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办公室。

    明赤璀烦闷的站起身走到窗前!

    还有几天就要结婚,他的婚姻都要别人一手操纵,要不是因为老头子,他怎么可能屈服?

    不知不觉想起了那个还躺在病床上的康乐乐,眼神中尽是苦涩。

    康乐乐你现在一定是恨死我了对不对?恨吧,只要不让你看到那些事情,你尽管恨我吧。

    他把康乐乐送去监狱并不单单是为了和她赌气,他早就猜到老爷子会来这一套,为了避免以后不必要的麻烦,他才做了这样的决定!

    医院!

    康乐乐一个人无聊的躺在病床上,心里对欢欢的思念越发的浓烈。

    欢欢这么几天没有看见她一定会很想她的,可是她还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还要待多久,明赤璀那个混蛋要把她关到什么时候?

    想起明赤璀,康乐乐就恨得牙痒痒,那个该死的混蛋不会是忘了她还在这里吧,要是他忘了,她岂不是要在这里关上一辈子?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先逃出去,她可不想在那种暗无天日的牢笼里待一辈子。

    转头看着旁边一直监视她的警察,她故作疼得难以忍受的样子。

    “哎哟……好疼啊!”

    听到她这一声哀嚎,警察赶紧走上前紧张的看着她。

    “你怎么了,哪里疼啊!要不要紧?”

    明总可是特意吩咐他们一定要好好照料康小姐的,要是有个闪失他也不用活了。

    看到他上钩,康乐乐演得越发的逼真,她把手伸进被子里狠狠的掐着自己的大腿,硬是疼得自己冒出汗珠和眼泪。

    死死的咬住嘴唇,她的五官都快揪在一起了,看上去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我……我的胃好疼啊,一定是胃病又犯了,每次犯胃病的时候都会疼得晕过去!”

    她的样子让警察一时有些慌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才刚刚上任不久,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老天不是在跟他开玩笑吧,要是得罪了明总的人,他这一辈子可就不长了。

    “我现在去喊医生过来,你先躺着!”说着便快速的跑出病房找医生。

    看着他离开病房,康乐乐赶紧床走到门口小心的看了一眼。

    她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她转了病房以后,她的主治医生就在旁边的房间,要是她的速度不快就再也没有机会出去了。

    她想也没想,忍住疼痛跑出了房间,一个人往医院的天台上去。

    md!

    被自己掐了的腿还真疼!

    她今天的模样都是拜明赤璀所赐,她一定会好好的记上一笔!

    现在她这个模样往医院外跑,相信几分钟的时间她就会被抓回来了,他们一定想不到她会往天台上跑吧?

    这几天她都在策划着怎么逃走,正好无意间看到抽屉里医院的结构图和小地图,所以趁警察换班监视她的时间,她一直都在偷偷的看,没想到今天就能派上用途了。

    康乐乐忍着身上的疼痛,一步步艰难的走上楼梯,她之所以没有选择乘电梯是因为电梯里有监控,她可不想还没有逃出去就被抓了回来。

    拖着快要被打残的身体,康乐乐来到了天台,她找到一个堆东西的小角落,把自己装在了箱子里。

    “医生,快点!”

    警察带着医生匆忙的走回病房,站在门口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病床。

    “糟了!”

    此时警察才反应过来,他被骗了!完了……完了,这一定死定了。

    “你说什么?”明赤璀坐在沙发上,眼神异常冰冷,他简直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消息。

    “不管用尽什么方法,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到,找不到的话你也别干这行了。”

    挂掉电话,明赤璀狠狠的扔掉手机,全身都像被冰包裹着一般,办公室的温度极度降!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身上还有伤,到底藏到哪里去了?

    十几个人找她一个人都没有找到,她会不会是被罗残带走了?

    明赤璀再也闲不住,拿起外套匆匆离开公司。

    来到医院,明赤璀看着康乐乐住过的病房,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是谁负责在这里看守的?”

    他的声音冰冷刺骨,让在场的几人大气也不敢喘。

    “是……是我!”

    一个人站出来有些紧张的看着明赤璀。

    心里不由得哀嚎,他才新上任还没有一个月就摊上这样的事情,康小姐可真是把他害惨了。

    明赤璀看着眼前的人,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意。

    一个大男人连康乐乐都看不住,况且康乐乐现在还受着伤都让她跑了,他现在急得快要疯了。

    “一个女人都看不住,这份工作还真不适合你,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找不到康乐乐,你们整个局给我等着!”

    调看了医院所有的监控器都没有看到康乐乐的影子,只有再出门的时候看着她一瘸一拐的消失在监控里,具体的方向却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

    康乐乐,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我发誓只要找到你,一定要狠狠地惩罚你,为什么受伤了都不能安分点?

    不容多想,他迈开步子离开房间,一个人在医院附近转悠,眼神到处搜索着康乐乐的影子。

    藏在箱子里的康乐乐此时已经饿得头晕了,早饭她没有胃口一点也吃不进去,早知道就该吃点的,现在也不至于会这么饿,她还要留着体力离开这里!

    现在他们一定发现她不见了,说不定现在明赤璀已经知道她逃跑了,她在这里待到晚上,等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再出去。

    无聊的康乐乐身体蜷缩在一个箱子里,还好箱子面积比较大,能容纳一个人!

    找了一天依然没有康乐乐一点消息,明赤璀冷静来细想,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弧度。

    当时他知道康乐乐不见了一时慌神,现在细细一想,他应该康乐乐会去什么地方了!

    康乐乐狡猾得就像是狐狸,她拖着受伤的身体怎么可能跑的很远呢,说不定现在就在医院的某个地方!

    “你们不用到处去找了,现在全部都给我去医院,每一个角落都给我搜仔细一点。”

    他头也不回的命令着身后的人,他本来把康乐乐交给他们的时候还好好的,没想到康乐乐进去被打进医院不说,现在竟然还逃跑了!

    明赤璀返回康乐乐住的病房,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嘴角微微勾起。

    一个小时后!

    康乐乐拼命的挣扎,奈何她一天没有吃东西,毫无力气。

    “你们放开我,干什么,在对我这样我要告你们了!”

    一群王八蛋!

    要不是她现在全身没劲,她一定要把他们大卸八块,她好不容易逃出来,没想到晚上还没等她动身就被抓住了!他们要把她带去哪里?

    难道又要把她送进监狱吗?

    电梯里,她被两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扣着,根本就不能动弹,只能跟他们磨嘴皮子,可是不管她说什么,两个人都始终保持着沉默。

    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康乐乐拼命的挣扎,这两个该死的男人怎么又把她带来病房了,她已经在这里呆腻了!

    “你们俩个王八蛋,快点放开我,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架着她走进了病房。

    抬起头的瞬间,康乐乐想要骂人的话全部堵在喉咙。

    明赤璀也出现在这里?

    看来她再也没有机会能逃走了!

    “康乐乐,猫捉老鼠的游戏可好玩?”

    看着康乐乐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提着的心终于放了,还好这个该死的女人没事!

    她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难道她就不知道受着伤的人不能到处乱跑么?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谁去管她?

    康乐乐看着坐在沙发上悠闲的明赤璀,心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她冷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明赤璀你到底想怎样?”

    “我好像告诉你,进去了要好好的反思,你不但没有反思,竟然还玩这种把戏,你说我想怎样?”

    他看着伤残的康乐乐,心中的也开始愤怒。

    那些人对她到底是手多狠?在视频中看着还没那么严重,可是现在站在他眼前的康乐乐看起来比视频中还要严重一些!

    呵呵……

    她想怎样?就算她想怎样明赤璀不也是不会成全她么?

    把她送进监狱的人是他,害得她进医院的人是他!现在被抓住了也是因为他!

    他真的要这么狠心对她么?

    康乐乐倔强的甩开扣着她肩膀的两只手,疲惫的拖着身子走到明赤璀的面前,眼神中带着一丝恨意。

    “明赤璀,放我出去,我不要待在那种破地方!”

    她简直受够了那里面的生活,她什么错都没有犯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关了进去,她可不想在里面浪费自己的时间!

    看着她头发散乱,脸上惨不忍睹的样子,明赤璀总是控制不住的想要走到她的面前,伸手去摸摸她受伤的脸。

    可是他很快便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康乐乐现在本来就不爱他,一心想要远离他,就连受伤了她都想尽办法逃跑,他何必要去关心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呢?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