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傻女人不是很泼辣的吗现在怎么任由他妈这样欺负她

    “你不是很行吗这点小事你都搞不定”

    心里虽疼但面上他却冷冰冰的嘲弄这是给她骂自己的惩罚

    康乐乐直接扔给明赤璀两个白眼小动作的咬牙切齿“要她不是欢欢的奶奶只是一个普通大妈你看我不还手”

    “女人你说的话似乎快要超越我能接受的范围”他眯起那双单凤眼写满危险很不满的提醒她说的话

    他可以任由她胡闹但他不能接受她损自己的母亲

    康乐乐也意识到自己说的太过份了合了合眼并沒有解释人在生气的时候总会口不择言她并不打算道歉

    忽然一滴血红的东西滴到洁白的羊毛毯上

    他瞳眸一紧沉声低喝“还愣在那里干什么真要等到失血过多进医院你才甘心”

    这不说还沒注意一说起來康乐乐才看着血淋淋的手指有种想要晕过去的感觉

    在明赤璀的面前她死死忍住想要大声咆哮的冲动轻轻把手递给赵婶

    “乐乐一会儿消毒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啊”

    靠

    有多疼啊

    反正她现在已经是疼麻木了应该不会很疼了吧

    心里自我安慰了几句后她鼓起勇气看着赵婶“沒关系我能忍着的这伤口也不算什么”

    看着她明明害怕疼在他面前却装作不怕的样子明赤璀的嘴角不知不觉的勾起一抹弧度待会儿他倒要看看康乐乐能忍多久

    这女人还真是改变不少啊

    赵婶拿出酒精瓶小心的把盖子打开用棉花蘸一些酒精出來准备给康乐乐消毒

    可是坐在沙发上的康乐乐闻着一股酒精味心里有些寒颤这酒精放在伤口上多疼啊……

    她康乐乐天不怕地不怕自从五年前在美国经历了那一系列事后现在的她简直就和豆腐人一样一点小伤口都能大惊小怪

    赵婶夹着蘸有酒精的棉花准备给她消毒的时候康乐乐再也忍不住的大喊出声了“等一”

    她突如其來的声音吓得赵婶手一抖不小心把棉花掉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的棉花赵婶无奈又抱歉的抬起头看着康乐乐她怎么会不知道乐乐是怕疼才会这样的

    “沒关系的我们重新再來”说完以后赵婶简单的用棉花把康乐乐手上的血迹擦干净用纱布压在她的手上止血

    一旁始终很安静的旁观者看着康乐乐的样子紧皱着眉头

    这个女人在搞什么

    再这么闹去一会儿准会失血更多的手指一条长长的伤口触目惊心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康乐乐会这么容易被吓着而且还把手指划这么长一条伤口

    赵婶很快用棉花重新蘸了酒精稳稳的抓住康乐乐的手轻轻的给她擦着

    火辣的感觉让康乐乐条件反射的想要缩回手可是赵婶早已料到她会这样所以一直紧紧捉住她的手不让她动

    手上传來一阵阵的疼痛让她倒吸一口气死死的咬住牙齿硬是沒有发出一声

    康乐乐这点伤算什么以前被子弹伤了你不也一样很勇敢吗现在这手指的上的伤和以前被子弹打的伤差得远了

    心里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康乐乐心里感觉好了很多不知道手指是不是已经疼得麻木了她现在感觉已经不怎么疼了

    包扎好以后康乐乐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自己的额头上已经布满汗珠

    见状明赤璀紧紧拧着眉

    “赵婶这段时间你每天按时给她上药不能让伤口感染了”他的语气冰冰冷冷的让康乐乐听不出一句是在关心她反而觉得现在的明赤璀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知道我长得好看”

    莫名其妙一句话打断康乐乐的思绪抬起头对上的是他嘲讽的目光敢情她在心里骂他他还以为她迷恋她

    康乐乐皮笑肉不笑“是你长的好看特别好看好看的可以去泰国比美了”

    “康乐乐”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把他和人娇一并比较真的快翻天了

    “我耳朵沒聋不用浪费力气叫那么大声”用沒受伤的手漫不经心的掏掏自己的耳朵一副被声音震聋的模样

    气的明赤璀恨不能一口将她吞进去慢慢咬碎

    “斗嘴呢我是比不上你不过我们可以谈谈一些现实的问題”

    “什么”他勾起的眉眼让她有股不好的预感这货又想做什么

    “沒什么只是我这么干净的地毯被你的血弄脏说说该怎么赔偿我吧”他盯着地上洁白地毯上的几点触目红

    什么

    赔偿不就是血把地上弄脏了吗

    她一会儿把这里清理干净不就行了这么点小事还要补偿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我马上就把这里清理干净”

    顾不得手上的疼痛她赶紧站起身准备去拿抹布來收拾地上她可不会让明赤璀找理由來折磨她

    手上的伤口已经是他的杰作了他竟然还想要补偿真是想得太美了

    “站住我话还沒有说完你跑什么”

    明赤璀看着她的背影喊住了她这个女人现在想法设法的不想和他相处他就偏偏不让她如愿

    他的声音让康乐乐停止脚步转过身冷静的看着他“还有什么事吗”

    看着明赤璀冰冷的脸她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康乐乐的表情都被他看在了眼里心里有些恼他是洪水猛兽吗让她这样一副表情看着他

    低着头拿起桌上的报纸慢悠悠的看了起來也不理会还在站着的康乐乐

    靠

    他到底想干什么

    难不成把她喊住就让她一直站在这里盯着他看报纸吗

    她康乐乐现在不是他的佣人也不是他的保姆沒有理由要听他

    就在她已经失去耐心的时候明赤璀才不紧不慢的开口“我说的是补偿而不是让你拿东西把这里打扫干净就完了”

    补偿

    果然证实了心中的想法她就知道明赤璀沒安好心

    还补偿呢读过书的人用词就是含蓄

    “那你想怎样”

    想了半天她才从嘴里挤出这几个字不过听在明赤璀的耳朵里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这个女人是要生气了吗

    “看在你现在受伤的份上就暂时饶了你不过等你伤好了我自然会索要我应有的补偿”

    补偿

    她的手受伤还不是因为他她现在沒问他要补偿都是好的他倒好反过來要求她要赔偿

    这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不知不觉康乐乐心中的怨气一路飙升可是她现在却敢怒不敢言啊

    要是一会儿生气控制不住说出什么让明赤璀不喜欢的话他趁着这个机会问她要钱她可沒钱给他啊要钱沒有要命倒是有两条

    唉

    现在她只剩自己和欢欢了可是欢欢是他的女儿他肯定不会对欢欢做什么的

    看着明赤璀冷冷的样子她努力勾起微笑僵硬的开口“刚才我捡玻璃的时候要不是有什么动静吓到我我肯定不会划伤手也不会把血流在地上了我也是受害者啊”这样说明赤璀不可能听不懂的

    本來她受伤就是因为他要不是他突然出现说话吓到她她也不会被划到手了

    这件事情她明明就是受害者他凭什么让她补偿他啊

    “噢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吓到你才让你受伤责任都是我的对不对”

    听着明赤璀自己说出这些问題康乐乐想也沒想就点头应着

    这件事情本來就是他的错也怪不了她要是血不流在地上难道她还吃了不成

    明赤璀看着她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她以为这样他就能放过她了吗

    沒有再回应她明赤璀站起身看着大厅里已经收拾整齐的行李他想也沒想对着几个佣人开口“这些行李全部给我放去原來的位置以后夫人要是过來谁都不要听她的使唤知道吗”

    “是”

    他冰冷的声音让几人大气也不敢喘一以为少爷正在为他们听夫人的话去收拾康小姐的行礼而生气连忙点头答应赶紧提着康乐乐的行李上楼了

    眼前的情形让康乐乐顾不得多想几大步走到几人的面前拉住她的行李“不用麻烦你们了我的行李放在大厅就好了”

    “你什么意思”

    她就那么想要离开吗他都让人把行李搬回去了她竟然不同意

    她就这么想离开这里离开欢欢

    如果她真的离开这里是不是二话不说就会直接去找罗残然后和罗残在一起

    想到这里明赤璀的脸已经冷得不能再冷了

    正在拉着自己行李的康乐乐忽然感觉背后有一道强烈的视线就像要把她射穿一样让她背脊发凉

    “沒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把行李给她不然你们几个也收拾东西离开这里”他突然发怒几个佣人纷纷从康乐乐的手中抢过她的行李还沒等她反应就像逃跑一般的离开了大厅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