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这么快就守不了了?前几天是谁信誓旦旦的跟我说随便我怎样的,看现在的架势是在认输了吗?”

    说出这句话时,明赤璀的眼中异样的眼神一闪而过,快得让人不易察觉。

    呵!

    认输?

    在他明赤璀心中是以为她在赌气?

    他看到自己面目全非的样子竟然可以这么淡定,难道他一点都没有一点愧疚吗?

    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他,可是现在的明赤璀嘴角还带着冷笑!

    康乐乐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她努力的平复心中的怒气,冷眼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明赤璀,嘲讽的笑着。

    “明赤璀,从今天起,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般傻了,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都会深深的记在心里,这一辈子都不会忘!”

    明赤璀的心里一紧,瞳孔收缩,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她。

    为什么他感觉康乐乐说的话中带着恨意,带着疏离?

    这不是错觉!因为此刻康乐乐的眼中全是对他的憎恨和愤怒!

    恨吧!康乐乐,只要不让你看见几天后的那一幕,我宁愿你就这样恨我,至少在你恨我的时候,你的心里是想着我的。

    “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把她带去,记得看牢一点,对了!用最好的药让她尽快恢复,不然这张脸是要毁了!”他不再看康乐乐,而是把目光看向旁边的俩人。

    站起身走到康乐乐面前,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与她擦肩离开!

    “明赤璀,你个王八蛋!我恨你!”

    康乐乐转身对着明赤璀的背影大喊着,不知不觉湿了眼眶。

    明赤璀,在你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我对你彻底失望了,从此以后我不会把你留在心中!

    走廊上头也不回的明赤璀听着康乐乐的话,插在裤袋里的手不知不觉紧紧的握成拳头,额头上的青筋突起。

    此刻,他在极力的忍耐着想要回头带走康乐乐的冲动。

    听着走廊上康乐乐不断传来怒骂的声音,他的步伐越来越快,最后以逃跑一般的速度大步的离开医院!

    看着明赤璀消失在转角处的方向,康乐乐的心渐渐的往沉,最后变得冰冷。

    他真的就这么狠心的把她扔在这里,一点情面也不讲就把她扔在这里,还这么残忍的让这些人带走她!

    不知不觉,鼻子一酸,她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滴落,心中绝望!

    她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面,只见手心被染红,她仿佛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用。

    是的,她的心早在明赤璀狠心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已经疼得麻木了,这点疼用又算得了什么呢?

    明赤璀,我发誓,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一定会如数的奉还给你!

    离开医院,明赤璀坐在车里,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刚才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脑海中不断出现康乐乐充满恨意的话。

    不知不觉,脸上多了一抹愧疚和苦涩,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但是不管是对还是错,他都不希望康乐乐看到他和别人结婚的那一天。

    对于他来说,那才是真正的残忍!

    灭掉手中的烟头,他启动引擎,驾着车狂奔离开!

    回到家中,刚进门就听见熟悉的欢笑声,抬起头看见欢欢和琳达玩得很开心!

    “欢欢,你看看谁回来了。”琳达小声的对着欢欢说着,伸手温柔的整理她凌乱的头发,她已经站在这里等了好久。

    她的话让欢欢转头看向门口,突然从沙发上蹦了来,直接扑到明赤璀的怀中。

    “爹地,你回来啦!”

    “嗯……欢欢今天在家乖不乖?”

    即使心情很不好,他在欢欢的面前始终是一副温柔的模样。

    “欢欢今天很乖哦,今天放学是琳达阿姨来接我的。”

    明赤璀抱着欢欢走到大厅,把欢欢放在沙发上,抬起头看着温柔的琳达。

    “谢谢你!”

    “赤璀,接送欢欢是我应该做的,我也好久没有看家安欢欢,有点想她了,所以就去接她放学,现在搬过来就好了,你不在家的时候我还可以有时间照顾欢欢呢!”

    她不紧不慢的开口说着,那语气就像是一个妻子对丈夫说的话一般,没有任何的突兀,好似他们俩人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嗯……我知道了!”

    他早就得到琳达搬进来的消息了,这一切都是老爷子早就安排好的事情,虽然十分不愿意琳达搬过来,但是现在琳达的行李和房间都已经收拾妥当了,他总不可能赶她离开吧!

    “爹地,妈咪有没有跟你说她什么时候来呢?”

    即使现在玩得很开心,欢欢依然没有忘记心里最惦记的妈咪。

    她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妈咪了,也没有和妈咪联系,不知道妈咪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明赤璀听见欢欢的话表情有些不自然,提起康乐乐,他的心中感到烦闷,压抑得快要让他喘不过气。

    他收回情绪,对着欢欢微微一笑,“你妈咪过段时间就能回来看欢欢了,现在外婆不舒服,你妈咪要在那边照顾外婆,她让我转告欢欢,要欢欢在家要乖乖的吃饭,做作业,不然她回来可要打你屁股的!”

    欢欢有些失落的撅起嘴,妈咪照顾外婆就连抽个空给她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吗?她现在好想……好想妈咪!

    她的表情都被明赤璀看着了眼里,愧疚的伸手揉着她的头发!

    孩子到这个年龄段最需要爸爸妈妈的关爱,可是他和康乐乐的情况,恐怕不能让欢欢生活在一个正常又平淡的家庭了。

    “爹地,那外婆的身体好点了吗?”

    即使心里很想妈咪,欢欢依然乖巧懂事的站在明赤璀的面前,不哭不闹。

    “爹地也不是很清楚,今天和你妈咪通电话的时候很忙,她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就挂断了。”

    “哦……”她耷拉着头,眼睛盯着自己的小脚,浓密的睫毛遮挡了她眼中的情绪。

    从她的语气中不难听出她的失落,不管欢欢再聪明,她始终还是个孩子!

    “欢欢别难过,你妈咪肯定也非常想念欢欢的,要不是你外婆生病,你妈咪肯定也很舍不得离开你这么多天的对不对?所以欢欢要理解你妈咪哦!”

    琳达走到他们父女俩的面前,温和的看着欢欢,耐心的开导着她,希望她不要那么失落才好。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乖乖等妈咪回来的。”

    看见她脸上重展笑容,明赤璀的提着的心才渐渐放。

    平时他工作的时候,很少有时间能和欢欢相处,对于女孩子的心思,他还真是没有办法。

    保姆带着欢欢上楼,偌大的大厅只剩明赤璀和琳达,俩人一时无话,气氛微微有些尴尬。

    “琳达,刚才……谢谢你!”

    他的一声谢谢,让琳达娇嗔一笑,轻声开口道:“什么谢不谢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我也要提前适应一呀,况且欢欢本来就是一个惹人爱的孩子,怎么看都喜欢得不得了呢!”

    结婚!

    结婚听在明赤璀的耳朵里,他不由得心一紧,眼看时间婚期将至,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心情反而变得更加沉重。

    没有得到回应,琳达疑惑的看着明赤璀,不明白他为何突然沉默不语!

    “赤璀,你怎么不说话了?”

    “没什么,只是太累了,今天整理东西一定也累了,早点上楼休息吧!”

    简单的嘱咐了几句,他还没等琳达开口就匆匆上楼了。

    看着他的背影,琳达红了眼眶。

    赤璀,马上就要到我们结婚的期限了,为什么我在你的脸上看不到一点喜悦,难道你就这么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我满心期待,掏心的去布置我们的婚礼,就是希望我们以后都不要留遗憾,我想让你看出我对你的爱有多深,你明明已经看见了,可是为什么还要把我拒之千里之外呢?

    提及康乐乐的时候,你的眼中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情绪,你就这么爱康乐乐,愿意为了她这么残忍的伤害我么!

    ***

    “你说什么?”

    接到电话的罗残不敢相信的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眼神变得凌厉。

    明赤璀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对乐乐!!

    挂掉电话,他急匆匆的开车奔而去。

    最近一直没有和乐乐联系,没想到她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当初他就不应该让乐乐再回到明赤璀的身边,不然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

    明赤璀这么狠心的对乐乐,他到底有没有想过欢欢的感受!有没有想过乐乐的感受!

    他紧紧的抿着唇,放在方向盘的手青筋突起,可见他现在在极力的忍着怒气。

    来到监狱,罗残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狼狈不堪的康乐乐,心就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敲打着一般。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乐乐会这么惨,她的五官已经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的,整个小脸都是淤青的,可见在这里的日子过的非常苦。

    他的脚就像被栓了铁链一般,艰难的走向康乐乐,嘴里久久不能发出声音。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