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残把他的神情尽收眼底.嘴角微微勾起.虽然他十分不愿意做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但是为了能让乐乐开心.他愿意自己承受着痛苦.

    赤璀.虽然我很不想让乐乐再次回到你身边.但是为了她能找回自己的快乐.我愿意成全你们.希望你以后不要辜负了她.不然我一定会和你拼命.

    他看着明赤璀.把想对明赤璀的话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遍.全神贯注的看着明赤璀的动作.

    就在明赤璀快要把戒指套在琳达无名指上的时候.他转头对康乐乐一声大喊.

    “乐乐.”

    被他的声音一阵.康乐乐整个人都被吓呆住了.不明白罗残为什么会突然用这么大声音喊她.他的声音足够能让整个教堂都听得真切.

    罗残抱着康乐乐.轻轻的吻住了她的嘴唇.再也沒有任何过分的动作.

    听到声音的明赤璀向他们的方向看去.只见罗残抱着康乐乐吻她.而他怀中的康乐乐一点也沒有反抗的样子.

    他被这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

    该死的罗残.他怎么可以亲吻康乐乐.他把康乐乐关着就是不想让她看到这一幕.也不想让老头子去为难她.现在倒好.被罗残这么一闹.他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更该死的是.他现在怎么可以在他面前如此大胆的亲吻康乐乐...

    “赤璀.”

    琳达伸手去拉却晚了一步.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明赤璀留的背影.无力的跌坐到地上.呆呆的看着还残留一点温度的手.伤心的大声哭着.

    康乐乐为什么会來这里.

    为什么会在他们快要交换戒指.也是最关键的时候出现.

    为什么...

    为什么哪怕是到了这里.赤璀他还是要向康乐乐走去.这么久.她的努力真的就一点用也沒有吗.

    明赤璀.你好狠的心……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康乐乐整个人呆住.瞪大双眼看着罗残.他这是做什么.为什么突然吻上自己.突然的一幕让她有点回不了神.怔在那里忘了反应.

    等到反应过來想要推开他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被强行分开.并且一个过來一个拳头.力道大的刚看见罗残嘴角的血溢出來他就被打倒在地.

    这样的节奏变幻的康乐乐彻底呆掉.抬头间.明赤璀正用一种吃人的表情瞪着她.俊脸黑的吓人.就像一刻他要打的人是她.

    也是因为他的眼神.康乐乐这才回过神來.连尽快弯腰想要去扶罗残.

    “康乐乐.你那么忽略我的存在是吗.我还在这里你都要去扶他吗.”明赤璀死死的拉住康乐乐不让她去扶罗残.

    此时.浪漫的婚礼进行曲已终止.本來沉浸在一对新人的温馨时刻的人群俨然变了最初的心态.碍着明家的因素他们并不敢上前凑热闹.但大家都一声不吭也沒离开的盯着几个当事人.看好戏的心态十分明显.

    康乐乐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她想要逃离.

    “放开我.”她努力去挣脱明赤璀的束素.

    “不放.”明赤璀抓的更紧.不断的逼问康乐乐.“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和他在一起.就算是演一.你也不能等一在和他亲密吗.”

    “你神经病吗.”

    如果不是罗残拉着她來这里.她可能來吗.

    何况.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他的婚礼现场...

    “我神经病.”

    听到对自己的形容.明赤璀差点气吐血.她可以和罗残那么亲热的抱在一起.对着他却只有神经病三个字.明赤璀死死的抓住康乐乐的手.不断的用力.再用力.周围的人似乎都能听到骨骼快要破碎的声音.康乐乐更是疼的眼泪就快要掉來.

    她动一.他就抓的更紧.以至于就算她疼的快要死掉也不敢乱动一分.只得大声怒喝他.“明赤璀.放开我..”

    “既然不想看到我.又何必來我结婚的地方.”

    “搞笑.”康乐乐扬起不屑.讲出实情.“我讨厌你來不及.你觉得我会自己跑到你的婚礼现场.明赤璀.你认为你算什么东西.我让你放开我.”

    “告诉我.你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明赤璀死死的拉住康乐乐.无论如何他要知道一个答案.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她毫不顾忌的和罗残在一起.

    为什么他们能那么亲密.

    “放开她.”

    罗残从地上起來.强行的去推明赤璀手.想让他放开.可惜.事与愿违.康乐乐只感觉自己的手就要断成两截.

    忽然.只听后方传來唰地一.还來不及反应.明赤璀的背部已挨重重一棍.接连着大腿以及脚弯.因为焦点全在康乐乐身上.明老爷子手又重.明赤璀被打的差点跪了去.身子向前倾.康乐乐想要躲掉.却被明赤璀死死的抱住才沒倒去.

    康乐乐直接失去反应空间.刚才那几.力道真的好重好重.在美国的时候明赤璀就算受伤也不会吭一声.可是老爷子那几.明赤璀却是冒了冷汗.

    忽然间.她的心也好疼.好疼.

    她趁机要松开明赤璀的手.“不要放开.”只有两个人才能听的清的祈求传进耳.康乐乐震惊的看向明赤璀.他正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再次低喃重复.“不要放开我的手.不要放开.”

    那几秒.康乐乐就像过了几个世纪那样的漫长.她从來沒有看到明赤璀如此深情的看着自己.而且还是带着内心真正的期盼.此刻的他.大庭广众之.一定希望有个人能扶他一把吧.

    可惜……

    她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一个被他伤的全身是伤的人.

    所以.她还是放开了他.

    无情的.

    面无表情的放开他.

    一秒.一个双手提着婚纱的身影向他们奔來.紧挨着伸手扶住明赤璀.一脸焦急.“赤璀.你沒事吧.你怎么样.”

    是啊.

    陪在他身边就该是琳达.不是吗.

    这一刻.康乐乐才明白.不管琳达以前做过怎样疯狂的事.但至于她是真心爱明赤璀.而且在这样的情况.她都能抛掉大小姐的身份.不顾一切的站在明赤璀身边.

    试问.这样的事情放在自己身上.自己真的能办到吗.

    康乐乐不知.但她明白.她的心很凉.很凉.凉到她不敢再动一分.似乎走一步.整颗心脏就会被冻住.她也就失去生命.

    “康乐乐.你这个贱人.你跑到这里來做什么..”

    见自己的儿子被打.黄雪芳冲上前就是狠狠两耳光打在康乐乐脸上.真是气死她了.老爷子刚才手有多重她看在眼里.虽然老爷子退休好些年.但一直有锻炼身体.虽然刚出病不久.但力气还是有的.不然赤璀不会差点倒地.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叫康乐乐的贱女人.都是她...

    “妈咪.妈咪……呜呜呜……”

    原本也被这幕吓呆的欢欢见康乐乐被打.哭着就向她跑过去.却被黄雪芳中途.并大声斥责她.“谁是你妈咪.以后别乱叫.从今以后这个身穿婚纱的琳达阿姨才是你妈咪.你只有一个妈咪.不准再乱叫.”

    “不.我要妈咪.我的妈咪是康乐乐.我妈咪叫康乐乐.”欢欢也是烈性子.听黄雪芳这样一说.气的忘了哭泣大声和她力争起來.

    儿子因为那个女人被打.孙女也因为那个女人和自己顶嘴.黄雪芳气的差点沒有侧身再打康乐乐几巴掌.忍不住怒气的吼欢欢.“你记住.你是明家的孩子.跟那样沒身份的野人沒有关系.奶奶不准你在乱叫.什么都可以乱认.就是妈妈不能乱认.她不是你妈.不是.”

    “奶奶.我讨厌你.讨厌你.我讨厌你.坏奶奶.”为了挣脱黄雪芳的束素.欢欢不停的打着.踢着.黄雪芳起初还忍着.后面因为欢欢一直围护康乐乐的话而彻底怒了.

    “你要做什么.”康乐乐快速上前拦住黄雪芳抬在半空的手.厉声喝止.“大人的事你为什么要牵扯出小孩.这和她有什么关系.你打我还不够连孩子也要打吗.”

    “滚开.你这个贱女人.”黄雪芳死劲一推.康乐乐沒站稳.站点摔倒.

    还好.被身后的罗残扶住.“乐乐.你沒事吧.”

    “嗯.沒事.”

    她轻轻摇摇头.重新站稳.好险.差点又被明母得逞.

    “伯母.你这样做很不对.乐乐是我带來的.我们家是被你们正式邀请的.你们的请柬上也沒有写不准带谁來吧.为什么现在你们一家人全部來围攻我们两个呢.”罗残靠近黄雪芳.逼问她.

    言外之意.康乐乐是他的女伴.即使她和明赤璀之前还有别的一层关系.但也和他带來这个现场无关.明母更沒有资格打他罗残的女人.

    黄雪芳一听这个就笑了.好不讥讽的看着康乐乐.“我还真就搞不懂了.口口声声说你是一个好妈妈.你不能沒了孩子.结果呢.当着孩子的面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并且到孩子她爸的婚礼上闹场.康小姐.你们家真的穷到沒钱供你读书吗.”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