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 nov10:00:00 cst 2014

    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除了衣服比较乱以外就没什么其他不对的地方,他很清楚,昨晚他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淡定的起身走到镜子面前整理着被睡乱的衣服。

    听到有动静,床上的人儿也撑着懒腰渐渐醒来,只是与他的淡定相比,女人睁眼看到面前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时第一反应就是惊声尖叫。

    “啊啊啊啊!!!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干了什么?”

    说完也不顾着明赤璀反应赶紧掀开被子看着自己,不由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还想问问你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记得我们一直喝酒,后面的事情断片了!”

    坐在床上的林若晨仔细的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越想脸上的表情越尴尬。

    她不会告诉明赤璀昨晚发生的事情,要是被他知道她就死定了!

    回忆着昨晚的事情她只能断断续续的想起她和明赤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不知不觉两人喝到深夜才离开酒吧。

    然后她……上了明赤璀的车把他当成了罗残还说了好多深情的话,后面怎么来酒店的她就不知道了。

    庆幸的是他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能两人都喝醉了倒床就睡着了吧。

    “可能就是我们两个喝醉了,然后……”

    后面的话林若晨没再说,她真的难以启齿啊,喝醉了的她竟然还能上人家的车,讲出去真是无脸啊。

    “然后你在我发动引擎的时候自己爬上我的车,然后再一路跟着我上了酒店,爬上我的床?”

    他眯着眸,眼神似有似无的落在她身上,看似平淡,林若晨却如同掉进一个漆黑的洞口,深不见底,莫名的让人窒息。

    原来他知道?

    本来还有些酒意的林若晨尴尬的清醒了不少,站立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想要解释,“我……”

    “看在你是康乐乐朋友的份上,昨天的事我不与你计较,但还有一次,结局可不像现在这样。”

    霸道的扔这句话,明赤璀头也不回的离开。

    盯着他的背影,林若晨突然感觉心里很难受,即使昨晚他们看到了那样的一幕,他的心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康乐乐。

    也许,他的爱,只属于她一个吧,所以不管怎样,对于别人,他永远是那副高高在上冰冷的模样。

    乐乐,其实看起来你的生活不如意,其实你才是最幸福的啊……

    你可以轻而易举就拥有自己的爱,而我呢?

    呵呵!

    头痛感传来,林若晨敲敲自己的头,调整好思绪,起身走到浴室简单的收拾一,至少走出去算个正常人。

    出来的时候本来打算离开,却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她直接吓愣。

    明赤璀?

    他不是已经走吗,怎么又回来了?

    好像看出了她的疑惑,明赤璀不紧不慢的开口,“外面有很多记者!”

    “记者?”

    这里怎么会有记者?

    “你应该知道,如果我和你在酒店呆一晚的新闻上报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明赤璀依旧很平静,只是言语里展现的很严肃,说明意图。

    他不离开,她也没办法离开。

    林若晨无奈,她真的不想和这个平时感觉处在云端的男人呆在一起啊,而且要是让记者拍到她和明赤璀在一个房间,她该要怎么解释?

    如果恰好罗残也看到,那她该又如何?

    此刻的她,只想赶快,立马离开这个有明赤璀的空间。

    “现在怎么办啊?”

    她焦急的看着一脸淡定的明赤璀,希望他能有办法避免这次的绯闻!

    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明赤璀伸手在西装摸着。

    该死!

    他的手机去哪儿了?

    本想给叶青打电话让他派人来把记者解决了,可是现在手机却不知在哪里。

    “你的手机呢?”他紧蹙着眉头,很是严肃。

    听了他的话,林若晨到处翻找着自己的手机,终于在床底看到了自己的手机,赶紧走到明赤璀的身边把手机递给他。

    “给你!”

    明赤璀接过手机皱紧眉头看着她,把手机举起,“你出门都不给手机充电的吗?”

    看着屏幕上不断提示即将关机,她尴尬的笑了笑,低头明赤璀快速的按了一串号码。

    “我在酒店,马上查到我的位置让人过来!”

    听了他的话林若晨佩服的看着他,虽然明赤璀脾气很臭,但不得不说很聪明,在没电的,情况他能这么简便的说一句话,而且都在重点!

    两人等了好一会儿的时间听见门外传来闹哄哄的声音,明赤璀站起身看了一眼林若晨,冷声道:“还愣着干什么?跟着我出去,不想自己出现在杂志新闻上一会儿能把头埋多低就埋多低。”

    他冰冷的语气让她有些许落差感,虽然他是总裁,但没必要这么充满敌意的对她吧?

    虽这样想,但她还是乖乖的呆在他身后,认同的点头,她明白,今天能不能平安不被拍的离开这里,只有靠他。

    跟在明赤璀后面,打开门的一瞬间刺眼的闪光灯不断的拍着他们,记者们不断的向他们涌来。

    看着地上的脚她直冒冷汗,还好周围都有保镖,不然今天她非得被这些记者堵死在这里,没想到明赤璀的手办事效率这么好!

    “明总,请问您身后这位小姐是您最新的女友吗?你们的关系是情侣关系吗?”

    “明总,如果这位小姐是你的新女友,那么你和林小姐的婚约已经取消了吗?”

    “明总,请问你预备怎么处理你的亲生女儿,还有孩子母亲的去留问题?”

    “明总,你身边的这位小姐是谁,为什么蒙着头,难道是明知明总的婚约还没取消就和明总在一起,害怕被人骂吗?

    听着记者们的问题林若晨只想抬起头骂他们,什么话到了他们嘴里都变味,她怕人骂?

    说的好像她多见不得人似的,这群记者,真的会把一件事扭曲到一种你不敢相信的夸张地步。

    他们越是如洪水猛兽,她能做的就是将头埋的越低,她很明白,如果被拍到,可能就是个天翻地覆的场面。

    走在前面,有保镖保护的明赤璀仿佛没有听见周围记者们的发问,他面无表情的跟随着保镖离开,直到上车绝尘而去,那些记者也穷追不舍,最后没看到影子了才不情愿的离开。

    车上,林若晨看着已经被甩得很远的记者们她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刚才她把自己的脸捂得很严实,应该没人拍到她吧?

    转头看着旁边养神的明赤璀突然对他的印象有了新看法,虽然以前对他的印象一直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觉得他总是冷着一张脸好像被人欠了他几百万一样,甚至一度不愿意康乐乐和他真正的在一起。

    但是经过今天的事情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能给人那么高不可攀的感觉并不是只靠含金钥匙出生的生世,也不是完美的面庞,他有着任何人都没有的冷静,一种淡定中已掌握一切节奏的主导者。

    本来还为了以前他打伤罗残讨厌他,今天发现也没那么讨厌了。

    “今天的事情真的很谢谢你!”为摆脱记者,她真诚的向他感谢。

    只不过明赤璀却没有一点反应,他依然是闭着眼睛养神。

    林若晨知道他除了康乐乐外,就连对自己未婚妻都没表情,也就没在意,扭头看向窗外。

    “你要去哪里?”

    沉默的空气中,忽然传来他冰冷的声音,林若晨转头看着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啊?”

    他在说什么?

    几秒钟时间才恍然大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今天我想请假,我要回家,麻烦了!”

    明赤璀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继续闭止养神。

    哇靠!

    林若晨风中凌乱了有没有了?

    明赤璀,你这么酷康乐乐知道吗?

    她很想知道,乐乐天天跟这个霸道的生活在自己世界的男人在一起,会不会觉得很难受?

    他不说话,她就当他默认了,径自向司机报了自己地址,看到司机点头应并调头开去,林若晨这才缓了口气。

    至少,她没有被明赤璀扔在这大马路上!

    ***

    接近中午,康乐乐感觉才渐渐醒来,坐起身使劲的敲打着脑袋。

    怎么头这么痛呢?

    迷糊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她彻底愣住了。

    她这是在哪里啊?

    又是白茫茫一片,又是陌生的一切,又是宽大的白床……天呐!!该不会又和几年前认识明赤璀那样和别人邂逅了吧?

    紧张的掀开被子,确认身上没有一点其他痕迹她才松了一口气,不知不觉背后已经布满汗水。

    懊恼的敲着头部,再次抬起头打量着周围,她昨晚到底喝了多少啊,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罗残推着东西进来,正好看见乐乐坐在床上敲着脑袋,他笑了笑赶紧走了过去。

    “乐乐你醒了啊,头是不是很痛?快过来吃点东西,你昨天晚上应该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吧。”

    他昨晚送乐乐过来的时候,一路上她都吐得不成样了。

    看着她吐得难受的样子他不忍心离开,只好留在这里照顾她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