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你先去吧.沒事不要上來打扰我.”

    看得出因为今天的婚礼.明母很用心的在打扮自己.身上穿的每一样东西都是限量版.贵重的首饰礼服穿在她身上一点也不显得俗气.

    随便打量了她一.明赤璀还沒等她说话就关上了门.任由她在外面怎么喊.里面也沒有传來动静.

    “赤璀.你快给妈妈开门啊.今天可是重要的日子你别出什么岔子了.在过一会儿就要去接新娘了.”

    她用力的敲着明赤璀的房间门.希望他能打开门和她一起楼.

    喊了好几分钟明赤璀依然沒有理她.不免有些着急了.

    要是这个时候赤璀突然变卦不答应娶琳达.事情可就闹大了.丢脸不说.还得罪那么多亲戚好友.就连琳达一家人也会得罪啊.

    现在只能找老爷子來跟他谈了.她知道自己是不会劝服赤璀的.

    想了想.她不再敲门.而是提着裙摆转身楼.匆匆的寻找着老爷子的身影.

    “雪芳.你找什么呢.”明华轩看着她急匆匆的样子.伸手拉住了她.

    “哎呀.你拉着我干什么啊.我现在要去找爸.快松手.”她焦急带着一丝不耐烦的看着明华轩.沒心思跟他说话.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一头雾水的明华轩疑惑的看着她.刚才看到她的时候见谁都笑呵呵的.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世界末日了一样.

    他的询问让本來就焦急的黄雪芳更是有些不耐了.挣开他的手沒好气的看着他开口道:“发生什么事情.还不是你那个好儿子.现在化妆师已经在等他了.我上去叫了半天嘴皮子都磨破了他也沒动静.要是这个时候出什么岔子你说怎么办.”

    赤璀还沒來.虽然这桩婚事不是他自愿的.但是都到这个份上了可不能突然有什么差错.婚礼现场已经有很多亲朋好友赶过去了.

    “你现在不要去找爸了.他现在高兴着呢.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破坏了他的心情.我上去和赤璀谈谈.争取在短时间内让他來.”

    “快去快去.一定要让赤璀來.”

    她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推搡着明华轩.巴不得他上去以后赤璀就能乖乖來了.

    明华轩匆忙的走上楼.心里有些忐忑.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说服这个儿子.从小赤璀除了能听老爷子的话.谁也管不了他.况且这个时候他说的话可能更不起效吧.他一时心里也沒底.

    走到明赤璀的房间门口.他轻轻的敲着门.对着里面喊道:“赤璀.我是爸爸.可以进來和你说说话吗.”

    正在换衣服的明赤璀听见他的声音.扣纽扣的手停顿了一.走到门口打开了门.也沒看门口的明华轩直径走回卧室.

    “赤璀.刚才你妈妈已经把事情跟我说了.我现在能体会你的心情.你并不想和琳达结婚.可是你也知道老爷子有多喜欢琳达.把她当自己的亲孙女.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你和琳达结婚了.现在你爷爷岁数大了.还不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你就满足他的愿望吧.日后要是你爷爷不在了.你和琳达实在过不去.到时候你做什么样的决定爸爸绝对支持你.”

    他现在能体会赤璀的心情.当年年轻时候的他也是和现在的赤璀一样.过着的生活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沒办法.家族的事业总是要继承的.联姻也是最正常不过的.虽然赤璀和琳达算不上是联姻.但是明家娶了琳达也是有好处的.

    明赤璀背对着他整理自己的衬衫.听了他的一番话后沒有做出任何回应.

    他现在还能说什么呢.现在这样的情况根本由不得他说NO.

    他知道娶琳达做明家的媳妇是老头子一直以來的心愿.可是他们却沒有想过他的感受.

    见他不说话.明华轩轻声叹息了一声.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不由得感叹.

    “时间过得真是快啊.转眼已经到你成婚的日子了.赤璀.你知道吗.现在的你已经是很幸福的了.你知道爷爷是什么样性格的人.就知道爸爸当年过的日子并不比你好过.不管你做什么决定爸爸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但是这件事情你就听爸爸一句劝.我们今天先把婚礼举行了.日后要是你对琳达依然沒有感情.我们在商量好不好.”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沧桑.好似人生经历了太多风雨.到这一刻留的只是更多的感慨.对明赤璀的话甚至有一丝祈求.

    虽然老爷子脾气再不好.他也不希望他的晚年过得不开心.

    “我有说今天的婚礼不办了么.”终于开口说话的明赤璀转头看着明华轩.表情淡淡.

    一直以來都是他们再说.他一句话也沒插嘴.不想说.也不想解释.他现在就觉得自己是一块木偶.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明华轩高兴的看着他.微微松了一口气.脸上的欣喜毫不掩饰.

    “走吧.”

    他沒有多说什么.只是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走出了房间.

    看着他的背影.明华轩高兴的跟着楼.他沒想到自己能说服儿子.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明赤璀一开始就沒有想过今天不去.他只是在给自己时间想事情而已.因为等会儿到了婚礼上.他就沒有时间想了.

    安静的房间里.床头柜上的照片不翼而.之前被琳达摔坏的相框也早已不见.现在的是一副崭新并且不易摔坏的相框.

    一直焦急等在楼的明母一眼就看到了明赤璀.她有些激动的迎了上去.

    “赤璀你终于來了.你都快把门妈妈急死了.”她抓着明赤璀一只手.激动的看着他.

    “嗯……”明赤璀看了她一眼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并沒有跟她多说什么.

    看着他表情淡淡.明母沒有一点责怪的意思.转头看着明赤璀身后的明华轩.

    “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去让化妆师过來啊.时间已经很赶了.”

    站在窗台的欢欢.看着自家來來往往的人产生了好奇.今天家里有什么事情吗.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陌生人.

    房门被打开.她看着端着甜点进來的保姆.对她微微一笑.

    “阿姨.你知道今天家里有什么事情吗.我看见外面停了好多车.好像是婚车.难道是有人结婚吗.”

    被她这么一问.保姆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才好.小姐现在都不知道就证明少爷还沒有对小姐说这件事情.要是她多嘴了到时候少爷怪罪來怎么办.

    “呃……小姐.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我给你带了点心你先垫垫肚子.沒事的话就不要出去了.外面人多.我出去帮你问问是什么情况好吗.”

    她故作疑惑.好似自己也不知情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家小姐聪明着呢.有一点破绽都能被她的火眼金睛看出來.

    “好.你去帮我问问吧.我在这里等你.”欢欢乖巧的点点头.伸手拿起一块糕点心不在焉的吃了起來.

    等到保姆出去以后.她放糕点悄悄打开房门.直到沒有发现走廊上有人才猫着身子离开房间.

    保姆阿姨一直都在楼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平时就她们最八卦了.她肯定是在瞒着她什么.

    越是这样.欢欢就越想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一点像极了康乐乐.

    这个时候聚集最多人的就是大厅.她现在去问问不就清楚了.

    欢欢低调的走到大厅.站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说是不起眼.其实在明赤璀家里就沒有不起眼的地方.只是她站的位置会被很多视线忽略罢了.

    看着大厅里全是陌生的人.欢欢充满灵气的眼珠子转不停.

    好像想到了什么.她走到一个离她比较近的人身边.仰起头乖巧的看着她.

    “阿姨.请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听见小孩的声音.一个身材苗条的贵妇低头看着欢欢.在看见她的那一瞬间眼睛突然变亮.

    “哪里來的这么漂亮的小女孩.太可爱了.”她已经忽略了欢欢的问題.眼睛只是锁在欢欢稚嫩的脸上.

    “阿姨.请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她始终仰着头看着眼前的贵妇.重复着刚才说的话.

    看着她仰着头说话.贵妇有些心疼.赶紧蹲着身子看着欢欢.这么漂亮的孩子谁不喜欢呢.

    “你为什么要问我这样的问題呢.”贵妇沒有把欢欢的问題放在心上.轻声的对欢欢说话.仿佛害怕她的声音再大一点会吓到眼前的小精灵.

    “因为我是看到这里这么热闹才悄悄过來玩的.不知道这里在干什么.我就住在隔壁.天天都会來这里玩.”

    说了这一番话.欢欢心里有些罪恶感.

    阿姨.原谅欢欢沒有跟你说实话吧.不过欢欢也沒有骗你哦.欢欢是住在隔壁.只是住在爹地房间隔壁.也算是爹地的邻居吧.随时在这里玩也是真的啊.她每天放学回來都会出现在这里.这应该不算是骗人吧.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