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 nov 18 11:00:00 cst 2014

    “伯母,我们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再说!”

    娇娇适时的拉住了罗母的手,咬着嘴唇一副楚楚怜的样子。

    罗母看见她的模样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轻声宽慰着她,“娇娇你别难过,今天伯母会为你做主的!”

    罗残看着眼前的罗母无声的叹息着。她什么时候才能不闹?

    以前也是像今天一样被她欺负,现在他和若晨吃个饭她二话不说就动手打人,这样的事情她还要做多少?

    “你要给谁做主?事情你都没有搞清楚就动手打人,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娇娇听见他这样训斥罗母心里有些不舒服,他现在为了那个女人竟然这样跟自己的母亲说话,他现在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罗残,你就少说两句吧,别这样说伯母,她也是……”

    “够了,你们谁都不要说了!”他生气的打断她们的谈话,冷眼看着罗母,“给若晨道歉,不管怎么样你打人就是不对!”

    他冰冷的眼神让罗母心里有些紧张了,罗残平时很少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是今天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公然让她道歉,这不是让她难堪吗?

    他竟然帮着一个外人欺负自己的妈,这就是她养的好儿子啊!!

    “我为什么要道歉,只要想想勾引你进罗家大门的人想也别想,我罗家未来的女主人只能是娇娇,除了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她不管罗残现在有多生气,只是想把自己的面子挽回来,要是这一幕让别人知道又该说她没用,还在儿子的面前给别的女人道歉,她怎么说也是罗家的太太,想让她低头就死了那条心吧。

    罗残看着她丝毫没有抱歉的样子,反而更加的理直气壮,他真的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罗残,你不用为难也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去就以了!”

    不想让他为难,她只好不和罗母计较,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解释,事情已经被她们误会,现在说再多都没用。

    看了面前的罗母和娇娇一眼,她拖着沉重的身体慢慢离开!

    “站住,你想就这样走了?”

    她没走几步就被罗母的声音喊住,停止了脚步,她回头冷眼看着她。

    “伯母,您是罗残的母亲我才会这样称呼您一声,要是是别人这么对我,我肯定会双倍奉还的,打一巴掌我会打她两巴掌,今天的事情让您误会我很抱歉,是请您次看见这样类似的事情先搞清楚状况在出手也不迟!”

    还没等罗母说话,她转头看着一脸无奈的罗残,嘴角擒起轻松的笑意,“我先走了。”

    看着她走远点额身影,娇娇的眼神里充满了恨意。

    这个女人这么嚣张,她的势气都是因为罗残保护她,对她的包容才让她在她们面前这么放肆吗?一点都没有觉得丢脸吗?

    她这个正牌未婚妻站在她的面前她都能这么从容淡定!

    难道她真的和罗残只是普通朋友?是刚才他们用餐的时候她明明就看见她抓住罗残的手,脸上的笑意全是小女人的姿态。

    “罗残,你说说你对得起娇娇吗?”她生气的用手指着罗残,恨不得好好教育他一顿才能解气。

    他冷眼看着眼前的两人没有说话,因为现在他已经无话说!

    深深地看了罗母一眼他转身就离开,留她们俩人和看热闹的人们留在原地。

    看着他走远的身影娇娇的心里就像针扎一样,他为什么不跟她解释就这样转身离开了?

    难道他一点也不在乎她的感受吗?如果不是爱他,她一定不会受这样的委屈。

    想也没想,娇娇放开罗母的手拿着包包追了出去,她一定要找罗残问个明白,他到底要不要和她订婚!

    “娇娇你去哪里啊?”

    罗母对着娇娇的背影大喊着,她不由叹了一口气,罗残这小子一点也不让她省心,现在娇娇一定很伤心吧。

    “罗残!”

    她刚刚追了出门就看到了正打开车门的罗残,快步跑了过去站在他的车前深深地看着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生这么多事情,但是罗残,我相信,相信你今天是清白的!”

    她急切的看着罗残,告诉他,她一点也没有误会他!

    罗残看着眼前的娇娇嘴角终于露出笑意,不管娇娇有没有误会他都没关系,因为他不想对任何人解释什么,没意思。

    “谢谢你能相信我,我现在要离开,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头再说好吗?”

    他现在有些担心若晨,都是因为他,她才会被打的,本来她的身体好像就很不舒服又被推到在地上,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不娇娇对他的话有些失望,却还要努力的笑着。

    罗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现在急急忙忙的想要离开是放心不刚才那个女人吗?

    为了能渐渐走进你的心里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明明看见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却要装作很大度,相信你,理解你的样子!

    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每当我做出这个样子的时候心里揪着疼,而你,从来没有为我想过!

    她含着眼泪对他露出温柔的笑意,轻声道:“好,你有什么事情先去忙吧,我等你!”

    看着罗残的车子越来越远,她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包包,眼里全是愤怒。

    那个女人有什么地方吸引罗残了?能让他这么紧张的去找她,就连未婚妻在他面前他一样不管不顾就扔她离开!

    “娇娇罗残已经走了吗?”追出来的罗母看着满脸泪水的娇娇。

    这个罗残,他难道没看出娇娇现在很伤心吗?

    他怎么以就这么扔她就离开了?

    “伯母,难道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吗?罗残好像一点也不喜欢我!”

    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很伤心的看着身边的罗母。

    罗母看着她哭红的眼睛很委屈,心里有些气愤,都这个时候了罗残一点也没有考虑过娇娇的感受就这样离开了吗?

    “娇娇别难过了,你做得很好,伯母会给你做主的,你放心吧,只要有伯母一天,罗残他永远是你的。”

    林若晨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此时的她看起来有些狼狈,她却丝毫不在意。

    罗残怎么会有未婚妻,谁来告诉她到底生了什么事情?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敢相信他有未婚妻的事实。

    他不是一直都爱着吗?

    怎么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未婚妻,他们在一起多久了?

    嘴角不知不觉露出一抹嘲讽,她刚才在餐厅是什么情况,她就像是一个第三者正在面对正牌妻子的质问。

    傻里傻气的就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第三者,这种心情让她觉得好悲凉!

    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心里的疼痛让她已经麻痹了,她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

    一声刺耳的急刹声传进她的耳朵,呆呆的转头看着面前的和自己只差几厘米距离的车。

    “眼瞎啊,不要命了是不是?”

    司机生气的探出头对着她破口大骂,是她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一样,只是呆愣的往前面继续走着。

    “神经病,找死啊!”

    她不理会司机的谩骂,始终没有焦距的往前走着。

    带着低落的心情回到家中,她疲惫的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一阵手机铃声让本来心情不好的她更加不耐。

    我现在心情已经够糟糕了,难道你都不让我安静的休息一会儿吗?

    拿起手机,电话显示却让她有些惊讶,罗残现在怎么会给她打电话,现在这个时间他不应该是在向他未婚妻解释着他们的关系吗?

    到底要不要接这个电话?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罗残已经挂掉了电话,若晨怎么没有接电话呢?难道真的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未接电话,她的心里有些失落。

    他应该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吧,郁闷的放手机她把被子捂住了整个头部。

    几分钟过去电话再一次响起,她猛地起身拿起手机,迟疑了一还是接通了罗残的电话。

    “喂……罗残,有什么事情吗?”

    她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没有什么情绪,好像刚才根本就没有生任何事情!

    罗残听见他的声音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若晨出什么事了,今天生的这些事情她觉得很抱歉,要不是他妈去闹,若晨也不会受伤!

    “若晨,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我替我妈向你道歉,真的很对不起!”

    他的语气中充满愧疚,生这样的事情她表面看上去没什么,但是换做是谁心里都会难过,尤其她是一个女孩。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我现在没事了,已经到家了。”

    她说得风轻云淡,其实心里想到今天生的事情就像被针扎了一样疼,想着他未婚妻亲昵的挽着他,她就觉得自己都快呼吸不过来了。

    他们平时关系一定很好吧,不然那个女孩也不会那么亲昵的去挽着他,再说了,罗残的母亲好像很喜欢她。

    林若晨你在想什么呢?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