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nov 28 11:00:00 cst 2014

    啪地一声,微安就那样挨了一巴掌,本来就喝了酒有些轻飘飘的,这一巴掌去,差点连带着明赤璀一起摔倒在地上,幸好她反应快撑着墙壁,不然真的就只有倒地了。

    “你不知道你哥有胃病吗?还陪着他喝酒,你回来一次是有多了不起?还得让他陪你喝酒庆祝?”

    “大妈,不是这样的。”微安想解释,后半段的话还没出来,就被黄雪芳强硬的打断。

    “不是这样是哪样?你哥回来从来不喝酒的,这次却喝的烂醉,不是为你庆祝是什么?在美国有那么多男人陪你喝还不够,回来还要祸害你哥,你别忘恩负义,打小起你哥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他有胃病,你是想喝死他吗?”

    “对不起。”

    微安虽然觉得很委屈,但她能做的就是向黄雪芳道歉,她不知道和大妈的关系搞僵,更不愿意在此时跟大妈一直僵持去,明赤璀喝醉了一定很难受,她要赶快扶他进房间休息。

    黄雪芳瞪了微安一眼,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叫来了一边的佣人,“把少爷扶房间休息,再给他熬碗醒酒汤。”

    “是!”

    两个佣人立即上前,从微安手里扶过明赤璀就向楼上走去,微安也想离开,却被黄雪芳拦住。

    “大妈?”

    黄雪芳的眼神太过怕,微安怕她闻到自己身上的酒味不舒服,悄悄的往后退了两步,不料却被黄雪芳伸手拉回来,“你躲什么,我有那么怕吗?”

    “不是的妈,我只是……”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没有外人在的时候你最多只能叫我大妈,我不是你妈,别叫那个让人恶心的字眼。”

    “大妈……”微安乖乖的叫了黄雪芳希望的那个称呼。

    从小到大,只要在人前,黄雪芳就是她的母亲,她就是明家的二小姐,没人的时候,她只能叫大妈,因为这样能证明他们两人不是亲生母女。

    虽然无数次的她很想叫黄雪芳为妈妈,她也真心的把她当作自己的妈妈,是……这样子的想法也只能是在对着外人的时候。

    自从她化名为微安后,这样子的机会更小,包括媒体朋友们都不知道明家还有一个二小姐,所以她叫妈妈的次数几乎为零。

    “你别以为你回来了,你哥对你还是那么好你就以为所欲为,这次要不是老爷子说让你回来参加你哥的婚礼,这辈子你也别想再进这家门,没事就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别一回来就祸害你哥。”

    讲完,黄雪芳看也不看微安是什么表情,不屑的轻哼一声就扭头离开,走到楼梯中央时侧头瞪着微安,大声斥喝她,“我劝你这后面的几天给我乖一点,别让我再看到赤璀因为你而喝醉,老实一点才是你在这个家能一直呆去的基础条件。”

    看着黄雪芳离去的背影,微安终于撑不住的哭了出来,伤心至极,她真的没有多想别的,是大妈为什么就不相信她呢?

    她根本就没有想过和哥哥把关系搞好是因为想要在他们百年归山后分得明家的财产,她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她想说,是大妈却一点机会也不给她。

    那一夜,微安哭了好久好久,哭的双眼肿的不能再肿。

    第二天。

    因为前一晚黄雪芳有吩咐佣人先给明赤璀喝醒酒汤,所以早上醒来的时候头并没有头,也没什么不适,起来洗漱之后就楼准备吃早餐然后去上班。

    刚到楼梯就有一个小身影冲到自己面前,抱住他的小腿,“爹地,你睡醒了吗?”

    “是啊!”弯腰将欢欢抱起来,想着昨晚没有去看她,满脸愧疚,“欢欢,对不起啊,昨晚爹地……”话还没说完就被欢欢伸小手捂,并自然的摇摇头。

    “爹地,欢欢没有怪你啦,奶奶说爹地昨晚工作到很晚,回家后就变成小猪一样,躺床上就睡着了,奶奶说今天早上爹地就会出现了,所以欢欢就在这楼梯口等爹地,没想到爹地真的出现了。”

    “奶奶跟你说的,爹地工作忙?”

    自家母亲能这样跟孩子说,他还是觉得很震惊,他以为,他的母亲只会迫不及待的抓着孩子跟她讲,她的新母亲是谁。

    “是啊。”欢欢点点头,回忆着昨晚奶奶跟她说的,“奶奶就说爹地工作忙,还说这几天她会照顾欢欢,今天还说要送欢欢去学校呢!”

    “那奶奶呢?”

    妈妈会送欢欢去学校?虽然她疼爱欢欢是没错,是要让她放弃美容懒觉一大早的起来送欢欢去学校,他还是有点不相信。

    欢欢指指楼,“奶奶说爹地有点不舒服,她去让厨房为爹地专门弄一点东西。”

    “……嗯。”

    明赤璀掩饰着心里的诧异,抱着欢欢准备楼,一边走欢欢却缠着明赤璀的脖子满脸关怀,“爹地,你哪里不舒服了?欢欢帮你呼呼。”

    “爹地没有不舒服,只是这两天太忙了,所以睡的有点晚。”

    “唔,是不是因为妈咪不在爹地身边,所以爹地有些失眠啊?”

    童言童语让明赤璀身子一僵,对上她天真的面容,他却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出来,愣了好半晌才缓缓点头,“嗯,是这样。”

    “嘻嘻,欢欢也想妈咪哦,是妈咪回去陪外婆了,家里的生意很好的,所以爹地你在这期间要照顾好身你要不要才行。”

    “好。”

    欢欢的笑容让他的心脏一次次的犯疼,他并没有告诉欢欢她妈妈的事,以及他即将要结婚的事,只是跟她说康回家去帮忙了,欢欢也不多问,信以为真。

    楼。

    黄雪芳见明赤璀来竟然自己端着碗东西出来递到他手上,“赶紧把这个喝了吧,那样头就不会疼。”

    将欢欢放,明赤璀倒有些惊讶,长这么大,母亲什么时候这么亲力亲为的关心过他?

    明赤璀有的不是激动,而是冷静的观察,“微安呢?”

    只一碗醒酒汤,是喝酒的人不止他一个。

    黄雪芳闻言,脸立马就沉了去,“我在跟你说话的时候,你能不问别人吗?”

    “别人?那不是你女儿吗?你怎么能这样说?”

    虽然微安不是她生的,是从小到大明家采用的方法就是埋掉过去让黄雪芳将她当亲生女儿,而微安也是拿她亲妈的,但她的态度总让人感觉很失望。

    爷爷和爸爸因为对微安的血统问题也多少有点冷冰冰,但是母亲这样实在是太过份了!

    嘭!

    黄雪芳直接将醒酒汤重重的摔在桌上,黑脸道:“白眼狼,我是在关心你,你却因为别人跟我顶嘴。”

    “爹地……”

    欢欢有些害怕,伸手要抱抱,见此,明赤璀也是越的不满,抱起欢欢一脸没好气的回应黄雪芳,“孩子在这里,你什么火,有什么事你就不能好好的说吗?”

    “你!”

    明明就是他的错,现在却跑过来指责她了,黄雪芳很想因为那个女人而和明赤璀好好理论一翻,到底是她重要还是他那个所谓的妹妹重要的。

    但接触到欢欢害怕的眼神,她只得收起怒气,努力回复微笑,“对不起欢欢,奶奶刚才有些激动,你不要怕,奶奶只是在教导你爹地,就像你妈咪教导你一样的,不要怕。”

    “嗯。”

    欢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妈咪和自己说过,要尊重奶奶,奶奶是爹地的妈咪,所以有时候奶奶会像妈咪教自己一样说爹地,让她看到这样的情景不要哭不要闹,要保持镇静。

    欢欢主动离开明赤璀的怀抱,自己拉过椅子坐着,用行动向他们表明谈话继续,她很好。

    正好此时明老爷子和明父陆续楼,一眼就看出了餐厅里的低气压,明老爷子眉头皱的高高的没说话,明父一入座就询问的看着黄雪芳,“大清早的,你们两个做什么?孩子还在这里呢!”

    “没什么,我就是好心没好报!”黄雪芳气的将那碗醒杯酒汤又离了一点,好让明老爷子和明父看清楚,她在为明赤璀熬汤,是自家儿子却不买帐。

    他们母子一直是这种相处模式,老爷子也就见怪不怪了。

    明父则是一脸无奈,“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吗?母子之间弄的就和仇人没差别,如果不是有这层关系在,是不是得对骂起来了。”

    “你以为我想啊,这就是我一个人的儿子吗?看他这样对我,你也不说管一,成心就是想要气死我!”

    黄雪芳气的不行,拉过椅子就直接坐。

    淡淡睨了她一眼,明赤璀也坐在欢欢身边,细心的为欢欢递过热牛奶,并贴心提醒,“冬天的早晨喝杯热牛奶很暖和的,而且对身体很好,所以你要全部喝光光哦。”

    “爹地,妈咪不在,你怎么也这么罗嗦了!欢欢会喝光的啦!”

    本来就有些冷空气,欢欢这一句很自然的话又让气氛降到最低点,明老爷子的脸色直接一暗,黄雪芳也是如此,她是真心不想再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抬头瞪了明赤璀一眼:

    “婚礼时间都确认了,你还不打算跟孩子说吗?”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