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再说千万次也是那样,你真恶毒,就算你是要报复我也不用和若晨shang床吧!她是我的好姐妹,我已经跟你说过千万次了,我和罗残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我们只是单纯的朋友,你打压罗残还不够,就连若晨也不放过吗?就因为她是我的姐妹,她了罗残,所以你连她也要毁了吗?”

    “我连她也要毁了?”

    他以为她在吃醋,因为看了那新闻,原来她生气是在为别人抱不平,原来又有罗残!

    “呵。”他冷哼着向她一步步靠近,如箭般锋利的话也接踵而至,“你的意思是,我不仅毁了她,还毁了你?”

    “不然呢?”

    康乐乐不服输的反问,她的人生,难道不算是他毁了吗?

    因为华强,他们有了一夜,她有了欢欢,她承认!这些事与他明赤璀无关,那是她的命,她独自带着欢欢艰苦的生活她也认了,可是为什么要让她遇上明赤璀,为什么?

    遇上之后,她的人生天翻地覆,难道不是因为他吗?

    难道不是被他毁了吗?

    “你告诉我,我毁了你什么!”明赤璀气到爆炸,这个女人竟然说,他在毁她?

    “明赤璀,你除了会用欢欢来威胁我,不然就是利用我要报答罗残的心理逼迫我做一些事,我想要带着欢欢离开,可是你却百般设计,让我不得不留在你身边过着保姆般的生活,明赤璀,这就是你所谓的爱,你的爱,你的爱!!!”

    她后知后觉,为什么自己在这样的模式中生存了 那么久而不自知?

    “保姆般的生活?”

    这六个字,差点没让明赤璀气的掐死她!

    “难道我在这里不是过的保姆般的生活吗?不!我连保姆也不如,因为我没有自由,我去哪里你都知道,我在做什么你都会调查的很清楚,只要我不是和女儿在一起,你绝对就能找各种理由来跟我吵架,现在更好,你竟然连若晨也伤害了,明赤璀,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这么贱!”

    “你以为你自己有钱,长的又还可以,你就可以拿着你那恶心的玩意儿到处玩女人,要玩可以,你不要玩我姐妹啊,你明知道若晨她爱的是罗残,你为什么要伤害她?”

    “恶心的玩意儿?”

    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如果面前的不是他爱的女人,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一拳挥过去!

    他问也不问,就坐实了他的罪名?

    原来这么久了,他在她心里就是这样的形象,呵呵,明赤璀,你的人生估计也只有这一次如此失败吧?

    “难道不是吗?明赤璀,你是我见过最恶心,最让人反感,挂着外表的衣冠禽兽!!!”

    康乐乐也是怒了,心里就想着一定是那样,若晨就是因为他所以才不敢向罗残表露心际,也不敢告诉她到底是因为什么,所以今天来家里情绪才会那么激动,看到明赤璀才会那么害怕,她知道她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生,她不愿意将她仅有的自尊都抛到地上让她看到,所以她选择了落荒而逃。

    这一切,都是因为明赤璀!

    都是因为这个表面说着爱她,实际却是不断做着伤害她的事的男人!

    “康乐乐,看来我这段时间真的对你太好了,我以为我对你的好,你会记在心里,可惜我错了!错的离谱,大错特错,你凭什么在没有询问我的情况就坐实了我的罪名?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敢这么大声的冲我吼这类要是别人我已经撕碎他的话?”

    “就因为你恶心,你真的恶心,你一边说着爱我,一边说着要娶我。但却一直周旋在你未婚妻琳达身边,同时还在暗地里伤害若晨,明赤璀,你的心是铁做的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你简直就是混蛋,混蛋!!”

    “恶毒,混蛋?康乐乐,我发誓,从今天起,我对你所有的耐心,所有的真心在这刻消失,我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衣冠禽兽!”

    “我要让你知道,我明赤璀宠着你就算要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抛弃你时,你连路边的站街女都不如!”

    啊——

    看着他快步过来的身影,康乐乐吓的赶紧冲向门口,可是她失败了,刚跑了两步就被明赤璀抓回去,重重的甩在床上。

    双眼赤红,脸色铁青,那双迷人的单凤眼早已不复存在,此刻的他就像恶魔一般,只需一个眼神,康乐乐就会粉身碎骨,完美的五官更是因为额头的青筋暴起而感觉有点扭曲。

    她不知道,她是哪句话惹怒了他,还是她说的哪句不是事实,总之当他用那沾满血的手撕碎她的衣衫时,她已经惊吓的说不出一句话。

    当他的身体压来时,她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无尽的黑洞,自己再也无法走出来,而且那是一个无氧的洞,多呆一秒,她就像要窒息。

    数不清多少次,记不起他有多少次霸占了自己的伤口,不想去回忆他在自己身上游走时说的那些让她难堪的话语。

    一次次的霸道,一次次的愤怒,他全部发泄在她身体上,不知中途昏厥了几次,只隐约感觉自己睡着后身体传来的凉凉感觉,但她却无力睁眼去查看。

    不知睡了多久,她醒过来,看着漆黑的房间她只觉得陌生又熟悉,挣扎着要起床却被疼痛弄的不敢动一分。

    微一移动,便感觉到枕边湿湿的一片,伸手去摸,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水,昏睡前的一幕幕出现在脑海,康乐乐只觉得羞辱万分。

    怎么可以……明赤璀怎么可以那样做?

    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康乐乐挣扎着起身,啪地一声,房里的灯突然亮了,光线太强,刺的她眼睛都睁不开,好一会儿才看清站在窗边的明赤璀,还有房间里充斥着的烟味,再看他身边的地上,全是烟蒂。

    想起他对自己做的事,康乐乐真的连看他一眼的**也没有,咬牙坐起来准备起床出去,却发现自己未着寸缕,而她的衣服早已被他撕的粉碎,恰在此时,明赤璀已经转动椅子边抽烟边正视着她。

    她有心想要去衣柜拿衣服也不能在移动半分,只得用被子紧紧的将自己裹住!

    明赤璀也似故意,知道她最终会开口求他或者先找他说话一般,静静坐在那里不吭一声,康乐乐也是个倔强的人,他做了这么多伤害她的事,难道还要她求他吗?

    呵呵,那她宁愿在床上呆到他离开为止也不会张口去求他!

    一秒,两秒……半小时,两小时!

    就这样,一人静静的躺在床上,一人坐在椅子上,不停的抽着烟,未开窗的房间两小时时被他弄的满室烟味,直到康乐乐被呛的无法呼吸。

    咳咳咳!

    她一次次的咳着,明明很难受,但她还是拼命的忍着,她不会再开口跟明赤璀说一个字,只要他离开,她一定会收拾东西立马滚蛋,绝对!

    “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康乐乐感觉自己就快要被烟熏晕过去时,头顶响起了一道沙哑的让人心惊的声音,她知道那是明赤璀,那康乐乐还是将头埋在被子里,当没听到。

    只是,她这样的举动在他面前只有那么幼稚了!

    一秒,他直接掀掉了她的被子,她就那样坦诚的在他面前!

    康乐乐大怒,立马坐起来,却意外的牵动伤口,疼的她直皱眉,随即明了的看向自己的某处的红肿,满含恨意的瞪着他,“是不是这样你就满意了?”

    用他所谓的爱,将她伤害的体无完肤,他要的就是这样?

    “起来!”

    他答非所问,面色冰冷的扫过她的身体,那目光就像看一道垃圾一般。

    耻辱!

    深深的耻辱!

    康乐乐不顾一切的立马从床上翻身起来,冲到衣柜里抓着衣服就往浴室冲,她要洗掉关于他的痕迹,她不要留他肮脏的痕迹!

    可是,正准备关门的她,却被他大力的推开,他就如来自地狱的撒旦一般,居高临的看着自己。

    她崩溃的咆哮,“明赤璀,你tmd到底想要怎样,你到底还想让我怎样!!”

    “我想让你怎样?你不是觉得我很脏吗?所以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洗掉关于我的一切?”他的目光游走在她身上,全是嘲弄。

    她无力的向后退几步,却也不服输的尖叫,“你就是脏,脏!我恶心你!我要洗掉关于你所有的痕迹!”

    “如果今天是罗残,你是不是就不会如此!”他靠近她,将她逼至墙角,狠狠的压住她,大声质问。

    “我厌恶你和别人没有关系,我要洗掉所有痕迹也和罗残没有关系!”知道他总是误会,但她不想再过多的解释,她想要挣脱开,却被他压的更紧。

    “是没关系,还是你心里本来就是那样想的?”

    “神经病,你觉得问这种根本就没有的事有意思吗?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你总把罗残扯进来是要做什么?”

    “你都知道没关系,那你为什么又把你的好姐妹扯进来?我和你之间的事关她什么事,康乐乐,只允许你这样说,就不能我这样误会吗?”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