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nov 16 10:00:00 cst 2014

    她的眼睛楚楚怜的看着对面的罗残和林若晨。

    罗母随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罗残和一个女人交谈甚欢,时不时的两人还举起酒杯碰酒。

    这样的场景让罗母有些生气,她想也没想就站起身看着准备走向他们,是被娇娇死死的拉住了。

    “娇娇,你拉着我干什么?我现在过去帮你讨回公道,一定是那个贱人勾引我儿子的,还希望你不要怪罗残。”

    这样的场景被她看见她怎么以坐视不理,之前出现了一个康,好不容易让那个女人离开罗残,现在又来一个。

    罗残和娇娇订婚的事情双方已经说定了,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她一定要出面赶走那个女人,让娇娇原谅罗残现在这样的行为。

    “伯母,您还是不要过去了,我让您过来并不是想让您给我讨回公道,罗残喜欢谁我们谁都不能阻止的,我只是有点伤心想见见您,跟您说说心里话。”

    她脸上挂满泪痕看起来非常的怜,让罗母的心也跟着她揪了起来,这么好的一个女孩罗残不好好珍惜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娇娇,你不要哭了,今天伯母看到这样的事情不能不管的,伯母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娇娇看着冲动的罗母伸手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这个时候伯母出去如果向罗残质问不就是摆明了她跟踪他吗?

    到时候岂不是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没吗?

    她要的并不是这样的结果!

    “伯母,您还是不要去了,一会儿罗残肯定会误会的,我们走吧。”她委屈隐忍的看着罗母,提着包包准备好罗母一起离开,这一幕只要让伯母看到就以了,其余的不用她管。

    “娇娇,你现在怎么能离开呢?现在罗残是你的准未婚夫,你不要看到这样的事情置之不理,看那女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定是她勾引罗残的,你要相信我家罗残绝不是那种花心的男人。”

    她看着娇娇要走赶紧拉住她急切的向她解释着,希望这件事情不要怪在罗残的身上,也希望他们俩能好好的,说实话,他们罗残能不能真正的起来就看娇骄了。

    这个儿媳妇,她要定了!

    “伯母我都知道,这件事情我不怪罗残,我也相信他们一定只是普通朋友,那位小姐一定不会很坏的,要是您现在过去的话罗残一定会误会我们跟踪他的,我只是和一个客户在这里谈合同,看见罗残的时候我也非常惊讶!”

    她低着头小声的说着,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真的只是像她说的那样。

    罗母看着善良单纯的娇娇心里不由得叹息,这个天真傻丫头还相信那个女人只是单纯的和罗残吃饭而已?

    她也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孤男寡女在这样的地方约会肯定是不简单的关系,况且那个女人的笑意和看着罗残的眼神怎么也不像是一个普通朋友应该有的眼神。

    娇娇现在说算了,其实心里一定很难过,平时娇娇对她很好也很体贴,在她的心目中娇娇早就已经是她的儿媳妇了,心在凭空出现一个女人她一定会给娇娇讨回公道的。

    “娇娇你放心吧,这件事情就交给伯母了,我不会让我儿子误会什么的,今天不管说什么我都管定了,那里坐着的是我的儿子你未来的老公,所以我们不能让那个女人得逞!”

    罗母说话间恶狠狠的看着林若晨的方向,却不知身边的娇娇现在脸上哪还有什么委屈,她现在是满心的得意和高傲。

    她认定的男人谁也抢不去,尤其是罗残!

    不管什么手段,只要能留住罗残她都会去做。

    ***

    另一边,正在用餐的两人并不知道他们的一言一行已被人看在眼里,见林若晨讲的也差不多了,罗残收拾好情绪看向林若晨。

    “对了,若晨我也有件事情想拜托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忙!”正在用餐的时候罗残放手中的刀叉有些期待的看着她。

    听见罗残说有事情要拜托她,林若晨心里非常的高兴,罗残终于能主动和她说话,也说有事情想拜托她,今天真的是给她太多的意外和惊喜了。

    “你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一定万所不辞!”她一脸笑意的拍着胸脯像罗残保证着!

    看着她的模样,罗残嘴角的笑意越灿烂,若晨和是好姐妹,所以这件事情对若晨来说应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吧。

    举起手中的酒杯,看着眼前的林若晨他轻声道:“就冲你这豪爽,我敬你一杯!”

    林若晨傻傻的端起酒杯伸手轻轻的和他的酒杯碰了一,豪爽的把杯子里的酒喝得干干净净。

    “若晨,你知道现在住在哪里吗?”

    他很随意的晃动着手中的酒杯,问起这个问题好像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

    而他的问题却让林若晨嘴角的笑意微微凝固,好好的他怎么提起?

    久久没有听到她的回应,罗残放杯子往前一靠,疑惑的看着她。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她脸色怎么突然有些不好了?

    抬起头看着面前一脸关心的罗残,她微笑着摇头。

    罗残,你明明知道对你的心意,为什么在我和你单独相处的时候你却要提?

    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很伤人的心吗?

    每一次都是怎么样,多好,是你在我面前说这些的时候就犹如一把尖锐的刀刺在我的胸口上,让我疼得感觉快要死掉。

    这种每晚一个人躺在床上承受着这种痛苦,你却不知道背后我付出了多少精力来独自舔舐伤口,直到它渐渐愈合。

    她努力的微笑着,让自己看起来比较自然一些,再次恢复刚才的神色。

    “现在住在明赤璀那里的,难道是生什么事情了吗?”

    现在好好的在明赤璀那里住着,过着阔太太的生活她能出什么事情啊!

    “没出事,你们是好姐妹,我只是想拜托你如果没事的话多去陪陪她,如果她遇到什么事情麻烦你转告给我!”

    他明白,这样对若晨来说是有点残忍,他没办法,现在什么处境也不会告诉他,而他也不像从前,以随时了解她的动态,这个时候能陪的,只有罗残。

    他知道在赤璀那里过得并不开心,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是为了欢欢她才坚持留在那里,他现在不想去打扰她的生活,因为赤璀知道了肯定会和她吵闹,所以他只想默默的知道她的消息就好了。

    林若晨因为他的这一句话,放在桌的双手不知不觉的抓紧裙子,指甲深深的掐进了膝盖,她却好像浑然不知疼痛!

    在她伤口渐渐愈合时,他却无意的再次伤她一次。

    这样熟悉的疼痛让她感到害怕,她害怕自己一直深爱的男人总是惦记着她最好的朋友,而她夹在中间只有深深的无奈。

    罗残的心,从来不在她的身上,以说他一直都只是把她当作普通朋友,甚至有能他从来没有想过她的感受!

    努力的压抑着心中的苦涩,她微微一笑,“我和是好姐妹,关心她是应该的,这还用拜托我啊?你放心吧,这件事情交给我了!”

    “那真是太好了,若晨……谢谢你!”

    他此刻也现林若晨有些不对劲,除了脸色苍白,细心的他现了她鼻尖和额头上的汗水。

    拿起纸巾递给过去,一脸担心的看着她,“若晨你怎么流这么多汗,你到底哪里不舒服?”

    她现在很不舒服,她的心现在非常疼!

    疼得她想站起身大声的告诉罗残,她不愿意,她很不愿意帮他这件事情!这件事对于她来说真的很残忍。

    桌一双青筋突起的手不安的撕扯着裙子,看着眼前的罗残她真的很想逃离。

    “我没事,就是胃有点疼,出门的时候忘了吃药,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我们有时间再聚吧!”

    她扶着桌子缓缓站起身,礼貌的看了罗残一眼!

    看着她确实不舒服的样子罗残也紧跟着站起身,有些担心的看着她,她现在这个样子一定要去医院检查一才行。

    “若晨,我开车送你去医院检查,自己的身体你怎么以敷衍了事呢?”

    他的话让她心里更加苦涩。

    罗残你为什么要在伤我最深的时候又如此对我?

    这样的感觉就像经历了地狱的百般折磨,本想放弃的时候,却又带着血淋淋的伤口逃脱了出来。

    “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

    她提着包包转身想离开,却不曾料到她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就被人推到在地。

    手肘狠狠地甩在了餐桌的边角上,那样钻心的疼用让她差点尖叫。

    旁边的罗残顾不得周围有什么人,赶紧蹲身子把林若晨扶起来,一脸的担忧,“若晨你没事吧,有没有摔倒哪里?”

    “我没事。”她捂住手上的手站直了身体,这个大厅这么宽,到底是谁这么整她?

    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穿着时髦的妇人此时正一脸愤怒的看着自己,林若晨本来心情就压抑了,莫名其妙还被推倒,别提有多火大了!

    重要的是,推她的人她还不认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