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康乐乐,你敢再把你说的话再讲一次吗?进我书房来偷资料的不是我,是你!!”

    “我再说一百次也是那样,我tmd哪里偷你的资料了,你有什么资料给我偷,你以为我是你,连自己多年的好兄弟都可以对付,你不要为你自己的残忍找借口,我从来就没有偷过你的任何东西!!!”

    啪——

    忽然,明赤璀在书桌上抽出一份文件,然后摔在康乐乐面前,她不懂,只是看到了标题《合作计划书》。

    明赤璀指着文件,阴沉的看着康乐乐,“到现在,你还说我在冤枉你吗?”

    天!

    原来,他一直以为她想要的是他这份文件!

    真是可笑,她不过就是想在书桌的抽屉里找充电器而已,他居然也能这样理解,甚至刚才她真的没有看到这份文件。

    “如果我说,我真的只是在找充电器,你会相信吗?”

    “那你觉得我送你进监狱,然后再告诉你,我不是无心的,你会相信吗?”

    “ok!”康乐乐无所谓的摆摆手,“既然说什么也没用了,你就直接说你想怎么样吧!”

    “所以,你现在这副不在乎的模样是因为背后有人给你撑腰?”他上前两步,伸手嵌住她颚,狠一用力,“或许你认为,罗残因为你的出卖夺的了那个项目,罗氏起死回生,现在的他就可以正面和我抗衡了?”

    “我从来就没想过要依靠,更没想过要罗残帮我!还有,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给过东西给他,所以并没有什么出卖不出卖!”

    “呵。”

    “你没拿东西给他,那你刚才在翻什么?当初我要收购沈氏不是你出卖消息给他,他能知道我的方案?”

    “我没有!”

    原来,这么么久了,他还是不相信她说的话。

    “你没有?”他再度用度,捏的她感觉眼泪随时会掉来,痛的她想要恳求,见她这样,他心里总算是有点平衡感了。

    原来这女人还知道痛!!

    “你没有,就在我刚准备好了这份和g公司合作的计划书时你就借口不舒服要休息,结果就跑进来偷,那个罗残,真的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你为了别的男人可以将你女儿的亲生父亲一次次的推向深渊吗?!”

    看着面前这个拥有精致五官的女人,他的思绪回到当初在美国因为孩子而接近他的她,上班第一天就不顾生命救他的她,还有那个想要跟他顶嘴却只能 死死忍着而憋的一脸通红的她,当初的一切是那以美好。

    然,时过境迁,他因为家庭原因而成了总裁,而她也从当初那扬言说要保护他的康乐乐变成了现在这个不停想要出卖他,而且撒谎连眼也不眨一的女人。

    或许,一切也该是时候结束了。

    “康乐乐,但凡你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有想过我们之间有个女儿,你但凡想过你做这些事会对我们家造成伤害,会影响到你女儿,你就一定不会这么做,你不会这么做我就不会这么狠心的对你,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明白?”

    “真是搞不懂了,明赤璀,我跟你说我没做过你根本就不相信,既然如此你还要我说什么?你不用一而再的提醒我们之间还有个欢欢,这辈子我不后悔有欢欢,但我希望时间可以重来,那天晚上我进的房间不是你的,我后悔欢欢的父亲竟然是你!”

    “既然有你这句话,我也不会让你失望,这辈子 ,你不再是明欢欢的母亲!”

    听着他说的这句话,然后看着他绝决走出去的背影,康乐乐终是支撑不住的瘫坐在地上,委屈的泪水更是滴落到地上。

    明赤璀,我根本就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更不可能出卖你,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说的话?

    你既然不相信我,那何必让我呆在这里,只是因为欢欢?还是你只是想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更让康乐乐没想到的是,明赤璀真的已盗取商业资料将她送进了监狱,当警察来到明家,赵婶一脸惊恐的上来叫她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

    从她的房间到大厅的那段距离她曾想过明赤璀会羞辱她的众多可能,可是她没想到,一楼就看到好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站在那里,明赤璀就坐在中间,而他那份合同也在他跟前的桌上放着。

    哗啦一声,自己的心已经碎的满地兼是,碎到她找不到一点点痕迹。

    明赤璀不但不相信她,而且还选择了抱紧,真是讽刺。

    虽然心里早已千疮百孔,但她还是努力的保持平静,尽量让自己半身的疼痛不要影响到她正确的走姿。

    “请问你是不是康乐乐小姐。”一位警察上前礼貌的询问。

    康乐乐点点头,“我是。”

    “对不起,有人举报怀疑你涉嫌商业盗取,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商业盗取……

    呵呵。

    真亏了明赤璀能想出来这个理由,到最后,她都没有看一眼明赤璀是什么表情,只是独自在牢房,感受着周边的阴森,以及同个房间其余几个投来不怀好意的眼神时,她开始恨他,厌恶他。

    他明知道欢欢还等着她第二天能陪她一起去学校,可是他却在她解释后仍不相信的情况将她送进了监狱。

    明赤璀!

    我对你的爱,也从这刻消失不见!

    你所谓对我爱,我也当从未听说过,从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在监狱呆了三天以后,康乐乐真的呆不去了,不管怎样,她都要见明赤璀一面,她不停的拍打着铁窗口,叫着看守所的民警。

    “我要见明赤璀,我要见明赤璀,帮我叫叫他,我要见他!”

    一次又一次,康乐乐就这样砸着铁门,甚至顾不上同蹲在看守所的其他人抗议不停的砸着,好一会儿,终于有人过来了,却是一脸不耐烦。

    自动忽略他的表情,康乐乐连忙说着,“帮我叫叫明赤璀,我要见他!”

    “康小姐,明总裁已经很明确的说了,让我们无视一切你提出要见他的要求,他不可能来见你的,你死心吧!”

    “怎么可能,你就帮我打一电话,求求你,打打电话,让他接电话,我要出去!”

    “康小姐,你的嫌疑还没洗清,而且明总裁也并没有来警局消除案件我们也没办法,更何况他已经说了,如果不是案件上的事不要去打扰他,对于你提出的见面要求我们也有提,但是电话根本进不到他那里就被拦截,我们也没办法,你还是好好呆在这里吧!”

    警察走了,康乐乐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想到明赤璀竟然会做的这么绝,难道他是想让她在这里面呆上一辈子吗?

    明赤璀,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

    欢欢才几岁啊,你要让她承受多少次母亲突然消失不见的日子?

    “简直就是混蛋!!!”

    康乐乐气的大力踹铁门,关在同一个里的其他女的实在见不过去,其中一个无语的嚷嚷,“那些个有钱的人就是没良心,女人对他们来说就是玩具,玩完就甩,亏你还在这里指望人家来救你,做梦呢,好好蹲着吧,别在这里鬼叫打扰我们休息了,勾引人家大总裁不行,难道你还能勾到看管这里的警察,让他放你出去?”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真的是老虎不发威把她当病猫吗?说这段话的女的丑的估计连她爸妈都要哭,身材又烂,说话竟然这么拽,康乐乐也是气到不行,转过声也大声和她嚷嚷。

    估计那女的也是在这里面呆的窝火死了,一听康乐乐这样说别提有多火大了,站起来就往康乐乐这边冲,“你以为你是谁,不就是**吗?还明总裁,以为自己有些姿色就可以到处勾搭别人是吧,在外面也就算了,现在呆在这里你还在嚎嚎,你嚎你妈啊是不,人家在乎你,你还能呆在这里吗,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还想让人家来保你,做梦!”

    “滚你妈的,你算什么东西啊丑八怪,你凭什么教育我,傻逼女人!”左手抬起,接住她挥过来的右手,一边骂着一边冲她挥一拳过去。

    虽然她的身体大不如前,但也不至于连一个女人也打不过吧,两拳把这女的打倒,康乐乐心里的憋屈也散了一点,只是她没想到,那女的竟然有同伙,只见她躺在地上鬼嚎的同时不忘骂着一边已经呆住的其他几人。

    “你们还站在那里看戏啊!赶紧给老娘上啊,还想不想要钱了,妈的!”

    然后,几个长的五大三粗的女人一齐向康乐乐冲了上来,再然后……康乐乐进了医院。

    ***

    雷鸣集团。

    诺大的会议室里,明赤璀一身正装坐在总裁位上,冰冷看着前方,没有焦点,却让人摸不懂他看向哪里。

    会议室里已经没人说话,安静的可怕,所有的人都看着明赤璀,似乎在等着他给最终的决定,但因为他的沉默没人敢出声,只能静静的陪他坐着。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