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丫头你怎么说话呢.要不是你娘把你生來你可以这么优秀吗.你的聪明跟你爹地沒关系.要是当初我不要你.你哪里像现在一样.”她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这丫头现在有了爹就忘了娘了.要不是当初她坚持要生她.她现在能看到这个美好的世界吗.张口闭口都是她爹地.明赤璀那个王八蛋有什么好的.

    她含辛茹苦的把欢欢拉扯这么大.倒是便宜了他.

    “好了.你现在赶紧跟若晨阿姨去学校.不然老师一会儿打电话给你爹地了.”她伸手整理着欢欢的衣服.眼神透露着不舍.

    这次和欢欢分别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

    坐在副驾驶的罗残看见母女俩走过來.他打开车门走到康乐乐的身边.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让欢欢去学校上课吧.耽误了学习可就不好了.”

    “嗯.”

    她轻轻一点头.有些闷闷的开口.

    “欢欢.我们走吧.”

    此时林若晨也车.为欢欢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满脸笑意.

    “乐乐.我先送欢欢去学校了.我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你就放心吧.”

    她看出了康乐乐的不舍.走到她身边轻声安慰着.虽然她现在还不能体会到当母亲的心情.但是以乐乐现在的情况.她知道.以后她和欢欢接触的日子会越來越少.

    “若晨.谢谢你.”

    好姐妹不应该就是这样吗.虽然有吵闹.但是相处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虽然她们之间现在有矛盾.但是心里依然把对方当成自己最要好的朋友.

    “好了.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带欢欢走了.你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有罗残照顾你.我很放心.”

    她看了一眼罗残.话却对着康乐乐说.现在只有自己知道说出这样的话是什么心情.

    明明很爱那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爱的却不是她.而是她最要好的姐妹.也许这就是天意弄人吧.

    看着车子渐渐远去.康乐乐的心也随着车子而去.心里念的想的全是欢欢.

    欢欢才刚走.她却开始思念起來.以后沒有欢欢的日子她该怎样继续去.

    “我们回去吧.她们已经走远了.”

    罗残站在她身边小声的提醒着.伸手拍拍她肩膀.给予她无声的安慰.

    回到公寓.康乐乐把自己关进了房间.躺在大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刚才欢欢说琳达搬进了明赤璀的家里.那是不是证明他们俩人开始正式的同居了.

    她是应该感到庆幸还是应该感到悲哀呢.

    一直以來.她在明赤璀的面前做什么事情都在忍耐.现在好不容易逃离他的魔爪.本应该感到高兴.可是她怎么也高兴不起來.

    自从她把自己关进房间后.罗残就一直守在她的门口.看着窗外的景色.嘴角微微勾起.

    虽然他知道乐乐现在根本沒把心思放在他身上.但是他还是庆幸能和乐乐像现在一样.只有两人.

    “乐乐.你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他灭掉手中的香烟.轻轻敲着康乐乐的门.

    “我现在不想吃.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你不用管我了.要是你饿了的话就先吃吧.”

    把头闷在被子里的康乐乐大声的回应着罗残.

    听见康乐乐的话.他本想再说点什么.可是却一个字也吐不出來.心中装满了苦涩.

    她在难过什么.是因为欢欢难过.还是因为明赤璀难过.

    很快.林若晨带着欢欢來到学校.她牵着欢欢认真的叮嘱着她.“欢欢.一会儿老师要是问你上课为什么迟到你知道怎么说吗.”

    她的话让欢欢歪着脑袋仰起头看着她.一脸纠结.

    妈咪说小孩子不能撒谎.可是如果她告诉老师实话.老师肯定会打电话告诉爹地的.她该怎么说才好呢.

    “若晨阿姨.小孩子是不能撒谎的.我不能欺骗老师.那是不对的行为.”

    她板着小脸严肃的看着林若晨.那样子就和明赤璀沒区别.只是一个正版.一个缩小版.

    林若晨一时感到为难.她总不能教欢欢撒谎吧.这事可真愁人.

    “不过若晨阿姨.我可以跟老师说委婉一点.嘿嘿.”

    “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你爹地知道哦.要是被你爹地知道了.他会很生气的哦.”

    俩人边说边走.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欢欢的教室.

    她们刚走到门口.就被眼尖的班主任看到.她赶紧走到欢欢的面前焦急的看着她.

    “欢欢.你今天怎么迟到了呢.你身边这位是……”

    “您好.我是欢欢的阿姨.今天在路上堵车了.所以会迟到.真的很抱歉.”

    林若晨伸出手礼貌的向老师问候.解释着欢欢为什么会迟到的原因.

    老师看着林若晨.眼神中有些怀疑.欢欢一直都是由保姆送或者是明总亲自送过來的.眼前这个女人让她感到很陌生.

    看到老师以后怀疑.欢欢及时开口.

    “老师.这位是我的阿姨.她是我妈咪最好的姐妹.今天我就是让若晨阿姨送我來学校的.”

    “真的是这样吗.你迟到都快把老师急事了.要是你再不來的话.老师就要打电话给你爸爸了.”

    整个学校从校长到老师.再到其他工作人员.谁不知道欢欢是明总的女儿.要是欢欢有个什么差错.他们学校都不用开了.说不定以后他们就一直失业了.

    欢欢看着老师着急的样子.眼睛机灵一转.侧头看着旁边的林若晨.

    “若晨阿姨.麻烦你一会儿给我爹地打个电话说我到了.不然爹地该说我不好好学习了.”

    她对着林若晨悄悄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翘起.怎么看都是一副得逞的样子.

    看着欢欢古怪机灵的样子林若晨不免有些好笑.这个丫头脑子转的特别快.尤其是那股聪明劲儿和眼神像极了乐乐.

    “好.阿姨知道了.一会儿就跟你爹地妈咪打电话.说我们已经到学校了.免得他们俩该怪我让你迟到了.快跟老师进去吧.”

    老师看两人十分亲密的样子.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也放松了警惕.欢欢是个聪明的孩子.从她和这个女人的言行举止应该是很熟悉的人.不然两人也不会这么亲密了.

    看着欢欢跟着老师进教室以后.林若晨才放心的转身离开学校.心里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只要过了老师那一关.那么明赤璀那里应该就沒什么事情了吧.

    雷鸣集团.

    明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怒气冲冲的看着明赤璀.

    “你说说你做的是什么事.人家琳达为了婚礼整天操劳到半夜.你倒好.什么都不管不问的.那可是你即将娶过门的妻子.你就非要坐视不理吗.”

    要不是他无意间听见琳达打电话给她母亲.他还不知道琳达一个人忙上忙这么累.他的好孙子却成天对婚礼的事情不管不问.

    他可是看着琳达长大的.他一直都很疼琳达.把她当作亲孙女看待.让琳达嫁给眼前这个混小子.他还觉得琳达亏了.多好的一个姑娘.他一点都不知道好好珍惜.

    放手中的工作.明赤璀无奈的扶额.

    “您当初让我答应的时候不是说过.只要婚礼当天我能出现在婚礼上就行了么.”

    他可是清清楚楚记得老头子说的话.现在跑來公司说这些事情.他不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这么婚事他明赤璀是十分不愿意的.是被老头子逼迫的.明明知道他不愿意.现在还要跑到他面前让他操心这些事情.

    “哼……虽然当时我说过那样的话.可是你也不能做的这么绝吧.你难道就忍心看到琳达一个人默默付出.你要知道现在能和你相配的就只有琳达.你们俩人是我从小就看好的.我把琳达视为自己的亲孙女.你这样对她我可不依.”

    明老爷子气得直跺拐杖.瞪大眼睛愤怒的看着明赤璀.

    “我现在忙公司的事情都分不了身了.哪还有心思和时间去管其他的.娶琳达我是答应了你的要求.其他的事情免谈.”

    娶琳达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本來因为这件事情就十分烦躁.他哪还有心思去操心什么婚礼.

    “你……你这个逆子啊.不要用工作來当借口.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不走了.你这么对琳达你觉得对她公平吗.”

    此时.明老爷子气得喘着粗气.胸口上起伏.他用拐杖指着面前的明赤璀.

    “我怎么对琳达不公平了.你们谁都知道我从來沒有对琳达有过什么想法.我只是把她当朋友.妹妹看待.是你们一度的想要让琳达嫁入明家.想娶她的不是我.而是你们.”

    “你……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砰.”

    他的话音刚落.门口一阵响声.像是打翻了什么东西.

    明赤璀抬起头不悦的对着门口喊道:“进來.”

    门被轻轻推开.琳达低着头走了进來.到明赤璀和明老爷子的面前才抬起头.对着他们微微一笑.

    “琳达.你怎么來这里了.快坐过來.”

    明老爷子看见是琳达.立马换了一副表情看着她.眼里全是慈爱.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