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儿的时间康乐乐就來到了病房门口母亲醒了仍有疲态爸爸则是一声不吭的守在床边从门口看去她看到父亲后脑的白发

    泪不自觉染上眼眶父母真的老了而她却不能在身边尽孝

    康乐乐你真的太不孝了

    提着保温盒的手关节隐隐发白双腿也似乎千斤重一般

    抬眼看着病床上已经清醒的康母她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出來不管如何母亲平安就好

    躺在病床上的康母正在和康父说话无意间看着门外泪流满面的康乐乐心里一疼忘记了说话

    “你发什么呆呢”

    见她突然沉默康父不禁疑惑却看见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门外

    转过身便看见门口满脸泪水的康乐乐他生气的起身走到门口

    看着康父走出來康乐乐赶紧走到他面前把手中的保温盒递过去“爸这是我给妈妈煲的补品”

    康父沒有理会她的话生气的看着她“你來这里干什么”

    康乐乐看着康父强硬的态度她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眼泪转头看着病床的康母“妈……”

    此时她已经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喊了康母一声她所有的难过都化成了泪水

    康母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的康乐乐虽然她现在很想抱抱她让她回家可是想想之前乐乐做的决定她难过的转头对着墙壁不再看她

    她想要自己的女儿有平淡的幸福可她选择的路却总是那么坎坷

    看着两位老人的态度康乐乐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只是呆呆的看着康母的身影

    “赶紧给我走开我要关门了”康父在她的面前大声的提醒着她

    听见康父的声音康乐乐依然把手中的保温盒递了上去“爸爸我知道你和妈妈还在生我的气但是请你收这个好不好这是我目前唯一能为妈妈做的事情”

    “你的东西我们什么都不要走开”康父手一挥把康乐乐手中的保温盒甩了出去

    看着洒落一地的汤康乐乐呆呆的愣在原地

    心里一阵阵的疼痛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呼吸都在疼

    爸妈真的不打算原谅她了吗

    她只是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已就连这样都不行吗

    看着她呆愣的模样康父狠了狠心把她推出去用力的关上了门

    好半天康乐乐才抬起头看着已经关掉的门苦笑着她努力的压抑着心里的疼痛慢慢蹲身子用手把地上的东西捡进垃圾桶

    她本以为就算爸妈再不想见她她小小的一点心意他们应该能收的可是沒想这次他们是铁了心不肯原谅她了

    康乐乐的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提着保温盒胡乱的跑去洗手间用力的清洗着手

    沒有听到外面再传來动静康母转过头看着门外已经沒有康乐乐的影子

    想着刚才的事情不由得轻声叹气“你说我们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

    “哼……做得太过分了你有沒有想过她做的一些让人失望的事情”

    康父有些生气的说着他就乐乐这么一个女儿他何尝不想一家人高高兴兴的过日子可是乐乐偏偏不听他们的话一意孤行已经让他很失望了

    天已经黑了康乐乐一个人坐在医院的花园的椅子上

    抬起头看着黑漆漆的天她觉得她的心情是和天上的颜色一样也是黑漆漆的一片

    脑海中不断的想起刚才的一幕她的心再次疼了起來

    明明知道自己的妈妈生病了却是想见不能见一句话也说不上

    更让她难以接受的就是父母的疏离和冷漠

    心疼得难受她只好一遍一遍的安慰着自己“康乐乐他们现在只是在生你的气并沒有不要你了他们还是真正关心你的只是在你面前沒有表达出來而已”

    不知不觉她的鼻子一酸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却倔强的仰起头不让泪水掉來

    “乐乐你怎么会在这里”

    罗残看着椅子上的康乐乐有些惊讶刚才他过來的时候就觉得她的身影很熟悉因为怕认错人所以他才走过來看看沒想到真的是乐乐

    听见熟悉的声音康乐乐赶紧擦了擦脸抬起头笑看着罗残“嗯这里风景不错吹吹风”

    “……”

    罗残静静的看了看康乐乐身后灯火通明的医院一个正常人大晚上的跑來医院的花园吹风

    “呵”

    他的表情说明一切康乐乐有些尴尬的笑笑“我妈妈生病了我來看她你呢怎么也会出现在医院里”

    “我來复查”罗残坐在她身边心疼的看着她目光炙热康乐乐不自觉的将头侧开

    罗残无奈苦笑收回目光

    “伯母怎么了”

    “沒什么就是这段时间太累了现在已经沒事了”

    ***

    雷鸣集团

    正在加班的明赤璀突然接到了明母的电话立马放手中的一切工作急切的离开公司赶往医院

    爷爷终于醒了

    这个消息让他提着的心终于放了同时心里也很愧疚

    要不是他一时冲动爷爷也不会进医院了

    急匆匆的赶到医院明赤璀进病房就直接走到了床前看着虚弱无比的明老爷子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愧疚

    “爷爷感觉好些了吗”

    听见他的声音明老爷子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他

    “嗯”

    微微向明赤璀点头他猛地咳嗽了起來看着他苍白的脸色让明赤璀的心里更加难过

    爷爷本來年纪就大了现在却病成了这样而且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一时冲动说话气了爷爷……

    他的愧疚全部都被明老爷子看在了眼里伸出一只手轻轻拍着明赤璀放在床边的手缓缓开口“赤璀扶我起來”

    他说话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气喘这样的声音让明赤璀感到很揪心

    听着爷爷说话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一样想想之前自己说的一番话和举动明赤璀恨透了自己

    伸手轻轻的把明老爷子扶起來靠在床上他愧疚的开口“爷爷对不起”

    他的态度让明老爷子严肃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爷爷已经好多了你不用自责”

    虽然赤璀平时对他都很好可是他现在这样的态度是少有的让他心里感到很欣慰

    只要他愿意松口娶琳达的话他就算是死也无憾了

    这时一直在旁边沒有说话的明母走了过來抬头看着明赤璀轻声安慰他“爷爷能醒來真是天大的好事你就不要自责了以后多顺着爷爷的意思长辈是不会害你的所以爷爷对你说的什么都是为了你好”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老爷子不能再生气了所以赤璀一定要顺着老爷子的意思现在老爷子刚醒过來依她对老爷子的了解他一定会趁这个时候让赤璀娶琳达

    娶琳达他们都很赞同现在商业联姻是非常普遍的况且结婚的对象他们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可谓是家世大又门当户对把这样的人娶进明家是最合适的

    “知道了”

    明赤璀看了一眼身边的明母他沒有太多的表情加上在病房爷爷又刚醒他不想刺激爷爷

    “赤璀啊爷爷都这把年纪了不知道还能活多少时间现在唯一放心不的就是你啊”

    明老爷子紧紧的拉住明赤璀的手难过的看着他

    今天不管怎么样他一定要把事情定來不然可就辜负琳达一家人的好心了

    他是真的把琳达当亲生孙女一样看着琳达见赤璀的时候明明很想表达自己的心情却要委屈的忍受着她心疼他更心疼

    俩个孩子都是他最爱的孩子要是他们能走到一起他死也能瞑目了

    明赤璀看着他难过遗憾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一紧爷爷现在说这样的话他忽然觉得好像就要失去他了

    这样的感觉让他恐惧

    “爷爷您什么都不要想等出院了以后好好在家休养我会经常过去看望您”虽然他的表情冷冷的可是言语间都是关心

    他现在想也不敢想爷爷以后会怎么样甚至在爷爷沒生病的时候他心中一直都觉得身边有人会好好照顾他觉得他的身体会很好可是看着现在还躺在病床上说话都气喘吁吁的爷爷他忽然觉得原來他并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硬朗

    “爸您别说这样的话您一定会好起來的”明母走到他的面前宽慰着他希望他能振作起來

    “赤璀啊爷爷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看见你和琳达结婚把琳达娶进我们明家爷爷最后问你一次你答应吗”

    琳达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儿他就想不通为什么赤璀一直都很反对和琳达在一起却偏偏要喜欢康乐乐那个女人

    他现在就只希望赤璀能和琳达结婚除了这件事情他就再也不奢望什么了

    “爷爷……”他无奈的看着明老爷子

    娶琳达进门……

    为什么他只要听到这个话題心情就开始莫名的烦躁起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