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nov10:00:00 cst 2014

    罗残?

    看着来人,康乐乐深深的呼出口气,如果是罗残,那她就不用担心昨晚有没有发生不该发生的事。

    听罗残的语气,他应该是照顾了自己一晚,她昨天喝醉了应该失态了吧,她的酒品有那么一点点不好,想想都尴尬。

    “罗残,我昨晚应该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

    她有些歉疚的看着他,希望能从他那里知道一点昨晚发生的事情,因为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她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看出了她的心思罗残只是一笑而过,没有回答她的话。

    转身把推车推到她的面前温和的开口,“趁热吃吧,先垫一胃,你昨晚真的喝得太多了,我给你买了药,饭后半个小时记得吃!”

    说着把推着上的药放在了她的怀里。

    她昨晚喝了那么多伤胃的酒必须吃点胃药,不然犯了胃病那滋味可不好受。

    感激的看着眼前贴心的罗残,她的嘴角微微勾起。

    “罗残真的很谢谢你,要不是昨天有你我真的可能要流落街头了!”

    如果昨晚不是罗残带着她去发泄自己的情绪她一定还会郁闷几天,今天起来她发现自己的心情真的好了很多。

    这还要感谢罗残,因为是他把她从悲伤中拉了出来!

    “我们是好朋友,谢谢这两个字你以后就可以省了,不然显得我多小气!”

    他的话把康乐乐逗笑了。

    看着她再次露出往日灿烂的笑容,他的心情不知不觉也跟着变好。

    只要能让乐乐开心他做什么事情都是值得的……

    吃完东西她觉得身体舒服好多了,突然想起什么事情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罗残。

    “现在几点了?”

    糟了!

    她差点把欢欢忘了,她昨晚没回去那丫头应该是很失落吧。

    她急急忙忙的表情让罗残赶紧看了看手上的时间。

    “现在已经十二点整了,你有什么事情吗?”

    十二点了?

    完了,都是喝酒误事啊!

    她平时都会很早就醒,可是昨晚喝了酒的原因她竟然睡了一个上午。

    现在估计欢欢已经在学校睡午觉了,只有午去接她放学。

    听见罗残关心的问候她微微一笑,“我没事,我每天早上都会送欢欢去学校,今天只能接她放学了!”

    她已经能想象欢欢那丫头看见她时是什么表情了。

    想着欢欢,她的嘴角出现一抹浅笑!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送你回去吧!”

    贴心的罗残温和的询问着她的意见,他虽然不希望乐乐这么早就和他分开,但是他更不愿意她回去很迟,因为赤璀一定会生气,跟她吵架。

    别墅门口!

    罗残停车子转头温柔的看着旁边的乐乐,他的心里满满的不舍。

    这次分离以后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也许会很快,也许会很久……

    “乐乐到了,赤璀晚上班回去如果跟你吵架的话你尽量不要和他计较就好了,不要为了不必要的事情伤了和气。”

    他的话一句句的撞进她的心。

    感激的看着旁边的人她此时所有的话都只能化作一句感激。

    罗残,谢谢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帮助我,谢谢你让我知道我的身边还有支持我懂我的人,也谢谢你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

    我们虽然会分别,会满心不舍,但是你永远都会在我的中!

    仿佛也感受到了这次分别会很久,她的心里突然酸酸的,不敢多看他的脸,因为她害怕自己会在他的面前难过!

    努力的抑制着心中浓浓的不舍,她坦然一笑,“罗残,真的很谢谢你,我这辈子最庆幸的事情就是认识你,有你这样的好朋友!”

    不再多呆一分钟她和罗残道别以后匆匆车走进别墅,鼻子一酸,突然有种想要哭的感觉。

    罗残迟迟没有启动引擎,直到看见康乐乐走进别墅以后才调头离开,心里多了一抹惆怅。

    这样的分别对于他来说真的很残忍,可是却不得不这么做。

    他们的一切都被明赤璀看在了眼里,从早上他送欢欢读书以后回到公司,他的脑海中全是昨晚的一幕,让他根本就不能安心工作。

    打电话到别墅,赵婶却说一直没见她回来,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匆匆赶回来,他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幕。

    康乐乐走进别墅,里面很安静,安静的就像只有她和这一栋房子。

    环视了一周围,她慢慢走进厨房,看见赵婶正在里面忙碌着。

    “赵婶,我回来了。”

    她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赵婶的手一抖,拿在手中的菜掉在了地上,回头看见是康乐乐才松了一口气。

    “乐乐你去哪里了啊,怎么现在才回来?少爷在楼上呢!”

    她的话让康乐乐一愣,有些错愕,这个时候明赤璀不应该在公司吗?他中午可是很少回来的。

    赵婶担心的神色已经让她猜到了一会儿要发生的事情,她对着赵婶微微一笑,“我知道了,我现在上楼换一身衣服。”

    不管一会儿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在乎了!

    刚走到欢欢房间门口,手臂突然被一只大手抓住。

    转头淡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没有一丝情绪,“你有事吗?”

    她淡然的神色让明赤璀心里有些窝火,她昨晚一晚上没回来,现在不是应该跟他解释解释吗?

    “康乐乐你不觉得你应该对我说些什么吗?”

    此时心里却有些不想知道她的答案,她一定不会告诉自己昨晚她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

    “你想知道什么?”她没有任何情绪的与他对视,她的眼神中一点也没有心虚的感觉。

    她什么都不想说,现在只是一个人回房间安安静静的待一会儿。

    明赤璀紧紧抓住她的手,深深的看着她的眼睛,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嘲讽。

    如果不是昨晚他看见发生的那些事情,现在恐怕已经被她的演技骗了,她装得那么真……

    “你不觉得应该说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彻夜不归吗?”他眼神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康乐乐,内心早已不平静。

    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他真的恨不得把眼前的女人掐死!

    “你想听什么?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你那么有能耐想查到早就已经查到了,何必来问我!”

    他想知道一个电话不就可以解决了吗?现在跑来质问她不就是想要存心找她麻烦么。

    眼前的明赤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此时他的眼睛里全是冷漠,周围的温度仿佛都降低了好几度。

    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握着她的力度不由得变大,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她,“如果我去调查了现在何必跑来问你?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的力气让康乐乐皱紧了眉头,再这么被他捏去她的胳膊非断了不可。

    “你干什么?放开我……你抓疼我了了!”

    她紧皱着眉头生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真觉得明赤璀有病。

    动不动就来找她麻烦,她看上去是很好欺负的人吗?

    为什么每一次和他见面他都想着方法来戏弄她?

    “疼……你现在知道疼了吗?知道疼了就乖乖的听我的话。”

    他的眼神越发的冷漠,对康乐乐说话的声音也是非常的冰冷,带着一点咬牙切齿的感觉。

    她是在害怕跟他解释昨晚她和罗残一起待了一个晚上吗?

    康乐乐听见他的话心中的怒火瞬间爆发,简直就是神经病,他这样有意思吗?

    她凭什么乖乖听他的话?她不是他的宠物也不是他的属,他没资格这样审问她!

    “明赤璀我今天不想跟你吵架,我现在也不想说话,你能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吗?”她仰起头不服输的看着眼前的明赤璀一字一句开口说着。

    再这么跟他说话一会儿准吵架,况且她现在不想跟他说话!

    要是一会儿他一个不高兴把她胳膊拧断了就太不值了,现象那个画面她轻轻哆嗦了一。

    太恐怖了!

    “呵呵……康乐乐,我现在才发现你真的比演员都还演得真,你就这么理直气壮的在我面前觉得很安心吗?”

    难道她对他就没有一点愧疚吗?

    上一次方案的事情他本来想惩罚她,质问她,可是话一到嘴边他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出一个字,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演得比演员还真不好吗?证明我有那个实力,你问的我都回答了,请问现在能放开我的手让我进了吗?”她不耐的胡乱回应着明赤璀,眉头轻轻皱起,有些不适。

    胃隐隐作痛让她十分的不舒服,她现在只想回房间在床上躺一会儿,可是明赤璀却在这里不依不饶,她不耐烦和敷衍的神色都被明赤璀看在了眼里,心里不免有些好笑,嘴角嘲讽的笑意越发的明显。

    她就那么不想和他多待一分钟么?刚才在门口的时候跟罗残可是百般不舍!

    “康乐乐,本想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的,没想到你这么让人失望。”他嫌恶的看着眼前的康乐乐,此时他发现自己好无力。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