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nov 30 11:00:00 cst 2014

    虽然罗残已经有了未婚妻,但是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私心,想要和罗残见面,想要听听他的声音,这样就足够了!

    “若晨,我很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只要过得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他端着手中的咖啡,低着头小口啜了一口,想要用这样的动作来遮掩自己的情绪。

    “罗残,你不是已经有未婚妻了么,为什么还要对……”

    她话只说到一半便及时刹住,看着罗残的眼神中带着期待,她现在想要知道他心中的答案。

    罗残端着咖啡的手停顿了一,随后抬起头深深的看着林若晨,嘴角露出浅笑。

    未婚妻?

    如果他真的愿意身边有一个未婚妻,他就不会再去关注的一切了。

    在他的心目中,娇娇只是一个邻家妹妹,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娶娇娇进罗家,但是家里逼的太紧,他不得不保持沉默。

    “我的未婚妻其实是和我从小长大的女孩,到现在我依然把她当成我的妹妹,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因为家族我不得不这么做!”

    他简单明了的对林若晨解释了一,却不知道这句解释让林若晨欣喜若狂。

    原来罗残只是因为家族才会和那个女孩在一起的,他不爱她不是么?

    不知为何,她听到这样的消息内心非常激动,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她忍住内心的激动,小心的看着罗残开口问道:“那……你不爱她是吗?”

    爱?

    他恐怕这辈子也无法把自己对的爱转移到别的人身上,除了,他谁也不想再爱。

    低着头沉思,他再次端起咖啡送到嘴边,没有回应林若晨的话。

    好一会儿的时间才抬起头一脸笑意的看着她,温和的开口道:“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

    林若晨因为他的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由得一愣!

    他是说现在就要离开了吗?是他们见面都还没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就要离开了吗?

    是不是除了以外的女人,他都不想多待一秒钟?心里满满的都是失落!

    她强撑着笑容,故作轻松的点点头。

    “好,现在也不早了,该回去了……”

    回到家中,站在窗前,看着消失在马路上的车子,她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为什么罗残心里只有?为什么他找她只是因为想要知道过得好还是不好?

    林若晨,你要伤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罗残从来没有把你放在心里,你为什么还要这样痴傻的爱着他?就连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都不敢跟他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懦弱了?

    ***

    雷鸣集团。

    明赤璀坐在奢侈豪华的沙上,眼神幽深的看着面前的叶青。

    “有什么事情就快点说,我没闲工夫在这里和你耗费我的时间!”

    他冰冷的声音让叶青不由得哆嗦,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搓了几手臂,她现在感觉好冷啊,是不是老板办公室空调开得太低了?

    “总裁,刚才老董事长打电话来,说……说您和琳达小姐的婚期已经订来了,就在这个礼拜,还说……”

    叶青看着明赤璀越来越黑的脸,有些不敢往说,她刚才硬着头皮进来的时候已经猜到总裁会火了,是她没想打到的是总裁现在非常的平静,都是暴风雨前总是平静的,难道总裁已经开始爆了?

    天!

    老董事长,你为什么要害我啊?我现在还是青春年华啊!!不想这么早就死在总裁的手里!

    她心里一阵哀嚎,但在明赤璀的面前却要故作镇定,尽量低着头不去看他的神情。

    “继续说,叶秘书什么时候学会卖关子了?”

    他话中带着隐约的威胁让叶青背脊凉,心里狂跳不止,要是她把接来的话都说完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阳光,再也不能从这道大门走出去了?

    忐忑的心情让叶青的声音不由得变小,她硬着头皮回应着他。

    “老董事长还说……您什么都不用操心,在婚礼的那天准时到场就以了,还说……要您班以后去老宅,琳达小姐已经正式搬进明家……住在了您的房间。”

    听着叶青的一番话,明赤璀紧紧的抿着唇,眼神幽暗,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爆!

    “出去!”

    他看也没看叶青,冰冷的声音命令着她,此刻他现在需要一个人安静安静,不然他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早就猜到老头子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想看见他和琳达结婚,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手脚会这么快,日子竟然会选中在这个礼拜。

    时间这么充满,想必婚礼的事情他早就有所准备吧!

    该死!

    他握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面前的茶几上,一拳去,几秒的时间,只见眼前的茶几已经四分五裂,偌大的办公室传来一声巨响。

    “天呐,总裁在干什么啊?里面是什么情况啊?”

    门外隔明赤璀办公室很近的秘书室里,大家都在讨论听到的声音,不明白办公室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秘书轻手轻脚的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把头趴在门口认真的听着,是听了好一会儿的时间,里面再也没有传出任何动静。

    她不甘心的走回办公室,抬起头郁闷的看着大家,轻声的开口道:“你们总裁在里面干什么啊?”

    她们从进公司到现在几年时间,从来没有听到过总裁办公室穿出过什么太大的动静,除非是总裁在里面骂人的时候才会听到他的声音,是今天这声音太不寻常了,就好像总裁打碎了什么东西一样。

    “你要是好奇进去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拿着镜子自恋的刘美不屑的看着旁边的秘书,撇了撇嘴。

    这些秘书成天没事就知道八卦明赤璀,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要是站在明赤璀的面前给他舔鞋都不配!

    刚才说话的那个秘书,听见刘美的话不满的看着她,她现在是什么眼神,不屑吗?

    她刘美不是仗着自己是总裁的同学才在这里得瑟么,不然以她的实力在雷鸣集团做文员都没有资格,有什么好嚣张的?她不过就是来雷鸣集团吃闲饭的,平时叶秘书在的时候她还知道自己的工作是什么,只要叶秘书不在她就想称霸王了!

    “刘秘书,我好像没跟你说话吧?我明明就是对着姐妹们说的,你这么一插嘴我们愉快的谈话都搞得没心情了。”

    她的反驳让刘美觉得脸上就像被红烧一般,这个小秘书竟然敢跟她抬杠?也不看看自己是谁,有什么资格这样跟她说话?

    刘美生气的拍了一桌子,站起身怒瞪着反驳她的秘书,伸手指着她就开骂。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说话?信不信我让明赤璀开除你,到时候你就等着哭吧!”

    “哇,我好害怕啊!刘秘书求求你不要让总裁赶我走!”

    女秘书故作害怕的看着刘美,脸上嘲讽的笑意越的浓烈。

    整个公司上层的员工谁不知道她刘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仗着自己和总裁是同学关系,在公司横行霸道,仗势欺人!

    她们早就看不惯她了,再说了总裁已经警告她好几次让她收敛了,是她根本就没有把总裁的额话放在心上,现在她们才不怕刘美,反正总裁也巴不得有个机会让她滚出雷鸣呢。

    看着女秘书一脸害怕的样子,刘美脸上的表情非常得瑟,骄傲的伸手指着那位秘书。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不是挺得意的么?现在求我干什么?你继续得瑟啊!”

    敢跟她斗,简直就是在自掘坟墓,她刘美不是吃素的,以仍由这个人欺负。

    除了在明赤璀那里吃亏,长这么大还没人能敢把她怎么样了,那些人在她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今天这个不知死活的贱人竟然还敢跟她抬杠,今天不收拾收拾她,她还真当她刘美是病猫了!

    “要是不想离开雷鸣以,让我想想该怎样惩罚你呢?”

    她故作烦恼的仰起头,好像真的是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来惩罚那位女秘书。

    看着她的样子,女秘书脸上慢慢的嫌弃,这刘美还蹭鼻子上脸了?她还真以为自己是雷鸣的大级别人物啊?她太高看她自己了!

    “有什么好得瑟的,其实总裁早就想把某些人喘出雷鸣了,只有某些人死皮赖脸的不走罢了,一个小小的部门秘书有什么还拽的,大家说是不是啊。”

    听见女秘书这么一说,其他人赶紧开口附和着,“就是,只要叶秘书和总裁不在,某些人还真把自己太当回事了,其实在公司什么都不是,要不是走后门,估计现在连雷鸣的门槛都进不来呢!”

    她们早就看不惯这个刘美了,平时嚣张跋扈不说,更是得寸进尺,明明是不想和她计较,她偏偏以为别人怕了她,想着办法想让别人对她求饶,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有种再说一遍!”

    刘美走到几人中间,怒瞪着眼睛看着她们,那样子真像要把人生吞了一般!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