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nov10:00:00 cst 2014

    他不知道自己明明知道答案为什么还要跑来质问她,现在想想真的觉得自己很可笑,事情已经那么明显,可是他还是不死心,总是一次次的问,也不知道问出个结果能怎么办!

    可是如果不问,他又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关!

    “我怎么让你失望了?”他的话让康乐乐感觉很可笑,因为他的逼迫,她只能在女儿的父母间选择,现在她连母亲病了都不能亲自照顾他。

    不仅如此,每天还要应付他家里人的嘲讽,甚至回到别墅,还得应对他阴晴不定的心情,而且好像一切都是她的错。

    说什么错什么,做什么错什么!

    这样的日子,她真的过够了。

    “明赤璀请你说话不要这么搞笑,现在除了欢欢,我们俩什么关系都没有!”

    “你说什么?!”明赤璀逼问康乐乐,他被这句话气的够呛,她就这么理直气状的表明他们之间的陌生关系的。

    “我说错了吗?”康乐乐眼也不合一的反问。

    他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她只是暂时住在他这里,可是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找到理由管闲事吗?

    俩人谁也不肯服输,他逼视她,而她也毫不惧怕的迎接上去。

    看他的目光没有一丝闪躲!

    “呵……”

    他突然嘲弄的发出笑声。

    她现在装给谁看,装给他看吗?

    可惜已经晚了,她现在这样样子还真给他一种错觉就是她光明磊落,实则满嘴都是谎言。

    “我们两人是什么关系的都没有,再说了,让你住在这里只是为了我的女儿,不然你以为像你这样的女人还能踏进我这里吗?别装清高,因为你本性如此再装也没用……”

    md!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在装清高了,要不是为了欢欢我才不会住在你这里,只有你这样思想龌龊乱想别人的人才是真正的装清高!

    心里腹诽了一番她险些把这些话说出了口,还好刹得快,不然现在说出来得罪明赤璀他一定就会用欢欢来威胁她了,谁让欢欢是她的软肋呢,唉……

    “明赤璀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在这里跟你吵架,放开我,有什么事情等有时间了你问我都一一回答好了吗?”

    她无语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早已经把他骂了好几遍了。

    使劲的想要从他手中把自己的胳膊解救出来,可是她越是动得厉害他的力气就大了一分,这让康乐乐十分的窝火。

    抬起头看着明赤璀嘲讽的笑意她终忍不住爆发了,对着眼前的明赤璀大吼道:“疯子,放开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欺负我?”

    她横眉怒目的样子让明赤璀心里对她的看法更加深,他没想到的是康乐乐宁愿在他面前演戏也不宁愿说真话,她就这么想保护罗残吗?

    没有看到他们在一起的那一幕,他还天真的以为,现在他们临时组成的一家三口会一直这样过去,因为他们中间有欢欢。

    他知道欢欢就是他们俩人的纽带,所以不管怎么样康乐乐一定会把欢欢放在第一位好好的在她身边,珍惜着现在拥有的。

    可是他没想到底的是,康乐乐竟然这么贪心,一点都不满于现在这样的状态,即使现在能在欢欢身边,她也一样的会去找罗残,和他在一起。

    “康乐乐多余的话我不想说,只想告诉你做人不要太贪心,如果你还想继续留在欢欢的身边就安分一点,最好不要做一些让我讨厌的事情,不然就滚出这里,等到欢欢嫁人的那一天兴许你会在电视上看一眼。”

    明赤璀的话让她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同时心里也有些害怕。

    她知道明赤璀一向是说到做到的,她努力的收敛自己不好的情绪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明赤璀。

    “不管你再怎么讨厌我,欢欢是无辜的,我们的事情请你不要牵扯到欢欢的身上!”

    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要不是欢欢他们八抬大轿来请她,她也不会来这里。

    “自始至终违背的人都是你,要说愧疚欢欢你最好想清楚你都做了些什么?”他狠狠地甩开康乐乐的胳膊,一步步向她靠近。

    刚才她的神情都被他看在眼里,尤其是她眼中快速闪过的一丝惊讶,虽然很快但还是被他看见了。

    她在惊讶什么?

    是在惊讶刚才我说的那些话让她以为我已经知道些什么了吗?

    如果她已经猜到了为什么到现在都还不跟我坦白?渐渐的心中剩的全是对她的失望。

    “我违什么了?明赤璀我真的发现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对不起,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了,谢谢!”

    她现在看也懒得看他一眼。

    从刚开始他过来抓住她手的时候她就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那些奇奇怪怪的话,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转身走进房间狠狠地关上门,她背靠在门上缓缓的滑到地上坐着,无力的把头埋在膝盖上。

    外面一直静静的没传来一点声音,好一会儿的时间才听见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想必是明赤璀已经离开了吧!

    回到房间明赤璀一个人站在窗前,眯着眼睛看着外面的景色,他忽然觉得自己心里有种想要发泄却又发泄不出的情绪。

    这样的感觉让他觉得呼吸都开始变得有些急促。

    他紧锁眉头,伸手轻轻的捂住胸口,眼里全是挥散不去的疑惑和孤单,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回到家中的林若晨洗完澡以后躺在床上,回想着昨晚看到罗残和乐乐在一起的画面,她的眼中不知不觉充满泪水。

    难道是她哪里做得不如乐乐好吗?

    为什么罗残连多一眼都不肯看她,对乐乐却是那么温柔,他眼中的温柔是她从来没亲眼看见过的,这样的眼神应该就是专属乐乐的吧。

    犹豫了好久,她拿起床头柜上正在充电的手机,翻出电话罗残的电话迟迟没有拨出去。

    到底要不要给他打电话?

    挣扎了一番,她丧气的放手机,懊恼的讽刺着自己。

    林若晨啊林若晨,你这么胆小还有什么资格喜欢罗残呢?你现在不是很想他吗,马上打个电话过去问候一吧。

    不行……万一罗残接我电话了,我该跟他说些什么呢?

    平时给罗残打电话总是她找话题说的,一定要想好了怎么说才行,不然一会儿多尴尬啊!

    烦躁的起身在房间来回踱步,看着床上被抛弃的手机,她心一横,走过去想也没想直接拨通了罗残的电话。

    听着电话传来的呼叫声,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要蹦出来了一样,伸手轻轻拍着胸口,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抚自己的紧张。

    “喂……”

    电话里传来久违而熟悉的声音,哪怕只是一个字,她都激动的说不上话。

    只听到呼吸声音的罗残微拧了眉,却也是配合的不再言语,好半晌,他才暗自浅叹一声,微有无奈的开口:“若晨,有事吗?”

    他竟然能猜到是她?

    林若晨寒舍愣住,

    好一会儿的时间才缓过来,支支吾吾的开口,“我……没事,就想问问你最近过得好不好!”

    话音刚落她明显的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红了,因为现在她发现自己全是热血沸腾一般,因为从罗残的声音中她没有听到往日的疏离,就算是这样也能让她开心好久了!

    正在看文件的罗残放手中的工作,伸手揉着疲惫的眉心,客气的回应着她。

    “我最近过得很好,谢谢你在这个时候还能想起我。”无话,他想要挂掉,拿到半空的手又重新返回来,轻声问候,“你呢,最近过得好吗?”

    林若晨和他何尝不是一样的呢?

    乐乐没有对他如此冷漠,为何他又要如此无情的对林若晨呢?

    他一直都知道若晨对他的心意,可是他不能对这件事情做什么什么回应,能和她只做朋友就好。

    他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守护着乐乐,只要她过得不开心他愿意带她远离这个地方,永远也不回来!

    “我最近也过得挺好的,你……你……现在有时间吗?”

    挂掉电话的林若晨高兴的在床上蹦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匆匆的打开衣柜,选出她觉得最漂亮的衣服开始精心打扮起来。

    嘴角始终的都有勾起浅浅的笑容,幸福而满足!只要罗残能跟她说一句话她都觉得是幸福的!

    早早的来到餐厅她精心的安排着属于她和罗残的晚餐,离他们约定时间越近她就越期待。

    另一边。

    正准备付约的罗残,刚走到大门口就碰上要进门的骄骄。

    “罗残你要去哪儿啊?”骄骄一脸惊讶,这段时间,罗残除了公司就是呆在家里,今天穿着正式要出去是怎么回事?

    看着疑惑的娇娇他温和的露出微笑,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服,“去见一个朋友,我妈妈在家等你呢,赶快进去吧!”

    本来是招呼她的话,听在娇娇的耳朵里就感觉罗残在迫不及待的让她进去就解脱了一样!

    心里有些不舒服,罗残是在敷衍她吗?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