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地.你今天怎么有时间來接我放学呢.”

    欢欢惊讶的看着明赤璀.脸上却是欢喜的笑容.爹地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沒有接她放学了.除了早上把她载到学校.午放学他都是坐保姆车回家的.

    “爹地今天今天不特地抽空回來陪你啊.不然欢欢又要生爹地气了是不是.”

    抱着欢欢车.保姆接过了欢欢的书包.随着二人走回了家里.

    “你们回來啦.正好我刚把饭做好.快去洗洗手吃饭吧.”

    看着俩人进.琳达一脸温和的笑意.

    “欢欢.跟阿姨去洗手吧.让爹地休息一会儿.今天爹地很累呢.”

    她看着明赤璀抱着欢欢.伸手想要接过欢欢.

    “爹地.你放我來吧.我自己走.现在要去洗手吃饭啦.”

    她灵活的从明赤璀的怀中离开.仰起头看着琳达.嘿嘿一笑.奶声奶气的回应着她.

    “欢欢现在长大了.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做.洗手去咯.”

    有些尴尬的琳达收回自己的手.看着欢欢的小背影不由得夸奖着.“欢欢真懂事.”

    明赤璀看了她一眼.越过她.提着公文包上楼了.

    看着他上楼.琳达一时有些慌乱.她知道赤璀最讨厌别人进他房间了.今天她进赤璀房间也是自己一时冲动.要是被赤璀看见了他一定会生气的.

    “赤璀.等一.”

    她看着楼的明赤璀对着他喊着.

    听见她的声音.明赤璀停脚步转头疑惑的看着她.“有什么事吗.”

    她该不该跟赤璀说.如果不说的话赤璀应该会更生气.她现在坦白也许赤璀也不会怎么怪她.

    想了想.她鼓起勇气走向明赤璀.脸上全是愧疚和自责.

    “赤璀.我要向你道歉.”

    “道歉.”

    他疑惑的看着琳达.不明白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说道歉.

    “是的.我要道歉.因为今天我回來沒事做.把欢欢和你的房间打扫了一遍.在擦柜子的时候不小心把你的相框摔在了地上.你放心.我一定会重新买一个相框把照片重新框起來的.”

    她看着明赤璀的眼睛.毫不掩饰自己的自责和愧疚.这件事情都是她的错.要不是她太冲动.也不至于失去理智摔了赤璀的照片.

    话音刚落.明赤璀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他声音有一丝冷意的对琳达开口说道:“以后打扫房间都让佣人去做吧.你不用干这些活的.你來这里是客人.怎么能干那些粗活呢.”

    还不等琳达说话.他转身急匆匆的上楼.

    “我……”刚想说话.却发现他已经消失在里楼道上.

    赤璀.你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了在转身离开吗.我看你的背影已经看够了.每一次我们说话到一半时.你留给我最多的就是你的背影.

    明赤璀回到房间.扔手中的公文包走到卧室.一眼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照片.可是却不如以往一般完整了.

    玻璃相框已经被摔得粉碎.里面的照片也看得不是很清楚了.

    这一张照片是他最喜欢的一张.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张.每当看到相片上一脸笑意的康乐乐和欢欢.他就不会觉得自己那么孤单.

    这一张照片还是他和康乐乐带欢欢出去玩的时候.别人帮他们拍的.记得那时候拍照人说看到他们一家很幸福.所以才会拍來给他们留作纪念.

    除了习惯性的要看杂志报纸以外.他突然喜欢看这张照片.

    他轻轻的把相框上的碎片摘來丢在垃圾桶里.抽出照片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幸好照片是完整的.

    小心的把照片整理好放在枕头底.他才起身打开门走楼.

    一直留意着楼上动静的琳达.看见明赤璀楼赶紧迎了上去.自责的看着他.不停的道歉.

    “赤璀真的很抱歉.我次不会去你房间了.我去打扫也是捣乱.真的对不起.”

    “沒事了.吃饭吧.”

    明赤璀只是淡淡的回应了她一句.便走向餐桌的方向.

    他是原谅她了还是还在生她的气.

    为什么她一点也看不懂赤璀到底在想些什么.

    吃饭的时间.琳达再也沒有胃口.脑海中全是疑惑.她不知道赤璀到底是原谅她了还是生他气了.看他的神情她什么也看不出來.

    “爹地.我妈咪什么时候才能回來呢.你一直都说妈咪过几天就回來了.可是已经过了好几个几天了.”

    安静的餐桌上.欢欢突然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明赤璀.那个样子就好像是抛弃的孩子一般可怜.

    深知她从小就很有演戏天分的明赤璀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虽然知道她是装可怜.但是还是抵不住她的诱惑.

    他放餐具抬起头轻声的安慰着她.

    “我也不知道你妈咪什么时候才能有时间.等过段时间我在带你去找你妈咪好吗.”

    等他和琳达办完结婚仪式后.他一定会安排时间让欢欢和康乐乐见面的.这么久沒有见到自己的妈咪.欢欢一定很想她吧.

    “那你知道我妈咪在哪儿吗.”

    她就像个好奇宝宝一般.总有十万个为什么.

    明赤璀被她的问題问得一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孩子这样的问題.

    “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你妈咪去你外婆那里了吗.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有什么事情一会儿再说.”

    “哦……”

    欢欢乖巧的应着他.继续低着头开始吃东西.

    而在一旁的琳达却是有些尴尬.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

    他们毫无违和感的提起康乐乐.此时坐在二人的旁边.她反倒像是一个第三者.

    不知不觉.手中的餐具被她紧紧的握着.白嫩的手上有些青筋突起.

    好好的一个晚餐时间却让她心里不是滋味.这一整天.她受到的打击真的不小.

    亲耳听到赤璀说不爱她.只把她当朋友.当妹妹看待.随后又看见赤璀房间还摆放着有康乐乐的照片.现在好端端吃饭的时间.欢欢却要提起她的妈咪.

    她一个正牌夫人却成了别人的后妈.

    昏昏欲睡了一个午的康乐乐终于被罗残喊醒.她睡意惺忪的揉着眼睛.

    “乐乐别睡了.赶紧出來吃晚餐了.你已经快要睡了半天了.这样对身体不好.”

    贴心的罗残轻轻敲着她的门.想要把她唤醒.他已经把晚餐做好了.乐乐要是再不出來吃就凉了.

    “起來了.我马上就出來.你稍等一.”

    起床的康乐乐用手敲着头.强迫自己清醒.

    今天上午她躺在床上想事情.却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一觉睡到了现在.罗残一定急坏了吧.

    整理好身上的衣物.她打开门走了出去.

    一进大厅就闻到了香味.让她眼前一亮.馋的有些流口水.

    “哇……牛排.”

    “是啊.我知道你一直在西方生活了很多年.一定好着一口.所以今天就让你解解馋.”

    罗残一边摆着餐具一边开口回应着她.

    “今天真是有口福了.”

    罗残从小就在西方长大.吃的也全是西餐.他做出來的东西不比那些高级餐厅的差呢.

    她有些迫不及待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美食.独自不争气的叫唤了.尴尬的捂着肚子.对着罗残咧嘴一笑.

    这糗大了.肚子要叫也得小声一点嘛.让罗残听见了多不好啊.多尴尬啊.

    “饿了就快吃吧.正好我也饿了.”

    知道她不好意思.罗残轻声开口安慰着她.

    得到罗残的回应.她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简直欲罢不能.

    “好吃吗.”

    看着她吃得很香的样子.罗残有些期待的看着她.

    “好吃.不比那些高级餐厅的差哦.”她就像满血复活了一般.再也沒有上午时的那些惆怅.给予了罗残很高的评价.

    得到她的评价.罗残心满意足的跟着吃了起來.

    一晃眼.已经到了明赤璀和琳达结婚的日子.一大早.工作人员们有条不紊的开始布置着现场.虽然很早的时候琳达就吩咐已经做好了.可是她对这个婚礼比较严格.想要办的更完美一些.不断的鸡蛋里挑着骨头.还不容易工作人员们熬到了今天.却还是被她抓着缺点继续修改.

    明赤璀很早就起床了.不是带着期待.带着激动的心情.而是他烦躁到一个晚上沒有睡着.

    站在窗前的他看起來有些孤单.手中夹着的香烟不知何时已经然到了尽头.他好似一点感觉也沒有.整个房间充斥着香烟的味道.

    “赤璀.快点整理一.化妆师已经在楼等你了.”

    明母轻轻敲着他的房间.从她说话的语气中能听见她异常的高兴.

    她怎么能不高兴呢.这一天她已经等了很久了.好不容易熬到了今天.怎么着也要把这个婚礼办的隆重.

    她知道赤璀心里有十万个不愿意.但是在他爷爷面前他却不得不妥协.为了害怕他变卦.老爷子都沒有要求他会老宅.只是把化妆师和工作人员全部带到了他家里.

    听见明母的声音.明赤璀深深地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耐.

    好一会儿的时间才打开门.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