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康乐乐一个人看着她们的背影独自凌乱

    好一会儿的时间才转头看着明赤璀他是什么意思

    好像看出她的疑惑明赤璀冷声开口“我说过等你手好了以后我需要你的赔偿所以在这其间你哪也不能去不然你跑了我还要花费精力让人把你抓回來”

    混蛋

    他倒是不知道以后天天有人來赶着她离开的滋味

    她可不想一直住在这里要是以后他妈天天过來她不被气死也会被他妈尖酸刻薄的话骂死了

    “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因为你现在说什么都无效”

    话还沒有说完明赤璀打断她的话成功的堵住了她的嘴

    坐回沙发上明赤璀直接无视了康乐乐的存在只是对着一旁的赵婶开口“赵婶给我拿一块冰块过來”

    该死的明赤璀

    她话都还沒有说完啊真是气死她了要是再在这里住去她估计会被气死了她可不想英年早逝啊

    她还沒有看见欢欢成家立业啊

    在心里咆哮了一阵后康乐乐带着怒气转身上楼了可是刚走几步就听见明赤璀那如幽灵般令她讨厌的声音

    “我让你走了吗给你五秒钟的时间马上过來坐在沙发上”

    康乐乐再也忍不住大声的对着明赤璀道:“你到底想怎样”

    她的语气让明赤璀挑了挑眉嘴角的笑意明显

    她终于忍不住怒火了

    “我不想怎样就是觉得自己坐在这里太无聊了想找一个人也坐在这里这样两个人坐着我就不会觉得只是我觉得很无聊了”

    他这样的回答让康乐乐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可是她现在根本就斗不过明赤璀啊

    要是挣扎的话明显就是以卵击石不堪一击

    忍

    她忍了退一步好阔天空跟明赤璀这种小肚鸡肠的男人沒什么好计较的

    心里安慰了一自己感觉好受多了迈开步子走向沙发一言不发的坐着

    很快赵婶拿來冰袋放在明赤璀的面前“少爷冰袋拿來了”

    看着放在桌上的冰袋他轻轻点头应着“嗯赵婶你去忙吧这里沒事了”

    大厅只剩他们两人明赤璀看着对面一脸警惕的康乐乐皱紧了眉头

    他又不吃人有必要用这样的表情看着他吗

    “过來”

    他冰冷的声音让康乐乐更加防备一看他就知道不安好心现在让她过去不会是想用桌上的冰袋欺负她吧

    她看着桌上的冰袋一直坐着不动也不理会明赤璀说的话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你要是不想以后不能看见欢欢的话大可不必听我的”

    看着他欠揍的样子康乐乐真的恨不得上去狠狠地打他一顿可是现实让她不得不挪动脚步走到他的面前

    明赤璀看着果然听话的康乐乐满意的点点头他知道欢欢就是她的弱点每次都是屡试不爽

    他拿起桌上的冰袋正对着康乐乐可是他的手刚刚抬起康乐乐就警惕的躲开了他的手

    这样的动作让明赤璀非常的不爽“你再躲一我可不敢保证等你的伤好了我会要求你给我什么赔偿”

    “明赤璀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生气的看着离她很近的男人她今天已经够忍耐了可是她不是软虾可以由着他们欺负

    看着她生气的样子明赤璀眉头紧锁沒好气的开口“你就打算顶着这张惨不忍睹的脸在我面前晃來晃去吗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影响我的心情”

    康乐乐本來把这事都忘了的可是他突然提起又让她心中未消的怒气燃烧

    影响他的心情了

    那她的心情谁又能來管啊

    谁愿意被人打脸了要不是她妈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删了她一巴掌她的脸能肿成这样吗白白的被他妈打了一巴掌不说手指也被他害得划伤她是不是上辈子欠他们太多了这辈子他们來找她讨债來了要怪只能怪他妈

    “我也不想别人影响了我的心情我这样好像是因为你那牛逼的老妈”康乐乐再度赏了明赤璀一个白眼

    她发现白眼是对他最好的诠释啊

    明赤璀瞪了她一眼自当沒看到沒有理会她只是拿着冰块轻轻放在康乐乐的脸上脸上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她感觉舒服了很多可是为她拿冰块的居然是明赤璀

    她尴尬的抬起头轻轻的躲开“把冰袋给我我自己來”

    说话间她等不及伸出一只手想拿过明赤璀手中的冰袋却也被他一躲并直接用手压着她“不要说话也别动”

    “我自己就可以”

    “我再说一次让你不要动!”

    明大总裁怒了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做沒想到康乐乐这么不领情这让他感觉很沒面子所以他怒了

    两人一时无话大厅突然变得十分安静

    两人之间的距离变得很静就连明赤璀呼吸的气息康乐乐都能感觉得到这样安静的感觉让她快要窒息

    伸手抢过明赤璀手中的冰袋她站起身有些紧张的看着他“这个冰袋很冰还是我自己來吧”

    不等明赤璀说话她转身快速的走上了楼

    看着她逃跑的背影明赤璀愉悦的勾起嘴角拿着车钥匙匆匆的出门了

    回到房间康乐乐让几个正在收拾的佣人离开一个人坐在床上伸手捂住被打肿的脸心脏狂跳

    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明赤璀竟然会亲自用冰袋给她敷脸难道他今天沒吃药所以变得不正常了

    想了好一会儿她也沒得出结论一个人郁闷的躺在床上用冰袋敷着脸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直到赵婶上楼來敲门让她吃午饭她才醒來

    迷迷糊糊的楼坐在餐桌上看着只有她一个人的分量疑惑的抬起头看着赵婶“明赤璀已经走了吗”

    “少爷在你上楼的时候就已经走了你已经睡了两个小时了现在肯定饿了吧”

    雷鸣集团

    “总裁我给你带了午饭你先吃点吧已经凉了”叶青无奈的提醒着正在忙碌的明赤璀他从到公司到现在一步都沒有离开过椅子

    “放那里”

    他依旧淹沒在文件里连个眼神也沒给叶青

    “是”

    叶青扭头打算离开看着他忙碌的模样心里非常疑惑但是却不敢在他工作时间打扰他

    早上本來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可是等大家都到齐了迟迟不见他的身影最后导致会议无法进行去只好取消了

    董事会知道这件事情后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那可是一个竞标的大项目啊人家老板诚意的來雷鸣签合同可是等了一个上午也沒见他的影子

    直到中午才看见他他急匆匆的來公司还好总裁已经打电话稳住对方明天正式签合同不然这个项目黄了他们就亏大了

    虽然他不知道总裁为什么会缺席但是他知道一定是有比会议还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才会迟到

    看着桌上已经冷掉的午饭叶青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只好悄悄的离开办公室

    这个时候在他忙碌的时候要是他再多说一句话肯定就会遭殃了

    别墅

    康乐乐正在厨房进进出出忙碌着

    一旁的赵婶疑惑的看着她从乐乐接了欢欢回家以后她又匆匆去了菜市买了很多补品很來一个在厨房煲汤不是刚吃多晚饭吗难道是吃晚饭的时候沒有吃饱

    看着材料都是给病人吃的补品赵婶更加疑惑了乐乐不是好好的嘛做这些是给谁吃的

    “乐乐这些东西你做给谁的啊我來帮你做你去大厅休息休息一会儿好了我告诉你”

    善良的赵婶不忍心看着她受伤了还在厨房忙碌本來这些都是她的职责

    听见她的话康乐乐沒有在意只是看着她笑了笑“沒事的我自己來就好了这些都是做给病人吃的您就不要问了”

    见她不想再多说赵婶不放心的看着她“那你自己要小心你的手啊不要沾水了”

    赵婶简单的对她交代了几句摇着头无奈的离开了厨房

    刚做完作业的欢欢楼到厨房找到康乐乐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感到很好奇“妈咪我们不是刚吃晚饭吗你现在是不是在给爹地做啊”

    康乐乐看着欢欢睁着大眼看她腾出一只手捏着她的小鼻子“妈咪不是给你爹地做的妈咪做这些是一会儿要给外婆的”

    “妈咪你一会儿要出去吗”

    妈咪给外婆做了好吃的肯定就要出门给外婆送去这样她就可以和妈咪一起去看外公外婆了

    康乐乐一眼就看出了欢欢的心思站起身回答着她“妈咪是要出去但是你不能跟妈咪一起去因为现在还有时间你可以上楼去看会儿书如果想见外婆了周末妈咪再带你去”

    欢欢遗憾的撅起嘴但还是乖巧的点头答应了康乐乐

    ***

    站在医院大门康乐乐提着保温盒忐忑的走了进去

    她知道她现在去爸爸妈妈也愿意见她可是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去试一试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