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做了自我安慰以后她乖巧的跟在罗残的后面一言不发

    好一会儿的时间车子停在了一家海边酒吧门口

    康乐乐有些怀疑的看着身边的罗残惊讶道:“你说的地方就是这里”

    她怎么也沒想到罗残说的地方会是酒吧在她的印象里來酒吧都是喝酒是一种无聊的消遣也是很多孤单人的去向

    “是啊就是这里等会儿你进去就知道了”

    这家酒吧是专为a市有权威和富人提供的娱乐场所不管你是什么人物进去一样是普通人同时也特别替客人保密个人**所以很多富家子弟或者商业界的人们都喜欢來这里消遣也喜欢來这里谈工作

    在康乐乐发呆的时间他伸手紧紧的牵着她柔软的手

    这样的动作让发呆的康乐乐终于回神有些尴尬的看着罗残

    “我跟在你的后面进去就是了”

    这样牵着她的手她感觉怪怪的他们明明是朋友怎么可以这样牵着手毫无顾忌

    罗残怎么可能会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他却丝毫不在意的笑看着她

    “你这么笨我怕你一会儿走丢了我去哪里找你啊所以现在我牵着你进去你是我带來的我肯定要对你负责的不能让你出一点差错”

    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他拉着她的手直接走了进去

    本以为传进耳朵的会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还有嘈杂的声音可是当他们进去的时候却听见的是轻音乐这样的音乐让她的心情不由得放松

    看來罗残说的一点也沒错这里真的是一个放松心情的好地方

    由服务员的带领康乐乐和罗残坐在了vip的位置这个位置在高位正好能看见面舞台上钢琴师弹奏着轻快的乐曲

    看着这里低调高雅的装潢不管是墙还是桌椅沙发全部一致的天蓝色让人的心情莫名的就好了很多

    “这里真的和你说的一样”

    她转过头看着旁边的罗残有些惊喜的看着他

    “你喜欢就好想喝点什么”

    看着她的心情开始平复他嘴角擒起一抹微笑只要能让她开心他什么都愿意做

    此时康乐乐已经沉浸在了迷人的音乐中仔细一听她发现钢琴师弹奏这首曲子的时候却多了一抹忧伤他为什么会忧伤呢

    好奇的她低着头想要看清楚这个同样心情和她一样忧伤的人奈何只能看到他的模糊的背影

    “乐乐你在看什么呢”沒有听到她的回应正在点酒的罗残转头看着她

    随着她的的视线看去罗残微微一笑

    转头调侃她“我说你怎么走神了呢原來是被钢琴曲迷住了吗这个钢琴师是有两子这个级别的在国内应该很少吧”

    两人的谈话让旁边的服务员听见她一脸花痴的看着面舞台上的背影

    “先生小姐在台上谈钢琴的并不是我们酒吧的他是我们这里的客人临时起意就想谈谈钢琴我们这些人可是有福了”

    不是酒吧聘请的钢琴师竟然是一位客人

    本來不怎么留意的罗残对台的人却是有了几分兴趣

    转头看着同样好奇的康乐乐他嘴角的的弧度未减一分

    “乐乐你想喝点什么我的已经点了”

    被他声音拉回现实的康乐乐转头迷茫的看着他她刚才专心的听音乐去了并沒有注意到罗残跟她说了些什么

    她对着罗残微微一笑抬起头看着站在一旁的服务员轻声开口“我的和这位先生的一样”

    “乐乐你还是选其他的吧”

    他有些好笑的看着乐乐这个傻丫头都不知道他点的什么就乱点了

    “为什么要点其他的和你的一样不可以吗”她疑惑不解的看着眼前的罗残

    难道他点的东西是她不能喝的

    看出了她的疑惑罗残小声的在她耳边开口“我点的是最烈的酒你喝果汁吧”

    以乐乐的酒量喝肯定不合适的女孩子喝酒对身体不好他带她來这里本來也沒想让她喝酒只是想让她來这里放松放松心情

    罗残都能喝她为什么不能喝啊再说了她觉得自己的酒量还可以

    在烈的酒应该也烈不到哪里去吧

    想了想她再也沒有犹豫坚定的看着服务员轻声道:“我的和这位先生的一样谢谢”

    害怕罗残再阻止她转头还沒等他说话就堵住了他的嘴“你就不要管我了都已经來了这里怎么可以和果汁呢”

    见她已经觉得罗残只好无奈一笑

    他现在就祈祷希望等会儿乐乐不会醉得太离谱

    一曲歌已经结束正在享受着这美妙音乐的时候钢琴声已经停止

    等康乐乐向看的时候已经沒有了弹钢琴那人的影子

    很快服务员端來了一瓶看起來很精致的酒里面的酒也是蓝色的这样的就怎么会很烈呢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表面看起來觉得很舒服的酒会让她醉的人事不省

    一边正在倒酒的罗残看着她好奇又期待的模样轻笑出了声

    她是在期待品尝酒的味道吗

    虽然看起來是蓝色的但是它的酒精度大于威士忌的两倍

    “乐乐你可以喝但是不能喝得太多要不热一会儿我得扛着你离开这里了”

    她的酒量有这么差吗

    越是这样说她越是要尝试一到底烈到什么程度了本來她还对自己的酒量自信满满可是听罗残这么一说她还真的有些好奇了

    还沒等罗残放酒瓶她端起桌上小小的杯子凑近鼻子闻了闻一股香味扑鼻而來她却说不出是什么香味

    转头看着罗残她轻声道:“这个酒好香啊”

    “它是以十二中花还有大麦黑麦等谷物为原料酿制的所以你闻到的时候会觉得有点刺鼻也有一股香味”

    他耐心的向她解释着看着她渐渐明了的神色就不再开口只是端起小酒杯慢慢的品尝起來

    看着罗残已经喝了起來她也端起酒杯往嘴边送

    本以为入口会是辛辣的味道可是却超出了她的意料酒入口以后不但一点辛辣都沒有而且嘴里还留着余香

    不知不觉两杯已经肚感觉脑袋开始晕乎乎的她强打起精神看着眼前的罗残

    “这酒还蛮好喝的呵呵”

    因为喝了酒的关系脸上出现了红晕让本來皙白透亮的皮肤看起來更加的有光泽仿佛就像刚剥了壳的鸡蛋一般

    她此刻迷人的样子让罗残一时看得有些分神

    他知道乐乐长得美但是此刻的她看起來更加的美还带着一丝魅惑

    这样的感觉让罗残不敢多看几眼因为他害怕自己再一次的沦陷难以自拔

    “乐乐你不要喝了再喝一点就真的醉了这个酒后劲很大的”

    他耐心的对康乐乐解释着希望她能乖乖听话

    可是不管他怎么说康乐乐依然不听他的劝告

    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越喝越清醒想的事情就越多

    原來就能麻痹神经不能麻痹心……

    “罗残我现在很清醒你就让我喝吧喝了我的心里才不会那么难受如果一会儿我睡着了你就在这里给我开一个包厢把我扔在这里吧”

    开包厢把她扔这里

    亏她想得出來虽然这里面的人都是些有素质的人可是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他怎么可能心安

    “我不会扔你在这里的但是你现在也别喝了”

    本以为乐乐会乖乖听话可是奈何她太倔强或是心中压抑的事情太多她一杯杯的往嘴边送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她脸上的落寞心里跟着疼了起來

    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她已经找不到倾诉的地方要用喝酒的方式來发泄

    “罗残你就让我喝吧今天醉了明天清醒的康乐乐一定会比今天更坚强”

    醉吧

    康乐乐今天醉了以后明天重新站起來你是打不死的小强沒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

    虽然脑袋现在晕乎乎的但是心里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若晨好久都沒见你了要不是今天求爹爹告奶奶你是不是都打算真和你的工作过一辈子了啊”

    林若晨的两个圈中好友不满的调侃着她

    好几次朋友聚会她都是以各种借口不去参加天天在公司上班现在她们已经叫她拼命十三娘了

    “我是真的很忙才沒空和你们相聚的今天不是來了么你们就不要取笑我了”

    她哭笑不得看着身边两人要是有乐乐在的话她们就凑齐一个组合了

    她们几个从高中时代就结识到现在感情依然和当初一样好称得上是真正的好姐妹了

    只可惜今天少了乐乐要是乐乐能來的话就更好了

    “对了你给乐乐打电话了吗”

    一个女子看着她疑惑的问起“若晨我们刚才给她打了很多次电话都不在服务区你有沒有和她联系啊”

    不在服务区

    她已经习惯了打乐乐的电话一定要非常的有耐心因为打十个电话她可能会接到其中的一个也许一个也沒人接

    “我打來试试”说着便掏出手机拨打着康乐乐的手机

    可是一次又一次依然是不在服务区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