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楼。

    明赤璀将康乐乐所有的行为都看在眼里,想象着她听到这些话气的要爆炸却不能发火只是撞东西发泄的模样,莫名就觉得很爽。

    正在笑的他,忽然想到了今天她说的话,脸色一就沉了去。

    在他怀里的欢欢注意到了,变的小心,“爹地,你是不是不开心了?”

    “没有啊!”

    虽然震惊自己的女儿能观察到自己情绪,但明赤璀还是努力收起自己的不悦,不管怎样,都不能把情绪给孩子,以前他不懂,但现在有了欢欢这个小天使,他就不得不注意。

    “真的吗?”欢欢明显不相信,爹地今晚也怪怪的。

    “难道你希望你爹地不开心吗?”欢欢嘟起的嘴巴就像棉花糖就快将他深化,他将欢欢搂的更近了一些,在她脸上吧唧一口,语气柔和,“爹地是真的没有不开心,刚才不过是在想事情,有欢欢这个开心果,爹地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爹地,你和妈咪是不是吵架了?”

    什么叫童言无忌,什么叫一语惊醒梦中人?

    他们大人间的问题,欢欢这个小朋友居然也发现了,明赤璀整个人怔住,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欢欢这样讲,事实却也如此,本想否认,但欢欢那纯真的眼让他无法开口。

    果然如此。

    敏感的欢欢只是猜了一,没想到还真是猜到了,不禁有些小小的失落,“爹地,你可不可以答应欢欢一件事?”

    “什么?”他疑惑,却也没有办法拒绝。

    “不要和妈咪吵架,妈咪一定会很伤心,欢欢只想爹地妈咪能和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一样幸福的呆在一起,那样欢欢就不用在爹地和妈咪间选择了。”

    “……”

    对于欢欢的希望,明赤璀第一次无言以对,本来渐渐冰凉的心似乎再次升温,却又在半空被一场大雨全部淋灭。

    有些时候,不是他想就可以!

    上楼后,康乐乐其实并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她拿出手机想要找林若晨好好的聊聊,可是打她电话却一直转到留言信箱,想起来若晨每天晚上回家都会抓着电脑追连续剧,同时和老同学一起聊聊天什么的,康乐乐只有无奈的选择上qq。

    为何说无奈,那是因为自从她被父母赶出家门后,基本上每天华强都会在qq上跟她留言,而内容绝对不是她想看的。

    几乎每一天,华强的内容都会让她感觉到很愧疚,但却找不到任何语言来道歉,久而久之,她就完全不上qq了。

    叮叮……

    刚把聊天软件打开,手机就提示没电即将自动关机,什么事都撞一起,康乐乐真是特别想骂娘,没办法,她只有关掉手机去充电。

    今天若晨走的时候状态很不好,无论怎样她都要问问,因为她在这里没事的时候就是看电视,不然就是陪欢欢出去,自己的笔记本也没带过来,所以现在这别墅,如果要找到电脑就只有明赤璀,想着他书房里放着好几个不用的笔记本电脑。

    心想着这也没多一会儿,他肯定还在客厅陪欢欢玩,康乐乐便向书房走去,反正他也没用,拿走一台用一他也不会发现。

    进入房间后,果然如她所想明赤璀并没有在书房,康乐乐也很顺利的找到笔记本,只是很不顺的,充电器并没有找到,深怕中途碰上明赤璀上来的她只能将电脑放在原地,保持原位不动的条件在房里找寻充电器。

    “怎么,出卖我一次还不够,连最新的项目也想偷过去给你的情郎吗?”身后,突然传来愤怒的质问声。

    康乐乐吓一跳,立马站起身回头,明赤璀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口了。

    好奇怪!

    难道是她找的太入神,并没有发现他上来吗?

    此时的她猫着声音,正巧在翻他的书桌,本来她只是想看看是不是他放在书桌的抽屉里了,在他看来,前一次是她出卖了他,所以这样的姿势说符合他说的话也并无理由。

    她开口解释,“你误会了,我只是想来找电脑充电器。”

    “电脑充电器?”明赤璀质疑的蹙着眉头,视线往一旁的笔记本电脑看过去,全部未曾移动一分的话在原地,明赤璀的表情瞬怒。

    康乐乐也是震惊到不行,早知道她刚才就应该抱着笔记本来找充电器的,谁让她懒,抱起来后见没充电器她便放到原地,想要等找到后再一并抱走。

    显然,他误会了。

    “我真的是来找充电器的,我刚才嫌累,所以……”

    “康乐乐,你是当我明赤璀是傻子,还是觉得你太聪明,把我当猴子一样耍?”

    明赤璀双目赤红的冲到康乐乐面前死死的捏着她的肩膀,不停的摇晃她。

    被摇的一阵头晕,康乐乐想要制止却不能移动一分,她只能那样呆呆的任由他遥晃,等他停止。

    好半晌,他才停止动作,但仍愤怒的瞪着她,“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真不知道今晚会对你做出什么事!”

    “我已经跟你说了,我真的只是来这里拿电脑,但我发现没有充电器,我只有翻你的东西,不然我去哪里找!”既然他不相信,解释是必然的,但她明白,与其小心翼翼的跟他讲话,还不如让自己理直气状一些,何况自己本来就是这样。

    她的理由,明赤璀听的发笑,“呵呵,康乐乐,你真的认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鬼话吗?”

    “你什么时候相信过我说的话?事实就是我在这里拿电脑,我想要用电脑,仅此而已,随便你信与不信!”

    不想再与他纠缠,康乐乐转身就想离开,但明赤璀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放开她?

    “给我回来!”他一把拽住康乐乐,前一次她可以狡辩,这次难道他就算想要睁只眼闭只眼也没那么容易。

    “干嘛!”

    “你以为你每次都那么幸运吗?!”他死死的捏着她。

    康乐乐就感觉自己的骨头要被捏碎一样,疼的她直皱眉,加上半身的疼,她忍受不了的去打他的手想让他放开,“明赤璀,你tm除了暴力解决还是暴力解决,难道就不能放开我,好好的说吗?”

    “这是你教我的,难道你忘了吗?”明赤璀不但没放,反而抓的更紧,“康乐乐,你好意思说我是个恶毒让人恶心的女人,你比起我来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疯了吗?!”康乐乐也是怒了,顾不得疼痛就冲他大吼。

    既然他不放开,那她就和他大吼去吧,大不了他就一掌劈死她,不然他能把她怎么样?

    md!

    她豁出去了!!

    “我是疯了,如果我没疯,我怎么没有在你出卖我的时候就把你直接送进监狱?如果我没疯,怎么看到你第二次这样还没有直接把你从窗户直接丢去?你这个让人恶心的女人!”

    啊——

    被他猛然一推,没有防备的康乐乐就那样直直的撞在桌角上,腰疼的她无力站立,只能捂着疼蹲在地上。

    侧头看着明赤璀,回味着他刚说的那段话,自嘲的笑笑,“是,我的确是个恶心的女人,你要是觉得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你也不必在这里大发慈悲,你可以直接将我送进监狱,我不介意的。”

    “你以为我不敢?”

    他真是气疯了,这个女人现在是反过来威胁他吗?

    出卖他的人是她,她现在还理直气状了?

    “你敢。”康乐乐继续笑,“这世界上哪里还有明赤璀不敢的事啊,想想当初你朝人开枪都不带眨眼的,我应该庆幸你只是想把我送进监狱而不是直接把我弄死,呵呵。”

    “康乐乐!!”明赤璀无法控制的大吼出声。

    她还记得他当初开枪,可他当初开枪不是因为保护她吗?现在从她嘴里听出来他就成了无情的人,呵呵,明赤璀,你到底是了怎样的一个女人啊?

    你对她的好,人家珍惜吗?

    真的是可笑至极!

    “你不用大声的吼我,你想送我进监狱你就送,反正我是无所谓。”

    “所以你是觉得反正你女儿在这里有人养着,有人供着,就算你进监狱也没关系,反正还有你的情fu可以保你出来,是吗?”

    情夫?

    呵呵!

    所以无论自己怎样解释,他根本就不会相信,既然如此,她说再多也没用吗?

    只是,她不能接受他间接指责她无所谓欢欢的话。

    “明赤璀,你说话也得有良心,如果我不在乎欢欢,我会一次次的被你威胁?如果不是你抢走了欢欢,你以为我会在这里让你侮辱吗?”

    “侮辱你,我侮辱你了吗?!”

    直到现在,她还在狡辩,明赤璀不得不去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信错了这个女人,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就算厌恶自己,但看在孩子的份上,她也不会太过份的对自己,早晚有一天她会回心转意,可是他错了,大错特错!

    真的好痛!

    她的腰真的好痛啊,痛的她就快要死了一样。

    康乐乐忍着疼,也是豁出去的站起来希望高度能不差那么多,她倔强的高昂着头,大声的回他,“你今天对我做的,你对若晨做的,还有现在对我做的,难道就不是侮辱吗?在你心里什么才叫侮辱?”

    想到此,她好笑的咧起嘴,“也对,对于你这种高高在上的人来说,只要你开心,想做什么就是什么,哪里还会管什么侮辱不侮辱的,只要是你想的都是理所当然。”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