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 nov 29 11:00:00 cst 2014

    “你们都别吵了,这样继续吵去有意思吗?这样吵着是不是就能解决问题,就能消气了?”

    明赤璀不理会正在大吵的黄雪芳呵明华轩,他冷声对这俩人开口,声音不大,但是冷意却让俩人停止了争吵。

    黄雪芳越想越觉得委屈,抽泣的声音也变大,一只手拿着纸巾不断的擦着眼泪,没人安慰的她现在看起来也十分的脆弱。

    看着眼前为了自己闹得不开交的家,薇安脸上的苦涩越的浓烈,她总是会给家人带来这么多烦恼,每天一次回来总是会让爸爸和大妈吵架,看到爸爸无奈的神色,她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

    心里的想法也变得更加的坚定,是时候该离开明家了,她原本就不该属于这样,也许现在离开明家他们就能恢复正常了,没有她的日子说不定他们一家人会过得很幸福。

    “爸爸,大妈,你们不要吵了,不要为了我吵架……今天我就会离开这里再也不会回来,从此以后明家再也没有二小姐……也没有明薇安,希望你们能过得幸福。”

    天知道她这句话是用了多大的勇气和力气说出来的,心里的疼痛让她感觉自己快要被疼到窒息,她忽然很想很想突然眼睛一闭,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这样应该就会没有现在的痛苦分别了。

    明华轩看到薇安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平时再不喜欢眼前这个女儿,是当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不舍和难过,毕竟这个孩子也是他的亲生孩子!是现在他要怎么挽留?一边是忍受这么久的妻子,一边是亲生女儿,他该怎么选择?

    细心的薇安看到明华轩为难的神色,她微微一笑,努力的隐藏了自己的情绪,转身一步一步往门口走去。

    在离开的一瞬间,她的心情变得沉重,步伐也变得越的缓慢,好似脚上被绑了千斤锤一般,让她根本就挪不动脚步。

    她深深的意识到,今天踏出这个家门,她就再也没有回来的机会了,甚至再也没有借口能回来看他们一眼,从此以后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了!

    心中的酸楚与苦涩瞬间翻腾,让她的情绪越的低落,心口就像针扎一般疼痛,她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捂住胸口,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缓解此刻的疼痛。

    “小安,你回来,这里是你的家你还想往哪里走?”

    明赤璀看着薇安的背影有些疲惫的开口,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是不希望唯一一个妹妹就这样离他而去,不管怎么样他一直都是真心把小安当成妹妹的,小安是无辜的,她还这么年轻不应该承受这些。

    一旁还在伤心哭泣的黄雪芳听见明赤璀说这样的话,眼睛瞪大的看着他,对他失望透顶。

    这就是她的亲生儿子,他竟然挽留一个她视为噩梦,视为侮辱的私生子!

    难道他就一点没有把她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吗?他难道不知道说这样的话很伤她的心吗?

    “明赤璀你什么意思?她自己都说要离开了,又没人逼她,你这么做是不是想逼死我你甘心啊是不是!!”

    此时的黄雪芳已经快要崩溃,她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当着她的面挽留薇安,这么些年痛苦和委屈一直煎熬着她,好不容到现在这个女人说要离开明家,她怎么会不高兴呢?是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明赤璀的一句话打入谷底。

    “你别在这里闹了行吗?”明赤璀伸手揉着眉心,冷淡的看着眼前的黄雪芳。

    他知道这件事情中的受害者也是她,是这么多年已经过去了,况且薇安在家什么都得不到,她只是想和家人在一起聚一聚,薇安心里想些什么他很清楚,从小这个女孩在明家做什么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做出什么事情惹家人不高兴,她同样是一个受害者,有些痛苦却要从小背负着,知道长大也要扛着!

    “哥,你什么都别说了,不要惹大妈生气了,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好了,不想改变主意也不能改变,就让我走吧,这样对谁都很好不是么?”

    说话间她脸上自嘲的笑意越明显,没等其他人说话,她抬起头挺起肩膀,犹豫了几秒后大步的走出了明家。

    跨出门的那一瞬间,她仿佛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让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不能呼吸。

    死死地忍住想要回头的冲动,她硬着头皮一直往前走,心里不断的给自己加油打气。

    薇安,在走几步就能离开这里了,拜托……千万不要回头,否则你的决定将会功亏一篑,给大家带来伤害。

    爷爷,爸爸,大妈,哥哥……我最爱的你们,再见了!我会用我一辈子的时间来想念你们!

    眼睁睁的看着薇安离开明家,明华轩的心里五味杂陈。心中难免会感到不舍,他隐约的现薇安真的再也不会回到明家,再也不会小心翼翼的看他脸色喊他一声爸爸了。

    心里带着一丝遗憾和淡淡的失落,无奈的摇摇头离开了大厅。

    此时他的背影看起来有些苍老,好似一瞬间经历了太多悲伤的事情一般,就连一直都笔直的腰板都好似有些佝偻。

    “哼……事情闹成这样你满意了?”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老爷子终于开口,他语气不满的指责黄雪芳。

    虽然他对这个孙女没什么感觉,但是好歹也是他们明家的血脉,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过她,让她不要太过分,现在倒好,把人都逼走了!

    要是以后这些事情传出去了,岂不是让别人看了明家笑话了?

    本来被明赤璀气得不行的黄雪芳听见老爷子这么说,心里更加的委屈,她抬起头红着眼睛反驳道:“爸,打从我i嫁到明家到现在难道我还不尽责吗?我为了伺候明家一家老小辞了工作,还要好好的伺候明华轩和别的女人生的小孩,难道在这个家里从来就没有人能体谅一我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都要这样指责我?我不过就是感到委屈罢了,刚才薇安要走又不是我让她走的,你们都亲眼看见亲耳听见她自己说要离开的,现在为什么还要指责我?”

    她在老爷子面前再也不忍耐,把心里说的全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不管今天如何,她都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这么些年她受够了,也忍够了!

    “混账!你现在知不知道你在用什么态度跟我说话,这是你应该对长辈的态度吗?”明老爷子用力地杵了一拐杖,大声的训斥着她。

    看到老爷子怒的样子,黄雪芳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站在一旁小声的抽泣着。

    明老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不是不知道这些年她受的委屈,只要不是她太过分他都不会说什么,毕竟明家对她还是有亏欠,只是这一次她真的太过分了。

    对于这样的场面,明赤璀一直冷脸相对,这样的吵闹让他深深感到疲惫。

    “你们都不要说了,现在薇安已经离开了,也该消停了吧?”

    他现在不想再听见他们的争执,现在他们俩人都在气头上,保不准一会儿他妈还能说出什么过激的话刺激爷爷,到时候这个家就真的闹的鸡犬不宁了。

    大厅里的明老爷子和黄雪芳因为他的话,谁也没有再开口,诺大的空间里带着紧张的气氛。

    谈论完薇安后,明老爷子再度把视线转到明赤璀的身上,他看着沉默的明赤璀强硬的开口道:“你和琳达的婚期我现在会安排,到时候办好了会通知你,这几天你就安心的上班什么都不用想,班以后多陪陪琳达,待嫁的女孩子都会紧张,多和琳达沟通沟通,互相交流一,在婚期前放松心情!”

    他也没有在乎明赤璀是什么感受,只是坚定自己的想法,把自己的思想强加于他的身上,让他一如既往听从他的安排。

    提及婚期的事情,明赤璀的眼神瞬间暗沉,也多了一抹冰冷。

    呵呵……

    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他现在不应该就是乖乖的听他们的安排么,就算他反驳,老头子照样也会想出办法来威胁他,娶琳达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吗?

    “……嗯,知道了!”

    带着烦闷的心情回应着老爷子,他与老爷子擦肩而过,转上走上了楼。

    待在这里一分钟都让他的心情变得很糟糕,再这么继续待去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像现在一样淡定。

    上楼走到欢欢的房间,只见欢欢一个人趴在窗台上呆,他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收起不好的情绪走到欢欢的身后。

    “欢欢,你在想什么呢?”

    听见他的声音,欢欢转头立马对他微笑着,高兴的开口道:“爹地,你忙完了吗?欢欢好无聊哦。”

    看着眼前天真爱的女儿,他的心情微微变好,欢欢的眼睛透露着天真和单纯,他此刻现她活力的眼神是那么的像那个女人。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