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nov 20 11:00:00 cst 2014

    “我不滚,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不会离开!”康也是倔脾气,父亲越是这样排斥她,她就要好好的和他们谈谈心,倔强之,她硬是搬过来一个椅子,一屁股坐上去,一副今天不说清楚她就不离开的样。

    康父气的牙痒痒,右手再度抬起来要打康的样子,康也认命的准备承受这一巴掌,只是在他快要动作的时候被康母死死的拉住。

    “暴力不能解决问题,你不要再打女儿了,这么些年来,一生了事情你除了大声吼她就是打她,一点也不能解决问题,如果我们那以强硬的解决问题,当初也不会怀着孩子害怕我们知道而逃度到美国去,不要再打了,我们好好说。”

    “说什么,我跟这个没良心的没什么好说的!”康父一怒,挣脱开康母的束缚,再度扬起手,康母也是不顾一切,死命抱住康父催促着康。

    “你快走,你爸这里我拦着,你快走,不要来了,去过你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不走!”

    康不走,反而帮着康父将母亲的手给拿开,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康父面前,平静的道:“爸,你有火就冲我,但我告诉你,这辈子我不会放弃欢欢,你们也是我的父母,不管你同不同意,我也会按时回家去看你们,还有妈妈住院期间,我也会每天过来看她的,就算你打死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哼,你这是看着豪门梦破碎,所以终于记起了你还有父母,想要让我们收留你做的功课吗?你妈不知道,你别把我也当傻子!”

    “爸,你在说什么,你们是我的爸妈,一辈子的亲人,你为什么能说这些让人伤透心的话?”

    她听不懂爸爸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她感觉到了爸爸语气里的不屑,她到底是做错了多大的事,为什么爸爸对她反弹那么严重。

    “我在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告诉你康,如果以我真想跟你断绝关系一辈子永不联系,你要去榜豪门你就去,不要再回来说是老康家的女儿,你丢的起这个人,我和你妈丢不起!”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我去明家只是因为以随时以见欢欢,我没有别的意思!”

    “你是没有别的意思,还是因为豪门梦破碎抢不过你的好朋友,所以现在跑来我和你妈这里献殷勤?你别成天打着要看孩子的主意住在别人家,你要是真为孩子好你当初就不该答应那个男人把欢欢让出去,你真的对欢欢好,你就该嫁一个平凡的男人,过一生平凡的生活,是你偏不,你非要选择豪门,既然如此,听怕是抢不过也不要想走回头路,我和你妈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爸!!!”

    父亲说的话越来越离谱,离谱到康完全就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叫我要和人家抢,什么叫我抢不过我好朋友,所以要来你们这里献殷勤,我妈病了,我来看她怎么就成了献殷勤了?”

    “你少在这里跟我装,你妈病着呢,别逼我把话全部说出来,你的混帐日子我们不想管,随便你是豪门太太,还是被人家挤去的怜女人,你都不再和我们康家有关系,你走吧,永远也不出现了!”

    “爸,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我还就不走了,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已经说过了,我并没有要嫁入豪门,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明赤璀,从来没有!”

    “你是没有,还是因为现了你好朋友林若晨和那个姓明的有关系,你斗不过人家而选择退出的?你真的当我和你妈是傻子吗?你以为我们老年痴呆,一点也不认识字和看不懂新闻吗?”

    “老头子!!”

    康母震惊的尖叫出声,老头子答应过她,这件事不要告诉的,是他……

    明赤璀和若晨,他们有关系?

    康如被雷击一样,整个人呆在原地,就算全身被抽去了力气,不敢置信的看着父亲,思考着他说的话。

    这段时间她好久没和若晨联系了,她自己的事太多,也不想把自己的情绪带给若晨,而若晨也没有联系过她,她以为她忙,也没在意,是爸爸的话,妈妈震惊的表情……

    康母看到康失魂落魄的神情,再也忍不住的伤心哭泣起来,哽咽着劝她,“,事已至此,你不要再呆在那里了,那个地方真的不是我们这种普通家庭以呆的,你带着孩子回来吧,你就算不嫁给小强也以,我们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吧,我和你爸虽然钱不多,但也养的起你和欢欢,不要去喜欢那个明赤璀,他不适合你。”

    “谁要养她,这个见钱眼开没良心的人,我没有她这个女儿,让她慢慢去争吧,等到她想要嫁的男人娶了自己的好姐妹,看她怎么办!”

    ***

    海弯别墅。

    康面无表情的坐在沙上,目光似有似无的晃着放在旧相的商业报纸,今天的头版头条就是明赤璀和一个神秘女人从酒店房间一起出来的照片,明赤璀一如既往的面瘫脸,而身边的女人即使口罩遮面,但也能清楚的看到她的慌张,报道的内容中,还有大家调查出的神秘女子身份——雷鸣集团员工,林若晨。

    呵呵!

    父母的话不停的环绕在脑海,盘族不散,原来他们是看了今天的报纸,然后她去医院看母亲,母亲以为她为了过富豪的生活,竟然能忍受这样的事情而生气。

    父亲则是以为她今天去医院是讨好他们,只因她被自己好朋友pk去。

    这世界真是笑啊!

    若晨竟然和明赤璀?

    照片拍的很清楚,两人都穿着前一天的衣服,并且媒体还挖出了前一晚他们一起相约喝酒的画面,真是讽刺,她不想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但为何她的心难受的快要不能呼吸?

    她以为,明赤璀就算天天和她吵架,但至少他说的爱她是真的吧?

    她以为,就算明赤璀要娶也是娶琳达吧?

    是为什么他会和若晨?

    铃铃铃——

    就在康呆的时候电话响了,拿出电话一看,来电人让她神色一暗,略微犹豫了一会儿,她接起电话。

    一个小时后。

    “,你喝橙汁,那这位小姐喝什么?”开完门的赵婶等待本来要去准备饮料,却不知康朋友的喜好,只能问她。

    “她……”

    “赵婶是吧,我叫林若晨,你叫我若晨就以了,我和一样的就以,辛苦你了,谢谢。”

    林若晨很自然的接过康的话做自我介绍,也让康其余的话咽在喉咙,林若晨看起来很是熟络自然,康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为了不尴尬,只得强装笑意,“赵婶,辛苦你了,两杯橙汁!”

    “好!”赵婶爽快的答应并着手去准备鲜榨的饮料。

    赵婶一走,林若晨抱着抱枕,佯装不爽的瞪着康,一脸抱怨,“我说康,你现在的日子不要过的太爽!”

    “什么太爽?”假装听不懂,康一脸懵懂。

    林若晨再瞪她一眼,“少在那里跟我装啊,怎么样,豪门生活的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只是一个在这里照顾自己女儿的保姆而已。”她不知道若晨今天来这里找她是什么意思,但关于她的问话,她确是实话实说,只不过林若晨却不相信。

    “少来吧,明大总裁对你的爱意我是知道的,你虽然没有和他结婚,但怎么说在这里也是女主人待遇吧,看那些佣人对你恭敬的态度,啧啧啧,让我羡慕不已啊!”

    “要不,你来,我让给你?”

    康就像以往一样笑着回答林若晨,有着试探,却也如平常一样的答案,她却看到若晨有些逃避且故作镇静的目光。

    “算了吧,这个位置不是我坐的起的,这个豪门之家,也不是我林若晨能进的来的。”

    “好久不见,你还真是谦虚了呢!”

    心里很难受,康也只能保持镇静。

    她努力的让自己去相信报纸上的不是真的,是若晨直接到这里来找她还有现在说的话,不得不让她起疑。

    为什么,偏偏是若晨?

    是她唯一的闺蜜?

    她爱明赤璀,如果若晨也爱,并且他们已经在一起,呵呵……她有伤痛以承受,是欢欢她要怎样解释?

    想到这里,康感觉好窒息。

    恰巧林若晨在此时开口,“康,你老实说,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嗯?”

    她为什么会这样问,她想要听到她说什么答案呢?

    “我是问你,你最近和明赤璀相处的怎么样!”

    身处在明赤璀的别墅,问着康这样的问题,林若晨觉得很怪异,比起问这个,其实她更想问的是她和罗残之间怎么样,是她答应了罗残,所以她只有来这里看看的真实生活情况,以及问一些她的真心话。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