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右侧响起,声音很是熟悉,康乐乐一个激灵,僵硬的顺着声音转过头去看。

    砰,如雷轰顶!

    她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人,明赤璀怎么会睡在她们的床上?

    她记得昨晚他已经出去了啊?

    明赤璀现在的确在这个床上,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是后面进来的。

    回想了一昨晚的事情康乐乐有些懊恼,她怎么就睡着了,真丢人!

    尴尬的收回自己的手,康乐乐轻声喊着还在睡梦中的欢欢,“欢欢快点起床了,一会儿还要上学哦。”

    被迫喊醒的欢欢朦胧的揉着眼睛,挣扎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不甘心的爬起床,看着旁边一直沉默的明赤璀她把头凑到他的面前吻了吻他的脸,“爹地早安!”

    话音刚落又亲了一正在给她穿衣服的康乐乐,“妈咪早安!”

    对于明赤璀的出现小奶包表现的是那么自然,或许在她的世界里,爹地妈咪睡在一张床上才是正常的吧!

    只是……

    勾勒出一丝苦笑,康乐乐强装镇静。

    还好,欢欢的声音缓解了房间里尴尬的气氛,明赤璀伸手摸了摸欢欢的头发,起身穿着睡袍先走了出去,留康乐乐和欢欢在房间。

    康乐乐带着欢欢楼的时候明赤璀已经收拾好了,刚坐到餐桌上,赵婶还没来的及给他放早餐。

    可能因为明赤璀一夜未归的关系,欢欢现在的特别黏他,一见到他就立马松开康乐乐的手小跑到他的怀中,“爹地,昨晚欢欢睡得好香啊,以后你都挨着我和妈咪一起睡好不好?”

    她的话让康乐乐一个踉跄差点从楼梯上滚了来。

    这丫头说什么呢?

    抬起头看着正在上菜的赵婶和几个保姆,正好看见她们在偷笑。

    这样的气氛让康乐乐一头黑线,恨不得现在把欢欢抓过来狠狠地在她屁股上打两。

    这孩子不知道她和她爹地现在很合不来吗?

    怎么可能让她爹地和她们睡一张床,这是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她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想了想康乐乐赶紧了楼梯走到欢欢的面前,“欢欢啊,你不是很喜欢和妈咪一起睡觉的么,以后妈咪天天陪着你睡觉就行了,再说了床小三个人睡会被挤在地上的。”

    明赤璀看着她急切的阻止欢欢心里有些不舒服,冷着脸看着康乐乐,“昨晚不也是三个睡的么,怎么没有被挤床?我昨晚看你倒是睡得挺香的!”

    她昨晚睡得很香?

    有吗?

    不过她昨晚是睡得很沉,但是没有他说的那样睡得很香啊!

    无语的看着非常的淡定的明赤璀,她知道他一定是故意这样的说的,可是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她却一点也说不出反驳的话!

    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好憋屈,她已经快要憋出内伤了!

    愣了好一会儿才想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我哪里睡得很香了,只是昨晚……”

    “好了,知道你昨晚太累了,你要是再站一会儿不过来吃东西我和欢欢就要迟到了!”

    明赤璀还没等康乐乐把话说完就成功的堵住了她的嘴,他就是喜欢看她憋屈的样子!

    因为看着她憋屈的样子他会觉得心情非常的愉快。

    该死的明赤璀!

    混蛋!

    她此时愤怒的想要抓狂,看着赵婶她们的偷笑她想解释也解释不了,只能把刚才想说的话硬生生的咽回肚子里。

    饭桌上明赤璀和欢欢吃早餐吃的很香,只有康乐乐一个人闷闷不乐,她现在满肚子的不满和苦水想要往外倒,可是她也不指望明赤璀和欢欢能听。

    唉。

    想想悲哀的自己她不由得喟叹一声!

    只是敏锐的欢欢还是发现了,“妈咪你怎么了?”

    “额。”

    她这么小声,这丫头也能听见?

    抬头间,正好碰上明赤璀也投过来的目光,康乐乐一阵汗颜,连忙解释,“我没事,你赶紧吃东西吧,免得呆会儿迟到了。”

    “好吧!”

    半小时后,送走了欢欢和明赤璀的康乐乐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种感觉真的好奇怪,她和明赤璀之间现在的关系,中间再夹个欢欢,真的说不出的诡异。

    他们两个一起出去后,她在别墅里还要稍微自在一些,不然有欢欢那个小鬼头,绝对会让她崩溃到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什么话也敢说。

    回到房间康乐乐准备换一身休闲的衣服准备出去的,却听见车子刹车的声音。

    难道是他们忘拿东西了?

    快速的换好衣服康乐乐准备楼去看看,可是刚到楼梯边她停止了脚步,明母正一脸怒气的站在楼梯口,应该是要上来吧,只是见到她而停住了。

    只是她很奇怪,这个时候她过来这里做什么?

    赵婶说,平时明夫人是不会来这边的,明赤璀也不喜欢她过来,可今天他们都出去了她过来是为什么?

    不管怎样吧!

    这里毕竟是明赤璀的房子,而她是明赤璀的母亲,她不过是一个住客而已,照理来说,她应该向主人打招呼的,虽然她明白,这个主人应该不愿意听到她的声音。

    只是这个称呼让她稍愣了一会儿,不管怎样,她是欢欢的奶奶,叫一声阿姨应该不过份吧?但是她记得,明夫人以前提醒过她什么。

    略思量后,康乐乐还是礼貌的称呼她,“明夫人。”

    明母无视她的称呼,直接走到沙发上坐,一副女主人的姿态,佣人也在第一时间泡好茶,即使明母品着茶,但她几乎杀人的目光没有从自己身上移动一分。

    她这样的眼神让康乐乐非常不自在,迟疑了一,她还是走到明母面前,“明夫人,你有什么事情吗?”

    “呦,从你嘴里听到这称呼,我还真是高攀不起啊!”明母对康乐乐简直可以用嗤之以鼻来形容。

    反正她一直没有给过自己好脸色,相比之前,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过多表情了,她也不是人民币,不喜欢就不喜欢吧,她也不想要在这件事上改变多少了。

    她并没有直接回复明母,而是浅浅一笑,算是回答了。

    她知道不管现在说什么明母对她也是这样的态度,所以还不如选择沉默。

    见康乐乐不说话明母的声音更加大了起来,用手指着她训斥着,“康乐乐请你马上收拾东西离开这里,这个地方不是你这样的人能住得起的,不要以为你现在拿欢欢当筹码我们明家就不敢把你怎么样,只要我在明家一天你的日子就难过一天!”

    她以为她康乐乐很愿意住在这里吗?

    他是他们家能把欢欢给她,她愿意二话不说永远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明太太我也不想住在这里,要是你能让明赤璀把欢欢还给我,我一定消失得干干净净一辈子也不会让你们看见我!”

    “你说什么?!”

    她的反驳让沙发上的明母大怒。

    康乐乐这个贱人明明知道把欢欢给她是不现实的事情,她就凭借着这个借口赖在这里不走吗?

    如果是这样,那还真是可笑至极!

    “不要以为你这样挟对我们明家有用,你不走可以,那么你永远也不要想看见欢欢,就算你能见欢欢她身边已经有了一个爱她呵护她的妈咪,而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一个过路人。”

    过路人?

    她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们想赶走她,让另一个人取代她的位置做欢欢的妈咪吗?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口口声声说爱欢欢,可是她从来没有看到她们真的爱欢欢。

    虽然她也很想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她知道只要她离开就意味以后想欢欢一面比登天还难,所以她才委曲求全的住在这里。

    看着明母得意的神色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压制着心中的怒火,“明太太你们不是很爱欢欢么?既然你们都很爱她为什么要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就算以后有人能代替我的位置,她也永远走不进欢欢的心中,因为欢欢只有一个妈咪,那就是我。”

    “你……康乐乐你还真是邻牙利齿啊,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如果你今天不搬出去那么以后可能真的就见不了欢欢了,你觉得你看见欢欢喊别人喊妈咪你能接受吗?”

    “明夫人,你非得这样做才心满意足吗?”虽然不明白明夫人今天过来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但康乐乐承认,她现在一肚子的火,就快要喷发出来。

    看着康乐乐努力忍住怒气样子,黄雪芳觉得心里非常的畅快,她就是讨厌看到康乐乐,不管她怎么做她也一点都喜欢不上康乐乐。

    她甚至感觉,她出现后,明赤璀对她这个妈的态度差到了极点,如果她离开,她相信,他们母子的关系一定会变的很好。

    而且,像她这样的贫贱的女人是不可能进他们明家的,除非她死了,不然她休想踏进明家一步,她不可能让这个女人以后渐渐的取代她的位置,就像她厌恶她一样,她也一定不喜欢她,为了她和儿子的关系,她会不顾一切的拆散他们!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