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第一次穿上婚纱.第一次感受着这种即将加为**的心情.心中充满了忐忑和期待.

    很快.神父通知了伴郎和伴娘时间.琳达被几个人搀扶着走出休息室.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赤璀.终于找到你了.赶紧出去吧.时间马上就到了.现在新娘子已经出去了.”

    伴郎气喘吁吁的出现在明赤璀的面前.催促着他赶紧出去.

    “知道了.走吧.”

    他带着烦闷的心情走出了房间.始终保持着脸上的面无表情.

    “罗残.你带我庆祝的地方不会是去吃霸王餐吧.”康乐乐看着窗外马路上撒的花.转头打趣着罗残.

    “现在不告诉你.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他现在要是告诉乐乐.只怕打死她也不会去吧.

    坐在教堂里的欢欢.看到了明赤璀的身影.她站起身想要追过去.却被明母拉住了她.

    “欢欢现在这里人很多.你不要乱跑知道吗.要不然一会儿奶奶找不到你会着急的.”

    为了不让欢欢离开她的视线.明母紧紧的把欢欢抱在怀中.并且让保姆在一旁看管着.不准欢欢离开大人一步.

    无奈.欢欢只好乖巧的站在原地.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是逃不过奶奶的视线了.

    眼看着婚礼就要开始了.她心里着急的不行.她并不希望爹地和琳达阿姨结婚.非常不希望.

    教堂开始播放着婚礼交响曲.鲜红的地板上全是玫瑰花瓣.

    罗残把车靠在一处车少的地方.把手伸到康乐乐的面前.

    “怎么了.”康乐乐看到他的动作.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美丽的小姐不应该都是挽着身边的男伴吗.”他故作绅士的样子逗乐了康乐乐.

    “嗯……好吧.看在你态度还可以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挽着吧.”她轻轻一笑.伸手挽着罗残的手臂.

    看到眼前的场景.她有些惊叹.

    “哇.你还真是带我來这里吃霸王餐啊.不过这个婚礼实在是太隆重了一点吧.”

    康乐乐看着不远处听到的几十辆跑车.差点流口水.

    这这个新郎是多有钱啊.几十辆限量版的跑车拿來当婚车太奢侈了吧.

    看着她惊讶的样子.罗残只笑不语.

    乐乐.要是你愿意.我可以为你办婚礼比这还要奢侈.只是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了吧.

    “现在有请新郎入场.”

    整个教堂变得安静.神父严肃的宣布着婚礼仪式.

    大门外.明赤璀缓缓的走了进來.脸上沒有一丝笑意.看到他入场.教堂里传出了热烈的掌声.

    走到神父的面前.他只是对神父礼貌性的微微点头.

    來到大门口.康乐乐抬起头四处打量着.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

    随着罗残走进了教堂.放眼望去.她整个人就像石化了一般.站在原地再也挪动不了自己的脚.

    她能感觉自己有些快要呼吸不过來了.眼前出现的一切让她感到窒息.

    怎么可能.那怎么回事明赤璀和琳达.一定是她看错了..一定是的.

    她不敢相信的转头看着身旁的罗残.有些愤怒.

    “你为什么要带我來这里.我们现在回去吧.这个地方不是我该來的.”

    难道罗残说的庆祝就是带她來这里庆祝吗.让她亲眼目睹明赤璀和琳达结婚.让她亲眼见证他们的幸福.

    难怪他会一大早就把她叫醒去试衣服.她身穿这一身就是为了來这里看明赤璀和琳达是怎样幸福的举行婚礼吗.

    为什么沒人告诉她.她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还云里雾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乐乐.我今天要带你來的就是这里.早带你來这里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你会恨我的准备.”

    他并沒有因为康乐乐的愤怒而改变脸上的笑意.为了让康乐乐能冷静來.他强硬的把她拉到一个位置坐.却不知道那个位置最醒目.

    “罗残你放开我.我要离开这里.快点让我离开.”

    她有些不敢面对眼前的一切.虽然她早就知道终究有一天明赤璀会娶琳达.她也开始以为自己恨着明赤璀.可是当她亲眼目睹琳达一脸幸福样子的时候.她觉得心里就像被针扎一般的疼痛.

    谁來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现在心乱如麻.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想尽快的逃离这里.

    “既然你已经看到了这一幕.逃离了又有什么用呢.乐乐.就算你现在离开.你不会是一样已经知道了吗.”

    罗残耐心的坐在旁边安慰着她.这场戏本來就是他为乐乐准备的.他相信她一定会满意的.

    他知道乐乐心里还是爱着明赤璀的.他不想乐乐心里留什么遗憾.只能把她带來这里.虽然这对她很残忍.

    本來就沒有把心思放在这上面的明赤璀.注意到了他们的方向.因为他们坐的位置一目了然.

    看着一身盛装的康乐乐.他有些皱眉.

    该死.

    这个时候康乐乐不是应该还被关着的吗.她现在怎么会和罗残在一起.

    为什么康乐乐出來了他一点消息也沒有收到.

    “现在有请明老先生上台为二位新人致辞.见证他们的幸福.”

    明老爷子为了今天的婚礼.他硬是沒有用他的拐杖.说是害怕因为他带着拐杖不吉利.

    神父的邀请让明老爷子站起身.缓慢的走了上去.脸上堆满了笑容.

    他终于能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赤璀和琳达走在了一起.这个愿望终于实现.让他心情大好.

    此时.台的康乐乐根本完全听不见明老爷子在说什么.她整个人呆愣的坐着.就像是一个沒有灵魂的木偶.虽然她现在很努力.想让自己看起來就像对这件事情毫不在意一般.可是她发现要实行起來真的好难.现在她连笑也笑不出來.

    明赤璀眼神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康乐乐. 脸上的表情更沉了一分.

    该死的罗残.他带康乐乐來这里到底想要干什么.

    紧张的琳达无意间抬起头.正好看着明赤璀看着一个方向发愣.她随着他的眼神看去.捧着花的手一抖.差点把花掉在了地上.

    康乐乐不是已经消失了好一段时间了吗.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婚礼上.

    捧着花的手不由得收紧.

    赤璀.现在是属于我和你的婚礼.就一个康乐乐.你开始变得心神不宁.难道她在你心中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重要到我们见证幸福的时候.你却为了她不再看我一眼.

    康乐乐到底是哪里比我好了.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会多看我一眼.难道我们从小认识到现在的感情还比不过一个康乐乐吗.如果从一开始你就沒有和她相遇.你会不会回头爱我.

    此时琳达委屈的想哭.可是她硬生生的忍住了.现在就算赤璀的眼里都是康乐乐.至少他现在不会就这么扔她不管.毕竟还有爷爷在.他也不会这么做.

    不管怎么样.她一定把婚礼维持去.一旦有了什么差错.她深知.她和赤璀再也沒有机会.

    她的指甲深深的掐进了掌心.就连花上面沾染了她的鲜血.她也一点都沒有感到疼痛.她现在最疼的地方是一直爱着赤璀的心.

    “现在有请两位新人交换戒指.从此以后你们便是夫妻.你们得到了神的祝福.一定会白头偕老.幸福美满.”

    明赤璀根本就沒有心思知道这些.他现在也沒有听见神父在说些什么.眼神总是停留在康乐乐身上.

    琳达转头看着他.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她却努力的让自己笑得自然.笑得幸福.

    把头凑近明赤璀的耳朵.轻声提醒他.“赤璀.神父说我们该交换戒指了.”

    而她的动作在别人看起來.就像是两人非常亲密的在说着悄悄话一般.

    台的康乐乐把他们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里不断的安慰自己.不要太过在意.

    明赤璀转过身.看着伴郎手中拿着的戒指.迟疑了一.缓缓伸出手去拿戒指.

    本來琳达还提着的心终于放.她一直都害怕赤璀会在这一刻犹豫.只要他们现在交换戒指以后.就是真正的夫妻了.

    现在交换戒指了么.他们马上就是夫妻了.本应该笑着祝福.可是她感觉眼前的一幕非常刺眼.

    一直坐在她身旁的罗残都在仔细的观察着她的情绪.心里微微苦涩.

    乐乐虽然平时什么都不会表现出來.可是这一刻她把所有的表情都表现得淋漓尽致.他知道她的心里很爱明赤璀……很爱.

    “乐乐.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他伸手轻轻搂着康乐乐的肩膀.希望用这样的方式给予她安慰.

    他今天一定不会让乐乐失望的.不然他打死也不愿意让乐乐面对这么残忍的一面.

    “现在请两位新人交换戒指.”见明赤璀沒有动静.神父再次开口提醒着.

    当康乐乐听见以后.她的身子一震.赶紧低着头掩饰自己的情绪.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怕看到那一幕.

    她低头的那一刻却沒有看见明赤璀正复杂的看着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