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nov 20 11:00:00 cst 2014

    康只觉得一阵心碎感袭来,她本以为父亲不在,母亲总会接受自己了吧?是母亲这神情,让她站立原地都不敢再向前一步。

    “妈,是我!”

    虽然知道妈妈现在最想看的是爸爸,但她还是假装什么也没看到的开口,将手里的汤提过去,“我让赵婶熬了一些汤,对身体很好的,你喝一点吧!”

    “我不喝。”康母将头一侧,看也没看那汤一眼。

    康的心一凉,继续当没听到,打开盖子盛出来一碗,递到康母面前,“妈,你喝一口吧,这个汤真的对身体很好,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补身体。”

    “我再说一次,我不要你的东西,你赶紧走!”康母打定了主意,说不要就是不要,连看康一眼也不愿意。

    铁了心的模样让康几乎没了开口的语气,她一直以为,妈妈给她短信至少代表她还是关心她的,如果说有爸爸在妈妈不能展现出来,那爸爸不在的时候总以吧?

    是事实却让人不能接受。

    见母亲态度坚决,康只好收起汤,绕了一边,坐在床边,正眼看着康母,是她刚坐,康母就已经转过身不再见她。

    她呆呆的盯着母亲的背影,终于明白,这一次,父母是真的不能原谅她了,无论她做什么!

    沉默了好半晌,她才喃喃开口,“妈,爸爸不愿意原谅我,难道连你也要抛弃我吗?”

    “……”回应康的是康母的沉默。

    有想到她不会理自己,康苦涩的继续道:“妈,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求你们原谅,我只是希望在你生病期间以让我每天来看你,哪怕你不和我说话也好,但也请你收我做的汤!”

    “哼,你做的汤?”康母猛的从床上坐立,愤怒的瞪着康。

    后者吃惊不已,怔怔的看着满脸愤怒的母亲,怔怔的点头,“妈,是不是那汤不好喝?你告诉我,你想要喝什么,我……”

    “啊,我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你竟然会变成这样!”康母突然拔高音量,失望至极。

    “妈?”

    心里一阵堵,她难道又做错了什么事?

    “你不顾一切的要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只是为了身边有人侍候,不用自己洗手做羮汤吗?”

    “妈,不是这样的!”

    听出了母亲话语时的意思,能是刚才她说那是赵婶做的汤,所以让她误会了她要表达的意思吧,她不能让母亲误会。

    “我并没有选择谁,我只是不能失去欢欢,这个汤不是佣人熬的,是我自己弄了没弄好,赵婶说给病人吃的话不行,所以就先帮我熬了,让我慢慢学,学会了就自己做,不是你想的那样!”

    “好了,我不要再听这些理由,你要选择哪里是你自己的事,我和你爸也不会再管你的事,不管你是要当豪门太太也好,平凡的人也好,我们也不管了,你心里如果只有那个男人,我和你爸就算怎样拉你也不行,你走吧,只要你不回来气我们什么都以!”

    “妈!”康拔高音量,“为什么爸爸那样,连你也那样,这世界上我就只有你们还有欢欢是我最亲的亲人,你也是为人母的人,如果是我被人抢走,你能忍心的看着女儿一辈子离自己远去,渐渐的变成陌生人吗?”

    “……”

    康的话让康母一时无言,鼻子有些酸的再度侧过头去不看康,她是一个母亲没错,正因为她是母亲,所以不愿意看到自己女儿走上一条不归路。

    知道母亲终究是心疼自己的,康不让她逃避自己目光,连忙走到康母面前,继续说一些让她必须正视的问题。

    “妈,你不要这样对我,现在我真的已经很无助了!我不求别的,只希望在你生病的时候能让我回来看看你,我们娘俩能说说话,只是这个要求,我过份吗?”

    “不过份!”

    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怒喝,康和康母震惊的抬头,只见康父提着早餐站在那里,一脸怒气,显然这是因为她康到来的原因。

    “爸……”

    她知道,爸爸一来,她和妈妈的谈话只能就此结束!

    “老头,你……”

    康母也是惊讶,没想到老头这么快就回来了,她刚才应该更加坚决的让女儿离开的,不然两父子此刻呆在一起不知道又会闹成什么局面。

    她之所以今天会在医院就是忧心的缘故,她见不到孙女,也看不见女儿,成天还要看到丈夫气的直叹气狂抽烟却一语不的模样,她真的好着急,为什么他们一家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知道,老头子现在真的很不想见到女儿,因为他心里的气还没消,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他们父女俩碰面,这时候不但不能解决他们之间的误会,只会让倔强的父女在仇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一边是自己的丈夫,一边是自己的女儿,这样呆在中间的日子,她真的过怕了。

    她想劝康父,是晚了,只见康父着急的放手里的早餐就冲到康面前,提着她拿来的汤,提起来就直接往垃圾桶里扔。

    康要阻止,是已经晚了,一秒,一瓶还散着热气的补汤全部洒在垃圾桶里。

    “爸!!!”她忍受不了的尖叫出声,她并没有做什么过份的事,为什么爸爸要这样处处相逼?

    “我不是你爸!”康父冷冷的看了看垃圾桶里的汤汤水水,面无表情的指向门口,“如果不想连你也一起轰出去就自觉的立马走出去,这里不欢迎你,要我说多少次?”

    “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康父一而再无情的做法彻底的让康崩溃,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爸爸要这样无情的对她?

    “我不是你爸,你也别叫,我做的这些只在正常范围内,对于一个擅自闯入病房的陌生人来说,我只是扔扔东西已经算了轻的了。”

    康父没看康伤心的表情,转过头拿起刚买回来的早餐,盛了一碗粥递给脸色难看的康母,“还好来的及,还是热的,赶紧喝了吧,天凉,等一会儿冷了就不行了。”

    “老头子,你……”

    康母拿着那碗粥,双眼却是看着直接被无视的康,眼里痛苦不已,骂在女儿身,疼在她心啊!

    明明是女儿,却这样……

    “快吃,冷了就不能吃了。”康父继续催促康母,自当没有看到她眼里的难色。

    康母看着眼圈红红的康,面对老公的催促,僵在原地,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康父本来就有火,见康母这样犹豫不决莫名的火大,不禁提高分贝,“我让你快吃就快吃,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吃,还是还想这样饿着?你不知道家里的店已经关了好些天了吗?再不赶紧好起来,我们这绝后的两老以后要怎么过?”

    啪——

    惊人的一幕,康两大步上前,抓着康母手上的那碗粥,以及桌上康父买来的粥,全部扔到垃圾桶。

    康父错愕。

    站起身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在康脸上,本来就是练家子的康父这一巴掌来,康差点被打倒在地,脸上火辣辣的疼。

    康母更是尖叫出声,“你在做什么啊,她是我们的女儿啊!”

    “什么女儿?我们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女儿?”康父侧头对着康母就是一顿咆哮,“你到底要心软到什么时候,你的心肝宝贝已经把我们丢弃了,你还不知道吗?她为了豪门梦,哪里还记得她的爸妈是谁,天天拿着一些汤来就是关心了吗?”

    “不是这样的,她不是这样的!”康母一边反驳着康父一边挣扎要床,见此,康父死死的将她按住,制止她来。

    “到了现在你还不死心?她现在做的是什么事你不清楚吗?我们掏心掏肺的对她,结果呢?她的眼里只有钱,只有别的男人,哪里有我们这当父母的影子。”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呜呜……”

    康父的话让康母崩溃的大哭,康的心简直就碎了。

    一抬手,她似乎摸到了什么黏黏的东西,拿来一看,原来是血!

    呵呵,爸爸这一巴掌打的还真是重啊,居然都出血了,忍着疼痛,她还是站到康父面前,有些事,逃避也是没有用的,该说清楚的还是要说清楚。

    “爸,你不要在妈妈身上脾气,你有气以继续打我,不要这样吼妈妈!你说的那些我听了,但那些全不是事实,我并没有要得到明赤璀,我只想要欢欢,只想不抛弃欢欢,好还那么小,我能理解你和妈妈的苦心,是我也不能抛弃欢欢!”

    “滚!!!”

    康父侧过头就是一声怒吼,他不想要再看到这个女儿。

    真的一点也不想看到!

    如果不是她,老伴也不会气到住院,如果不是这个女儿,他的半生也会过的平淡而幸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整天被人指指点点的说女儿一心想要傍大款,嫁豪门。

    想他康家几世好名声,到了她康这里真的是给毁的他直不起腰身。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