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掉电话她无奈的看着身边的两人懒洋洋的开口“我已经猜到了和你们说的一样的不管她了改天有时间再约她吧”

    三人手挽手大步的走向酒吧

    酒吧内到了夜晚络绎不绝的富家子弟们纷纷赶來这里里面的人渐渐的多了起來

    因为人多的关系音乐的声音也好像被调大

    “若晨我來之前已经订好位置了而且订的是vip这次我可是了血本了你们俩可不能再说我小气了”

    三人一边一笑一边跟着服务员來到她们顶的位置上

    看着面來來往往的人群明赤璀始终保持着冰冷的样子

    面前的桌上摆放着一瓶空酒瓶和一瓶刚开的酒

    最烈的酒喝去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沒有难道是他们的酒作假了吗

    一直清醒的他心里依然烦躁着想着爷爷跟他说的话他突然出现从未感觉过的迷茫

    到底是该听爷爷的和琳达结婚还是尊重自己的想法

    直到现在他也沒有理出头绪脑海中不断的回旋着欢欢和康乐乐昔日出现的笑容这样温馨的声音就像是在他耳边响起一样久久不愿散去

    如果答应爷爷就意味着他要和琳达结婚而欢欢必须要接受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到时候身边肯定不会有她的妈咪……

    “罗残把酒给我我沒喝醉”

    此时康乐乐已经喝醉了伸出手去抢罗残手上的酒杯不过被罗残躲开

    “乐乐别喝了我现在送你回去”

    她的样子让罗残有些无奈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会醉现在就成这个样子了看來一会儿是要扛着她离开这里了

    “我都跟你说了我沒醉我现在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就不要拦着我了”她不满的的对着身边的罗残嘀咕着

    正准备抢罗残手中的酒时放在牛仔裤袋里的手机传來震动声

    她慢慢吞吞的拿出手机屏幕上的简讯让她的身体僵硬着

    “乐乐爸爸妈妈也不是狠心的人可是你做的事情让人太失望我和你爸爸本來只想让你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想你再介入豪门的生活那些生活不是我们能过得起的我和爸爸很希望你能好好和华强过上安稳的日子他们家也不嫌弃你带着欢欢可是你做出的事情真的让我们很失望”

    “今天你來医院我并不是不想见你只是你爸爸现在还在气头上等他气消了以后你在回來好好向他道歉其实你爸爸生你气只是担心你害怕你去明家受了委屈我们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这一生的心血都是为你如果你想要得到我们的原谅就离开明家离开明赤璀回家”

    看完母亲发的简讯她的脸上已经挂满乐水手指一动本想回复可是打了几个字以后又迅速的删掉她不知道此时该回复什么才好

    如果真的离开明家就证明她以后再也不能见到欢欢欢欢可是她的女儿她怎么可能这么忍心的丢她

    如果她能进入明家能嫁给明赤璀就算受点委屈她也沒事可事实是她根本就进不去明家她这辈子注定是不可能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

    眼睛不知不觉就湿了豆大颗的泪水止不住的往滴落

    前一刻还好好的看了手机就泪流满面罗残吓的不行“乐乐你怎么了”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哭了她是看到什么让她伤心的东西了吗

    “我沒事”

    虽然这样回答但康乐乐把手机关掉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大哭了起來本來安静的酒吧因为她的哭声很多人都好奇的看着他们

    罗残感受到了周围异样的眼光无奈的看着趴在桌上大哭的乐乐心疼的不行却只能佯装开玩笑“乐乐你要是再哭别人以为我在欺负你了”

    他伸出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肩膀希望她的情绪能稳定來

    “为什么为什么选择会这么残忍”她喃语着

    一边是养育自己长大的爸妈一边是自己的女儿她该怎么选择

    一阵阵哭声让对面的明赤璀皱紧眉头这么安静的环境听见这样的声音真的让人很倒胃口

    况且他现在心情很不好听到哭声更是让他心烦意乱

    抬起头冷眼看着对面两个昏暗的身影皱紧眉头转头看着身边一直伺候着他的服务员不满道:“太吵了让他们安静一点吧这里不是私人场所”

    服务员看着他的不满赶紧低头哈腰的离开了

    这位先生可是他们这里的贵客一看穿着打扮就不是普通人她可是得罪不起再说了刚才台的一幕可是让她心里就像小鹿乱撞一般现在还不能平静來

    好一会儿的时间服务员颤颤巍巍的走到明赤璀的面前

    “先生您好对面那位小姐喝醉了才哭闹的我们也沒办法……”

    他渐渐变冷的脸色让服务员的心都提起來了又害怕心里又紧张

    明赤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面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手中的杯子紧紧的握在手心

    怎么会是康乐乐和罗残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时候康乐乐不是应该在家和欢欢睡觉了吗

    都快半夜了她竟然会出现这里身边的男人还是罗残

    周围的温度好像降让旁边的服务员害怕的低着头不敢看他

    真是可笑在他为了她和欢欢烦恼的时候她却和别的男人出现在这里还在他的眼前亲密的搂在一起

    康乐乐紧紧的抱着罗残她突然的动作让罗残的身子变得僵硬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犹豫了一才轻轻的抱住她用手轻抚着她的头发

    “乐乐怎么了难过的话就哭出來吧跟我说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虽然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敢肯定这件事情应该是乐乐遇到最让她难过的事情因为这么久他是第一次看见她这么难过

    “罗残我沒有家了我现在只剩欢欢了我只剩欢欢了……”她语无伦次的说着哭诉着

    她需要一个肩膀一个能让她好好放声大哭的肩膀

    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回康家代表着她就会失去欢欢回想着欢欢那张可爱天真的笑脸她的心疼得让她感觉呼吸都好困难

    可是她现在不可能丢父母不管他们现在很需要她因为她知道爸妈再也不像当年那样年轻了

    “乐乐你在说什么什么你沒有家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皱紧了眉头在乐乐的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她为什么会说自己沒有家了

    “我爸妈不要我了他们不要我了……我再也沒有家了”

    不要她了

    这段时间她经历了什么

    抱着她单薄的身子他的心也跟疼了起來一只手不断的轻抚着她的头发

    “乐乐坚强不起來的时候不要逞强你哭的时候沒人会笑话你所以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知道么”

    他的话让康乐乐哭的更加的伤心双手紧紧的抱住罗残泪水湿了他的肩膀

    她真的可以像罗残说的那样吗

    想哭的时候可以毫无忌惮的哭想笑的时候可以开怀大笑以前她也是这样的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切痛苦

    “罗残我好沒用现在妈妈生病住院我却只能远远的看着不能靠近就连一句问候都不可以我真的好沒用……”

    这辈子她最对不起的就爸妈她沒有对他们尽孝还让他们这把年纪了还为她操心

    她断断续续不停的说着罗残只是抱着她静静的听她诉说好一会儿的时间从她的口中总是是知道了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原來她被家里赶了出來今天看到她独自一人落寞的坐在医院的椅子上就是因为她爸妈不让她探望么

    不知不觉他紧紧的抱住了她现在他想就这样抱着她一辈子再也不放开

    看着他们俩亲昵的样子还有罗残温柔的眼神明赤璀心里说不出的酸楚

    手中的杯子何时被捏碎的他自己也不知道鲜血顺着手掌流出了出來他却毫无反应

    此时在酒吧的另一处

    一个化着精美妆容的女人前一刻还和朋友说说笑笑在一个转头的瞬间神情僵硬失去血色

    “若晨你发什么呆呢让你喝酒啊你怎么不喝”一个女子用手拍着林若晨的肩膀看着一直发呆的林若晨

    她的话一点也沒让林若晨回神好奇的随着她的眼神看去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咦是我看花眼了还是真的那不是乐乐吗”

    三人同时看着康乐乐的方向只见她和一个男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你们要是沒什么事情就先回去吧我今晚还有事沒处理,有时间我们改天再聚”放酒杯林若晨只想逃离

    她现在哪还有心情和她们喝酒聊天她怎么也沒想到会在做这里遇到罗残和乐乐而且他们还这么亲昵的拥抱着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