通了那个已经消失一天一夜的电话及身影。

    可惜,打了好几次都是无人接听状态。

    欢欢失落的挂掉电话转头看着她,“妈咪,爹地一直都没有接电话,肯定在忙,算了吧!”

    看着女儿懂事的样子康乐乐又心疼又无奈,在欢欢这个年纪最需要爹地妈咪的呵护,在这个年纪也是她最敏感的时候。

    康乐乐刚想开口说话电话铃声就响起了,欢欢想也没想就接过电话,“爹地是你吗?”

    疲惫的明赤璀听见是欢欢的声音脸上微微放松,轻声回答她,“是爹地,欢欢有没有想爹地?”

    “欢欢很想爹地,但是欢欢知道爹地很忙很辛苦,所以欢欢会在家乖乖的等爹地回来!”

    她的贴心懂事让明赤璀不好的心情消散了一大半,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容。

    “爹地忙完这两天就回来好好陪欢欢好不好,你妈咪呢?”

    他好似习惯性的就脱口而出,说完这句话他自己也愣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欢欢听见他的问题高兴的把电话放到康乐乐的手,看着康乐乐疑惑不解的样子,她坏笑道:“爹地说想妈咪了,让妈咪听电话!”

    她却不知道她这句话让另一边的明赤璀也听得清清楚楚,心里有些无奈。

    看着欢欢古怪精灵的样子康乐乐现在恨不得在她的屁股上拍两巴掌才好,要是这样的话让明赤璀听见又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欺负她了。

    正在她发愣的时候就听见电话里传来明赤璀那冰冷的声音,“康乐乐你有没有在听我的电话?”

    他的声音让康乐乐不禁有些哆嗦,虽然只是听见他的声音,可是她现在已经能想象他是什么样的表情了。

    欢欢看着康乐乐的样子心里都跟着有些着急了。

    妈咪在干什么啊?爹地都说话了她还是一言不发,一脸发呆的样子!

    伸手拍了拍康乐乐的肩膀,欢欢小声的在她耳边提醒她,“妈咪,爹地在跟你说话呢,你说话呀!”

    回神的康乐乐拿着电话有些尴尬也有些无措,她不知道该跟明赤璀说些什么。

    想了一会儿有些支支吾吾的开口,“我……我……在听!”

    明赤璀听见她的回答后紧皱着眉头,很明显对康乐乐的回答不满,“舌头被你咬断了吗?”

    什么?

    康乐乐被他突然的一个问题说懵了,什么事她的舌头被咬断了?

    反应过来后康乐乐差点忍不住想要骂他。

    明赤璀这个混蛋!

    竟然说她的舌头咬断了,他的舌头才咬断了呢。

    “这几天我都不会回来,你在家多照顾一欢欢,等我有空的时候我会回来看欢欢!”

    他还没等康乐乐说话就简单的交代了一接来几天的事情。

    听见他这样说康乐乐的心里有些失落,想也没有想便脱口而出,“我听赵婶说你在医院,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你是在关心我吗?”

    电话那头传明赤璀略带笑意的话,可是康乐乐怎么听都觉得他正在嘲笑她,觉得她说这样的话非常可笑。

    她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心里的异样,强逼自己冷静,“你想多了,我就是随便问问,要不一会儿欢欢问起来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理由,要是没什么事情就挂了吧!”

    听到她的回答明赤璀黑着脸,这个该死的女人就不知道说一些好听的话么?

    很想挂电话,可还是没忍住,在挂断前莫名的多说了一句,“不是我生病了。”

    为了接来不会听到不该听的,难免他会控制不住的想要掐死她,说完这话他果断的挂了电话。

    只是,嘴角的微笑却是不自觉的扬起来。

    这个女人,看来还是关心自己的!

    不是他生病!

    康乐乐现在脑海全是都是明赤璀说的这句话,正想问的,对面却传来一阵阵盲音。

    很显然,明赤璀那混蛋居然挂断了电话。

    “妈咪,我还想和爹地说话。”见康乐乐没说话了,欢欢怕她就挂断电话,伸着小手要去抢电话,却被康乐乐直接直接挂掉。

    “你家爹地已经把电话挂了,不然你认为我为什么没说话?”

    “妈咪……”欢欢甩出一个白眼,“你对着爹地经常无话可说好吗?”

    “……康欢欢!”

    “妈咪,你忘了吗?我现在叫明欢欢!”

    康乐乐:……

    她忘了,前面明赤璀已经把她的姓给改了,唔,她唯一的女儿啊,就这么莫名奇妙的成了别人的了。

    “死丫头,你爹地说了,他忙完会回来看你的,赶紧上楼做作业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听见明赤璀说不是他生病她的心情突然就变得好了起来。

    可是不是他生病会是谁生病让他亲自去医院照顾呢?

    抱着这个疑惑,康乐乐去找了赵婶,终于得到了一个答案。

    她早该想到的,明赤璀身体那么好怎么可能说病就病,而他又一夜未归很忙的样子,很显然,能让他如此的自然只有明老爷子。

    只是,明老爷子昨天不都还有精神训斥她吗?为什么这会儿就进了医院?

    “妈咪,你就知道凶欢欢,等爹地回来我跟他告状!”

    弱弱的欢欢抱着自己的小书包,可怜的站在那里,她还想给爹地打电话啊,可是妈咪就要让她做作业了,呜呜,小孩就是没人权。

    “小小年纪跟我玩这招,告状?”康乐乐脸颊一阵狂抽,“麻烦明欢欢小盆友,你在告状前乖乖把作业写完,否则我真不敢保证,我最近这手痒的,啧啧啧。”

    “妈咪,你对着欢欢就是母老虎,对着爹地就是小猫,鄙视!”

    “……”

    医院!

    明赤璀站在窗边,回想着刚才康乐乐说的话,他已经能想象出康乐乐和他说话时的表情了!

    不知不觉心情开始变好,只要康乐乐在他面前吃瘪他就觉得心情会非常的愉快。

    琳达一进病房就看见大厅站在窗前的身影,小心的走到他的身边,本以为对上的会是明赤璀沉重的心情,却意外碰上他嘴角擒着的一丝笑容。

    这个时候,他的笑容应该是为康乐乐吧?

    今天去明家看爷爷,正巧遇上明伯母跟伯父哭诉赤璀对她的态度,以及昨天发生的事情,可以说,爷爷躺在这里完全是因为赤璀的不肯妥协,以前那个对爷爷百依百顺的赤璀似乎越来越远了。

    如果说他的转变她有心理准备,那么在发生了这些事后,还在他脸上找到温情和笑意,她真的很意外,也很震惊!

    她不知道,康乐乐是不是已经占据了他所有思想。

    更让她觉得可悲的是,明明心里很痛,可她却只能佯装看不见,对他展现在自己的大方温柔。

    “赤璀,爷爷的病怎么样了?”

    “你怎么来了?”回过神,他有些讶异琳达的出现,他记得,并没有告诉琳达爷爷住院的事。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来了呢!”琳达佯装不满,“这么大的事情你都瞒着我,要不是今天去看爷爷正好碰上伯母伯父在说这件事,到现在我都还不知情呢!”

    “抱歉,让你担心了,爷爷没大碍了,休养一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嘴上说着抱歉,但面上却看不到一点点歉意,反正自己也习惯了,琳达无所谓一笑,“跟我抱歉什么,你别忘了,我也是爷爷的孙女,我反而觉得抱歉,听伯母说昨晚你守了一夜,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昨晚应该是我来照顾爷爷的。”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