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做了多久,甚至一些高层已经内急到憋的通红也不敢开口,这几天总裁的心情似乎就像暴风雨一般,谁也不敢成了出头之鸟。

    好半晌,当明赤璀的视线扫过其中一个憋的冷汗都要出来的高层终究回神,将椅子往后一推,直接起身,无情的开口:“散会!”

    呼!

    见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所有参与会议的高层终于呼出一口气息,再等了一会儿,一路狂飙冲到这一层的公共洗手间。

    要疯了,真不知道总裁这几天是怎么回事,天天要开会,天天骂人,几乎没一个能有幸避免不被骂的,弄的会议室几气压了好几天,只要汇报工作,就怕一个字没对直接就丢掉饭碗,就像今天,开个会总裁什么也没说,只是听报告,一个个的心惊胆颤的报告完,见他没有点名批评,本来该感到高兴的,却没想到会议结束了好几个小时,总裁都坐在会议室,也不说散会,也没别人的指示,只是冷冷的看着一个地方,人有三急,害的他们一个个的憋的都快内伤了。

    估计总裁要是再不开口,有一些体质弱一点的应该得进医院了。

    唉。

    真不知道总裁这样所情绪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明赤璀一出去,叶青就立马从坐位上起来,跟着追进总裁室,“总裁。”

    “说!”

    直接坐在会客沙发上,明赤璀烦燥的扯扯领带,迫不及待的拿着雪茄抽起来,脸色阴沉的可怕,虽然让她说了,但叶青还是有些顾虑,毕竟她接来要说的这件事可是总裁前面提过不准提的。

    可是……

    如果不是提……

    “总裁,刚才警……”

    “去给我冲杯咖啡过来,立刻!”他忽然开口打断她的话,叶青只得将话咽回去。

    “是!”

    没多久,她将咖啡冲好拿进去,刚放还没开口就已经被明赤璀捷足先登了,“知不知道今天夫人叫我回去什么事?”

    “夫人打电话来的时候并没说,只是有讲她会叫司机先去接欢欢小姐,你班就直接回去好了。”

    “嗯,出去吧!”

    明赤璀不愿意再听叶青讲话,直接轰人,跟了他那么久,叶青很清楚,总裁是故意不想让她把话说出来的。

    想想也是,是他一手的决定,他当然能掌控整个局面,所以不用她讲,这些事他肯定也知道。

    唉!

    无奈的喟叹一声,叶青只有转身离开。

    乐乐,对不起!

    我也无能为力,总裁他根本就不给我开口的机会。

    叶青离开后明赤璀回到了办公桌前,打开电脑,立马有一段视频发送过来,时间很短,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当他看完后额头的青筋暴起,立马拔了一个电话出去。

    “把今天这几个女的给我调查清楚,我要让今天的事件重演,但倍数翻三倍,留一条命,治好后扔卖到南非去,至于他们的家人,封锁一切经济来源,只给他们要饭这一条路走。”

    啪,不等对方说话,他已经挂断电话。

    此时,电脑上的画面再一转,诺大的屏幕上出现一个全身伤痕累累的女人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身边坐着一个身穿制服的人守着,从视频里看到女人紧闭着双眼,显然是还没醒,原来漂亮的脸亮被打的鼻青脸肿缠着药,嘴角还有血,时间每走一秒,他的手就握紧一分,直到双手泛白,青筋就破皮而出一样。

    一会儿后,他关掉视频,随手抓起桌上的一支笔捏的粉碎。

    接着,又闭目思考了半晌,终究还是拿出电话拔了出去。

    “等她醒来后给她最好的医疗,然后给她一个单人间,一切都照顾好,如若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你就从现在这个位置上滚来。”

    该死的,居然敢动他明赤璀的女人,看来这些人真的是活腻了。

    烦燥的抓抓头,他还是没能忍住再度打开那段视频,现场看着她此刻的动静,双眼微眯着,表情很复杂,心痛,冷漠,无情?伤心?

    几分钟后,他果断的关掉,抓着面前的文件想要赶紧投入工作状态,只是好一会儿都以失败告终。

    女人,关你进去只是想要给你背叛我的一点惩罚。

    你和别人打架却是出乎意外!

    ***

    明宅。

    每一次突然的被叫回家准没什么好事,这一点明赤璀已经料到了,所以班后他并没有立即开车回来,他知道欢欢在这里会受到无尽宠爱,他并不担心孩子在这里过的不开心,同时他也不想早早的就回明宅来吸他们念叨。

    所以他宁愿开着车漫无目的在街上转悠许久后才回去。

    晚上九点,他才开车回去。

    客厅里,爷爷依旧坐在他的专属位上,明父和明母则是坐在右边,表情很是严肃,显然在等他回来。

    欢欢并没在,这点他倒不意外,毕竟这种场面不适合孩子在场,只不过让他惊奇的是,客厅里居然还多了一个人——他的妹妹,微安。

    许久不见,她依旧美的不可方物,如果不是从小看着她长大,估计他也会被她的美貌迷倒,穿着性感的她简直就是个尤物。

    此时的她正用一种紧张的小心翼翼的表情看着自己,用眼神示意他快离开,只不过已经晚了。

    他明白,今天叫他回来又怎会只是吃吃饭那么简单的呢?

    “呦,大明星,我说你怎么舍得放弃好莱坞的市场回国来啊?”明赤璀扯着笑容,很从容的走到微安身边伸出双手揽着她,吊儿郎当的挑起微安的一头卷发的发尾,一边把玩着,一边暧昧的冲她笑。

    “我说女大十八变真是没错啊,小时候丑丑的微安小姐现在已经出落的如此亭亭玉立了,就快要把你哥哥我迷倒了。”

    “哥!”

    本来想要和两人在一起时那样和他开玩笑,可是一道锋利的眼神让微安只有躲避他的碰触,可是她越躲,明赤璀越故意的靠她越近,并且将她抱在怀里。

    “我说好妹妹,这么久不见,你让哥哥我抱抱亲热一也不为过吧?好歹你也是受西方教育的人,怎么可以这么羞涩呢?不过话说你现在的身材可真是绝了,哥哥我看的都快把持不住了。”

    “明赤璀!”

    黄雪芳终于是忍不住开口大声音斥责明赤璀了,“你回来第一件事不应该是长辈打招呼吗?怎么先去理会一个不重要的人?”

    “……”

    微安的神色瞬间黯淡去,轻轻的躲开明赤璀的碰触,眼神很是受伤,虽然只是一秒就被她收了回去,但明赤璀还是看在眼里。

    他侧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母亲,淡淡的开口:“我们都是一家人,至于弄的那么见外吗?我每一次回来都得必须先打招呼才行吗?”

    “你不应该这样吗?”黄雪芳反斥,“让你回来吃晚饭,你现在才回来,没个解释不说,连你爷爷也不叫一声就直接去一个外人聊天,还做出那种伤风败俗的动作,你从小学的规矩哪去了?”

    “雪芳,你过份了啊!”

    一边的明父终是看不过去打断黄雪芳,平时黄雪芳对微安冷漠也就算了,微安这好久才回来一次黄雪芳还这样,真是有些过份了。

    “我怎么过份了?”黄雪芳瞪了明父明轩华一眼,再转头看着微安,降低了语气,平静的说:“微安,你说,我说的对不对,你哥哥回来是不是应该先跟你爷爷打招呼?”

    “是,大妈说的对。”

    微安抱歉的看了看明赤璀,有些难受的低着头,别看她是被所有人追捧的大明星,人前她是光鲜亮丽的人,可是谁又知道,她今天的所有成绩在这个家庭里面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的呢?

    谁又知道,她明明姓明,可是却只能叫微安,一个与明家毫无关系的名字,只因她的母亲不是爸爸的正室,而且还在生她的当天就死了!

    从此以后,她在明家只是一个附属品,本来她不该来到这世界的,只因大妈生了明赤璀后再也不能生育,然而去世的奶奶又想再要一个孙女凑成一个好字,恰好和大妈没什么感情基础的爸爸在一次酒后与一个女服务员,也就是自己的妈妈有了一晚,最后有了她。

    如果当初不是因为爷爷在部队上,奶奶在知道是个女孩后与妈妈谈了一笔买卖让妈妈生她,估计现在也不会有她。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妈一直不满于她,一是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连自己妈妈都不打算养的孩子,再加上有她的存在就会让大妈想起爸爸曾经背叛过她,如果不是因为当初奶奶答应过大妈就算她长大了也不可能分到明家的财产,恩威并施的压在大妈身上,大妈没有办法,只能答应,虽然这些年她并没有将她赶出家门,但却也跟这家里没她这个人没差别。

    直到现在,没人知道她是明家的人,至于这次她为什么会回来,则是爸爸告诉她哥哥明赤璀要结婚,所以让她回来。

    她很震惊,却也在意料之中,已爷爷的个性来说,如果哥哥不娶琳达他一定不会就此罢休。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