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赤璀厉声打断康乐乐,他的女儿现在姓明,没有康姓的说法!

    本来只是一时口快习惯性的叫出来,明赤璀这么认真,康乐乐非常不爽,“我叫了她好几年,而且对外她是明欢欢不就行了嘛,私里我叫喜欢叫她康欢欢,这也有错?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我的女儿,难道还有别的姓?”明赤璀显然也很不爽康乐乐的回答, 叫错就是叫错,没那么多理由。

    康乐乐眼一翻,无语道:“那照你那样说,前五年全部的人都叫康欢欢,你是不是得去一个个的纠正?”

    “你!!”

    明赤璀被康乐乐说的哑口无言,这该死的女人,他一夜未眠直到现在回来,不但没有一句关心,反而还不停的惹他生气,真的是给她涨胆子了。

    不愿和她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话峰一转,立马在另一处挑她毛病,“先不说这个,我不在家,你这么欺负我女儿你经过我的允许了吗?”

    本来心情高兴被他弄抑郁的康乐乐听见他这样说心里更不爽了,她教育欢欢凭什么要经过他的允许啊?

    欢欢是他的女儿不一样也是她的么,再说了她教育女儿什么时候轮到他插嘴了,好歹欢欢也是她一手拉扯长大的。

    有些不满的看着眼前的明赤璀,她也冷声开口,“我教育欢欢怎么了,她是我的女儿,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的,你说我有没有资格教育她?”

    “你真搞笑,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和你说道说道,你也说了,那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你教育她难道不该和我说一声吗?”

    “我凭什么和你说,那是我的女儿!”

    “那也是我女儿!”

    “……”

    听着无限循环斗嘴的两人,旁边的欢欢非常的淡定,这样的场面她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了,妈咪和爹地斗嘴每一次表面都是妈咪赢,其实到最后是爹地输,再然后爹地赢了后其实每次都要向妈咪妥协,虽然他自己从未承认过。

    她从开心的担忧到现在的无所谓看他们逗嘴,只是妈咪往往会被爹地气吐血,所以为了自家妈咪,她还是决定出场。

    “爹地!”欢欢一把抱住明赤璀,一脸嬉笑,“妈咪没有欺负我,刚才我和妈咪在玩游戏呢!”

    她这话一出,很明显的就将明赤璀找康乐乐麻烦的理由给堵回去了,一时间找不到新理由出来。

    听见她的话康乐乐心里才找到平衡感,不愧是她养大的,算她有良心知道站在妈咪这边!

    明赤璀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嘴角微微勾起,“这次爹地就原谅你妈咪了,如果还有次的话,爹地就把你妈咪吊起来打屁股。”

    说完还故意看了一眼康乐乐,用眼神示意他说的到就做的到。

    一想到那个场景,欢欢在一边笑的差点岔气。

    而康乐乐则是一副吃瘪的表情。

    见康乐乐吃瘪的样子他的心情变得更加的愉快了,“要是次你妈咪怎么欺负你,爹地就帮你欺负回来好吗?”

    靠!

    明赤璀故意说给她听的吧,这个混蛋,她和欢欢玩的好好的他跑进来凑什么热闹?

    “欢欢你该睡觉了!”

    康乐乐心里有些不满,也不想理会明赤璀只好让欢欢赶紧睡觉,这样他就可以出去了,眼不见为净!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欢欢回答她的话明赤璀就走到床的另一边脱鞋子,看着他的举动康乐乐已经快要抓狂了。

    这个该死的明赤璀想干什么?

    难不成他还想和她们母女俩睡一张床啊?

    事实证明了她的想法是正确的,明赤璀脱了鞋潇洒的看着坐在床上的欢欢,“欢欢快到爹地这里来,今晚爹地陪你睡在这里好不好?”

    他的话音刚落康乐乐意识的就阻止他,“你现在不应该回你的房间洗漱然后在你的房间睡觉吗?”

    她的话让本来嘴角还有笑意的明赤璀突然冷着脸看着她,“我陪我女儿睡觉怎么了,你要是不乐意现在可以去大厅凉快一。”

    忍!

    她忍了!

    不就是去大厅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等欢欢睡着了她再进来,她还不相信明赤璀今晚还真的睡在这里。

    瞪了明赤璀一眼她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准备去大厅,可是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欢欢喊住。

    “妈咪你也在这里陪着欢欢好不好?”

    听着她可怜兮兮的语气康乐乐心中有再多的愤怒也只能往心里咽!

    转头看着躺在明赤璀怀中的欢欢,她轻声开口,“你先乖乖睡觉,等你睡了妈咪就进来陪着你。”

    说完以后她看见明赤璀正幸灾乐祸的看着她,他这样的表情让康乐乐恨不得把脚上的鞋拍在他那张欠揍的脸上。

    可是她现在有心没胆啊!要是真那样对明赤璀她可能就得收拾东西走人了,说不定也不能看见欢欢了。

    “可是妈咪,欢欢想让你在这里陪着我,学校里的孩子都说挨着爹地妈咪睡一张床很幸福,欢欢也想试试。”

    欢欢楚楚可怜的看着门口内心挣扎的的康乐乐,希望她能答应她的请求。

    她的话让康乐乐心里一疼,有些不忍的看着欢欢的模样,心里不禁有些感叹。

    心情变换起伏不定的感觉真让她累啊,在这么折腾去她总有一天会被心脏病折磨而死去的!

    明赤璀本来还想逗弄康乐乐的心情被欢欢的话堵在了喉咙里,低头看着失落的欢欢。

    想了一他抬起头看着正在纠结的康乐乐,“还愣在那里做什么,没听见欢欢说了什么吗?”

    听见他的声音康乐乐非常的不爽,要不是他突然闯了进来说不定现在欢欢已经睡着了,也不会闹这事情了。

    现在他还好意思在她面前嚷嚷!

    看着欢欢失落的样子她实在不忍心就离开她,可是看着床上的明赤璀,她感觉自己的脚像被栓了铁锤一般,想迈开步子却纹丝不动。

    心里不断的给自己加油鼓起。

    康乐乐没关系的,这是女儿的愿望所以你一定要实现,就当明赤璀是欢欢的宠物就好了!

    想了一她不再犹豫的走到床的另一边躺,不自然的看着中间高兴的欢欢,“现在可以睡觉了吗?”

    欢欢看着身边的爹地妈咪满足的呵呵的笑出了声,伸出两只小手一边牵一只手幸福的闭上眼睛。

    看着欢欢闭上了眼睛康乐乐为了缓解心里的尴尬也赶紧闭上了眼睛,她现在只要看见床上的明赤璀她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虽然闭着眼睛,可是康乐乐还是掩饰不住心里的紧张,她的睫毛不断的轻轻眨着。

    今晚她是注定说不着了,本来可以好好的睡一觉的,可是明赤璀现在出现在这个房间让她不得不提高警惕,说不定等她睡着的时候明赤璀一定会捉弄她的。

    看着她睫毛不断的轻轻眨着明赤璀心里暗暗感到好笑,这个女人以为她闭上眼睛他就不知道她现在还没有睡觉么?

    静静的看着身边的欢欢和康乐乐,他忽然希望这样的场景能一直维持去,甚至希望这个夜晚能过得慢一些!

    这样突如其来的想法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也许是为了欢欢能有一个好环境成长吧。

    紧张的康乐乐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床上传来两道清浅的呼吸声。

    明赤璀悄悄的床离开了房间,他今天回来还没有洗澡,本来想逗弄一康乐乐就离开的,可是当他躺在床上的时候却一点也不想起身。

    回到房间洗了澡,明赤璀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漆黑的一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站了许久他才走到床边,看着空荡荡的大床他一点也没有想要睡觉的感觉。

    犹豫了好一会儿的时间他走出房门来到了欢欢的房间,看着床上的一大一嘴角轻轻勾起一抹笑意,小心的为她们盖着被子。

    也许是因为他的动作太过于生疏和僵硬,让本来已经睡着的康乐乐小心的轻哼了一声,转身抱着欢欢继续睡去。

    看着熟睡中的康乐乐他忽然觉得睡着的康乐乐的看起来非常的恬静!

    走到另一边他小心的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或许是因为他的身体比较烫,在这寒冷的冬天可谓是非常吸引人的,熟睡的欢欢就像找到暖炉似的,不停的往他怀里移动,这样的动作让明赤璀的笑容不知不觉爬到脸上。

    早上,康乐乐朦胧的醒来,和以往一样眼未睁就已经用手去摸身边的小人儿,“死丫头,快起床了,不然要迟到了!”

    “……”

    回应康乐乐的是一阵沉默。

    久久没有听到欢欢的回应,还以为这丫头今天睡太死,伸出手乱抓着,试图将欢欢抓起来。

    只是,为何此时摸着的手竟然比欢欢的手大了好多?

    康乐乐大脑一时转不过,迷茫的看着那修长的手,更加疑惑。

    难道她还在做梦?

    还是说欢欢一夜之间, 手掌就长大了许多?

    “你摸够了吗?”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