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赤璀,你就答应爷爷吧!爷爷说的没错,那个康乐乐根本就不能帮你,出卖你还不够,竟然想要去破坏人家罗残和娇娇的关系,还有你今天和那个叫林若晨闹出来的新闻,我们已经丢掉一个沈氏了,如果这次与g公司的合作再失败,明家的颜面还挽救的回来吗?”

    “你不能让大家说你明赤璀抛弃未婚妻在外面胡来,不仅有了私生子,而且还有公司的员工有一腿吧?你纵然要风流快活,也不能拿整个家族的名誉胡来。”黄雪芳顺着老爷子的话接去,说的一些全是他不想承认不想理会,却也不得不当回事的残酷事实。

    老爷子痛苦的轻哼一声,难受的看着明赤璀,缓缓的说,“赤璀,今天你就告诉爷爷,这个婚,你是结还是不结!”

    “是不是我不结,你就非得选择这样?”第一次,明赤璀似乎闻到了绝望,那种对亲情的绝望。

    他从来不曾想过,有一天爷爷会逼着他和心爱的女人当中做选择,他虽然不想娶琳达,但不得不承认,康乐乐那个女人的确是出卖了他,他也的确是获得不了那女人的心。

    “如果不,我就离开这个世界。”

    “我娶!”

    在明老爷子更加坚定的回答自己后,明赤璀就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他沉重的答应了这件事。

    家庭医生刚好在这时来,大家一齐将老爷子送回房间的床上,让医生去治疗,很险,只是有几滴掉到舌头上,并且中途被纸巾吸了一些出来,主治医生来的快,很快就处理好了。

    后花园。

    在一片玫瑰田园的中间有一处凉庭,设施齐全,夜黑风高,明亮的月亮高高的挂着。

    在这迷人的夜色中,一男子正坐在凉庭里的椅子上,手中握着酒杯,一杯杯的往肚子里灌酒,从他身后看来,他的背景是那么的孤寂,难受。

    忽然。

    一位身穿便装的卷发女子坐在他面前,一脸担忧的盯着不停喝酒的男子。

    女的美,男的帅,俊男靓女的组合,然后,此时他们呆的地方,做的事情,却与浪漫毫无关系。

    女子呆呆的看了看男子,见他很快就喝完一瓶,还想伸手开第二瓶的时候才主动开口,“从小到大,你在我心中都是万能的,我一直以为这世界上就没有你能搞定的事情。”

    “呵呵。”男子微有醉意自嘲一,“在此之前,我也认为所有的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可是我错了。”

    说罢,男人去拿第二瓶酒,女子用她纤细的双手给他按住,满眼疼惜的拿起酒瓶,“你今晚就尽情的喝吧,我来做你的开酒小妹。”

    “怎么不是陪酒小妹?”男子扬起迷人单凤眼,一脸嘲笑之意。

    女子不当回事,却默默的从一边拿出一杯子,先为自己倒上一杯,这才笑回,“既然你都开口了,我怎么能不照做呢?正好我也好久没有喝过自家酒庄弄出来的红酒。”

    “你啊,没事的时候就多回来看看,别看爷爷和爸爸不说,其实他们还是挺希望看到你的。”

    “哥,好些事情你比我清楚,我们大家都明白的为何你又要说来安慰我呢?好多话其实你不说我还不难受呢,这么多年我也已经习惯了,不要这样安慰我!”

    从小到大,她在这个家呆过几次啊?

    虽然她每晚做梦都想正大光明的回到这个家,和亲人在一起,可是这一切只是梦。

    她知道,因为大妈过不去心里的坎,爷爷和爸爸也因为自己亲生妈妈做事太过低贱而对她不抱任何希望,更没将她看成是明家的人,所以这么多年来,她只要他们能注意到一自己就很好了。

    “小安,对不起。”

    喝着喝着的,明赤璀突然开口道歉。

    微安震惊的含在酒里的酒又全吐到酒杯里,无比惊讶,“你没喝醉吧?我只是在跟你说事实,你为什么向我道歉?”

    “如果不是我太优秀,估计你就会受到爷爷他们的关注,至少不用每次回来都小心翼翼,想爷爷的时候也不敢主动跟他打电话,更别提很理直气状的向爸爸撒娇……”

    “打住!”微安中途叫停,狂翻白眼,“你这是安慰我呢还是刺激我呢?我的亲哥哥,有你这么说的吗?因为你比我优秀,所以我才要受冷落,你干脆气死我得了。”

    “怎么?你还在介意妈说的那些话?”

    明赤璀暂停了喝酒的动作,眯眼静静的看着微安,毫无波澜的面容却让微安感觉到他心里的无奈。

    是啊,这么多年,哥哥一直在为她争取一些事,但毕竟那边是他的亲生母亲,心里多少有怨言,哥哥无法直接去和大妈抗议,所以他竟可能用尽其他办法补偿自己一切,到现在哥哥仍感到歉意,微安感觉很过意不去。

    但她所有的心事除了和这个从小关心自己的哥哥说,还能和谁说?

    苦涩的灌一杯酒,微安落寞的说:“哥,其实我从来没有介意过大妈对我说的那些话,我只是想能像个女儿一样好好的孝敬她,虽然我不是大妈所生,可是从我有记忆起,我的思维里只有大妈一个啊,我理解大妈为什么对我总是很冷漠,生气的时候也会说一些伤害我的话,可是我真的很想好好的孝顺她,希望我能光明正大的叫她一声妈妈。”

    想到她从小到大的愿望,微安难受的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立刻和明赤璀的身份对换,弄的明赤璀好无奈。

    “你一个小女孩喝那么酒做什么,不要喝了。”一把将微安面前的酒抢过来,明赤璀一脸责备,“今天刚到家早点去休息吧,时差也没倒过来。”

    “哥,你还说我呢!”微安不爽的看着明赤璀,指着他眼睛,“你看看你的黑眼圈,与其说我难过,还不如说你现在痛不欲生吧!”

    “所以,你是在嘲笑你哥我吗?”

    明赤璀虽用斥责的眼神回应微安,但他脸上的苦涩却说明了他现在真的很痛苦。

    今晚的事微安也在经历,而且也猜到了明赤璀为何难过,不由得叹息一声,“哥,如果我们没有生在这种大家族,那么我们的婚姻可能就会由自己控制了!如果可以代替,我宁愿和你换,你去娶自己心爱的女人吧!”

    “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总把自己搞的那么卑微!”明赤璀怒了,犀利的盯着微安,等着她回答。

    “哥……”

    微安吓一跳,她只是想要看到明赤璀快乐幸福,她能想到最多就是明年,她一定会被安排去嫁给哪个富家子之,所以她宁愿自己去嫁,让哥哥娶自己心爱的女人,她现在的人生都是哥哥给的,她不能眼看着他痛苦。

    只是,她没想到这一句会让他生气。

    “我已经这样了,难道你也要跟我一样吗?你别在家里呆太久,赶紧回美国去找个喜欢的男人把自己嫁了。”

    “……”

    眼眶瞬间积上满满的晶莹,微安又何尝不知道明赤璀是想让她幸福呢?

    想要说什么,抬头却对上明赤璀失神的看向别处,一脸失落,微安突然想起了什么,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哥,欢欢的母亲,是不是就是那次我见过的康乐乐?”

    虽然她身处国外,但无时不无刻不关注着家里的情况,今天一回来就看到了可爱的欢欢,从爷爷他们的谈话中她知道了一些事,欢欢现在跟着明赤璀,也就是孩子的母亲却不在。

    其实想也知道,爷爷他们怎么可能让什么也没有的孩子母亲进明家,更何况当初爷爷还和琳达的爷爷达成了共识。

    明赤璀淡淡的看了微安一眼,并没有回答,但神色却有些不好察觉的哀伤。

    他一定很爱那个爽朗的康乐乐吧?

    “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你的心里话,不要一直把我当个小妹妹,现在我已经大了,别的不能帮你,但至少我能听你说说心里话,做个很好的倾听者。”

    “没什么好说的,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老头子等的就是我答应娶琳达,婚期估计也不远了,再讲也没意义。”

    很明显明赤璀不愿意再讲这件事,又沉默了好一会儿酒,他不讲,微安也不可能再问他。

    她明白,表面看起来平静的他其实心里很难受,她再问也不会得到一点点他给的答案,与其如此,还不如好好的陪他好好喝酒。

    两人就在凉庭里一杯接一杯,分不清是酒冷还是天气冷,直到把拿过去的四瓶酒一齐喝光,明赤璀醉意袭来直接趴在桌上,微安头也晕的不行,但还没有醉到不醒人世的地步,深怕明赤璀在这里睡感冒了,微安用尽全身力气将明赤璀的手搭在肩膀上,慢慢的向别墅走去。

    本来以为这么晚了大家都睡了,可没想到,刚从后院进大门就被人堵在门口,来人看到已醉倒的明赤璀火大的不行,直接抬手就是一耳光。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