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乐乐……”

    正昏昏欲睡的康乐乐听见有人喊,疲惫的睁开眼睛。

    眼前的出现的人让她眼泪夺眶而出,这一刻她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

    身体微微抖动着,她在极力的忍着想要嚎啕大哭的冲动,在这个时候能见到罗残,她仿佛就像看到救星,仿佛看到自己最亲最亲的人一般。

    她的样子让罗残非常心疼,他已经说不出心中的感受了,本以为明赤璀不会对乐乐怎么样,可是看到乐乐现在的样子,他恨不得杀了明赤璀。

    就算乐乐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她身为欢欢的妈咪,明赤璀也不应该这样对她吧!可是他眼前的乐乐却是惨不忍睹。

    他紧紧的握着拳头,额头上青筋突起,对着身边的人咬牙切齿的开口,“把门给我打开!”

    “这……”身边的人为难的皱起眉头,明总已经吩咐过了,除了他,不管谁来看康小姐一律不准进来,他现在已经冒着丢掉工作让罗总进来了,现在要打开门不就是让他丢了工作嘛。

    “我再说一遍,把门给我打开!”

    此时的罗残已经不是昔日那个总是一脸温和的男人了,他眼神凌厉的看着身边的人没,好似如果不给他开门,他随时都能要了这个人的命一般。

    他现在除了愤怒还有心疼,内疚,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都怪他没有好好保护乐乐,才让乐乐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该死的明赤璀,还有几天他就要结婚了,他可曾想过在他快活的时候,牢狱里还有一个被他伤透心的女人?

    他怎么可以这么心安理得的和别的女人结婚!

    看着他可怕的模样,工作人员不得不为他打开了门。

    “乐乐你怎样了?”他心疼的捧着康乐乐的脸,眼里全是自责。

    一句担心的话,让康乐乐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她伸手紧紧的搂住罗残的脖子放声大哭。

    “明赤璀是个王八蛋!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

    罗残紧紧的抱住她的身子,一直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安静的听着她说话。

    不知道哭了多久,罗残的衣服已经被她的泪水染湿了一大片,她的心情才渐渐开始恢复。

    等到她的心情彻底平复以后,罗残轻轻推开她,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乐乐,我现在就带你出去,只要有我在就没有人再能欺负你了!”

    “嗯!”

    她轻轻点头,感动的看着罗残,这个时候只有恐怕只有罗残才会想起她。

    “罗总,您……您不能带走康小姐啊,明总吩咐过了,说……”

    “我不管他吩咐你们什么了,今天我一定要带走乐乐,要是谁不愿意的话就别在这里工作了!”

    他站起身搂着全身无力的康乐乐,眼神冰冷的看着面前一脸为难的人。

    不管现在他面前站着的人是谁,他都会不顾一切带走乐乐。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让我们离开,要么你一辈子都别想找到任何工作,我们出去要是明赤璀怪罪来我担着,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看着他坚定的神色,前面的人心里直打鼓,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两边的人他都不能得罪,要是得罪任何一个人他都没有好果子吃,这可摊上大事了。

    没有多给他考虑的时间,罗残搂着康乐乐直接越过了他走向门口。

    等他反应过来时,罗残已经开车离去。

    “头儿,现在怎么办啊,要是明总怪来我们都完蛋了!”

    “瞧你那点出息,现在什么动静都没有,暂时先瞒着,实在瞒不住的时候再坦白,刚才罗总不是说么,出什么事儿都往他身上推就好了。”

    罗残把康乐乐带到了他平时很少住的公寓,打开门,他小心翼翼的把康乐乐扶到沙发上靠着。

    “乐乐,你先休息一,我打电话让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经过那天逃跑的折腾,她本来就还没有康复的身体变得更加虚弱,被罗残扶着走进公寓,她都感觉自己费了好大的劲一样。

    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的她,靠在沙发上的十几秒时间就已经进入梦乡。

    “乐乐,医生马上就来了!”罗残挂掉电话啊,抬起头看着康乐乐,只见她已经睡着。

    看着她紧皱的眉头,他轻轻伸手替她抚平。

    乐乐,你现在是不是很难受?就连睡着了也睡得这么不安稳!

    医生很快便提着药箱子到了,看到康乐乐的样子,不由得轻叹。

    一个女孩子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脸上全是淤青的伤痕,可见被打得有多惨。

    “江医生,乐乐的情况怎么样?”

    看着已经给康乐乐检查完的医生,罗残担心的询问着康乐乐的情况!

    “从康小姐的伤势来看,她之前肯定是伤得有些严重,但是应该接受了非常好的治疗,不然不会几天时间就恢复成现在这个样子。”

    接受了很好的治疗?明赤璀还真是可笑,把乐乐害成这个样子又让她接受很好的治疗,这不是很矛盾么!

    “江医生,你是最有名的医生,还麻烦你想办法让乐乐的脸尽快恢复!”

    医生走后,罗残轻轻的抱着康乐乐走进了房间,把她放在床上,替她掖好被子。

    乐乐是有多久没没有睡觉了?他抱她进来都没见她有丝毫动静,可见睡得有多熟。

    拿起医生开的药膏,他轻轻涂抹在康乐乐的脸上,他害怕康乐乐会感到疼痛,还细心的一边涂抹药膏一边轻轻吹着。

    可能是因为他太细心,手太轻柔,康乐乐翻了翻身找到合适的姿势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康乐乐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漆黑的一片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这是在哪里,现在怎么这么黑?

    缓缓起身站在地上,可是脚刚刚沾地,她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一声巨响让躺在沙发上的罗残起身,打开灯一看,只见康乐乐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乐乐,你没事吧?”他紧张的走到康乐乐的身边,轻轻扶起她坐在床上。

    “我没事,就是脚没力不小心摔倒的,我睡了多久了?”

    “……你已经整整睡了两天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问题了,让医生过来检查,结果医生说你只是陷入沉睡并没有什么事情!”

    睡了两天了?

    她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可以睡两天时间,而且期间还没有醒过!

    “罗残,真的很谢谢你!”此时她已经不知道该怎样报答罗残了,要不是他,说不定自己现在还被关在那个让她视为噩梦的地方!

    罗残伸手替她整理着凌乱的头发,露出温和的笑意道:“乐乐你不用跟我道谢,两天没吃东西了一定很饿吧,你想吃什么?我让人送上来。”

    两天时间过去了,康乐乐在罗残的照顾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脸上大部分的淤青已经消,只剩一些很浅的伤痕,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清醒后的康乐乐变得沉默寡言,有时候一个人发呆都能好几个小时,这些都被罗残看在眼里,他却深深的感到无力。

    乐乐一定是因为这件事情受了刺激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才能让她变得快乐。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要是你饿的话就去吃点吧,这几天为了照顾你,你憔悴了不少!”

    她感激的看着罗残,对于罗残的恩情,她恐怕一辈子都不能还清,因为他的恩情太重要!

    转身看着窗外漆黑一片,她陷入了惆怅。

    现在和明赤璀闹成这个样子,最无辜的就是欢欢。本以为自己在明赤璀家该忍的都忍,只要为了欢欢她可以忍受明赤璀,可是现在看来,他们的只见一层关系已经彻底捅破,恐怕以后想要见欢欢一面都很难吧。

    不知道现在欢欢怎么样了,虽然在明赤璀那里过得很好,但是欢欢在这个年纪是需要爹地妈咪的陪伴的。

    明赤璀时常都不在家,只有晚上才能陪欢欢,那欢欢放学的时候又在干什么呢,是不是很孤单?

    越想,康乐乐的心越疼,她皱着眉头,一只手楸着胸口的衣服,好似很难受的样子!

    站在她后面的罗残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他能感受到此刻乐乐不安的情绪。

    她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会感到不安呢?

    轻轻走上前,温和的看着眼前的康乐乐疑惑道:“乐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看到罗残担心的样子,她勉强对他笑着,罗残已经帮她很多了,她不想再麻烦他!

    可是她现在很想知道欢欢的消息,不知道欢欢现在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想她?

    虽然她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精明的罗残怎么会看不出她此刻心事重重?

    “乐乐,如果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我说,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你是不是想欢欢了?”

    这个时候她除了对欢欢和家人的思念,恐怕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成现在这个模样吧!

    她抬起头有些讶异的看着罗残,几秒时间她便恢复刚才的样子。

    她的心情有那么明显吗?罗残一眼都能看出来!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