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 nov 18 11:00:00 cst 2014

    人家是未婚夫妻,门当对户,本来就很般配,你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颗爱他的心,这样算什么?

    况且罗残心里爱的人一直是,你有什么资格想要和他在一起!

    好不容易摆脱掉母亲,罗残回到自己别墅,心里愧疚和担心缠绕着他,给林若晨打电话,本来说问她怎么样的,但她的言语里听不出一点情绪,就好像今天的事不曾生,他知道林若晨的脾气和康还是有点像的。

    越是没事,看起来就越有事,只是这样的局面,他不知道该要怎样做,至少他知道,他不能去找林若晨再谈今天的事,有些时候,越谈越说不清楚,而且,还会给若晨增加一些没必要的心理负担。

    有些疲惫的回到家,他只想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却没想到,娇娇居然在他家,一见他进去立马就迎了上来。

    “罗残,你回来啦?”

    从餐厅离开,到现在足足有五个小时,五个小时,他和那个女的呆在一起吗?

    罗残,你不是爱康吗?

    为什么,又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你还没回去吗?”对于娇娇的出现罗残有点惊讶,他以为娇娇去陪了母亲就回去了,却没想到出现在自己公寓。

    “我说过我会等你的啊!”

    自动忽略他话里不曾在乎自己人的做法,娇娇展现出的仍旧是她一如以往在罗残面前的温柔敦厚。

    罗残也想起来了似乎是听到娇娇说的这句话,但他真的以为只是在罗家,而不是在他自己的公寓里。

    “嗯,很晚了。”

    罗残直接越过娇娇,去到厨房那里倒水喝,娇娇也立马跟了过去,有点委屈的看着他,“残,你是不是在为今天的事而生我气?”

    “生你气?”接过一杯水,一口而尽,罗残有些不解娇娇这句话。

    他有什么好气她的?

    这一切是他母亲做出来的事,他有什么好气她的?

    “残,如果你生气的话就出来,我知道,我不该在你喝斥伯母的时候替伯母说话,我真的是为了你和伯母好,我不想你因为一个外人而影响了和伯母的关系,我……”

    “娇娇!”

    “嗯?”

    屏紧呼吸,娇娇忽然觉得有些紧张,因为罗残脸上的表情很严肃,她不知道他接来会说些什么。

    只想休息的罗残,只想快些结束这段对话,直截了当的开口,“娇娇,这件事你不用太在意,这和你没有关系,是我妈做的太过份,你也不用太在意!已经很晚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让罗家的司机吗?”

    因为罗残是自己住在一个别墅,这里平时除了平婶照顾这里就没他,更别提司机了,呵呵,罗残以送别人,却要在她回去的时候打电话叫罗家的司机来送他去酒店,真的是很笑。

    她是他未婚妻!

    “嗯是啊!”

    没注意到娇娇的心理变化,罗残答的理所当然,因为他只想要休息,送娇娇回去自然是司机要好一些。

    娇娇也没什么,点头答应来。

    罗残没想到,正是因为这个电话,也给自己惹上了麻烦,司机倒是来了,但不是载娇娇回去的,而是迎来了罗母。

    一进门,看着一人坐一个沙的两人,罗母扯着嗓子就对着罗残开骂,“你这个混小子,这么晚了你还让娇娇回去,你这是什么意思?”

    本来今天的事就让罗残对母亲有着不满,加上她这一进来就是怒吼,罗残心情更加不好,不高兴的紧蹙眉头。

    “既然你都来了,那就让司机送你们一起回去吧!”

    放手中的杯子,罗残讲完就要起身离开,见状,罗残赶紧冲到他面前拦住他,“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妈了?有你这样跟自己母亲说话的吗?”

    “那你觉得我要怎么说?”

    何时起,他曾经引以为傲的母亲已经变的如此不理喻?何时起,他已经不能和自家母亲心平气和的聊天?

    为什么会是今天这样?

    “你认为呢?”罗母不答反问,“这么晚了,你让娇娇回去是什么意思?”

    “很晚吗?”罗残抬抬手表,指针显示十点。

    “晚上十点,还不晚?”罗母尖声喝斥,这个混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明知道现在罗家能不能起来就看娇娇家了。

    而娇娇家能帮罗家多少,就看罗家的诚意,诚意等于结婚,罗残这态度,真的是让罗母没有一点把握。

    罗父这段时间累的都快成狗了,到处去求人,到处去跑,家里有这么个现成的他不好好把握,反而将人往外推,罗母气的真想狠狠的揍自家儿子一顿。

    罗残很反感的看了罗母一眼,冰冷道:“如果你觉得每一件事都以用大声吼骂来解决,那这个世界什么也不需要了,就拼谁嗓门大就好了。”

    “你!!!”

    还是第一次被自家儿子说话堵成这样,罗母一时答不上来话,脸色铁青。

    一边娇娇看情况不对,立马上前安抚着罗母,“伯母,你不要生气,罗残已经很累了,是我让司机送我回家的,你不要怪罗残。”

    “你叫他让司机送的?”罗母不相信的看着娇娇,虽然很想说实话,但她明白,如果说了,她只会是把罗残推的很远。

    她重重的点点头,“是我叫的,所以伯母,你不要怪罗残了,我是担心他太辛苦,你看他黑眼圈都起来了,我想让他早点休息。”

    “真的?”罗残仍是不相信。

    娇娇再次肯定,“是真的。”

    罗母看了看罗残,疲惫是疲惫,但哪有黑眼圈,她心里很清楚是娇娇在帮罗残,她都给罗残台阶了,她自然也不会和自家儿子搞的太僵,便相信了。

    “好了,既然娇娇替你说话,我也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再有次,如果要送就你亲自送,娇娇是你的未婚妻,这是你的责任,你知道吗?”罗母看着罗残,她要他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

    罗残知道他母亲强势惯了,他只想要休息,便忍这段话,“知道了。”

    “既然如此我就回去了,娇娇,你让平姐给你收拾一,以后晚了你就住在这边吧,或者你习惯这里的话就一直住这里。”

    “伯母?”娇娇很震惊。

    没想到罗母会说出这些话,当然她的心里是十分高兴的,能有罗母这样助自己,她相信自己一定会搞定罗残的。

    看到她的震惊,罗母柔和了语气,缓缓道:“娇娇,我知道,你和残还没有正式结婚,但你们早晚是夫妻啊,何况这里房间那么多,就像家人一样住在这里没什么吧?一直住酒店也不是办法,成天就你自己的伯母也不放心啊,就这么决定了吧!”

    “是伯母……”

    娇娇一脸难色,侧头看了看罗残,很是难,“伯母,酒店住的挺好的,我也挺习惯的,我……”

    “好了,不要再说了,这件事就这样。”

    “平姐,平姐!!”说罢,罗母扯着嗓音打算把已经休息的平姐叫起来,罗残终是无忍耐的打断她。

    “大晚上的,你叫平姐做什么?”

    “你说做什么!”罗母狠瞪罗残一眼,愤怒道:“你还知道是大晚上啊,既然如此你也放心让你未婚妻自己回酒店,我让平姐起来给收拾一房间,难道不对吗?”

    “妈!”

    罗残很是无奈的看着她,眼里几乎没有温度,“既然你都来了,你就让娇娇和你一起回家不就行了吗?那里不是有她一个房间吗?”

    最终,罗母离开了。

    娇娇却被留在罗残的别墅,因为罗残不同意所以和罗母闹的很不愉快,罗母走后罗残的脸色都很难看,没有缓过来。

    看着他模样,娇娇心里万心的冷,他真的就那么不希望她和他呆在同一个空间吗?就算只是住在他的别墅也不行?

    罗残,如果今天在这里的是康或者是今天和你一起吃饭的林小姐,你还会如此吗?

    心里扬起不服输的帆,娇娇还是努力勾起理解的微笑,轻声道:“残,你不要生气了,伯母的脾气就是那样,没关系的,我自己打车去酒店就以了,明天如果伯母问起来,我就说我真的不喜欢住在这里就行了。”

    因害怕罗残点头同意,说完这话,没等他的回答娇娇就要起身离开,因为怕失落,所以走的极快,虽然她话是这样说,但她是真的想要呆在这里,只不过……

    “娇娇!”

    走到门口,罗残终于出声。

    娇娇立刻停,有些委屈的侧头罗残,这时候叫她,是要怎样?是要送她回去?还是送她到外面打车离开?

    “对不起。”罗残向娇娇道歉,一脸愧疚。

    无论怎样,这件事都和娇娇没有直接关系,他不该把对母亲的情绪带到娇娇身上。

    以为他的抱歉只是对于他对自己的态度,娇娇自嘲一笑,“残,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没什么抱歉之说,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的婚约你不能答应,你以直接向伯母他们提的,如果你觉得难说,其实我以……”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