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神经!”

    她猛的去推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抓的正是她咬伤的伤口,直到她感觉自己的手传为湿湿的感觉,她才惊觉。

    原来明赤璀手上的伤口一直没有处理,只是任由时间血水干涸,但被她使劲一捏再度流血不止。

    她大惊,却没有任何动作。

    “你就那么恨我,巴不得我流血身亡吗?”明赤璀一如既往的沙哑声音,没有一丝情绪,但他的眼眸深处能感受到他的层层怒火。

    他在生气她什么?

    这不应该是她生气的事吗?

    她一把将他的手甩开,口是心非的讲:“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你死,只要你死了,我就自由了!”

    其实她想说的是,只要他离开她了,她就可以不用再这么痛苦了!

    “我死?”

    他低沉的重复这两个字,原来这女人竟然有这样的心思,看来还是他多想了,他一直以为,总有一天,她能明白自己的坚持,能接受自己。

    可是他错了!

    明赤璀,你错了,康乐乐或许真的不会是那个能陪你走完一生一世的女人。

    更何况,在她的心里还住着别人。

    “明赤璀,麻烦你放开我可以吗?我惹怒了你,你也侮辱够我了吧?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我要离开去哪里?罗残那里,还是华强那里?”

    “我要去哪里,和你有关吗?!”

    她只是想要洗完澡,然后可以去陪欢欢,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看到欢欢,欢欢一定在到处找他吧,可是他说的话,却是那么尖酸刻薄,让她无法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

    “呵呵,我想有一件事我该提醒你。”他放开她,自己靠在墙壁上,再度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烟,抬起他受伤的手,任由血滴落,冷漠的看着她,缓缓道:“就算罗残要接收你这样被我用了扔掉的东西,他的母亲也坚决不会让你进罗家的门。”

    用了扔掉的东西?

    呵呵!

    原来她在明赤璀的眼里只是这样。

    心,为何如此难受?

    为何在滴血?

    康乐乐强忍住心中不适,保持冷静,只不过苍白的面容却出卖了她。

    他看在眼里,却以为她是为他讲的事实而悲伤,心里窒息万分,却也更加难受。

    “还有,你认为你在我这里住了这么久,那个叫华强的父母还能同意你在被我玩了这么久后还嫁给她儿子吗?虽然当初你的确是被他设计才跟我发生了关系,但那如何,你不再干净,他们不会要。”

    “呵呵,如你所说,我早就不再干净,从跟你有过交集后,我就没有想过这辈子我能拥有属于我的幸福,我的人生里只有欢欢的陪伴,可我的唯一你也抢去了,所以现在的我不过就和行尸走肉一般。”

    ……明赤璀的眸沉了沉,没有说话。

    康乐乐冰冷的笑着,继续说:“我们其实不用过的那么辛苦的,明赤璀,你就直接说你放不放我走,放,那我们商量一欢欢,如果不放,你就直接说让我已怎样的姿态在这里生活吧!”

    “好像不是我求你在这里住的吧?”他似笑非笑,用讽刺的眼神告诉她,当初是她被赶出家门无处可去,又怕欢欢起疑,所以选择了住在这里照顾欢欢。

    也是。

    是她没搞状况!

    “好!”她深吸两口气,努力的憋着肚子里的火,平静的说:“我离开这里,会不会影响我见欢欢!”

    “那就得看我未来的妻子会不会答应了。”

    “……”

    一句话咽的她差点背气而死!

    半晌,她反应过来,嘲笑道:“你的妻子?是琳达还是跟你有过肌肤之亲的若晨?”

    “若晨?”他扬起眉头,似乎不解,“那是谁,我认识吗?”

    “明赤璀!!”

    报纸今天才出来,他竟然能这样说?

    “不要激动,就像你一样,在我生命里不过就是一个玩偶,如果不是你破坏游戏规则,生了我的孩子,我也会记不起你的名字。”

    “混蛋!!”

    康乐乐忍不住的扬起手,想要一巴掌打去,却被明赤璀抓住,并狠狠的甩开,没有防备的她就那样倒在地上,看着居高临的他。

    “你不是要滚吗?立马滚出我的视线,从此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的存在,你这种女人,也不配做我孩子的母亲!”

    扔这句话,他冷漠的转身摔门而去,留一脸震惊和伤痛的康乐乐,终究,他们之间就这样结束了,是吗?

    她说错了,他们并没有开始,何来结束一说?

    那就离开吧!

    这样的生活,她也真的呆够了。

    她相信,只要好好跟欢欢讲,她一定会理解自己的。

    洗了澡,收拾好自己,直到看不出今天发生了些什么,她才出门,打算去找房间去找欢欢,却没看到人。

    一路楼,却在大厅发现她的踪迹,只是那样的场景,她不知道脚步是该前进还是后退。

    大厅里。

    琳达抱着欢欢,正在给她编头发,欢欢手上拿着一个漂亮的芭比娃娃,一边把玩着,时不时的抬头看着对面的明赤璀笑的一脸开心,明赤璀也偶尔也回应一。

    怎么看都是一副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第一次,康乐乐站在楼梯口,不知该去还是回房间。

    心里难受的发慌,她却不知是为何,其实她早该想到的,琳达早晚是明赤璀的未婚妻,同时也会是欢欢的后妈,她明知道这些,可为什么会难受呢?

    “乐乐,你站在这里做什么,睡了这么久,饿了吧?”思绪着,赵婶慈祥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分贝不大,却足够客厅的几人听清楚。

    一见康乐乐,欢欢立即就从琳达的怀里跳来向她跑过来,过程中康乐乐有看到惊讶的琳达,还有面无表情的明赤璀。

    她开始后悔,是不是自己的出现扰了他们此时欢乐的气氛。

    “妈咪,你睡了好久好久啊,现在才醒,都快变成小猪了。”在这个别墅,能让她感觉到温暖的也就欢欢和赵婶了,面对扑进自己怀里的欢欢,以及她一如既往和自己逗嘴的话,康乐乐只觉得心已经融化了。

    打扰不打扰的就随她一边去吧!

    弯腰想将欢欢抱起来,却扯动了身体,疼的她直皱眉,但她还是咬牙抱起了欢欢,“我只是睡过头了而已,你别忘了,你也无数次睡过头。”

    “呜,妈咪,人家哪有。”欢欢厥起嘴,小声嘟哝,“就算人家不记得了,真的有,可是欢欢是小孩啊,老师都说了,小孩得要保证充足的睡眠!”

    又是老师……他们老师到底在教什么啊,各种都教吗?

    真是万能的老师!

    心里爬满黑线,康乐乐无奈的道:“好,算我偷懒了行吧,快来吧,你太沉了,小肥猪。”

    支撑不住的康乐乐借口将欢欢放来,给了她一道选择题,“欢欢,我还有点没睡醒,我先回房了,你是要跟我回房,还是继续在客厅里玩?”

    “妈咪,你怎么还没睡醒啊!”

    “乐乐,你从中午开始就没吃东西了,我给你热了菜,你先吃了再去睡吧!”一直停留原地的赵婶再次叮嘱她。

    如果是平时的话不用赵婶说她也一定会过去,可是现在她不想,只因那边是开放餐厅,自己坐在那里吃东西,然后看着明赤璀和琳达恩爱吗?

    她肚量少,见不得。

    眼里也揉不得沙子!不能阻止的场面,她还是自己躲掉吧!

    “赵婶,我明天早上再吃吧,我现在不感觉饿。”

    说完,她顾不得欢欢转身想要离开,毕竟欢欢在这里比自己熟悉多了,如果她想进来和自己一起的话自然会进来。

    却没想,转身的时候被琳达叫住,“乐乐。”

    如此亲切的称呼在琳达身上并不是没有,但自己怎么听怎么怪,康乐乐侧目看着她,点点头算是回答。

    “如果是因为我在这里你很尴尬的话,我其实可以暂时躲避,或者说离开的。”琳达满脸的愧疚,似乎真的是因为她在这里她才不好意思去吃东西的。

    而她此时的大度,让一向关心她的赵婶都有些看不过去,“乐乐,你没醒来的时候一直是琳达在照顾孩子,虽然不熟悉,但也不至于吃东西都尴尬吧,身体是自己的,我去反菜给你端出来,你先吃了再上去休息啊!”

    “赵婶,我真的不饿听不进去。”康乐乐连忙两步去抓住赵婶,不让她进厨房,同时也侧头看着琳达,回应着她的话。

    “我并没有因为你在这里而不去吃东西,相反,我很感谢你替我照顾欢欢,只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真的不饿,我感觉有些困,你们聊,我再上去休息一。”

    如果说落荒而逃此刻能形容她的处境,那她会全然接受,现在的她真的是呆在客厅就感觉像要窒息,那样的感觉,真的让她多呆一秒也不行。

    虽然此时的她饿到感觉走路都快没了力气,很不争气的,康乐乐在上了两阶台阶后,真的因为自己无力而摔倒在楼梯上。

    “妈咪!!”

    “乐乐!!”

    尖叫声扑天盖地的传来,但她却感觉一阵晕眩,连滚了几级台阶被人中途拦腰抱起也不知道,还好没滚去,所以没什么大碍。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