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她明白,真正关心这些的是她心爱的男人,而她亲自告诉他关于别的女人的消息会让她难受,但对方是乐乐,她再难受也只有独自承受了。

    毕竟她出现在罗残的生命里晚于康乐乐,所以她没有任何资格去质问一些什么,只是希望答应罗残的事,她能办的好。

    另一边,康乐乐听到林若晨的问话,心里咯噔一,坐实了那个新闻,说实话,此时的她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她更不明白,今天新闻出来了,若晨跑来找她问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让她离开明赤璀,还是要怎样?

    何时起,他们之间说话也得这样拐弯抹角了?

    康乐乐十分明白,她和明赤璀不可能在一起,但如果是若晨的话还有希望,毕竟若晨家里的条件也很好,琳达和若晨二选一的话,她希望是若晨陪着明赤璀走完这一生。

    想到此,康乐乐也就释然了一些,说话也直接了,“若晨,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我和明赤璀什么也没有,我在这里真的就只是照顾欢欢而已,在明赤璀心里,我和佣人没有什么差别!”

    “什么?”

    只是照顾欢欢的“佣人?”

    这个答案让林若晨很窒息,如若是这样,估计罗残会不顾一切的得到乐乐吧!可为什么会这样?

    明赤璀那么爱乐乐,为什么只当她是佣人?

    林若晨不信,“乐乐,虽然我们已经有段时间没见了,但不至于陌生了一大圈吧?明总裁那么爱你的,怎么可能只是将你当做是佣人?”

    “明总裁?”

    这三个陌生的称呼,真的不适合今天的报导啊!

    “是啊,难不成我还能和你一样直接称呼他的名字啊?我可不想丢掉那么好的一份工作!”

    林若晨心里有点心虚,以为明赤璀告诉了她昨晚在酒吧发生的事,多少还是有些愧疚,虽然她和明赤璀之间什么也没发生。

    若晨,你不用如此的,如果你和赤璀是真的有感情,你们要在一起,我一定会默默的离开,不会成为你们的障碍,所以你不用这样在我面前故意展现在的那么陌生。

    今天的新闻已经出了,为何你还要这样对我?

    是把我当傻瓜,还是不想要伤害我?

    这种想要说却不能直接说的感觉压抑的康乐乐不行,待赵婶将饮料放后,她猛的喝了口饮料,一咬牙,直接讲道:“若晨,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我没事的!”

    “我说什么?”林若晨更加的疑惑,难道她已经知道了罗残叫她来看她的事?

    这该死的罗残,既然要告诉乐乐,干嘛还要请她帮忙?

    把她当猴耍吗?

    忽然,林若晨感觉心里憋着口气,堵的她不行,乐乐一边在这里享受着明赤璀的爱,一边又和罗残纠缠不清,她到底是要怎样?

    林若晨也是豁出去了,一脸严肃,“康乐乐,你既然知道我今天来这里干嘛,为什么装做不知道?”

    “你不也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吗?”康乐乐强装的笑脸也跟着林若晨沉了来,一脸平静。

    “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不想跟你造成什么负担。”她知道康乐乐这段时间在罗残和明赤璀的选择问题上肯定很艰难,虽然她不愿意,但为了不让她和罗残为难,她也只得忍着当作不知道。

    康乐乐却以为是另一层意思,她若笑不已,“那有什么负担,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放心,我会离开这里,不会占着这个地盘的。”

    “你决定了离开明赤璀?”林若晨很震惊,她居然会离开明赤璀,她不是爱他吗?

    如果她离开,是不是就代表她要跟罗残在一起?

    她宁愿让欢欢在一个不完整的家庭长大,也不愿意接受明赤璀吗?

    “我不可能跟他在一起,所以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康乐乐神情一黯,她已数不清每当自己说出这种话时,那种心痛到无法呼吸的窒息感是怎样。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要一辈子也不说出这样的话,她想要和他在一起,虽然她明白,这条路看起来似乎真的好难好难。

    “康乐乐,你怎么可以这样?”林若晨气的猛然站起来,语气激动,“你怎么可以随便就做这种不负责任的决定,你走了欢欢怎么办?难道又让她跟着你过那种没有父亲到处流浪的日子?还是说,你打算带着欢欢去投靠罗残,想要罗残当欢欢的后爸?”

    “林若晨!”听了她的话,康乐乐也气的提到音量,“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她什么时候说过离开明赤璀就跟罗残在一起了?林若晨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就算她想要和明赤璀在一起,也不至于莫名其妙提到罗残那么激动吧?

    “到底是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还是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林若晨也是气到没办法,扯着嗓子就继续吼着,“康乐乐,你到底是爱明赤璀还是爱罗残,你至少有个选择吧?爱一个就好好爱,不爱的那个你就躲的远远的,为什么你一个也不选择,然后又让两个男人都跟在你身后追着跑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觉得我们之间也没必要再谈去,你走吧!”康乐乐有些无奈的坐回沙发,生气的不行。

    她以为,林若晨今天来是要跟她讲报纸的事,或者是她要告诉她,她想和明赤璀在一起的事,可是她没有直接表明,而是把罗残也牵扯进来,并且内容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这么多年来,不管她遇上什么,只有若晨帮助自己,所以她不想因为别人,而且还是男人让他们之间有了第一次的争吵。

    她认为这样很不值得,而且很影响两人之间的友情。

    只不过,她这样想,林若晨不这样想。

    她今天来这里本来是因为答应了罗残想要看看她的生活状态,如若她在这里生活的不好她要选择罗残,那她不会说什么!

    可是,康乐乐在这里明明过的就是女主人般的生活,既然如此,为什么她还要带着欢欢抛弃她的亲生父亲而去选择罗残?

    这样子,对罗残来说……很不公平!

    康乐乐赶自己走的话,彻底将林若晨激怒,她不但没走,反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环胸瞪着康乐乐,怒喝:“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变成现在这样,明明你在这里过的生活很好,可是你为何偏偏这样,罗残他那么好,你怎么忍心伤害他?”

    “我伤害罗残?”

    康乐乐是越来越听不懂林若晨在讲什么了,“你今天来到底是为明赤璀来还是为罗残来找我的?”

    她不该是为明赤璀吗?

    为什么从她的话里她听到最多的是罗残,而且,似乎在讲到罗残的时候她越发的激动,康乐乐还真是越来越迷糊了。

    林若晨也是一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她已经知道了那晚在酒店的事?虽然他们什么也没发生,可是这种事她该怎样去解释呢?

    会不会越解释越乱,抬起头,对上康乐乐一脸严肃的神情,林若晨也有些心虚了。

    康乐乐更加起疑,“林若晨,今天你不把话跟我说清楚我还就不让你走了,莫名其妙的跑一这里对我一阵指控,我到底是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激动,而且,为什么你讲到罗残的时候那么激动,罗残关你什么事了,你那么在意?”

    记忆里,若晨和罗残只是见过几次面,并没有什么关系啊?

    “我……”

    康乐乐的问话让林若晨不知该如何回答,咬了一会儿唇,干脆豁出去了,“我说的话并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要你能好好的选择,如果说你喜欢明赤璀,那你就好好的跟罗残讲,而且罗残已经有未婚妻了,不要让他左右为难。”

    “他有未婚妻我知道啊,我和罗残之间本来就没什么,我跟他很清楚的讲过,我们只会是朋友,这辈子不可能再有其他的,他也清楚!”

    “什么?”这次换林若晨无言以对了。

    罗残有未婚妻康乐乐知道,而且她也跟罗残说清楚了,那为何罗残还……既然如此,那天晚上他们在酒吧还抱在一起?

    “林若晨,你今天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康乐乐也是没了耐心,她和林若晨的性格其实是很相似的,可是这该死的女人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敢爱敢情,勇于面对的个性似乎消失不见了,不就是一个新闻吗,不就是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吗?

    为何你不敢说呢?

    林若晨,这可不像你!

    “你知道罗残有未婚妻?”

    林若晨现在满脑子罗残未婚妻的事,因为只在餐厅见过一次,她以为那只是他们大人的安排,至少罗残没有同意,可现在连康乐乐也知道,那这件事是不是就已成定局了呢?

    想着那天遇上那娇娇的情形,她真的好漂亮,而且好温柔,明明看到罗残和她在一起吃东西,罗残的母亲都愤怒成那样了,她还那么体贴。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