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nov 28 11:00:00 cst 2014

    “是吗?”明赤璀表现平淡,“什么时候确认了,我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虽然知道昨晚的事后,爷爷一定会已光的速度来办这件事,他却没想到,自己是不被通知的那个,听母亲的口气,好像还是质问。

    这点,明赤璀很不悦!

    因为前面老爷子说婚妻的事缓两天告诉明赤璀,未免他起反弹,一个激动就将这话说出来了,黄雪芳有些尴尬,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复。

    老爷子不满的看了黄雪芳一眼,也没开口。

    明父很无奈,但不得不在这种尴尬的时刻无数次的当和事佬,正想用什么话题,恰好看到空出一个餐盘,便不做思考的就问,“小安还在睡吗?去叫她起来吃早餐。”

    “是!”

    一边侍候早餐的佣人连忙应并往二楼去,佣人这一走不要紧,黄雪芳却是整个人如惊弓之鸟一般满含怒意的瞪着明华轩,忍不了的酸言酸语,“果然女儿才是最重要的,自己的妻子被气成那样也不管不问一,真不知道我在这个家是不是连个佣人也不如。”

    “雪芳,你……”

    对于这个妻子,明华轩真的很无奈,不知道是不是更年期,这段时间以来脾气总是变幻多端,这么多年,知道她心里的委屈,也正因为如此,能让的地方他都退让了。

    小安不管怎样的确是他的女儿,就算是只猫狗养久了也有感情,何况那是流着他身体血的女儿。

    黄雪芳就是很气,这么多年的所有所有,她都很气,她放了自己的事业,自己的脾气,放低姿态来应和他们明家的所有人,结果呢?

    结婚的时候丈夫的心不在自己身上也就算了,好不容易守的他的初恋情人远嫁他乡,本以为丈夫的人能在自己身上了,是他却和别人的有了种,而且她还得被迫接受这个事实,并将他和野女人生的孩子当成女儿对待,这么些年,她也忍了。

    她娘家虽然比不上明家有权有势,但她也是个千金大小姐,为了他明华轩妥协成那样,心想着有儿子就好了,是她的儿子,因为从小没在她身边感情比较淡不说,经常为了别人跟她这个妈大吵的特吵,她真的是心塞不已。

    明华轩的无奈她自当没有看到,昨晚的事,加上今天自家儿子对她的态度,以及现在,黄雪芳真是按奈不住的火了。

    “我就想问我黄雪芳在这个家有没有地位,我为这个家做的还不够多吗?你们什么时候有考虑过我的心情?你们所有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呢?别说丈夫从来没为我想过,就连我十月怀胎生的儿子也跟我唱反调,丈夫,儿子,天天帮着别的女人生的孩子,你们是想要把我逼出这个家才甘心吗?”

    “雪芳,大清早的,你激动什么?有话就好好说,闹什么闹!”老爷子没多大的表情,只是平静的让黄雪芳打住。

    话到如此,黄雪芳余的只有满腔的委屈,再也控制不住的全部爆出来,“爸,我能不激动吗?这么多年来我几乎没了自我,都在为这个家付出!包括小安小的时候,我明知道那是别的女人生的,我还得装作没事,努力的扮演好一个母亲,我想要陪我的儿子,是从小他就进部队了,我也想和儿子搞好关系,结局是一年见不上一次面,以至于现在有儿子等于没儿子。”

    “我说的话,赤璀就只知道顶撞我,心里委屈了,华轩从来没有想过好好的安慰我一,在他心里,我还比不上他那个一夜乱来生的女儿,我哪里甘心!”

    “真是越说越不像话!”

    明老爷子生气的将筷子一摔,杵着拐杖就要离开餐桌,却被一个带有口腔的声音打断。

    “爷爷,你不用离开。”

    大厅里,微安有些无力的看着餐桌上的人们,混身颤抖,原来美丽无比的脸蛋此时苍白不已,右边的脸颊更是高高的肿起来,隐约以看到上面的手指印,那双美丽大眼也肿的跟个熊猫一样。

    此时的她, 正缓慢的说着那些像把刀划破她心脏的话。

    “我知道,我就不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有我,没有让大妈过上一天开心的生活,我的命运就该随着我那一生我就死去的亲妈而去,我就是个累赘,我不配呆在这家里,更不该姓明,我知道自己的身份。”

    “大妈,虽然从小到大你都不让我光明正大叫你一声妈,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唯一的妈妈,我也知道,我真的不配为明家人,所以我会永远的消失在你们眼前,我只希望,爷爷,爸爸,大妈……哥哥,你们大家以幸福快。”

    哭了一整夜,伤心了一整夜,一直没闭眼的她被佣人叫起来,本来想在吃早餐的时候跟大家说她回美国了,因为她在这里大妈真的不会开心。

    没想到一楼就听到大妈的心声,心中虽然万分疼痛,但她清楚,自己真的到了该彻底离开的时候了。

    转身。

    每一步,都走的如此的艰难,缓慢。

    每一次抬脚,都像走在荆棘路上,刺的她快要不能呼吸,她不想永别这个家,却也毫无办法,她真的不属于这里。

    明家,只是她生命中最难忘而刻骨铭心的回忆,一辈子在心中不抹去,能到现在才离开这个家,已经让她很满足了!

    虽然在明家她没有感受点温暖,但是她深刻的体会到和自己爱的亲人在一起是什么样的感觉,有这样的感受已经足够了。

    看着她沉重而艰难的脚步,明赤璀眼里全是心疼,其实小薇何尝不是无辜的呢?

    她的出生没有人能为她选择,从小到大她过的是什么日子家里人不是不清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又有谁能说得清道的明的?

    “小安!”

    她的背影刺的他快踹不过气,他不能让她离开。

    他之所以不愿意回到这个家,就是不想看到如今的一幕,每一次回到这里,离开的时候心情都会莫名的变得沉重,久而久之让他对这里产生了排斥。

    薇安在听到明赤璀喊她的那一刻,情绪瞬间爆,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顺着脸颊滴落,她却生生的忍住想要大哭的感觉,因为现在她不能哭,也没有资格在这里哭!!

    停住脚步,她仰起头努力的眨着眼睛,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控制眼泪,伸手胡乱的在脸上抹了几,转头努力的微笑,故作轻松的看着明赤璀,扬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哥,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现在就离开明家,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回来,我不会再给明家带来一点麻烦。”

    话音落,她转头看着正一脸怒气和委屈的黄雪芳,尽是愧疚,“大妈,我很抱歉这么多年一直带给你无尽的委屈和痛苦,以后再也不会了,我会用我的方式让你们彻底恢复到属于你们的家庭。”

    也许她离开永远不和明家再有来往就是对大妈最好的回报吧!虽然她现在很不想离开,心就像被撕裂一般的疼痛……

    “哼……这话是你说的,我没有让你离开明家!”

    黄雪芳面无表情的看着薇安,虽然她看见了薇安难过的表情,但是不是她亲生的,这些她又何必去在意呢?受害人本来就是她,这些年从未得到过快,自从明华轩在外留种以后,她就再也没有体会到什么是幸福,什么事无忧无虑,什么是快,而她背负更多的就是在外人的面前把明华轩的私生女当作自己亲生的,每天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薇安在她面前晃悠,这对她来说是一种不磨灭的侮辱和伤害。

    “你说够了没有?”

    明华轩再也忍住,怒瞪着黄雪芳,薇安都这样了,难道她一点都没有同情心吗?

    即使他以前做得再不对,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二十几年了她非得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吗?现在家里都闹成这个样子了,她还想闹到什么时候?

    被他突然一吼,黄雪芳有点吓到,同时也惊到了,她不由得一愣。

    几秒钟的时间才有所反应,心中的委屈和怒气再也控制不住,她到底说错什么了?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她的感受,只知道一味的职责她。

    她哭红着眼睛站起身与明华轩对视,眼里全是失望,大声的怒斥着他,“我闹够了没有?明华轩我倒想问问你想怎么样?难道你想逼死我么,你自己想想这么多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怎么不为我想想!!”

    “要怎么为你想?这些年你怎么对微安的,我说过你没有?你还想要怎么样,非要把她逼出去你就心安理得了吗?”

    明华轩虽然对于这个女儿也没多大感情,但他不能容忍黄雪芳将她直接赶出家门,那样他们明家的面子往哪放,更何况,她身上不管怎样也留着他的血。

    他们的吵闹让一旁的明赤璀紧皱着眉头,脸上都是隐藏不住的倦意,这样的家庭聚会他真的感到很疲惫,如果以……他想一辈子都远离这里,远离这样气氛全是怒斥的感觉。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