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 nov 19 11:00:00 cst 2014

    “我说的对不起,是今天的事!”打断娇娇的话,罗残依旧歉意的说:“我不该把母亲的情绪带到你身上。 ”

    原来他说的不是他们两个的婚约!

    既然如此,娇娇连最后点的担忧都没了,笑意染上脸颊,“残,这不怪你,我能理解,如果是我,也不能很自然的控制自己的脾气。”

    “嗯。”他点点头算回答。

    客厅寂静了一会儿,两人都没说话,娇娇觉得尴尬,打算离去时,罗残终是开口,“今天已经很晚了,就在这里休息吧,我去帮你收拾房间。”

    “……”

    在他的眼里,娇娇也看到了他的犹豫,她自当是没有看到,她明白,他不爱自己,所以他不愿意让她和他呆在同一空间,他怕被他心爱的女人看到误会。

    越是如此,她越不能给别人腾出空间。

    罗残是她从小就誓要得到的男人,她不能就这样拱手相让!

    “不用了,我自己以收拾的。”娇娇立即追上罗残的脚步,怎么以让他给自己整理房间呢?

    罗残突然站立楼梯上,回头惊讶的盯着娇娇。

    “你这是什么表情?”

    够无语的,他这是不相信的表情吗?

    “从小懒的连刀叉都懒的拿的人,居然会自己收拾房间?”

    因为两家是世交,一起长大,所以双方都知道对方小时候的事情,当然,罗残那个时候已经很优秀了,但是娇娇不行,因为就她一个女儿,又不是男孩,所以娇生惯养,以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这么些年不见,再见,她给罗残的感觉仍是千金之躯,所以对于娇娇说的这句话,多少罗残还是觉得惊讶。

    知道他的想法,娇娇不爽的翻眼一白,“大哥,你都已经好多年没有看我了?难道你不知道这些年我也在成长吗?”

    “哦,所以你已经成长的以做家务了?”

    “……”娇娇无言,罗残一定是故意的!

    她会收拾被套不代表会做家务啊,撇着嘴说不出话。

    罗残轻声一笑,些许无奈着,“好了,我去给你收拾吧,就当是我没控制好自己情绪对你不公平的惩罚吧。”

    ***

    雷鸣集团。

    “你告诉我,不是让你着手去办这件事了吗?怎么现在新闻满天,嗯?”诺大的老板椅上,明赤璀满脸怒容抓着手上的报纸,冷冷的瞪着桌前站着同样面色难堪的人。

    紧身的职业套装将叶青的身材包裹的很完美,同时在这时也让她显得特别瘦弱,此刻面对总裁的怒火,她只有深深的自责,的确,昨天的事,是她没有办好。

    “对不起!”

    现在除了这三个字,她好像暂时找不到话讲。

    明赤璀气的直接站起身,抓着报纸就向叶青砸过去,“你不是很能干吗?你不是跟着我父亲那么久从来没有出过问题吗?他不是说你以控制一切事情并提前处理好吗?难道你的能力就只适合在没有生的时候提前准备,却不能应付一些突事件?”

    “总裁,请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调查清楚整件事情。”虽然被报纸的边角弄的脸颊生疼,但叶青此刻以做的只有全部接他的话,并向他保证。

    那天的新闻她的确是掩盖了来,但不知为何会选在周一的时候爆出来,而且还是这么大阵势。

    显然,叶青给的理由明赤璀不能接受,只见他拿出摇控器打开了电视,接连换了三个频道都全部是播放的那天他们一起走出酒店的画面,并且那些人还将那天埋着头戴着口罩的林若晨身份给查出来了。

    “雷鸣集团总裁明赤璀抛弃未婚妻在酒店私会公司员工,第二天被媒体抓包并找来秘书掩盖整件事,却不曾想天外有天,高手自在人间被人留了一手不仅新闻见纸而且连当天女主角的身份也会暴光,听说雷鸣集团继上次的收购案失败后这次与g公司正在谈一项大的合作案真不知道今天这个新闻出来,向来注重感情真心诚意的g公司总裁还会不会同意……”

    “雷鸣集团自明总裁接手后更上一层楼,而明总裁更是呼风唤雨,从来没有失败过,却没想到最近两件大项目他居然已经失败了一件,现在这个恐怕也危险了,果然啊,不管是谁,是不是很有能力,男人还是得远离万千花丛,毕竟外面的女人再多,帮自己的永远只有家里的未婚妻,而且明总裁还有一个私生女……”

    新闻里男女主播正显声音的一说一唱,内容犀利而现实的扭曲,几乎是将她明赤璀的所有事都讲了出来,而且用他们理解的那样说出来。

    嘭,很大一声响动,明赤璀直接将摇控器摔在液晶电视上,然后屏幕碎成一块块玻璃噼里啪啦的掉到地上,就连在外面工作的秘书都被总裁的巨大响声吓的不行。

    “总裁不会在揍叶主管吧?”靠近总裁室略换的一位秘书有些害怕的问其他秘书。

    因为大家都在默默观察着,所以有人立即就回答了,“就算揍叶主管我们也没办法啊,难道你敢进去拦?”

    “额,我不敢!”问话的秘书立即就保持缄默,开玩笑,她还不想要失去这份求之不得的工作。

    “唉,叶秘书也真怜,媒体记者们巴不得就报道一些总裁的消息,这次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劲爆的怎么能那么轻易就放过嘛,偏偏总裁那天又是叫叶秘书来处理这件事,唉,叶秘书好怜……”

    “你们既然那么为叶秘书抱不平,那好,我去替你们告诉总裁,你们替叶秘书承担责任怎么样?”

    正在大家担忧的看着里面时,坐在另一边的一名秘收冷冰冰的斥责了他们,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继续玩着她的游戏。

    其他的秘书瞬间闭嘴,但暗自里都很不爽的不停骂她,叶秘书在的时候她就工作,现在总裁骂叶秘书了,她就不顾工作了,悠闲的玩着游戏,真以为自己是总裁的同学就了不起了!

    叶青被明赤璀的举动也给吓住了,虽然她知道新闻报出来后影响有多大,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总裁这么大的火,而且那么突然的,害的她脚一软,险先就没站稳。

    还是第一次看到叶青害怕的模样,明赤璀勾起冷笑,“原来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叶青真的无言以对,她明白现在说什么错什么。

    “你不是敢说敢认吗?这件事办成这样,你难道就只会沉默?一点解决办法也没有?”

    “总裁,这件事是我的失误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但这件事已经无力挽回,现在要做的只有想办法将您的形象挽回来。”

    “你还知道把我形象挽回来啊?”想着刚才的新闻内容,明赤璀就气到没办法,这个该死的叶青,只事不利还能如此理直气状!

    “总裁,我一定会把这后续的事办好,请相信我!”

    “哼!”

    明赤璀气的脸都绿了,对于叶青的保证直接就是不屑,双目盯着落在地上的报纸,嘲弄着,“你是没看清楚报纸的内容还是怎么的?那天林若晨还是遮盖住的,你是吃屎的吗?报这样的新闻也就算了,竟然还让人把住客信息也查出来了,你的能力都被谈恋爱给谈傻了吗?”

    “……你的智商不也被爱所困了吗?”叶青很委屈的小声嘟哝。

    声音虽小,明赤璀还是听的十分清楚,面色十分扭曲了,“你再说一次?”

    “总裁,你现在冲我火也没用,事情也已经生了,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不会再有这样的事生,你给我的惩罚也请在我处理完后再给,我会努力让这件事不会伤害到康以及欢欢的。”

    康以及欢欢……

    是啊,他刚才只顾着生气了,生了这样的事,她知道了会有怎样的反应?

    明赤璀突然对这个很有兴趣,勾起一个诡异的微笑。

    叶青看的怔,完全不理解,“总裁?”

    他在笑什么,她说错什么了吗?

    还是说总裁想到了什么办法?

    “这件事暂时就这样,先不要做任何处理,暗地里你做好一切应急准备就以了,至于惩罚不用等了,三个月没有奖金,今天之类把公司手册全部手抄一次。”

    “……是!”

    对于这个结果,叶青只有无奈的接受,虽然三个月没有奖金她很惜,但至少比起总裁直接将她派到国外工作一年来的比较强吧?

    另一边。

    康将欢欢送去上学后就去厨房将赵婶帮她熬好的汤准备好一如既往的送到医院里,不管爸妈想不想看她,要不要喝她带去的汤她都要送过去,无论怎样,她都要坚持,直到爸妈原谅她。

    拿着汤,一路紧赶慢赶到医院,康步伐很快的冲向病房,康母躺在床上,背对着门口,也不知是熟睡还是醒来,父亲并不在病房,康抓住机会就冲进去了。

    “老……”

    听到有声音康母立即就转过身,以为是康父,却在开口看到来人的那一刻笑意僵在脸上,语气平静,“你怎么来了?”

    何时起,就连母亲对自己也这样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