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还有几天就到婚期了,她时常高兴地睡不着觉,为了能和赤璀在一起,她整天都在婚礼现场精心的布置,希望到时候赤璀能喜欢!

    “我现在还吃不,放着吧,一会儿再吃。”

    他现在哪里能有胃口吃东西?

    眼神再次看向琳达旁边的刘美,不顾琳达在场,他再次冷声警告她,“你没听见我刚才说的话么,还杵在这里干什么?”

    “明赤璀你凶什么凶?我不就是告诉别人你和琳达快要结婚了么,你这么生气干什么?我又不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你就想把我赶走,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觉得我没本事,但是我现在已经是雷鸣的员工,你为了这些小事开除我是触动员工劳动法则的!”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气,对着明赤璀大声的说着。

    现在琳达来了,她还不相信明赤璀会把她怎么样,再说了,她以前已经够忍耐了,明赤璀现在越来越过分了,竟然当着琳达的面这样说她,以后还让不让她在别人面前抬头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看来是他平时对刘美太好了,她现在什么都敢说了,还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看到眼前的情形不对,琳达赶紧走到明赤璀的面前开口道:“赤璀,别生气了,有什么好好说吧。”

    见明赤璀没有回答她,她只好无奈的转头看着不服输的刘美,“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再说了,我们的都还没有到结婚的时候你说什么呀?赤璀之所以现在不公布,那一定是有原因的,你就少插嘴了。”

    被琳达数落一顿,刘美不瞒的撇撇嘴,她想不通这么一件小事,明赤璀都要跟她计较,他以为她非抓着雷鸣不走么,要不是因为琳达说着爱雷鸣上班有前途,她才不会在这里受气。

    “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了,如果没什么事情就回去吧。”

    琳达在这里只会让刘美更加嚣张,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刘美的小心眼,她就是打定主意不管发生什么是事情都有琳达帮忙,所以在公司才会这么张扬。

    就算她曾经是他同学,他也不会公私不分.

    他的家让琳达脸上的微笑变得僵硬,有些尴尬。

    赤璀是在赶我走吗?

    她才刚刚来这里,他就想让她离开了吗?

    况且她觉得刘美根本就没有说错,他们本来就要结婚了,难道跟别人说说都不行吗?平时他做什么事情都是非常高调的,现在和她结婚为什么都不准别人提起?难道赤璀就这么讨厌她,就连和她结婚都感到厌恶吗?

    赤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对我有多残忍?

    我好不容易等到今天,把自己最好的年华全部付出,都是为了等到和你有一个好结果,现在呢,我知道的就是你不想和我结婚,就连提到不愿开口提一对么!

    我什么都不奢望,只求能和你在一起,哪怕是以后只守着你的人,守不了你的心!

    心中全部被苦涩霸占,她硬生生的忍住难受的感觉,再次露出一抹微笑,她是琳达,所以不能认输,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再等他几年她都无所谓,只要赤璀能和她在一起,让她付出什么她都愿意。

    她轻轻一笑,眼神纯净的看着明赤璀,故作不满的看着他。

    “赤璀,我才刚刚来都还没来得及休息,你就想赶我走了啊?我不吵你了,就在这里待一会儿,等你把汤喝了我再走。”她好似一点也没有在意刚才明赤璀对她说的那些话,站在他的身边一脸温和又大度的样子。

    看向刘美时,她站在明赤璀看不到她脸的角度,对着刘美轻轻眨眼睛,示意她不要再乱说话。

    感受到她的意思,刘美轻轻吐了一口气,一定不要再乱说话了,现在琳达差点都被明赤璀赶走了,要是琳达都不能帮她,她就真的要从雷鸣滚蛋了!

    “总裁,刚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以后关于你的事情我一定不会乱说了。”

    虽然心里十分不愿意向明赤璀低头,但是为了能保住现在的工作,她只好这么做了。

    现在道歉?已经晚了!

    刚才她说那些话的时候怎么没有想想自己会有什么结果呢?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我现在宣布,你正式被雷鸣解雇了,你要为你犯的错受到惩罚,你说我为这种小事就解雇你,麻烦你去看看我雷鸣集团对员工要求,第八十二条规定,员工不能在公司私自讨论自己的上司以及同事,不能在工作时间说一些对工作不利的话,如有犯规,将会被解雇,并且付给公司应有的违约金。”

    他眼睛一眨不眨,凌厉的看着眼前的刘美,并把对员工的规定流畅的背了出来,留刘美站在原地惊呆了。

    天呐!

    都怪她签合同的时候只顾着高兴了,没有仔细看合同里到底说了些什么,被解雇还要付违约金!

    现在怎么办啊,明赤璀是铁了心要解雇她了,现在只有琳达能帮她了。

    抬起头,她对着琳达眨了眨眼睛,想要让琳达帮自己,可是不管她怎么挤眉弄眼,琳达就像没有看到一般。

    现在连琳达都不帮她了吗?

    就在她灰心的时候,琳达侧身看着身边的明赤璀,轻轻笑道:“赤璀,你别生气了,生气多伤身体是不是?刘美虽然有错,但是也不至于被解雇嘛是不是?”

    刘美也真是的,她已经警告她不五次了,可是她却一点都不知道悔改,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说服赤璀,要是赤璀坚决的要解雇刘美,她还真没有办法。

    见明赤璀没有说话,她再次轻声开口。

    “刘美怎么说和我们也是有这么多年的交情,你也不是不知道她的性格,这次啊一定要给她一点教训,不如就先留她在公司观察一段时间吧,如果真的再犯再解雇她不是更好吗?”

    她有些期待的看着明赤璀,希望他能不跟刘美计较,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看着办公室的俩人,明赤璀本来就烦闷的心情更加不好,他伸手揉着自己的眉心疲惫的开口道:“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们俩人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先出去吧,我现在很忙。”

    离开办公室,刘美松了一口气,转头感激的看着旁边的琳达。

    “琳达,今天的事情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今天肯定就要收拾东西离开这里了!”

    虽然琳达脸上在笑,但是心里多少都有些不舒服,要不是不希望刘美离开雷鸣,她才不会来公司烦赤璀,她知道赤璀一向都不喜欢家人来公司看望他,今天她这么匆匆忙忙的过来,赤璀心里一定是不高兴了,不然和她说话的时候口气就不会这么淡了。

    她收起心中的不满,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刘美开口道:“现在赤璀没有说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走,你在公司还是小心一点,不要再犯什么错了,要不然我真的是保不住你了。”

    现在赤璀没有开口说要留刘美,她的心里也没底,要是刘美没有在雷鸣了,那以后她就不能知道赤璀在公司的事情了。

    赤璀每天都要上班,他们相处的时间本来不多,她只想知道一些赤璀在公司上班的情况,让自己更加的了解他。这样以后他们俩人相处的时候才不会找不到话题。

    “我知道了,次我会注意的,我就是想不通,我只是把你们结婚的请柬给大家看了看,明赤璀就这么生气,我这样做难道不对吗?好事本来就要和大家一起分享嘛!”

    她非常疑惑的转头看着明赤璀办公室的门,不知道为何明赤璀会生气到要解雇她,就算以前她做了什么事情,明赤璀最多给她的就是警告,也不至于像今天一样,开口就说要解雇她。

    她无意的话让琳达心里烦闷,心中的苦涩更多了一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赤璀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答应和她结婚,都是因为爷爷逼他,不然他怎么可能答应要娶她?

    赤璀,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多看我一眼?哪怕只是一眼。

    每一次我们见面,你总是找各种借口离开,每当我在靠近你的时候,你总是忽然间的和我产生距离,我们之间一个追,一个逃,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停脚步愿意等我?

    “琳达,我真为你感到不值,你对明赤璀这么好,他不是不知道你的心意,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一边为琳达打抱不平的刘美丝毫没有发现琳达的不对劲,知道转头看向琳达的时候才发现她正在发呆,满脸的失落。

    糟了!

    她不会说错话了吧?

    看琳达的这个样子一定很难过了,都怪她,管不了自己这张嘴。

    “琳达……你不要难过了,我,都怪我多嘴!”

    “我没事,你以后做事一定要低调知道吗?不要没事的就和别人吵架,这样我是真的保不住你,现在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本站址:..,请多多支持本站!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