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快去愣在这里干什么”

    在明母的逼迫三人不得不挪动脚步经过康乐乐的时候三人不约而同愧疚的开口“康小姐真的很对不起”

    康乐乐看着她们微微一笑她并不怪她们只是明赤璀的妈实在太过分了要不是她是欢欢的奶奶她才不会对她这么客气任由着她欺负

    看着开始沉默的康乐乐明母瞪了她一眼坐会沙发上开始悠闲的拿起桌上的书看了起來

    康乐乐就这样还想跟她斗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在她的心目中只有琳达才能配得上她的儿子其他人想也别想进她明家大门

    刚送完欢欢去学校的明赤璀正准备去公司手机一遍遍的响着让他不悦的皱起眉头

    “什么事”

    “少爷我是赵婶家里出事了”

    赵婶的话让明赤璀猛地刹车意识的就想到康乐乐

    “发生什么事了”

    “全部都给我扔出去真是晦气什么东西都敢往我儿子房子里放”

    明母坐在沙发上指挥着佣人们用手捂住自己的口鼻皱着眉头看着康乐乐的行李好像看到什么令她十分恶心的东西一样

    康乐乐站在旁边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行李被她们抬出去

    心里真的忍不住有点想骂她了不过这样的想法很快就被压制住

    看着拖拖拉拉的几个人明母生气的站起身走到她们的身边指手画脚“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留你们干什么白白给你们薪水了动作给我快点我可不想在这里看着这些垃圾”

    说话的时候她的脚狠狠的踢着康乐乐的行李匡当一声玻璃碎掉的声音

    康乐乐一急连忙冲过去却见地上散落着她和欢欢的照片而精美的相框已破碎不堪

    她突然出现赶她走她忍了

    打她一耳光她也忍了

    可是……

    明夫人真的太欺人太甚了

    康乐乐将破碎的相框拿起來递到黄雪芳面前愤怒的看着她“你不要太过份了你今天的行为真的很不像是一个名门太太你简直就是泼妇”

    泼妇

    这个该死的康乐乐竟然敢骂她是泼妇

    她从來还沒有被人这样骂过况且眼前的人正是让她十分厌恶的人

    她不敢相信的瞪紧她“康乐乐你竟然敢骂我是泼妇”

    “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不像是泼妇吗”

    示意一个知书达理的豪门太太怎么可以做出这种夸张的事來

    因为自己的一段话气的黄雪芳不行看着她的脸气的扭曲康乐乐的心里终于痛快了一些她和欢欢一起照的照片她十分的宝贵着沒想到被她一脚就踏碎了怎么想她心里都生气

    此时明母已经被她气得说不出话了只是伸着手指怒瞪着她“你……你……”

    她的手快要伸到康乐乐的眼前为了防止她伸手打人康乐乐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她“夫人像您这样的豪门妇女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吗难道你不知道当你用一个手指指别人的时候正好有四根手指指着你自己呢所以还请您把手收回去”

    刚才不都还是什么都不敢在她面前说吗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

    她就知道康乐乐这个女人不是个简单的角色还好当初沒有让她进明家要是真让她进了明家说不定现在都敢爬到她的头上骑着了

    看着眼前正对着她笑的康乐乐她感觉一阵头疼“康乐乐现在这么快就毕露原形了真是经不住考验像你这种沒有教养的女人还想着攀龙附凤这辈子就做你的白日梦吧”攀龙附凤

    她还巴不得带着欢欢过着以前那样平凡的日子呢现在住在这种地方也不是她愿意的她不是那种愿意放弃自由当金丝雀的女人

    “您要是说够了就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吧你说的话我都听完了现在要是沒事的话我就可以上楼了”

    不再理会还沒有开口说话的明母她开始弯着腰整理自己被她踢乱的行李想着她吃瘪的情形心里暗自高兴

    真是活该

    要不是她这么过分她也不想说着这些的可是每个人的忍耐都有限度的她为了欢欢也不想再忍受这样的怒气现在说出來心里畅快多了

    “你给我起來”

    好半天才缓过劲的明母生气的抓着康乐乐的头发往上扯她怎么也想不到康乐乐竟然说话來讽刺她不仅是这样她还骂她泼妇

    这事要是传去了外面她的脸往哪儿搁啊

    今天不好好教训一她难以发泄心中的怒气

    头皮的疼痛让康乐乐疼得有些呲牙咧嘴她防着脸却沒想到她会扯她头发

    md

    她最讨厌别人扯她头发或者扇她耳光了今天明母已经彻底的触碰到她的底线了

    顾不得头上的疼痛康乐乐站起身抓住自己被扯的头发一只手趁明母不注意用力的推开她她的力气太大让明母一不小心坐在了地上

    “康乐乐你敢出手打我我是欢欢的奶奶你竟然敢这样对我”明母坐在地上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康乐乐

    这个该死的康乐乐竟然敢出手推她

    几个佣人看着她们的样子已经被吓傻了其中一个人反应较快赶紧跑上去把明母扶了起來

    “夫人您沒事吧”

    “走开不要碰我”

    明母狠狠地甩开佣人的手恶狠狠的看着康乐乐

    “康乐乐你竟然敢用手把我推在地上”直到现在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活到这个岁数她还是第一次被人推在地上今天这么粗鲁也是被康乐乐逼出來的

    她一定要让康乐乐吃不了兜着走敢动手推她就要有勇气承担后果

    康乐乐看着明母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心里有些愤怒她以为她是明赤璀的母亲就可以随便欺负人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今天她已经够忍耐了

    她被明母一直抓扯的头发已经凌乱不堪看上去有点狼狈但是康乐乐依然淡定的看着眼前的人“是您先对我动手况且你扯着我的头发很疼我为了自卫只能推开您了沒想您你真是弱不禁风我还沒使劲你就倒在地上了我也不是故意的”

    明母被康乐乐气得一时气结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她“我从來沒有见过你这么刁蛮的人你爸妈也像你这么沒教养吗把你教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的一句话让康乐乐眼神变得冰冷她怎么说她都沒关系说她的爸妈就不行

    康乐乐知道明母平时最容不得别人说明赤璀半点不是她今天就偏偏要说

    “夫人请你注意你的言辞我爸妈很好不用你來教育难怪明赤璀的脾气那么臭现在想想也不奇怪了因为我觉得他的臭脾气遗传到你的基因了”

    果不其然她话音刚落明母就气得身体轻颤愤怒的想把眼前的康乐乐撕碎

    这个贱人

    竟然敢这样说她儿子有多少女人迷恋赤璀啊这个女人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

    黄雪芳阴沉着脸一步步靠近康乐乐“你再说一遍”

    如果现在她这样的眼神对着别人也许别人会害怕可是她康乐乐最讨厌别人的威胁也最讨厌别人用这样的口气跟她说话况且她还是说的实话

    “我说……”

    话还沒有说完明母便抬起手挥着巴掌过來康乐乐手快的捉住她的手

    这样的动作刚才已经來了一遍她可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明母的手被康乐乐紧紧的握在手中她的力气让明母疼得皱起了眉头

    “康乐乐你干什么放开”

    明赤璀把车停在门口刚车就听见里面传來了熟悉的声音面色一紧快步冲进别墅只见康乐乐头发凌乱的抓住他妈的手而他妈也怒气冲冲的看着康乐乐

    再看地上的一切明赤璀的双眸深沉的可怕

    “你们在干什么”

    此时水深火热的两人气氛僵到不行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两人同时一惊

    听见明赤璀的声音明母最诧异这个时候赤璀不是应该在公司上班了吗

    现在怎么会出现在家里

    她不知道的是康乐乐早就提醒赵婶打电话给明赤璀了虽然她不想让明赤璀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可是现在只有他能解决这件事了

    明母用力的挣脱康乐乐的手委屈的走到明赤璀的面前满含泪珠“赤璀你看看你收留的好人现在竟然敢动手打我了”

    明赤璀沒有立即回答而是静静的将他们两人都打探了一遍最后落定在黄雪芳身上

    看着完好无缺的她明显就不像她说的那样就算康乐乐再怎样不喜欢她他也知道沒有理由康乐乐是不会胡乱动手打人的除非把她逼急了更何况她现在身上并沒有伤

    只不过这件事的发生总得有经过

    并沒有直接理会黄雪芳明赤璀的眼睛直接看向了沉默的康乐乐冷声询问着她“怎么回事”

    明母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明赤璀有些不敢相信她的儿子不问她有沒有伤到哪里反而是去问康乐乐发生什么事情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