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如果他们两个已经确定了,那自己估计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吧!

    从开始的愤怒到现在的失落,康乐乐看在眼里,更加迷惑,“林若晨,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罗残的未婚妻我在医院的时候见过,中途发生了一点意外所以多接触了几次,是个挺温柔美丽的人……”

    “他们两个的婚期定了吗?”不待康乐乐说完,林若晨有些着的打断康乐乐。

    康乐乐彻底的懵了,“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林若晨,麻烦你告诉我,你今天为什么哪些失常吗?”

    真的是好奇怪,她来不应该是跟她说明赤璀的事吗?

    为什么嘴里一直提的是罗残,而且听到他有未婚妻的时候一副失魂落魄的样,难道……康乐乐大惊。

    “林若晨,你……”康乐乐指着她,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但震惊的表情已足够说明一切。

    林若晨有些慌乱的逃掉康乐乐的目光,赶紧起身准备离开,“我想起来还有点事,我先走了,改天一起吃饭。”

    “等一!”康乐乐抓住她。

    多年的姐妹,她就算再迟钝也看出一些什么来,林若晨竟然了罗残?!

    天哪!

    如果是这样,那她和明赤璀又是怎么回事啊?

    这样的感觉,真的好崩溃啊!

    “还有事吗?”此刻的林若晨只想要离开,侧过头问康乐乐的时候也显得有心无力。

    她需要一个地方好好的静一静,一想到罗残和他的未婚是真的确定了关系,她就感觉自己随时要窒息一样,真的好让人崩溃!

    就在她打算要为自己的幸福努力一次的时候,罗残即将要成为别人的老公,想她林若晨相亲无数次,追她的人若干,可惜她都没感觉,好不容易一个男人,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好可悲啊!

    “你是不是罗残了?”康乐乐虽然不解这是什么局面,但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林若晨身子一震,终于还是要让她亲口承认了吗?

    没关系,反正罗残也快结婚了吧,而且这种事,康乐乐早晚也会知道,瞒着也没多大意思。

    “终于,你还是知道了。”

    天!

    康乐乐只感觉脑袋一阵晕眩,若晨爱罗残,那她和明赤璀……

    “你爱罗残,那你和明赤璀,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酒店的事,她还是没胆量直接说出来,一是因为怕伤害到若晨,二是因为她不敢去相信有那么一件事,她康乐乐并不是一个不会追寻自己幸福的人,可如此对方是若晨的话,她不可能去争,她欠若晨的太多太多,她不能这样。

    原来,就连酒店的事康乐乐都知道了!

    呵呵,看来也是她多此一举了,早知她会知道,还不如自己主动说呢,免得到最后误会重重。

    “酒店的事,你知道了?”她曾想过,当康乐乐知道这件事,然后他们两人面对面的提时,会是怎样的表情,想过千万种,但却没想到会是如此平静的局面。

    “不仅我知道,全……”

    咔——

    房门在这会儿打开,响声也打断了康乐乐面的话,她本来想说全国人民都知道了,不过没有机会了。

    因为事件的另一主角明赤璀出现在门口,两人都很惊讶的看向他,康乐乐以为他这会儿回来是因为知道若晨来家里了。

    林若晨以为明赤璀这时候回来也是因为知道她来这里了,他可能以为乐乐已经知道了,回来挽救或者说是另一样,但不论如何,她出现在这里,怎么说也触碰到了明赤璀的底线。

    “那个,我们聊的也差不多了,乐乐,我先走了。”

    林若晨几乎是仓皇而逃的,就算康乐乐想挽留也无济于事,同时,她意外的看到若晨看明赤璀的目光,害怕,顾虑……

    她是在怕他吗?

    他们之间,难道就像当初她和明赤璀那样?

    一夜?!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若晨爱着罗残,知道他有未婚妻而表现出来的落寞也是有原因的。

    想到此,康乐乐狠瞪了明赤璀一眼,迅速的收回目光往楼上冲去,她要离开这个,她要离开这个让她感觉恶心的地方!

    冲进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找出自己的行李箱,慌忙的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衣服胡乱的往里面塞。

    一路跟上来的明赤璀推开房门看到的就是康乐乐疯狂的举动,不顾一切的将自己的东西往行李箱,那模样,迫不及待。

    她就这么想离开这里吗?

    在看他的第一眼,不仅没有支言片语,居然狠瞪他一眼,然后就上楼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康乐乐,你这么慌,是要离开我去投入谁的怀抱?

    啪啦一,康乐乐的行李箱就被掀翻在地,明赤璀一脸怒火的站在床头,那模样,恨不能将康乐乐生吞一般。

    看着自己装进去的衣物被全数扔到地上,散落的到处都是,特别是一些内衣裤扔的到处都是,莫名的一团火就袭上心头,也不禁仔细思考,冲上前就对着明赤璀一阵拳打脚踢,外加怒骂。

    “明赤璀,你还能再混蛋一点吗?你还能再混蛋一点吗?!!”

    她几乎是咆哮出声,打在他身上的拳头也是用了最大的力气,脚上更是不留情,尽她所能的踢踹着她,一一,一次一次……

    他怎么可能这样,他怎么可能跟若晨……怎么可以!

    就算他花名在外,也要看看对方是谁啊,为什么他要伤害若晨,这是为什么啊?

    “她跟你说了什么,你朋友跟你说了什么!”明赤璀紧紧的抓住她双手,不让她再乱动。

    面对她一脸的恨意,他很疑惑。

    他让叶青暂停对这件事的调查,同时他也知道康乐乐知道了今天的新闻,他就是想回家来看她的反应,林若晨的出现他很意外,但他并不知他们之间聊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如此愤怒,而且还是那种带有恨意的怒意,这是为什么?

    从明赤璀的嘴里提到林若晨,康乐乐更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已明赤璀的心机,他肯定早就知道,所以才会如此……

    “混蛋,你为什么要伤害若晨,你明知道她爱着罗残,你就为了报复罗残而伤害若晨吗?我恨你,我恨你!!”

    挣脱不开她就拼命的咬明赤璀,很使劲,很使劲……意外的是明赤璀竟然没有一点反抗,就那样让她咬,直到康乐乐感觉到口腔里被血腥味占满,她才后知觉的放开他。

    再看明赤璀的手,已经血肉模糊。

    康乐乐震惊的呆在原地,嘴唇动了动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咬够了没?没有的话还有右手!”明赤璀沙哑着声音,抬起了右手,而垂直放去的左手鱼红的血正一滴滴的掉到地上,没一会儿便有一小团,看起来触目惊心。

    康乐乐扭过头故意不去看那触目的伤口,紧咬着唇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

    明赤璀也就那样看着她不说话,任由自己手上的血一滴滴的掉在地上,无声胜有声,康乐乐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想要捧起他的手看一看,但还是倔强的不去理会儿。

    好半晌,她如一个僵尸般,行尸走肉的开始去捡自己散落一地的东西,不知为何,她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

    从背影看过去,似乎她随时都要倒地一般,明赤璀的心一冷,几大步上前,再度踢翻她正在捡的衣物,并将她一把抓起来,死死的摁在怀里。

    “你要有什么不满就全部发出来,不要这样憋着!”

    他低沉的嗓音如冬天里的一把火一般温暖着她,他如此的温柔,记忆里似乎不曾有过这样的场景,但她当他这样的举动只是因为对她的愧疚。

    因为他和她的好朋友之间曾经发生的一切而愧疚!

    他所有的爱,所有所有的甜言密语,所有的真心,在她看来,不过只是虚伪的表象!

    他在报复她,所以他才会伤害她的同时又伤害了她的好姐妹若晨。

    “明赤璀,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的思想会这么的阴暗,你竟然会如此恶毒,我真的是恨死你了!”

    她猛然推开他,退离一段距离,满脸恨意。

    她康乐乐从来不是一个沮丧的人,但自从遇上明赤璀,好多事情都出乎她意料之外,她不再像以前能主导自己的人生,现在的她就像一个木偶,被女儿牵制的木偶!

    被明赤璀各种打压的木偶!

    没有一点自由人生的悲哀者!

    可仅管如此,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伤害着自己。

    她曾无数次的问自己,康乐乐,你为何要如此?你为什么要把自己逼到这种地步,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的话,她的逃离,让明赤璀心由刀在剐一般!

    他已经这样,她为何要如此狠心的对他?

    为什么要对他说出这么无情的话?

    康乐乐,就算你的心中没有我,你也不用表现的如此明了!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次!”他哑着声音,温度却是负数。

    他阴暗,他恶毒?

    他明赤璀就差没有将自己的心肺掏出来摆在她面前给她看了,她竟然说她恶毒,康乐乐,你是这世界上我付出最多,却也是伤害我最深的女人,你还想怎样?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