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 nov10:00:00 cst 2014

    是什么样的朋友让他这么慌张的想要离开?心里不免有了一些好奇!

    “好,你先走吧,我马上就进去,晚上你会回来吗?我想和你一起吃晚餐!”尽管现在心里有些不舒服,她还是露出礼貌的微笑。

    今天好不容易罗残有时间她当然想好好的和他相处相处,这么长一段时间她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他,她知道罗残是一个好男人。

    这么好的一个男人被她娇娇遇上可就跑不掉了!

    转身目送着罗残上车,娇娇赶紧走到正在打扫愿意的佣人面前,看来她现在是没时间进去找伯母了。

    “你现在进去跟夫人说一,我突然还有点事情不能来拜访她了,替我对她说声抱歉,改日有时间一定过来拜访!”

    扔一句话以后,还没等佣人开口她已经急匆匆的开车离开。

    一路跟着罗残的车,为了不让他发现,她的车开得很慢,总是离他离得远远的。

    她倒要看看罗残这么迫不及待想见的人是谁,如果真的是那个康乐乐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远远的看见罗残的车停在了一处高档餐厅门口,她把车靠在比较隐蔽的地方,带上墨镜静静的观察着。

    看到罗残进去以后才车悄悄的跟了过去。

    “你好,我想请问刚刚进去的那位先生位置在哪里?”她对着服务员甜甜一笑,想从她的口中知道罗残就餐的位置。

    她的话让服务员有点警惕的看着她,顾客的**他们是不能随便透露的,不然被顾客投诉了她就等着失业了!

    “对不起,这是客人的**我不能告诉您,请您不要为难我了!”服务员一脸抱歉的看着娇娇,她确实什么都不敢说。

    看出了她的小心思,娇娇心里虽然有些着急了,不过脸上的笑意不减半分!

    “瞧你说的,我是那位先生的太太,刚才我们从不同地方来参加朋友的聚会,我打他手机关机了,现在不知道他在哪里,不信我打给你看看!”说着她看着拿起包包胡乱的在里面找手机。

    看着她的样子也不像什么坏人,服务员脸上的警惕微微放松,礼貌的对她鞠躬。

    “那这样吧,您稍等两分钟我帮您去问问,打电话给那位先生核实一!”

    核实?

    要是去找罗残核实她还能抓到罗残和谁在一起了吗?她现在是他的未婚妻有义务知道这些事情。

    伸手拉住正转身的服务员,她悄悄的把戴在手腕上的手表塞进她的手中。

    “这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聚餐时间马上就到了,我不想让我的先生丢脸,你就帮帮我忙吧。”

    她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的服务员,实则真的想狠狠地甩她两巴掌,要是她没有找到罗残她承担得起吗?

    服务员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名表眼前一亮,这可是限量版的啊,全球只有十只!

    虽然知道不能收贿赂,可是手中拿的东西让她很难拒绝,衡量了一她抬起头更加礼貌的看着娇娇。

    “好,我先进去帮您看看,但是请您不要告诉别人!”

    听见服务员松口她终于松了一口气,戴着墨镜跟着服务员走了进去。

    乘着电梯到了vip餐厅,她按照服务员说的轻松的找到了罗残的位置。

    坐在一个理他比较远的地方,她点了餐一直观察着罗残。

    他怎么是一个人,难道他说的那个朋友还没有到吗?

    坐在餐桌上的罗残丝毫没有察觉此时正有一双眼睛在悄悄的监视着他。

    “让你就久等了吧?”

    从洗手间出来的林若晨坐回位置上,一脸笑意的看着罗残。

    给罗残打电话是她本来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罗残爽快的答应她了。

    “没事,你现在来刚刚好,餐点应该马上就来了,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他今天会答应若晨出来也是因为有事情想要拜托她,既然她是乐乐的好姐妹,那么事情就更容易办了。

    只是现在还不知道若晨找他干什么,不好先把事情说出来而已。

    他们旁边角落的娇娇看着坐在罗残对面的女孩儿,真想冲过去给她一耳光,告诉她罗残是她的未婚夫!

    可是现在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她不能轻举妄动。

    看着罗残对面的女人,她的心就像被猫抓一样,她真怕自己控制不住冲了出去。

    她刚才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是康乐乐那个贱人了,没想到又出来一个女人。

    罗残现在和她是什么关系,真的就只是朋友关系而已吗?

    双手紧紧的抓住手中的包包,恨不得撕碎了才解气。

    罗残和林若晨刚说了几句话餐点就上来了,服务员倒上两杯红酒,林若晨开心的看着罗残。

    “我们很久没见面了,先喝一个吧。”

    看着她脸上的笑意罗残不好意思拒绝,只好举起手中的杯子啜了一小口。

    “若晨,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吗?”

    他温和的看着眼前好心情的林若晨,她很少给他打电话也很少约他说来,今天打电话找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吧。

    可是他的话让林若晨一愣,她并没有什么事情找罗残,只是想单纯的请他吃个饭,和他见见面而已。

    有些尴尬的看着眼前的罗残,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理由搪塞过去。

    “今天找你是有点事情,可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她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罗残,希望这个她临时想起的愿望能帮她实现。

    “噢?说来听听!”他还是很好奇若晨有什么事情找他,平时可是从来没有拜托过他什么事情。

    只要他能办到的事情他一定会办到的。

    “我……我……”她支支吾吾的始终开不了口,有些紧张的看着罗残。

    她知道罗残业余爱好是设计,况且他以前学的专业就是设计,只是家族有事业他不得不继承而放弃设计这一行。

    看着她支支吾吾的样子,罗残始终保持着温和的笑意。

    “不用紧张,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只要我能帮到你的我一定会尽力。”他看出了她的紧张,用轻松的语气跟她谈话。

    “我的生日快到了,想请你帮我设计一条项链,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她一口气把自己想说的全部说完,还有些不该说的只能硬生生的憋在心里。

    她的生日快到了?

    原来她今天找他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这个没问题,我会在你生日之前交到你的手中。”他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手中举着红酒杯轻轻摇晃着。

    得到回应后林若晨长大了嘴巴,显然有些不敢相信罗残就这么爽快的答应了她了。

    看着他迷人的样子她的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双手激动的拉住罗残另一只放在桌上的手。

    “罗残,真的太谢谢你了!”

    高兴过头的一点也没有发现自己的举动有什么不对。

    罗残尴尬的看着她附在他手上的小手,轻轻的抽了出来。

    “再说一会儿菜都凉了。”

    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她有些不好意的看着眼前的罗残。

    “不好意思,是我太激动了!”

    坐在角落的娇娇看到她们的亲密的动作和罗残嘴角不减的笑意,她的心里愤怒得不行。

    这个贱女人是谁?

    她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的去摸罗残的手?

    想了一她赶紧打开包包掏出手机,她今天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有多厉害。

    “夫人,您的电话。”

    正靠在沙发上养神的罗母被佣人喊醒,有些不满的睁开眼睛。

    “吵什么吵?没看见我在休息吗?”

    这个时间可是美容的好时间,被人打扰心里肯定会不舒服。

    佣人看着生气的罗母赶紧低着头把手机递到她的面前。

    “是娇娇小姐给您打的电话!”

    娇娇?

    刚才娇娇来了又走了,说是有急事,现在给她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你怎么不早说?”她不满的瞪了一眼眼前的佣人,伸手对她挥了挥,示意让她去。

    佣人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面无表情的对她鞠躬以后就悄悄离开了。

    “娇娇,你有什么事情找伯母吗?”

    她轻声细语的对着电话另一端开口,娇娇家里和他们家里可是门当户对,在他们家族事业落魄时她家一点也没有嫌弃,还把娇娇介绍给了罗残。

    这件事情让她对娇娇好感大增,长得漂亮不说,人有温柔识大体,站在罗残身边怎么看都顺眼。

    “伯母……”

    电话里小声的梗咽声让罗母紧张的坐了起来,娇娇这是怎么了?

    “娇娇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在哭啊!”

    可是她的问题让电话里的娇娇哭得更加伤心。

    “伯母……我……我好难过,罗残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收拾稳妥以后罗母匆匆的出门。

    坐在车上的她心里满满的都是愤怒,好好的罗残去见什么女人,现在公司刚有一点起色,娇娇家里也在帮助他们,可是现在他却做出这么让娇娇伤心的事情。

    人家娇娇好歹是一个千金大小姐,受了这样的委屈说不定回家一气之就取消订婚了,到时候公司没有其他企业支持可就麻烦了。

    急匆匆的来到娇娇告诉她的餐厅,找到娇娇时正看见她哭得梨花带雨的,让她心疼得不行。

    “娇娇,你告诉阿姨发生什么事情了?”

    听见她的声音娇娇抬起头委屈的看着她,伸手把她拉到位置上坐着,有些隐忍的对罗母笑了笑,“伯母,您说我是不是太小心眼了,看不得罗残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