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说来可笑,在这个家里真正关心她的人只有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妹,她能化名为微安成为美国当红的国际明星,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哥哥的支撑,虽然嘴里没说,但在心里她是真的将明赤璀当做自己的亲哥哥,她希望他可以一辈子都幸福,虽然哥哥并没有跟她讲过一些关于他感情的事,但她还是在今天吃晚饭时听到大妈他们的谈话以及打算时猜到一些。

    在明赤璀刚进家门的时候才会使眼色让她离开,只是她忽略了,明赤璀是一个很自强**的人,他就算知道爷爷他们的打算,也不可能直接避开。

    只是她没想到,因为她,让此时的气氛降到更低。

    “不用说那么多虚的,你们就直接说,今天让我回来是怎么回事吧,不用把气全发到微安身上。”

    明赤璀看着老爷子,话却是对着黄雪芳,他能体会母亲为什么一直以来不喜欢微安,但是每一次她的咄咄逼人还是让他感觉很无奈。

    自己的儿子从来没有一次是向着自己的,黄雪芳真的很气又很委屈,无奈之只有不满的瞪了一边的明华轩一些,抱怨道:“他真的是我儿子吗?是我含辛如苦差点难产死掉生来的儿子吗?为什么我感觉他对我还比不上一个没关系的外人?”

    “你的外人指谁?”

    一直沉默的明老爷子忽然开口,双眼犀利的看着黄雪芳。

    黄雪芳一惊,她一惯如此,没想到从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头子竟然会质问她,有点不知扬措,“爸,我……”

    “我知道当初老太婆做的这个决定伤害到了你,可是你不能为明家再生育也是铁一般的事实,这么多年来小安过的是什么日子你应该也清楚,平时我也就眼不见为净,自当没看见,今天我还坐在这里,你是不是也要当我不存在?小安再不济也是明轩的孩子,赤璀同父异母的妹妹,身上流着同样的血,你怎么能用没关系的人来形容?”

    “爸,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并没有说她!我只是在讲那个康乐乐,因为每一次他都会因为她跟我吵架,从来对我没有好脸色,我并没有说小安,我承认我是挺不开心的,也无法待她像亲生女儿一样,但我今天的话绝不是在说她,我……”

    “够了,这个问题打住,我只要你记住,小安再怎样也流着明家的血,她不会得到明家一分财产,但至少也是明家人,那些不该说的话你给我收起来。”

    “是!”

    黄雪芳乖乖的应答,反正微安已经这么大了,她能怎么办?只要不抢走她儿子该得的钱,她也只能这样了。

    这样的气氛,明赤璀也是受够了,不想再多在这里呆一会儿,明赤璀直入主题,“现在已经很晚了,要说什么你们直接说,不用在这里兜圈子!如果连这种小事都没商量好的话,那我就先带孩子回去睡觉了。”

    说罢,他起身。

    明华轩叫住他,“站住,你爷爷还没开始跟你说,你那么慌着离开做什么,孩子保姆在陪她玩,困了也会哄她睡,不会耽搁你什么事。”

    话说成这样了,他又怎么离的开呢?

    明赤璀侧头,看了看老爷子,最终坐回沙发上,一脸疲态,“说吧!”

    他半眯眼,看着老爷子从衣服里掏出一样东西,然后重重的摔在茶几上,明赤璀一瞅,被瓶上面的字给惊的坐直了身体。

    一边的明父明母也都吓的惊呼出声,“爸,你这是?”

    见他们震惊到害怕的表情,心情有些低少的微安不懂那是什么,靠近了几分去看名字,然后轻轻的拉了拉明赤璀的衣袖。

    “哥,百草枯是什么东西?”

    从小就被送到美国的她又怎么会知道百草枯是什么东西呢?

    明赤璀脸一黑,扭头看着老爷子,“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你不认识那是什么东西吗?”老爷子不爽的吹吹胡子,也没直接回答明赤璀。

    明赤璀没有去拿瓶子,从名字来说多说猜到一点,他倒是很淡定,一边的明华轩不淡定了,抓着瓶子看了一圈,有点疑惑,“爸,你哪里来的这种次品?这农作物的药连我们花园也用不上啊,你到哪来的?”

    “哼,是次品没错,但灌进嘴里就成真货了!”

    ……

    老爷子这句话一句,集体倒吸气。

    想老头子是什么人?年轻的时候叱诧军界,中年的时候称霸商场,现在虽进入老年但威严一直存在,黑白道都得让他三分,可老爷子今天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爸,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黄雪芳抓过瓶子连连看了几眼,将上面的详细介绍读了一遍,然后不解的碎碎念,“这个是除草的啊,可是这……切记误入人口,呀!爸,你这,这……”

    黄雪芳吓的将瓶子扔到明华轩的手上,惊恐的看着明老爷子,明华轩也变的十分严肃,“爸,你别沉默,你这到底是想要怎样,你跟我们说说。”

    “还用说吗?问你儿子!”

    老爷子死瞪着明赤璀,意思是说,他今天要干嘛一切取决于明赤璀。

    折腾来折腾去,明赤璀也算懂了老头子今天要使什么招了,整个脸阴沉的就块和黑炭头一样了,真的很骇人。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敬佩的,尊重的爷爷,竟然会跟他来这一招。

    “赤璀,你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问清楚爷爷想做什么。”

    “你爷爷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爸不会放过你,我……”明母不停的斥责着明赤璀,让本来就烦燥的他简直气到失去理智。

    侧过头对着明母就是一声冷喝,“你闹腾够了吗?你说够了吗?整个里就你自己在说,你是不是还嫌我不够烦,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你!!”被自己儿子呛一顿,黄雪芳整个人呆住,愣了好一会儿才冲一边的明华轩哭诉,“你看看,你看看,你的儿子,你的好儿子,他是怎么对我的。”

    嘭!

    突然一声大响,吓的黄雪芳立马坐直,微安也是吓一跳,呆呆的看着明赤璀,只见他将那百草枯拿起来又重重的砸在桌上,摔出声响。

    “老头,你这是在以死相逼吗?”

    莫名其妙拿出个百草枯,无非就是要威胁他,只是他不知道,这瓶药是该谁喝。

    “这句话是该我问你的,今天我就把话放这,你爷爷我这身体也活不了多久了,与其死后无脸去面对琳达爷爷,我宁愿以死谢罪,那样去了天国看到他我也会好受一点。”

    “你出院回来都等不及要休息一,把我叫回家,就是要跟我唱这出戏吗?你无非就是要我娶琳达,是不是我今天说不娶,你真的会喝这瓶药?”

    “如果你认为我不会,那你完全可以试试!”老爷子一脸坚决,在他眼里看不到一丝害怕。

    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么肯定的答案,明赤璀差点被气的背过气去!

    从小到他,他唯一在家里感受到的温暖就是爷爷奶奶给自己的,奶奶走后他也将爷爷当成是他生活里最重要的一个人,除了不娶琳达这件事,基本上只要是爷爷的话他都尽量去做了,他本以为只要自己坚持爷爷终究会让步,却没想到爷爷不但没有松懈反而变本加厉,以死相逼。

    “对不起,这种游戏我没时间玩,我去抱孩子回家了。”

    言罢,明赤璀转身向楼走去,大厅里瞬间惊叫连连,“爸,爸你这是要做什么,不要啊!”

    “爷爷,这个是毒药你不能喝啊爷爷,你刚做完手术不能这样子啊!”

    身子猛然一震,回过头去看,老爷子已经打开瓶盖正要往嘴巴倒,虽然已经被明父他们阻拦了,但还是有些许的药汁滴进嘴里,明赤璀疯了似的奔跑过去。

    “爷爷,你真的非要这样逼我吗?”

    可能是刚才的阵势有那么大,牵动了原来的伤口,老爷子难受的躺在沙发上,皮肤苍白,明赤璀赶紧拿纸巾要去擦老头子的嘴,“爷爷,把嘴张开,把残余的药吸出来。”

    “家庭医生,快打电话叫医生过来!”明华轩吩咐一边几乎吓呆的佣人,佣人连忙跑过去打电话。

    而老爷子则是拒绝了明赤璀的想法,痛苦的皱着眉头,“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不娶琳达,爷爷就先走一步去交差,我也不想逼你,但我这关也确实过不了,反正医生也说我活不了几年了,早去一步也没所谓。”

    “爷爷!!”

    明赤璀近乎崩溃,爷爷这次连生命也顾不上了,他整个人完全懵了。

    “赤璀,你不要怪爷爷,爷爷也是没有办法,如果你自己想要的那个女人是个好的,多少能帮助你一些,爷爷也就咬牙退一步也可以,但是那个女人,不但没有帮忙你一些,竟然还出卖你,害我们明家损失一大笔,这样的女人,如果她进了明家,你让爷爷死后怎么能跟心疼你的奶奶交待啊。”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